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聖歸來

「不想那些了,現在,我傷的可真不輕啊。」楚風觀察自身,呲牙咧嘴,他從古怪的坑洞那裡出來就被天打雷轟,那地方專門針對不祥,進行凈化,差點將他活活劈死,許多部位都快跟焦炭似的了,一片黑乎乎,更有不少部位血淋淋。
  
  再加上剛才又去冥土走了一遭,陰氣侵蝕,那可真是雪上加霜,在跟彼岸花交談時還無所覺,現在靜下心來疼的他欲仙欲死。
  
  「極致陽剛的雷霆過後,又是極致的陰寒冥土死氣,陰陽兩種的不同屬性的能量侵蝕,我這還真是倒霉,遭受活罪。」
  
  楚風咕噥,相當的不滿,莫名其妙就被雷劈,而後,又被人請進冥土,其實這都是無妄之災,最起碼在他看來是這樣。
  
  他盤坐在沙漠中,運轉盜引呼吸法,頓時開始吸納遊離在天地間能量因子,修復傷體。
  
  同時,楚風為了穩妥起見,取出空間瓶子,從中拿出一粒跟小太陽般發出刺目光華的丹藥,正是六道輪迴丹。
  
  「我去過輪迴之地,也踏足過冥土,還被雷劈,受傷不輕,吃一顆大葯來補一補。」
  
  之所以選這種寶丹服食,只因為它的名字中有輪迴二字,跟他這次的經歷相仿。
  
  如果讓人知道,一定要忍不住大罵,什麼叫敗家子,什麼叫暴殄天物,被他詮釋的淋漓盡致,真當這是糖豆啊。
  
  在宇宙黑市中,這種丹藥很稀珍,八百億宇宙幣一顆,這是專為大教中的金身羅漢級強者準備的救命丹藥,保證他們的金身不破。
  
  當然,除卻大教外,許多散修中的金身羅漢那就想都不要想了,根本承受不起這種離譜的價格。
  
  原本楚風周身都是白霧,汲取沙漠中的漂浮的對身體有益的能量因子,而現在咬碎一顆六道輪迴丹后,全身都迸發金芒,血肉蠕動,臟腑鼓盪,雷霆聲震耳。
  
  他全身上下,新陳代謝加快,到了一個嚇死人的程度,細胞活性增強了也不知道多少倍,周身滾燙。
  
  別說普通人,就是其他進化者在這種生命狀態都承受不住,各種生命指標太超標。
  
  終於,他穩定了下來,所有金霞都沿著毛孔倒轉而回,滋補其肉身,然後,他全身的傷都好了。
  
  原本盜引呼吸法就足夠強大,能讓他痊癒,可他擔心剛從輪迴地回來,又進過冥土,怕身上沾染上什麼不好的死靈物質,才這般揮霍,傷勢自然片刻間就好了。
  
  楚風安靜下來,在這落日餘暉中,整片大漠都非常安寧,紅色的晚霞將沙粒都映照的略帶晶瑩赤光。
  
  然後,他陷入深層側的觀想境地中。
  
  這是一種靜默中的修行,他一動不動,宛若神遊太虛,他開始在觀想領域跋涉,發足長奔。
  
  自從踏進這一境界,他還沒有好好去觀想過,但是現在,水到渠成,他如同徹悟般,關於修行的各種思緒皆現。
  
  他想到天神族的羅屹,觀其鯤鵬意,他覺得自己一息間,化作鯤鵬,展翅凌空,扶搖直上九萬里!
  
  果然,在他的身後出現異常景象,一頭黑色的大魚躍出海面,化作鵬鳥,其翼若垂天之雲,浩浩蕩蕩,要撕裂虛空,進入宇宙星海,霸道絕倫!
  
