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兄弟重逢

東海,碧波起伏,不時有巨獸浮出水面,激蕩起上千米高的浪花,都是怪物,有些形似恐龍時代的生物,有的則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自從天地異變后,海洋中的生物變化最明顯,神話中的物種血脈因此而再現不少。
  哧哧哧……
  浪花起伏間,一大群美人魚從湛藍的海水中躍起,而後又落入海洋中,姿態優美,相當的賞心悅目。
  「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我最愛吃魚!」冥貓舔了舔嘴,露出鋒利而雪白的牙齒。
  楚風一巴掌扇在它的頭上,道:「自身難保,還想著吃,一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夜魔低頭道:「道友,你就饒過我吧,我都服軟了,放下身段給你當坐騎,咱又沒什麼深仇大恨,就此揭過如何?」
  「趕路要緊,別多想。」楚風不想搭理它,取出一塊石頭,尋找不滅山所在地。
  這是不滅山的石頭,身上不帶這樣一塊的話,只要離開那裡,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那邊走!」楚風指路,像是老馬識途。
  「嗷……」海中,虎嘯震天,那是幾頭金色的海神虎,都屬於上古異種,在這個年代能見到很稀奇。
  楚風當初在龍虎山跟海族大戰時,曾跟一頭格外的強大的海神虎大戰,扯斷它半截尾巴,導致那頭虎暴跳如雷,恨死他了。
  「跟我戰鬥過的那一頭也在當中!」楚風露出異色。
  幾頭海神虎長著翅膀,通體金光騰騰,劃破水面,也在趕路,朝著一個方向而去。
  「瑪德,一群病貓也敢擋我路,都給我閃開!」冥貓嚎叫,動用精神吞噬大法,壓迫人的心神,就要衝過去。
  楚風嘆息,這年代貓欺負老虎都成正常事了,他看不過眼,儘管海神虎當初跟他打生打死,但時過境遷,他已經不視對方為仇敵,也不忍心看著地球上的一方王者被一頭域外的冥貓凌辱。
  啪的一聲,他一巴掌拍下去,讓它別惹事,接著趕路。
  「真憋屈啊,魚不能吃,病貓也不能欺負,這人生還有什麼樂趣可言。」冥貓咕噥,它是故意找存在感,因為它心中發毛,怕楚風到地頭后宰了它,現在它是在進行各種試探。
  「不對啊。」
  楚風疑惑,海中各種怪獸都在行動,朝一個方向而去,一語不發,面帶虔誠之色,像是朝聖般,難道有什麼事情在發生。
  然後,他看到海島般巨大的海龜,還有長著龍角的的海豚,更有山脈般龐大的虎頭鯨等,成群結隊,都在朝一個方向而去。
  楚風果斷攔住一個踏波而行的蚌女,兩片雪白的蚌蓋如同羽翼般晶瑩,她身段婀娜,倒也秀美,此刻她花容失色,感受到了夜魔帶給她的壓力。
  「別怕,我只是有幾句話要問你。」楚風安慰。
  然後,他很快知道,海族在舉行盛會,在大洋深處的魔方附近,商討是否要再次進入陸地,進崑崙尋找機緣。
  「嗯,崑崙有什麼動靜?!」
  「萬神之鄉要開啟了,據悉,元磁聖體、天命仙體、映無敵、元世成、佛子等人在那裡打生打死,就是想爭奪進入萬神之鄉的路徑,那裡有驚世造化。」
  「還有這種事……」楚風露出驚容。
  他已經知道,神璃金身、大衍戰體、無劫神體有些出世了,在地球上爭霸,震動宇宙星空,成為最熱門的焦點,而他還想找機會去掂量一下那些人呢。
  楚風沒有想到,那些人決戰崑崙,居然引出萬神之鄉開啟,這可是大事件!
  據悉,蟠桃祖根就紮根在那裡,此外,還有一些上古遺刻,都是瑰寶級傳承,他必須得趕過去。
  不過,海族現在有資格去爭霸嗎?現階段域外生靈降臨,都很強大,地球上有實力挑戰他們的進化者沒有幾個。
  「魔方中的海神,要選一具身體,承載她的一道意識,要親自進崑崙萬神之鄉。」蚌女答道。
  楚風聞言一驚,他早就知道,當初有一塊神秘魔方墜落進大洋中,從而導致海中各族實力激增,傳給他們很多修行之法。
  現在,魔方中沉睡的神秘女子復甦,要借體而生,去崑崙走上一遭,這絕對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因為,那女人深不可測,早在那個時候就能駕馭島嶼橫渡宇宙,而後躲在魔方中闖入地球,太過驚人。
  不過,楚風沒有探究的打算,現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不想去招惹魔方中的神秘女人,繼續趕路。
  「你知道崑崙的事,怎麼不告訴我?」楚風問冥貓。
  冥貓乾笑,道:「你又沒問過我?」
  事實上,它心中發虛,怕對方利用完它后就殺掉。因為,它隱約間覺得,這個戴青銅面具的人跟楚風很熟,和不滅山的人是摯友,去見黃牛等人還無所謂,可如果去崑崙等地見到域外的人,為了不走漏消息,對方多半會殺人滅口。
  終於,不滅山要到了,附近霧靄瀰漫,遮蔽海域。
  「嗯?!」楚風心頭一動,他感覺有人窺視,很厲害,一時間不好確定躲在哪裡。
  楚風眼底深處浮現一縷金霞,他眯著眼睛,悄然以火眼金睛探查,而後他心頭一凜,他在遠空看到一葉扁舟,翠綠而晶瑩,都正在極速俯衝過來。
  「走!」
  楚風催動冥貓,而後,更是布下一片場域,他們從這裡消失,直接沒入霧靄中,就此不見。
  那個人是尉遲空,地球真子的護道者!
