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永恆之龜

「你們的融合,因已到了一定的程度……哪怕如今的你體內生機已所剩無幾,但一樣有了長生卷的氣息!」守陵人的雙目渾濁內,有一抹精芒閃過,似能看透白小純的身軀,看到在他體內乾枯的血肉里,存在的那一絲……長生卷的氣息。
  
  「這……就是種子!而老夫要做的,就是讓這個種子發芽,成長至參天!」守陵人說到這裡,緩緩的站起身,他雙眼內的渾濁,此刻消失不見,他的身上在這一剎那,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氣勢!
  
  「老夫所做的一切,對得起天地,對得起這片世界眾生,對得起老夫的本尊……一代魁皇!」
  
  「更是對得起永恆……只是唯獨,對不起你白小純……所以,就讓我來送你一場讓你從此之後,直上青雲的通天造化!」
  
  「一切的一切,等你離開了這片世界,你會有答案!」守陵人笑了,那笑聲中帶著期待,更帶著驚人的執著!
  
  他的氣息越來越強,他的體內在這一剎那,爆發出了無法想象的濃郁生機,似乎這是他的迴光返照,要將體內的一切,在這一瞬,全部燃燒,全部爆發出來。
  
  隨著守陵人氣息的崛起,這下三城的廢墟,也都起了風暴,轟鳴中四周的一切建築,全部崩潰,八方大地,直接化作虛無。
  
  甚至這下三城的世界,也都在這一刻,出現了碎裂的徵兆,不僅僅是這下三城,甚至就連這件魁皇朝的至寶,也都在這一刻無比震動。
  
  「老夫之力,已不夠支撐,可這本尊留下的至寶,我雖無法撼動,但抽出其無盡歲月凝聚的法力,還是可以做到的!」守陵人開口時,右手抬起,一指此刻生命冰封中的白小純。
  
  在白小純的生機即將徹底消散的剎那,隨著守陵人這一指,天地轟鳴,魁皇城強烈震動下,白小純的身體也都猛的一顫。
  
  哪怕他的心已死,可在這一瞬,也都猛的跳動起來,隨著跳動,他的儲物袋自行開啟,當年白小純從鬼母的戰舟上拿走的那副似要融合在一起的骸骨,驀然出現!
  
  金色的骸骨與水晶骸骨的飛出,立刻讓這四周的虛無,也都閃耀出了金光與水晶之芒,在出現的剎那,守陵人呼吸一促,看著白小純的儲物袋,驀然低吼。
  
  「這一代的永恆之龜,作為永恆之母的伴生靈,還不出現!」
  
  守陵人的聲音超越天雷,直接炸開,轟鳴這天地的剎那,白小純的儲物袋內,小烏龜極不情願的,從裡面飛了出來。
  
  
  「該死的,你這個老傢伙,本大爺之前就覺得不對勁,所以這段時間始終躲著,陷入沉睡,可沒想到……還是被你認出了!」小烏龜苦惱的向著守陵人低吼一聲,側頭看向白小純時,目中露出愧疚。
  
  沒有在意小烏龜說些什麼,守陵人右手倏的抬起,隔空一抓,小烏龜慘叫一聲,正要閃躲,守陵人目光一閃,怒喝一聲。
  
  「唇亡齒寒,永恆之龜,別告訴我你還沒有覺醒,還不過來!」
  
  小烏龜身體一顫,目中露出掙扎,可很快的,它就長嘆一聲,似認了命,不用守陵人去抓,它扯著嗓子低吼。
  
  「行了行了,你要什麼!」
  
  「你的血!」守陵人目光凌厲無比,小烏龜狠狠咬牙,其頭顱竟猛的伸出老長,回過頭沖著自己的脖子,就咔嚓一聲狠狠的咬了下去。
  
  一口咬碎,它的頭顱飛起的同時,有大量的鮮血,直接就順著其傷口,噴洒出來,這些鮮血隨著散出,它的身體也都黯淡無比,直至似要到了極限后,小烏龜的頭顱瞬間靠近,與脖子連在了一起后,眨眼間就沒有了絲毫傷口。
  
  「老傢伙,你要的我都給你了!」小烏龜虛弱中,化作一道白光,不再去理會守陵人,而是回到了白小純的儲物袋,可很快就又露出頭。
  
  「我說老傢伙,以我對白小子的了解,他從不恨人,可一旦恨起一個人來,可是永生永世不會消散……」
  
  守陵人冷冷的看了小烏龜一眼,收回目光時右手一揮,頓時小烏龜的鮮血,凝聚在一起后,化作了一個巨大的血球,直奔那兩副骸骨而去,剎那間就融入進去,使得這兩副骸骨,頃刻間金光與水晶光芒,強烈無比,超出以往的散發出來。
  
  濃郁的不死卷與長生卷的氣息,不斷爆發!
  