  接著,他觀宇宙星空,諸天星斗轉動,他立於蒼穹上,俯視世間無常,星空演變。
  
  隨後,他又看滾滾紅塵氣,人間百態,一態一氣象,一象一人生。
  
  楚風心中念頭諸多,逐一去試驗,從觀想神禽、太古凶獸,到星系,以及人間萬象,又到時間長河橫亘眼前,萬古寂滅,沒有定式。
  
  到了後來,光明死城、輪迴之路、石盒中的數十個金色字元等都呈現,都成為他觀想的目標。
  
  就如同最早破入觀想境界時的決定,他要觀想諸天萬象,世間萬物,不拘泥於形式,他要不斷嘗試。
  
  所謂觀想,在楚風看來,就是化外物為己用。
  
  古人曾留下很多著作,有過這方面的系統論述,並非他自己忽發奇想,而是沿著前人的路,想更進一步。
  
  因為,世間太大,萬物無窮,強者無盡。只觀想一物,可以集中精神,全力以赴,方便獲取某種恐怖的力量。
  
  而楚風觀想,他所要的不是外物,而是一條不斷完善自身的進化之路。
  
  他認可其中一些古籍中的論述,通過觀想,師法天地,師法萬物自然,來完善自身,而不是一定要通過觀想而塑造出鯤鵬、饕餮、真龍等提升戰力。
  
  這麼做也可能是一事無成,錯失觀想這一領域激增自身的戰力。
  
  當然,若是有成,那就是千變萬化,隨心所欲,不拘泥於形式,每次都用出最適合自己的觀想手段。
  
  從古至今,勇於探索的進化者很多,但是,真正千變萬化,凌駕無數進化者之上的生物,卻如鳳毛麟角般稀少。
  
  野心太大的人九成都死的很慘,當然最後還免不了落個志大才疏的評價。
  
  當楚風演化輪迴時,太真實了,在他周圍,各種異象紛呈,光明死城浮現,無數靈體排成一支長蛇般的隊伍趕路,走向盡頭。
  
  轟!
  
  就在這個傍晚,一道驚天雷電浮現,轟在楚風的天靈蓋上,一股黑煙騰起,讓他直接仰頭栽倒在地上。
  
  「冥冥中的……鈞馱蛋,我去大爺的!」楚風躺在沙漠中,渾身痙攣,電流太恐怖了,差點將他烤熟。
  
  「我觀想自己的道,關你屁事,憑什麼偷襲我,雷擊我?!」他憤懣,騰的坐了起來,假若是其他人這般突兀的遭遇雷劈,絕對死掉了。
  
  就是楚風都有點后怕,暗自慶幸,幸虧服食過地獄蟻液,塗抹過天火液,將肉身提升到了所在境界的極致層次。
  
  不然的話,正在領悟時,突然一道天雷轟頂,絕對完蛋,不被劈死才怪,哪怕沒死,估計也走火入魔,直接嚇死。
  
  「還好,小爺我輪迴路上都走了一遭,磨盤中見證聖人都被磨滅成血泥,我的神經早已粗大無邊,不然今天沒劈死,也要受驚而出岔子。」
  
  楚風詛咒,站起身來,面對高天。
  
  他隱約間知道,自己觀想輪迴,這觸動天忌,哪怕沒有所謂的冥冥中的主宰,也存在宇宙規則秩序,這是在阻攔他。
  
  楚風自然不會罷手,站在這裡,繼續觀想。
  
  他已經想好,他的觀想物不會固定在某一形態,但是卻也要重點觀摩一些東西,這輪迴自然是重中之重!
  
  轟!轟!轟!
  
  雷電一道接著一道,全都粗大的駭人,先是銀色的,而後落下的電光都變成了血色的,場面太嚇人。
  
  毫無疑問,楚風的觀想天劫到了,他晉陞這一領域有段時間了,但是,以他強大的實力而言,居然沒有雷罰降落,這不正常。
  
  今日,他觀想輪迴,這一劫難到了,而且是前所未有的厲害!
  
  血色雷電,跟天哭似的,簡直太過驚世駭俗,血光一道又一道,淹沒這裡,遠遠望去,天地像是在哭泣,正在落下從天到地那麼長的血雨!
  
  楚風呲牙咧嘴,這滋味太難受了,剛修復好身體,現在又被劈的肉身龜裂,鮮血淋淋,許多地方甚至露出骨頭,實在有點慘。
  
  但是,他咬牙堅持,依舊在觀想輪迴,執意要進行下去。
  
  「雷霆阻攔不成功的話,你還是得承認我這種道果,何必呢,趕緊退散吧。」楚風磨嘰。
  
  然後,轟的一聲,數十道血紅色的閃電組團降落,全打在他的身上,將他頭蓋骨差點掀飛出去,都有裂痕了。
  
  「瑪德!」楚風怪叫,這也太慘了。
  
  轟的一聲,最後更是降下了黑色的雷電,很詭異,轟在他的身上,居然鑽進他體內,專門要殺其精神。
  
  「太陰了,冥冥中的鈞馱蛋,你真不是東西啊,想偷襲我的精神,可是你失算了,楚爺我的精神與肉身融合歸一,長身不滅。」
  
  楚風不服,依舊在觀想,承受天打雷劈,當然也不忘記嘴賤,在那裡得瑟。
  
  這頓天劫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比正常觀想天劫猛烈也不知道多少倍,重要的是,持續的時間也過長。
  
