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戰爭之痕

「西邊的情況怎麼樣?」
  
  釘子和桑叔剛走進中央營帳,北地駐軍的指揮官鷹面便迫不及待地問道。?·?
  
  「那伙人的數量還在增長中,」老兵行了個軍禮,將這一周來的監視行程大致講述了一遍,「簡直嚇了一跳,沒想到晨曦王國也能湊出這麼多士兵來。」
  
  「多少?」鷹面絲毫不以為意,還給兩人倒了杯茶水,「八千?還是九千?」
  
  「只怕超過一萬人了,」桑叔將茶一口乾盡,「光是帳篷就延綿出近一里,叫不出名字的旗幟至少有二十面以上,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裡找來的這些送死鬼。」
  
  「一萬以上?」鷹面手中的筆停了下來。
  
  「你不信的話可以問問班長,」他指了指身旁的釘子,「為了估算大概人數,我們可是冒著被發現的風險,抵近舊聖城偵查的。整個城區郊外都是晨曦貴族的兵馬,他們封堵了赫爾梅斯與晨曦王國的通路,大部分難民已經調頭轉向狼心和永冬方向撤離了。寒風嶺這邊應該也多了不少吧,至少回來的路上我就看到了幾支不下百人的隊伍。」
  
  「實際情況的確是這樣,」釘子點頭補充道,「晨曦方面應該是在等待人員集齊,同時對周邊範圍的警戒也所有增強。我建議後續的偵查組不要太過靠近舊聖城,以免被對方的巡邏騎士發現。」
  
  自從察覺到赫爾梅斯的異樣后,北地駐軍便開始在康德公爵的協助下向高原區域滲透,除了希望能獲取更多的情報外,也是為之後的攻堅戰做準備。但陛下並沒有批准鷹面的試探進攻計劃,只要求保持提高警惕,繼續保持偵查即可。副營長無奈之餘只得壓下大幹一場的想法,一邊從駐軍中挑出合適的人選,裝扮成難民輪流監視新舊聖城,一邊繼續向無冬方面寄送情報。?·
  
  當然,這幾個月他也不是毫無作為,確認聖城不是在施展疑兵之計后,北地駐軍重新拿回了寒風嶺。
  
  至於晨曦軍隊的出現,則是兩三周前的事情。
  
  「大人,難道你擔心這夥人對陛下的行動不利?」
  
  「哈哈哈,怎麼可能,」鷹面大笑起來,「就算他們人數再翻上兩番,在第一軍面前也不過是群遲緩的靶子,連神罰軍都無法突破機槍封鎖的防線,他們憑什麼摸到陛下的腳邊?相反人多才好,先讓他們去沖一衝聖城的城牆,試試教會的底細,最好能打得兩敗俱傷。若真到了那一步,陛下肯定會同意我的計劃。」他頓了頓,「這一輪的偵查辛苦你們了,先下去休息吧。」
  
  「是,大人,」桑叔敬禮道。
  
  釘子卻沒有轉身離開,而是猶豫了下才說道,「我們就不能……提前擊退他們嗎?」
  
  兩人齊齊一愣,「什麼?」
  
  「陛下不同意我們自行進攻赫爾梅斯,但不代表不會允許我們阻擊晨曦軍隊吧?」釘子咬住嘴唇,「若等到他們向聖城發起攻擊,赫爾梅斯山下恐怕已變成一片廢墟了。」
  
  老兵嘆了口氣。
  
  「你是不是看到什麼了?」鷹面皺起眉頭。
  
  「劫掠和屠殺……」釘子捂住額頭,幾乎不想去回憶那些血腥的景象,「他們還沒有進入舊聖城,只是在外圍駐紮下來,周邊的居民被他們抓起來一個個穿在尖銳的木棍上,然後用這樣的木棍來做營區擋牆。至於女性的下場則更慘」
  
