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比大家賊還賤

楚羽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這個傢伙,嘴巴叫得歡,怒罵不停,其實膽子還是那麼丁點大,想要逃走。

雖然跟星狐沒有多深的交集,但終究是一起從古神石像世界裡面出來的,他做不到眼睜睜看著這樣一個挺有意思的傢伙被這群人擊殺,做成圍脖。

「你們問過我沒有?」

楚羽看著眼前這幾個人。

對方一共五個人,楚羽直接張開眉心豎眼,看他們境界。

兩個真君,三個尊者境巔峰!

楚羽心中多少有了點底兒,打不過還可以跑的。

「問你?」那明眸皓齒的女子冷笑一聲:「你算個什麼東西?」

「這星狐跟你有什麼關係?不想惹麻煩,就自己滾開。」那名年輕真君修士冷冷看著楚羽。

這幾人都來自二流學院,他們對一流學府的那些天驕,全都非常熟悉。

眼看著楚羽這張大眾臉,連點印象都沒有,分明就是來自哪個三流學院的。

一個三流學院的人,敢在他們面前這樣囂張,簡直就是活膩了。

星狐給楚羽傳音道:「兄弟咱們快跑吧!」

「……」楚羽沒搭理他。

而是看向這五人:「你們一起上吧!」

說話間,楚羽讓身上的氣息露出來一點,頓時被這五人判斷出他的境界。

「對付你這樣一個尊者境的修士,還需要我們一起上?」那名年輕真君冷笑一聲,直接一道神通轟向楚羽。

虛空中,霎時出現千萬把手指大小的紅色小劍。

「烈焰焚天!」

這名年輕的真君修士大喝一聲,隨即,這千萬把紅色小劍,全都向楚羽射過去。

鋪天蓋地!

這場景,實在是太恐怖了!

每一把小劍上面,都散發著恐怖的高溫。

而且鋒利至極。

楚羽眸光清冷,直接打出一記陰陽造化拳!

轟隆隆!

半空中,直接爆發出一團團炫目的火光!

那是那些紅色小劍,被轟碎發出的光芒。

楚羽運行疾行神通,身子瞬間如同鬼魅一般,直接接近這名年輕真君。

化拳為掌!

狠狠一巴掌抽向這年輕真君的臉。

八卦煉魂掌!

用八卦煉魂掌抽人耳光,也當真是沒誰了。

這年輕真君沒想到楚羽的速度會如此快,更沒想到一個尊者境的修士,居然這麼可怕。

倉促間,他抬起一條手臂,想要擋住楚羽這一掌。

咔嚓!

他的一條手臂,被楚羽這一巴掌給抽得粉碎!

楚羽再次化掌為拳,一拳轟在這年輕真君的胸口。

阿噗!

這名年輕真君身上的戰衣爆發出一團光芒,將楚羽這一拳的力量給卸掉大半。

但剩下的力量,依然將他打到吐血。

這時候,另外一個真君境界的年輕修士,還有其他三個尊者境巔峰修士,已經撲向楚羽。

可惜!

楚羽心中有些遺憾。

感慨鏡像世界這些天驕身上的寶物太多了。

像這種戰衣,防禦力都十分強橫。如果他身上沒有這一身戰衣的話,楚羽剛剛這一拳,肯定已經洞穿他的胸膛。

就算殺不死他,至少也能讓他徹底失去戰力。

他運行疾行神通,避開衝上來的這幾人。

這時候,星狐在一旁大叫:「乾死他們!弄他們!媽蛋,敢把爺當成圍脖,簡直活膩了!」

幾個圍攻楚羽的人全都一臉黑線,被氣得不輕。

這隻星狐真賤!

剛剛被楚羽擊傷這名真君,雖然沒有完全失去戰力,但一時半會,也發揮不出原本的實力。

剩下四人,全都擁有極強的戰力,他們只是生死搏殺的經驗不夠豐富,不代表戰力弱小。

能在二流學院成為頂級天驕的年輕人,絕不僅僅是天賦好那麼簡單。

楚羽仗著疾行神通,在這四人當中來回遊走,不斷用他們來磨礪自己的陰陽造化拳和八卦煉魂掌。

偶爾扔出一記五行神術。

以一敵四,並沒有明顯落到下風。

星狐蹲在遠處,眼睛里滿是暢快之色,哈哈笑道:「一群小渣渣,讓你們嘚瑟,有種來呀!爺都不用對你們出手,一個念頭你們就得跪下!」

「媽的,老子要殺了那隻狐狸,太賤了!」一個年輕尊者巔峰修士被激怒。

但因為分神,被楚羽直接一巴掌拍在臉上,神魂頓時受傷。

被抽飛出幾百米外,倒在那裡起不來。

「呦呦呦,浪吧?讓你浪!」星狐化作一道黑光,直接衝過去,抬起兩隻前爪,人立而起,對著倒在地上幾近昏迷的這名年輕修士左右開弓。

啪啪啪啪!

就是一頓小耳光。

「再跟爺裝啊!」

「跟爺橫啊!」

「媽蛋,不狠狠教訓你一頓,真的不知道爺的厲害!」

這個年輕修士怒極攻心,直接噴出一口鮮血昏迷過去。

就連楚羽都覺得這隻星狐真的太賤了,比大家賊還賤!

砰!

那個真君修士跟楚羽一拳對轟在一起,發出一聲悶響。

接著,他臉色蒼白的向後退去。

高出一個大境界,卻在純粹的力量比拼上輸掉了。

這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如此強大的尊者境修士,只有在一流學府中才能找到。

還得是一流學府中最為頂級的那一批天驕!

