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戰天驕

楚羽呵呵一笑:「你們正道中人,不管做什麼事情,總是喜歡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不累嗎?」

康平和歐陽坤、秦明月三人的臉色微微一紅,很是尷尬。

不過隨即,秦明月便冷冷呵斥:「你承認你是魔教的了?」

楚羽笑道:「老子不承認你們也會這麼處理吧?做了齷蹉的事情之後,把髒水潑給魔教不是你們的拿手好戲么?」

如果徐小仙在這裡,一定會在大聲叫好的同時暗罵楚羽混蛋。

魔教的名聲已經夠臭的,他還在這拉仇恨。

「……」秦明月三人全都愣在那裡。

大概也是沒見過這麼操蛋的人。

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眼前這人雖然面生,應該是易容的,但也未必就一定是魔教的人。

上千名高級學院的人,易容的人又不止他一個。

為什麼要說他是魔教中人?

其實就像楚羽說的那樣,為了干點齷蹉的事情,管他那麼多,先把對方栽贓成魔教中人再說。

「然後呢?你們還想做什麼?」楚羽一臉玩味,內心深處卻是戰意十足!

他在古神石像的精神印記裡面,待了整整三年,一身境界已經接近尊者巔峰。

在那裡,他得到了八卦煉魂掌、陰陽造化拳和五行神術。

經過總綱的解析、融合,已經徹底成為屬於楚羽自己的神技。

楚羽能感覺到這三門神技的強大,但卻一直沒有實戰的機會來驗證。

今天看見這三個找茬的年輕真君,他的心思活泛起來。

按說他不應該在現在這種時候對上如此強大的對手,但楚羽心中也無所畏懼。

打不過就下藥,毒不死就跑!

沒什麼大不了。

如果到現在,有這麼多底牌的情況下,他依然不敢面對強敵。

那還談什麼在未來保衛自己的家園?

拿嘴保衛嗎?

星狐卻是一臉緊張,用精神傳音給楚羽:「他們看上去很強大,咱們還是趕緊跑吧。」

「……」楚羽一臉黑線,心說這傢伙身體中真流淌著神獸的血脈?

真的是一個活了很多年的老怪物?

我靠它的膽子怎麼特么這麼小?

楚羽不搭理星狐,只是冷眼看著這三個年輕的真君。

他表現的太淡定了,面對三個頂級的年輕天驕,根本就沒有露出任何畏懼之*******教餘孽,自然人人得而誅之!」秦明月也很彪悍,既然被拆穿了心思,那就索性繼續這樣下去。

冷冷看著楚羽,說話間,她就已經出手。

一道神通,直接打向楚羽。

虛空中飛速形成一桿巨大的長矛,閃爍著炫目的光芒,散發著驚人的殺氣,直接刺向楚羽的眉心。

要將楚羽直接釘死在這裡!

這樣的一擊,石破天驚!

別說尊者這個境界,就算同為真君的修士,面對這樣恐怖的神通,也大多敢正面攖其鋒芒。

「來的好!」

楚羽眉宇之間,閃過一抹強烈的戰意。

他抬手就是一拳!

陰陽造化拳!

一股浩瀚的能量波動,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氣浪。

一面黑,一面白!

被一道「s」線隔開。

黑死、白生!

黑色一面,蘊藏恐怖死氣;白色一面,則充滿勃勃生機。

兩種相互矛盾的力量交織在一起,形成一股獨有的神威。

這道圓形的氣浪,跟秦明月神通凝結的長矛對撞在一起,那長矛瞬間寸寸崩碎!

化作無數恐怖的能量流,在虛空中彈向遠方。

巨大的圓形氣浪,卻是餘力不消,狠狠轟向秦明月。

秦明月眸光清冷,面色不變,要是對手太弱,她才會感到驚訝。

她身上的戰衣爆發出絢麗的光芒,形成一道巨大的防禦。

轟!

楚羽這一拳的力量轟在那防禦之上,只是讓那防禦狠狠波動了一下。

秦明月向後微微退了兩步。

眸子里閃過一抹驚訝:「還不錯!」

她在點評!

居高臨下的點評!

楚羽呲牙一笑:「小妞,別浪!」

「死!」

秦明月冷喝,她的手中,突然間出現一桿戰戟,戰戟看上去有些殘破,上面還有刀削斧砍的痕迹,布滿歲月滄桑。

但卻爆發出恐怖氣息!

秦明月身姿妙曼,若神女臨塵,手中戰戟一擺,直接沖向楚羽!

戰戟上面散發著絕世的威壓,她的速度快到極致!

楚羽運行疾行神通,再次施展陰陽造化拳,不斷轟向秦明月。

他在用拳頭硬撼秦明月的戰戟!

虛空中不斷傳來隆隆轟鳴,如同雷霆。

楚羽的拳頭,彷彿比最堅硬的金屬更加堅固。

拳頭的表面,流淌著一層淡淡的光芒。

硬撼秦明月手中這桿戰戟,竟然毫髮無損!