  「夠了,」鷹面打斷了他的話,「這是戰爭中常有的事!無論是教會還是晨曦王國,都是陛下的敵人,讓敵人去消耗敵人,總比消耗我們自己要好!而且不要忘了我們是軍隊,是陛下手中的利劍!殺人也是我們的職責。」
  
  「但那不一樣!」釘子堅持道,「我們是為了實現陛下的目標而戰鬥,但他們……僅僅是單純地為了殺戮而殺戮,那些村民並非教徒,可在他們面前,甚至連獵物都不如!」
  
  「大人,他只是受了點刺激,」見鷹面露出不悅的神色,桑叔連忙說道,「你也是,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只要教會不倒,我們根本沒法在他們眼皮下越過赫爾梅斯高原,又要怎麼阻止晨曦那幫人?」
  
  新聖城如同一座龐大的要塞,將高原平坦區域連為了一個整體,外圍四座城門分別對應四條前往各個王國的通道,儘管如今已無人看守,難民可以自由進出,但不代表教會會坐視第一軍長驅直入,穿過聖城進入晨曦地界。
  
  釘子自然也知道這一點,他深吸了口氣,「事實上,還有一條小路可供通行。」
  
  「小路?」
  
  「回來時,我曾跟一些逃難者聊過,其中有一個人告訴我,在高原外側看似陡峭的山崖中,有一條兩人寬的小道。冬天時它會因冰雪堆積而封閉,但雪化后,這條路可以在不進入聖城的情況下直接橫越赫爾梅斯。」
  
  鷹面望了他好一會,才搖搖頭道,「忘記這件事吧。」
  
  釘子低下頭來,不再說話。
  
  「其實你也清楚,這並不是一個可靠……不對,應該說是一個根本無法實現的作戰計劃。」副營長意外地沒有發火,「先不提那條小路是否真的存在,就算能順利到達舊聖城,單靠我們也沒辦法一舉擊潰上萬敵人陛下在晚間補習課里說得很清楚,軍隊行動前,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後勤。兩人寬的山道,光運送補給都很困難,更別提機槍、彈藥了。另外整個北地駐軍只有五百人,配給的子彈也不夠支持一場持久戰,一旦敵人沒有被擊潰,我們便會成為毫無援助的孤軍,全軍覆沒都有可能!」
  
  鷹面站起身來,走到釘子面前,「我比你更想要一場徹底的殲滅戰,但那只是我個人的想法。陛下和鐵斧大人把這支軍隊交給了我,那麼我首先要考慮的就是軍隊的安危與利益,無論是之前的安置難民,還是現在這個決定,明白了嗎?」
  
  「……是,大人。」釘子握緊拳頭,最終還是行了個軍禮。
  
  「下去吧。」
  
  就在兩人準備離開之際,一名士兵掀開帘布走了進來,「大人,羅蘭陛下那邊的回信到了。」
  
  「哦?快給我看看,」鷹面連忙接過密信展開,還未等釘子和桑叔走出帳篷,他又叫住了他們,「等等!」
  
  「陛下有新指示了?」老兵問道。
  
  「沒錯,第一軍已經從王都乘船出發,正全速朝北地趕來,預計十天後抵達寒風嶺。」
  
  十天……太晚了,釘子難過地想,晨曦大軍隨時都可能進入舊聖城,只要一兩天時間,他們就能把赫爾梅斯山下的所有城鎮都變成地獄。恍惚間,那名在槍林彈雨中掙扎的紅衣女子再次浮現於他的眼前,彷彿在控訴他的所作所為一般。
  
  「在此之前,陛下要求我們立刻採取行動,阻止晨曦軍隊進入舊聖城至少不能讓他們洗劫修道院。」
  
  釘子猛地抬起頭來。
  
  「這……能做到嗎?」桑叔摸了摸腦袋。
  
  「很難,所以陛下派出了一支特殊的援軍,將於明晚抵達北境,」鷹面合上密信,「能以這個速度趕到此地的,也只有女巫了。」隨後他望向兩人,「去通知所有班長來我這兒開會!對了,那個知曉山路的難民叫什麼名字來著?」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08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