  漫天星斗浮現,沙漠早已大變樣,別說沙丘,連沙子都沒有了,這塊地方,一個巨大深坑被劈出來。
  
  甚至,可以說是大峽谷,裡面黑洞洞,地上岩漿在流淌,許多地方冷卻下來后化成岩石。
  
  楚風躺在地上,身邊岩漿還未乾涸,他一動不想動了,渾身骨頭斷了許多根,實在有點慘的不成樣子。
  
  「特么的,跟書中記載的不一樣,不是說,起初一次一根閃電落下,總共加起來頂破天幾十根電芒過去就算完事了嗎?你大爺的,按照這個標準衡量,我怎麼覺得,自己像是經歷了數十上百次天劫?!冥冥中的鈞馱蛋,我問候你全家女性!」
  
  楚風實在被氣壞了,剛才那真是要人命,如果不是他體質太強大,遠超同境界的人,那絕對死掉了,而且是慘死,骨頭都要被劈成渣子。
  
  嗖!
  
  楚風御空,就這麼橫躺著,觀想自己化成一片白雲,就這麼橫飛了出去,他得離開這裡,被岩漿泡著,這滋味太難受,即便肉身很強大,可現在被劈殘了,再呆下去,那真就熟透了。
  
  「不行,還得吃糖豆!」
  
  楚風落在大漠邊緣地帶,躺在沙丘上,大口吞咽新鮮空氣,總算沒有硫磺、還有雷火的味道了。
  
  「我楚風回來了!」他想大喊,但是,又壓制住了,這麼回歸,劈的這麼慘,也太丟人了。
  
  這可不是衣錦還鄉,而是衣衫襤褸,如同個乞丐般回來。
  
  「還得吃顆糖豆。」楚風又吃了一個六道輪迴丹,因為,他覺得,這東西真是藥效驚人,隱約間對強壯筋骨,壯大精神,有很大的作用,而且是增加潛能。
  
  如果讓人知道他的這種想法,一定無言嘆息,這是神丹,自然可以彌補本源,好處太大了,關鍵是,誰能當糖豆一樣去吃啊?可恥的浪費。
  
  楚風自然不心疼,上一次賣了那麼多神子、聖女,無論是六道輪迴丹,還是天神液等,都得到不少,跟黃牛等人分配后,依舊足夠他短期用。
  
  「用完了,以後就再去賣神子、聖女,當然,到時候就得考慮排位靠前、赫赫有名的人了。」
  
  當然,現階段他得低調,不能暴露,即便想賣神子也得暗中進行,這次回來他是準備坑人的,起初肯定不想讓人知道他活著回來。
  
  「休息一下,明天早上離開這裡,反正已經回來了,不差這一晚。」主要是他的現在渾骨頭都斷了,頭蓋骨都差點被掀飛,哪怕體質再強大,呼吸法很逆天,且服食了六道輪迴丹,也得需要一段時間休養。
  
  楚風身體上下都血里呼啦,倒也不擔心被人認出,同時他開始琢磨一些辦法,隱藏真面目。
  
  「域外的人,應該對我沒轍,不能時刻觀察我了。」楚風有這種自信,只要身上有絕世秘寶就可以,天眼通將無效。
  
  他身上有石盒,這東西其中的一個側面復甦后,到底多麼逆天不好說,但是紊亂天機應該足夠了,畢竟持著它,輪迴路上都能走一遭!
  
  「導演,這裡有個死人,你看,是否拍下來,很適合《大聖歸來》中的一個重要情景。」
  
  「別磨蹭了,我們連夜得去龍虎山,那裡是最重要的場景地,別招惹什麼死人,怪嚇人的,尤其是剛才百裡外電閃雷鳴,太詭異了。」
  
  「唔,不急,讓我看一看。」就在這時,那位導演親自走過來了,看到遍體是傷的楚風后,道:「哎呦,不錯,符合我心目中的大聖歸來時那種凄慘的景象,拍下來,可作為一個重要鏡頭,都不用化妝與修飾了。反正是死人,不用付出場費,實在不行,拉到龍虎山去,接著用上一兩天。」
  
  「導演你真黑心,為了省錢什麼事都敢幹啊!」
  
  楚風神色古怪,然後,風中凌亂,在這裡都能遇到一位故人?正是當年拍攝牛魔大聖的破導演周倚天,他又要拍第二部了?!
  
  不過,他臉色微黑,怎麼又遇上這個導演了,而且無意間又成為他影片中的主角。
  
  他想了想,沒有動彈,正好去龍虎山,那就搭乘他們的飛行工具吧,連夜趕過去,不知道那裡什麼情況了,當初他父母都住在山上。
  
  這是昨天晚上的章節,今天的章節都還照常有。昨晚躺在床上看書,想過會起來寫第二章,結果直接睡著,暈了。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