  楚風瞳孔冷幽幽,他對此人沒有什麼好感,在他跟天神族少神、跟秦珞音決戰前,此人還一而再的尋他,大義凜然,要他交出盜引呼吸法,最後甚至逼迫他,想強行索取。
  真正跟域外決戰時,不見尉遲空與地球真子,可是關鍵時刻,他們卻惦記楚風身上的傳承,甚至連地獄蟻液、天神液等楚風自己獲得的造化,都想索要,讓他極度厭惡。
  尉遲空、地球真子周尚,以真正的天選之子一脈自居,可所行之事讓楚風不信服。
  「這老傢伙守在這裡做什麼?」楚風臉色不是多好看,隱約間他有一種猜測,該不會是想堵黃牛、大老黑等人吧,想要擄走他父母,繼續逼問盜引呼吸法?!
  想到這些,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楚風沒有駐足,他想見到黃牛等人,趕緊去相認,告訴他們,他活著回來了。
  嗖!
  冥貓速度很快,在驚疑不定間,衝上霧靄深處的島嶼,這裡缺少生機,到處都是石頭,便是有各種老樹等,也都是腐爛的。
  島中七座高聳入雲的大山氣勢雄渾,氣息恐怖,橫亘島嶼中央,宛若截斷天地,堵在這裡。
  楚風來了,離山門還很遠呢,就聽到了呼呼的風聲,以及雷霆音爆等,能量滾滾,異常的濃郁。
  「這日子淡出鳥了,不行,還得出去做一票大的,乾死一群聖子,洗劫那些域外的道統,為楚風兄弟再次報一筆仇!」
  隔著很遠,就聽到了故人的聲音。
  「沒錯,萬神之鄉要開啟了,到時候我們也去,駕馭不滅大船轟殺一片,血債血還,讓他們付出應有的血的代價。」
  「對,又該出動了,尤其是聽到大夢凈土那小妞活著回來,我心情更糟糕了。而大夢凈土還宣揚說,秦珞音擊殺了楚風兄弟,我的心情愈發不爽,乾死他們,這次見到大夢凈土的人一個都不要放走,他奶奶的!」
  「兒啊兒啊二啊……楚風兄弟,你死的好慘,你放心去吧,我會每年為你燒紙,天天念叨你的,你在天之靈就安息吧。當然,你如果想念我們,時常回來看一看也可以。」老驢揉了半天眼角,光是乾嚎,硬是沒有擠出一滴眼淚。
  說完這些話,他抬頭,直接就看到楚風,嚇的頭皮發炸,連滾帶爬,向後跑去,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喊道:「哎呦我的媽啊,鬧鬼了,楚風兄弟,我只是隨口說說,你還真回家來看啊,趕緊走吧,明年我給你燒十船紙,明年再來吧,今年就免了,這會嚇死人啊。」
  簡直是雞飛狗跳,老驢尥蹶子,頭也不回的就跑。
  這時,大黑牛噌的一聲站起,一對大犄角晃動,銅鈴大眼瞪的滾圓,簡直不敢相信,激動無比,盯著楚風。
  東北虎則是虎眼怪翻,傻在那裡,道:「兄弟,你這是聽見老驢的念叨,跑回家來了?」
  「是啊,想大家了,沒事從地府溜達出來了,這不,還給你們帶禮物來了。虎哥,你看一看這個母老虎怎麼樣,是個黑美人。」楚風揣了一腳,將冥貓給踢了過去,在接近這裡之前他早已收起青銅面具。
  這時,夜魔驚嚇過度,它看到了誰?楚風,它馱著的神秘強者居然是早已被各族視為死人的地球最強進化者!
  剎那間,它全都明白了,各種事都想通了,頓時頭大如斗,寒毛倒豎,對方多半要殺人滅口啊,不會讓它走漏風聲。
  頓時,它瑟瑟發抖,一陣恐懼。
  東北虎還沒有回過神來,下意識地答道:「兄弟,這黑美人是公的,好像還是一隻貓,地府是不是太黑啊,你帶錯禮物了。」
  還是大黑牛鎮定,短暫失神后,一聲怪叫,而後直接撲了過來,熱淚盈眶,道:「兄弟,我就知道你沒死,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咱們兄弟又能並肩作戰了。」
  看到他這個樣子,楚風也很感動,來了個熱烈擁抱。
  哪知道,大黑牛吭哧一聲,直接給他手指頭來了一口,差點咬出血來,叫道:「是肉身,真的,不是鬼魂!」
  「我去,黑老大,你快咬掉我指頭了!」楚風呲牙咧嘴。
  大黑牛趕緊擦去眼中的熱淚,哈哈大笑,拍著他的肩頭,道:「活著就好,真是讓我們提心弔膽,最近更是都不抱希望了。想不到,兄弟你居然在這種關頭回來了,真是命大,到時候我們兄弟一塊殺向崑崙,亮瞎那群人的狗眼睛,驚死他們!」
  東北虎一聲咆哮,也撲了過來,用力熊抱,高興不已。
  「兒啊兒啊……我就知道,禍害遺千年,像咱兄弟這種宇宙級的禍害,怎麼也能活上數十萬年才行,老驢我早就猜測出來了,楚風兄弟不可能死。」
  老驢沒羞沒臊,支棱著一對大長耳朵,呲著大板牙,將剛才嚇的連混帶爬的事直接忘了,毫不臉紅的過來。
  旁邊,冥貓一個頭兩個大,心中震驚,它哀嘆,這主從煉獄中活著回來了,這事肯定沒完,要有天大的風暴!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8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