  這兩副骸骨,來歷並非尋常,當年鬼母降臨這片世界,被困在了生命禁區時,守陵人曾與其有過約定。
  
  他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幫助鬼母,讓其離開這片世界!
  
  在這約定下,鬼母也同意了守陵人將這兩副骸骨,放在了鬼舟的第二層中,任由這兩具骸骨吸收來自鬼舟內的天外氣息。
  
  在這天外氣息的滋養下,使得這兩具骸骨,越發的氣息強悍,如同被精鍊一般,同時,按照與守陵人的約定,鬼母也多次親自出手,憑著其曾是天尊境界的修為,將這兩副骸骨,在這不斷地煉製下,越發的融會貫通,渾然一體!
  
  漸漸地,在這多少年的凝鍊下,這兩副骸骨雖看起來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可實際上在那融合中,已然快要成為了一枚……絕世大葯!!
  
  而守陵人之所以如此,他的靈感正是來自於天尊的計劃,只不過相比天尊,守陵人在這不死長生丹上,更有改進。
  
  
  同時,對於骸骨的選擇,也有超出天尊的優勢,這兩副骸骨,是他憑著記憶,在天尊也都不知曉的情況下,從歷代魁皇的骸骨中找出的同源之骨!
  
  只不過在長生骨上,雖看起來那長生之意濃郁,可實際上,卻不完美,所以守陵人需要藉助鬼舟的天外之力,以及鬼母的自身修為,在其配合下,一同煉製。
  
  此刻他深吸口氣,在將小烏龜的鮮血融入這兩具骸骨后,守陵人雙手掐訣,目中閃耀奇異光芒,向著兩副骸骨,狠狠一按。
  
  「融!!」
  
  隨著他一聲低吼,小烏龜的鮮血,驀然的燃燒起來,徹底融入這兩副骸骨內,不斷地淬鍊其內的雜質后,這兩副骸骨也肉眼可見的融化成為飛灰……
  
  而留下的,則是不死長生功的磅礴生機之力!
  
  這股生機化作金色與水晶色的煙絲,在那鮮血內不斷地交融在一起,好似煉丹一般,隨著鮮血在燃燒中越來越少,金色與水晶色的煙絲,也徹底的纏繞在了一起,慢慢的……在那鮮血完全消散后,形成了一枚……好似虛幻的沒有實質的丹藥!
  
  這丹藥乍一看是金色,可仔細一看,卻是水晶一般晶瑩剔透,在出現的瞬間,其內散出的氣息,既象不死,又如長生!
  
  此丹……正是天尊渴望的,不死長生丹!
  
  只不過在天尊的手中,始終沒有成功,而在守陵人的種種算計與準備下,在天尊之前,成功的煉製出來。
  
  望著丹藥,守陵人笑了,他的笑聲帶著沙啞,帶著滄桑,更有對這片世界的離別之意,右手猛的一揮,將這枚絕世大丹……直接卷向白小純!
  
  容不得白小純拒絕,這絕世大丹剎那就碰觸到了白小純的眉心,瞬間融入其體內,直接就化作了滔天的轟鳴,在白小純的腦海里,直接炸開!
  
  他的身體狂震,一股無法想象的來自不死長生功同源的生機,在他的體內,轟然而起!
  
  這生機狂猛,直接就崩潰了白小純之前的所有冰封,使得他的雙眼猛地睜開,呼呼喘息中,凌厲的看向守陵人。
  
  
  「為什麼!」白小純一字一字的開口問道。
  
  「白小純,你可以恨老夫,但當你離開這片世界后,你會知曉為什麼……在老夫的心中,使命大於一切!」守陵人緩緩開口,走到了白小純的面前,右手抬起,一把按在了白小純的天靈上。
  
  體內修為全面爆發,殘存的生機,所有的潛力,都在這一剎那,傾覆而出,隨著整個魁皇城的震動,他赫然是……捨棄自身,將自己的一切……都灌頂給白小純!
  
  去幫白小純恢復的同時,更是用全部生命的力量,去催髮長生種的瘋狂生長!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13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