第七十九章 震感

只有一天的離開時間,他去了阿薩辛在天京新買的住宅,也去了自己父母的老宅,可看到的都只是聯邦冰冷的封條,阿薩辛的人彷彿一夜之間就從這個城市裡蒸發掉了。
  
  他沒有找天京學院的人,海曼他們幫不上忙,只會帶來災難,只有錢多多。
  
  胖子最近似乎混得不錯,肥頭大耳紅光滿面,作為天京學院戰隊的投資人之一,和阿薩辛又並沒有直接的關係,他並沒有被牽連,十大家族說兇狠也兇狠,但並不會無限擴大,不給所有人留活路,就等於不給自己活路。。
  
  面對馬東,胖子也只能嘆氣,雖然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告訴了馬東一些情報。
  
  王重現在是生死不明,聯邦雖然對外的說法是送他去了更好的歷練之地,可馬東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
  
  至於自己的家族,圖魔已經死了,是公開處決的。阿薩辛樹倒猢猻散,早已不復存在,聯邦抓了很多人,但也有一部分逃脫,成為現在榜上的通緝犯,比如艾蜜莉爾,而馬東的父母也受到牽連,據說早在十幾天前,圖魔剛被處決的時候,馬東的父母作為阿薩辛最直系的核心成員,當時就上了第一批被剝奪公民權後放逐的名單中。
  
  簡單說,阿薩辛完了,沒人願意和他們沾上邊,在地球上,誰也無法逆轉。
  
  錢多多算是很夠意思了,他準備了一些食物,但是馬東並沒有要,因為於事無補,至於錢,……被沒收了天訊,沒了公民資格,聯邦信用點已經毫無價值,瘋狂的罵了一通胖子,最後還把錢多多摁倒,狠狠打了一頓。
  
  馬東是瘋笑著離開的。
  
  地上的錢多多沒有反抗,因為他懂,他夠朋友,馬東也夠朋友,這是讓他和阿薩辛劃清界限。
  
  馬東在城裡漫無目的的走著,一會兒哭一會兒笑,顯得瘋瘋癲癲,直到晚上的時候,才被負責執行判決的衛兵將他粗暴的扔到了城外。
  
  剝奪公民權,放逐者,被套上了這兩個頭銜,生命之牆那安全的保護、城市中的溫暖就再也與他無關,曾經的阿薩辛少主,風光的天京戰隊領隊已經不存在了。
  
  他就這麼在城外瘋瘋癲癲的走著,累了就倒下睡覺,餓就忍著,直到有一天忍不住了,就在垃圾堆里翻找吃的,邊吐邊吃邊笑……
  
  可是,不是每一個建立在垃圾堆旁的難民營都那麼好招惹,他被痛毆過幾次,直到七八天前來到這個只有幾十個變異人聚集的垃圾營旁,餓暈頭的他搶了一個變異人挖到的蟑螂,順便還把那個不服的變異人狠狠揍了一頓,於是他就在這裡扎了根,至少,這裡沒有能打得過他的人。
  
  垃圾堆旁逐漸安靜下來,有找到收穫的變異人,也有沒找到的。
  
  找到的那些滿足的離開了,至於沒找到的,特別是之前挨了揍的,都是惡狠狠的盯著那個裹在毯子里、捲縮在地上的背影。但他們也只敢瞪上兩眼,最後失望的離開。
  
  垃圾堆又恢復了平靜,只能聽到夜晚輕輕的風聲在吹響。
  
  距垃圾堆數里地外有一輛越野車,車頂上架著一個大倍率的望遠鏡,幾個男人坐在車裡百無聊賴的樣子,其中一個剛剛從望遠鏡上下來。他揉著酸疼的眼睛:「換班換班,天天盯著這狗一樣的玩意,又不是脫光的舞女,真他媽是受罪!」
  
  「情況怎麼樣?」有人問。
  
  「嘿,還不就那樣,打了一架,搶了個罐頭。」那人鄙夷道:「什麼天京的新貴,也就是條睡在垃圾堆旁,和乞丐們搶食的瘋狗罷了。誒,你說上面是不是閑得慌?這樣一個垃圾,監視他做什麼啊?」
  
  砰。
  
  一隻腳丫子踹到他屁股上,雖然不算很重,可也將他踹得跌了個狗吃屎。
  
  「上面的決定也是你能評價的?」一個臉色兇悍的獨眼龍冷冰冰的說道:「做好你該做的事兒,再他媽廢話,老子廢了你。」
  
  那人跌得不輕,可爬起來時卻不敢發火,滿臉堆笑,伸手扇了自己幾個耳光:「昆哥教訓得是,你看我這臭嘴,慣的破毛病,我抽!」
  
  車裡其他兩個人都笑了起來,獨眼龍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
  
  「昆哥,你說連他們阿薩辛的族長都已經被砍了,咱們還監視這廢物幹嘛啊?」趁著獨眼龍心情不錯,另一人也是好奇:「您老見多識廣,反正這裡閑著也是閑著,給咱們分析分析,讓咱們漲漲智慧唄。」
  
  「就他媽你們這幫犢子還智慧?」獨眼龍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終究還是說道:「教你們個乖,阿薩辛雖然已經倒了,可還有不少餘孽沒有抓到,這樣一個有能力建維度基站的家族,你敢讓他們的餘孽逃出去死灰復燃?」
  
  「斬草要除根,他們肯定還有一些秘密的藏身之所,上面的意思,這小子也算阿薩辛的核心之一,沒準兒會自動找過去,那就是給咱們帶路了,否則你們以為會這麼輕鬆把他放出來?」
  
  「而且,知道為什麼放他出來那天,讓他一直在城裡呆到晚上才驅逐出城的嗎?就是想看看他會不會去城裡某些阿薩辛的秘密聚所,誰知道這小子瘋了……」獨眼龍呸了一口:「沒用的玩意兒,浪費了老子立功的機會。」
  
  其他人恍然大悟般點頭:「還是昆哥見多識廣,這種彎彎繞繞的主意,打破我腦袋都想不明白。嘖嘖嘖,上面那些人也真是人精啊!」
  
  「對了,那小子不是找了個胖子嗎?」
  
  「這鬼東西,那是障眼法,胖子已經調查過了,沒啥關係,也是分不清局面的白痴。」
  
  「昆哥,車裡的補給不夠了。」有人提醒。
  
  獨眼龍看了看後備箱,又竄起身來瞄了瞄望遠鏡中的情況。
  
  鏡頭中,馬東正裹著毯子睡得死沉。
  
  「趁這小子睡覺,回去補給一趟吧。」獨眼龍突然笑了起來,他揮了揮手:「看樣子得在這裡守上一段時間了,他媽的,也不知道這小子是真瘋還是假瘋,有得耗!」
  
  轟隆隆……
  
  越野車的發動聲,即便是在寧靜的夜晚中也不會傳遞得很遠,輻射因子對各種物質的干擾幾乎是萬能的,光線和聲音。
  
  可是,聲音卻還有另一種傳遞的方式。
  
  那是來自地底的震動感,無比的輕微,但在這種距離下,微乎其微。
  
  可,馬東一直昏睡著的眼睛卻是此時猛然睜開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2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