那邊的康平和歐陽坤兩人目不轉睛的看著,眼神中全都帶著震撼之色。

「這人到底是誰?居然能跟秦明月打個不相上下?」

「一流學院當中,好像沒有他這樣一號人物。」

「是啊,赤手空拳,面對秦明月不落下風,若是正面對上,我不敢說自己一定能贏。」

兩人私下用精神傳音交流著。

這時候,場面發生了一些變化。

秦明月手中的戰戟,並不能對楚羽形成致命的威脅,多少有些焦急起來,接連祭出幾件散發著強大氣息的法器,也都被楚羽用拳頭生生打飛、甚至是打裂!

楚羽的陰陽造化拳經過實戰的演練,愈發純熟!

近身之下,給秦明帶來巨大壓力!

「秦師姐一定能贏!」

「不錯,秦師姐可是紫光的頂級天驕!」

康平和歐陽坤兩人依舊信心十足。。

但此時,異變突起!

楚羽打出一拳陰陽造化拳之後,卻瞬間變招!

化拳為掌!

直接拍出一擊八卦煉魂掌!

虛空中,一道無形的八卦圖案,瞬間轟向秦明月!

八卦煉魂!

這一擊,不但可重創肉身,更可以重創神魂!

「不對,秦師姐好像要敗!」康平突然驚呼道。

歐陽坤也是一臉駭然,楚羽驟然由拳變掌,實在太突然了!

他跟歐陽坤來自同一家學院,彼此間又是好朋友,心靈相通。

甚至不需要提示什麼,兩人驟然間暴起,朝著楚羽圍過來,要為秦明月解圍。

但此時,為時已晚。

秦明月猝不及防之下,當場就被楚羽這一掌給拍中。

她發出一聲大叫,身上有護體法器破碎。

戰衣形成的防禦,對這一擊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秦明月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出去。

楚羽心中多少有些遺憾,感慨這些鏡像世界的頂級天驕身上,寶貝實在是太多了。

媽蛋的多到讓人眼紅!

如果她身上的寶物稍微少一點,剛剛他這一掌,就不是重創秦明月的問題了。

而是會打死她!

康平和歐陽坤兩人趕忙去救秦明月。

楚羽則是趁機再次打出一道神通,五行神術之火!

整片天空,方圓百里之內,瞬間被天火籠罩!

那種熾熱的高溫,讓人如同置身於一個恐怖的大火爐當中。

「煉!」

楚羽冷冷的吐出一個字來。

那火焰直接朝著三人煉化過去。

這邊三人的身上,有各種護體法器再次亮起。

臉色全都變得異常難看。

三個真君,居然被一個尊者境修士搞的如此狼狽。

這人簡直丟到姥姥家去了。

秦明月受到重創,神魂受損,暫時基本喪失戰力,被康平和歐陽坤保護在後面。

她提醒道:「小心這魔崽子的掌法,可傷神魂!」

康平和歐陽坤都是神色一凜,他們身上雖有相關法器,可護住神魂。

但就連秦明月都受傷了,他們恐怕……也無法正面面對。

楚羽打出的這一道神通,對這三人來說,只是一點小麻煩。

每個人身上全都亮起璀璨奪目的光輝,擋住這神火的侵襲。

楚羽見狀,冷笑一聲,再次施展出一種神通。

五行神術之水!

他直接將剛剛還在洶湧燃燒的虛空,瞬間化成一片寒冰煉獄。

驟熱之下的驟冷,讓這片虛空都變得有些模糊起來。

剛剛取出丹藥服下去,傷勢穩定住一點的秦明月哇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

康平從身上取出一個巴掌大的梭形法器,往空中一拋。

那梭形法器瞬間暴漲,變成十幾丈大小。

化成一艘飛船。

接著,兩人帶著秦明月直接衝進那梭形飛船當中。

飛船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接著,一下子消失在這裡。

半晌,虛空中才傳來康平冰冷而又憤怒的聲音:「不管你是誰,我都保證,下次見到……絕對讓你碎屍萬段!」

「哈哈哈哈,幾個慫貨,這種小渣渣,爺都懶得親自出手!」

星狐突然間來了精神,蹲在那裡一臉得意的大聲喝道。

「……」楚羽一臉黑線。

心說還能要點臉不了?

剛剛是誰一個勁說趕緊跑的?

經過這一戰,楚羽心中對鏡像世界這些年輕的頂級天驕戰力,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

說起來,秦明月的戰力絕對不弱,但太缺乏真正的生死相搏這種經歷了。

如果她是一個久經沙場的真君修士,剛剛楚羽想要傷到她,難度絕對會加大很多倍。

包括康平和歐陽坤,兩個頂級天驕,空有一身戰力和一身極品法器。

都屬於那種見硬就回的類型。

打順風仗一個頂倆,一旦遇到硬骨頭,他們的表現,也沒比星狐強多少。

但楚羽依然沒有輕視他們,因為經驗和閱歷,都是可以慢慢積累出來的。

那一身恐怖的戰力和令人眼紅的法器,卻是他們最大的資本!

楚羽帶著星狐,溜溜達達的往外走去。

此時,徐小仙卻正面臨一場危機。

27 Queries in 0.05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