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四章 這是一道地方菜

「啪」袁州首先放下筷子,然後快速的擦了擦嘴,然後才回道「在的,您請進。」
  
  「那行,我們就直接進來了。」老大爺的聲音伴隨著人一起就踏進了袁州小店。
  
  「兩位怎麼過來了。」袁州起身,認真的問道。
  
  「我們這不是給你帶好消息來了嘛。」老大爺一臉笑眯眯的說道。
  
  「請說。」袁州點頭,客氣的說道。
  
  「快,愣著作什麼,難得小袁老闆沒在雕刻。」老大爺直接拽了一把王舒遠。
  
  而王舒遠則從進門開始就皺著眉頭,四處打量,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
  
  「怎麼了你?」老大爺見王舒遠沒說話,奇怪的問道。
  
  「袁老闆請問剛剛你是在泡茶喝?」王舒遠白了老大爺一眼,然後才對著袁州問道。
  
  「沒有。」袁州搖頭。
  
  「不可能,這滿屋輕柔馥郁的蘭花香氣,肯定是龍井茶。」王舒遠深吸一口氣,然後肯定的說道。
  
  「這麼一說確實,這店裡的茶香還真濃,小袁老闆你是不是又泡茶喝了?」老大爺一下子反應過來,立刻發問。
  
  見袁州皺眉否認,老大爺立刻說道「小袁老闆你這可就不地道了,咱們都趕上趟了,就均一杯喝喝,這才是待客之道嘛。」
  
  老大爺對於喝茶這事,那是臉皮比城牆還厚,說起蹭茶的事情一點不好意思都沒有。
  
  「真沒泡茶。」袁州肯定的說道。
  
  「不過確實也挺奇怪,雖然茶香味弄,但我怎麼隱隱聞到了裡面混合著辣椒的味道?」王舒遠一臉驚奇。
  
  「是嗎?辣椒味?哪有茶里加辣椒的。」老大爺不贊同的說道。
  
  「確實有,你聞聞。」王舒遠示意老大爺。
  
  而這時候袁州把手拿了起來,準備不著痕迹的把琉璃台上的涼拌龍井推進去些。
  
  因為這個時候,袁州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時候用祁門春茶煮茶葉蛋的事情。
  
  那時候老大爺差點跳起來打人,而現在,袁州覺得他還是尊老愛幼一番,別讓兩位老人看到。
  
  畢竟動氣對肝臟不好。
  
  「還真有,小袁老闆你做什麼呢?」老大爺突然一臉嚴肅而警惕的問道。
  
  「一個小菜,提神醒腦用的。」袁州淡然的說道。
  
  「等等,你這手做什麼呢?」老大爺對於袁州已經有了些警惕,是以格外注意,這不就看見袁州的手在輕微移動。
  
  「踏」袁州往後退了一步,示意什麼都沒有。
  
  「您還沒說是什麼事情來找我。」同時袁州不動聲色的轉移話題。
  
  這個時候,袁州用出了他最高的情商。
  
  「對,王舒遠你自己說。」老大爺恍然大悟,對著身後的王舒遠說道。
  
  說完,老大爺自顧自的走上前,自然的坐在袁州對面。
  
  「事情是這樣的……」王舒遠再次聞了聞茶香,這才開口。
  
  然而他還沒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就被老大爺的咆哮打斷了。
  
  這次老大爺是真的咆哮,比咆哮帝誇張多了,雙手摳住長桌的邊緣,眼睛瞪的老大,死死的盯著那盤子碧綠的菜。
  
  嘴巴大大的張開,大聲吼道「這TM是什麼?這難道是茶葉?這難道是涼拌的茶葉?!!」
  
  是的,老大爺坐下的時候,表現的很自然,然而突然一下子站起身,這一下就連袁州都沒想到。
  
  這樣子自然也讓老大爺看見琉璃台上的涼拌龍井了。
  
  聽聞老大爺的咆哮,王舒遠立刻上前幾步,走上來一看,瞬間也驚呆了。
  
  指著袁州的手指都在發抖,當然那是氣的「袁老闆,這難道就是你說的提神醒腦的小菜?」
  
  「難怪有辣椒味,原來放了辣椒。」王舒遠喃喃自語的念叨。
  
  「辣椒個屁,這是啥,這明顯是新鮮茶葉,聞聞這高雅的蘭花香氣,這TM是龍井啊,而且是好的龍井。」老大爺捂著心臟,一副不堪負荷的樣子。
  
  「涼拌茶葉?還是龍井,老夫這輩子都沒這麼吃過,這麼好的茶就這麼糟蹋了。」王舒遠痛心疾首的說道。
  
  「可不是,哎呦喂我的心臟,老頭子我都沒喝過這麼香的茶,簡直要命了。」老大爺死死瞪著那盤子茶葉。
  
  「現在還能搶救一下嗎?」老大爺突然一臉希冀的看著王舒遠。
  
  因為王舒遠的茶藝是很不錯,是以老大爺才有此一問。
  
  「看那樣子辣椒什麼的沒少放,怎麼搶救?我倒是需要搶救一番。」王舒遠沒好氣的瞪了老大爺一眼。
  
  老大爺瞬間蔫了,但剛剛低頭立刻又抬起,看向一旁站的筆直的袁州。
  
  不過那雙眼中簡直要噴出實質性的火焰,開口就問道「袁老闆這是什麼?」
  
  「這是涼拌龍井,味道非常不錯,口感脆嫩而柔軟,當然這也是滇省雲龍鎮的一個地方上的小菜,很有特色,一般地方吃不到。」袁州簡單明了的說道。
  
  「他們那裡吃龍井不成?」老大爺邊問邊往桌上上爬,顯然是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了。
  
  「注意影響,注意影響。」王舒遠嘴上制止,但手上卻在幫忙托著老大爺的腳往上爬。
  
  說真的,他都想爬進去打死袁州,打不死算他的。
  
  那是什麼?那可是龍井,還是被如此糟蹋了之後還有這麼純正蘭花香氣的龍井。
  
  想想這個茶葉的品質,王舒遠的心都在滴血,心裡不斷的念叨「這不是我的茶,不是我的茶」。
  
  「是的,白族並不吃龍井,那裡出產白茶,也是用這樣的方式做的,作為一個廚師當然要不斷嘗試新菜的研究。」袁州正氣凜然而嚴肅認真的說道。
  
  「你你你,你狠。」老大爺一聽廚師的事情,呆了一下,然後指著袁州說不出話來。
  
  「龍井啊龍井啊。」王舒遠念叨了一句,果斷轉身走人。
  
  既不能搶救茶葉,也不能打人,那還留在這裡聞著這樣的香氣做什麼。
  
  「老頭子得回去吃速效救心丸。」老大爺說完也利落的跳下椅子,快步離去。
  
  「踏踏踏」兩人踏著快步走遠。
  
  「幸好我博學多才知道白族有這個習慣。」袁州淡然的摸了摸額頭的汗。
  
  「不是我說,系統你也太小氣了,不營業就不負責去除味道,這樣可不好。」袁州一本正經的對著系統提意見。
  
  然而袁州是沒聽見系統的心聲,那是迫切希望袁州被打死的心音……
  
  ps:關於系統崩了的事情,菜貓已經告訴技術了,應該已經解決了,謝謝書友的反饋~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