難道這人……來自一流學府?

這名真君修士不敢再跟楚羽硬碰硬,他感覺自己的拳頭都要碎裂了。

開始招呼其他兩人後退,要用神通攻擊楚羽。

楚羽哪裡會給他們這種機會?

他一身所長,幾乎都是近戰!

陰陽造化拳、八卦煉魂掌,全都屬於近戰類的神通。

五行神術倒是遠程的那種,但楚羽對五行神術的掌握,尚不能達到精通。

所以,眼看著這群人要動用法器,施展神通。

楚羽冷笑著,直接沖向這名真君境界的修士,對他展開瘋狂的攻擊。

他的速度太快了,對方那兩個尊者巔峰的修士根本就跟不上他的節奏。

砰砰砰!

楚羽接連幾拳,將這名真君修士轟得嘴角溢出鮮血。

這名年輕真君修士身上的戰衣都被楚羽打的有些光芒暗淡了。

一個尊者境巔峰修士,暗中偷襲,一道神通打在楚羽左肩肩頭。

那裡綻放出一道血光。

他用來偷襲的,是一把碧綠色的飛劍。

只有手指長短,無聲無息,非常凌厲。

不過在關鍵時刻,楚羽避開要害,肩頭被劃開一道口子。

他一聲沒吭,腳下踩著疾行神通,驟然轉身,抬手就是一拳!

一股恐怖的力量,隔著數百米,直接轟在那尊者境修士身上。

他身上的戰衣直接被打的光芒幾乎消失,這名年輕的尊者境巔峰的修士,噴出一大口鮮血,向遠處飛去。

半空中黑光一閃!

這名年輕的尊者巔峰修士喉嚨直接被切開!

鮮血狂飆!

那明眸皓齒的女子目眥欲裂:「師弟!」

星狐得意的聲音從那邊傳來:「小樣剛剛就你說爺說的最歡,現在知道死字怎麼寫的了吧?弱雞!」

說話間,它接連出手,直接將這名年輕的尊者境巔峰修士腹部劃開。

將裡面來不及遁走的元嬰直接斬成兩半!

隨後張嘴一吸,將這名修士的元嬰吞下。

心滿意足的叫道:「不錯,大補之物!」

它的爪子異常鋒利,而且它的戰力,也應該不像這些人之前想的那麼弱。

雖然看上去是在撿便宜,但一名元嬰巔峰的肉身,絕非誰都能這樣輕易傷害到的。

在它的爪子面前,脆弱得如同一張紙!

那明眸皓齒的女子整個人都要瘋了,沒想到她師弟竟然會死在這裡。

這時候,之前被楚羽擊傷的那名真君,直接向星狐轟出一道神通。

那是一道純粹的能量光束,帶著無與倫比的洞穿力量,快如閃電一般的射向星狐。

這一擊非常突然,眼看著就要擊中星狐。

霍地!

星狐的身前,直接出現一道光幕。

那道光束打在光幕上,竟然直接反彈回去。

那名受傷的年輕真君當即被嚇了一跳,趕忙躲閃。

那道反彈回去的能量光束擦著他的身子飛過,將他的戰衣都擦破一角!

「幼稚!」

星狐冷笑:「真以為爺好欺負?」

砰!

楚羽再次施展陰陽造化拳,將面前這名真君給擊飛。

最後剩下那尊者境巔峰的女子,此刻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凄厲的聲音從遠方傳來:「我記住你們了,你們別想活著離開殘界!」

「吹牛誰不會?」星狐冷笑。

兩名真君,全部被擊傷。

三名尊者境巔峰的修士,一個遁走,一個被打到昏迷,一個被星狐擊殺,連元嬰都給吞了。

這結果,之前沒人能預料到。

楚羽微微皺眉,看了一眼星狐,傳音道:「你這傢伙,倒是比我更像是魔教。」

「他們要扒我的皮做圍脖,吃我的肉喝我的血,難道就不許我反擊了?小子不要學那些聖母。」星狐翻著白眼。

「聖母?」楚羽眼睛微微一眯,看著星狐:「你來自哪?」

「哎呀卧槽露底了。」星狐的眼睛眨巴眨巴,不過隨即就反應過來,看著楚羽嘿嘿直笑:「差點把爺嚇到,想不到大家還是老鄉呢。」

楚羽一臉無語的看著星狐,撇撇嘴,心說誰跟你是老鄉。

不過,剛剛那個詞,鏡像世界雖然也有,但絕不是這麼用的。

也只有地球的網路上,才會把聖母這兩個字如此去用。

所以楚羽對星狐的來歷,一下子起了疑心。

「噓,兄弟,我不出賣你,你也別揭我老底。我可是偷渡過來的。」

星狐沖著楚羽眨巴著眼睛。

楚羽點點頭:「一言為定。」

隨後,他帶著星狐,朝著煉仙地方向行去。

那兩個真君雖然心中無比不甘,但卻沒有敢再度出手阻攔。

楚羽固然很難殺死他們,但他們,也絕不是楚羽的對手!

在路上,星狐問楚羽道:「你挺厲害啊,那幾個傢伙雖然都是混賬,但他們的實力並不弱。沒想到,你一個能打他們五個。」

「知道哥厲害了吧?」楚羽呲牙。

「得了吧,你是沒見過真正厲害的!剛剛那五個,對於人家來說,一隻手,直接可以鎮壓!」

星狐毫不留情的道。

27 Queries in 0.07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