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二章 王者歸來

國王要來了!
  
  自從羅蘭.溫布頓的軍隊進入赤水城后,這個消息便開始在舊王都的街頭小巷流傳,並於銀光城領主歸順后達到了頂峰。儘管有一小部分人一再強調他並未登基,但比起一年前的叛王和入侵者稱號,大多數民眾都已相信,未來的灰堡之王非羅蘭莫屬——甚至很有可能他此行就是為了加冕而來。
  
  不過新王的動向似乎並不積極,每到一座城市都會待上數周左右,因此當該消息成真時,時間已經到了夏季中旬。
  
  日益升高的氣溫絲毫沒有降低人們的興緻,酒館里全是討論登基大典的聲音,街道兩旁紮起了彩帶,宮殿附近高於雙層的民房全部被租借一空。漸顯蕭條的舊王都彷彿又恢復了往昔的活力,或許只有在這種時候,它才能讓居住於此的人們想起王都應有的風貌。
  
  時隔一年後,羅蘭再次踏上了這片領地。
  
  穿過城門的那一刻,姑娘們採集的花瓣撒得漫天都是,民眾的高呼聲瞬間點燃了全城——他們倒不是在頌讚新王的賢明或仁愛,對於王都人來說,這僅僅是一種習慣而已。
  
  妮妮和豆莢便是其中的一員。
  
  兩人因為恰好住在一棟靠近主街道的塔樓上,從而得到了一個可以俯瞰全場的最佳席位。父母為了招待租房的看客忙得應接不暇,根本沒功夫管束兩個小鬼,他們也樂得爬上塔頂,趴在紅磚瓦上觀看大軍進城的盛況。
  
  「來了來了……馬車上站著的那人就是國王陛下嗎?他看起來要比二王子殿下年輕很多耶,」妮妮大呼小叫道,「哇,快瞧,他在向我們招手!提費科大人可不會這麼做!」
  
  「是對著這個方向的所有人啦,」豆莢聳聳肩,「我們爬得這麼高,他發現得了才怪。」
  
  「我們當然也包括在所有人之中,這句話難道不對嗎?」妮妮理直氣壯道,「光看面貌,他就比二王子殿下和善多了。」
  
  「然後和善的國王陛下絞死了一大批貴族,其中還包括了那位提費科殿下——他的親哥哥。廣場上臨時打造的絞架至今仍擺在那裡,如果再加上老鼠,他算是王都里殺得最多的統治者了。」
  
  「喂,你為什麼老跟我唱反調?」妮妮惱怒地瞪了他一眼。
  
  「我不喜歡他,」豆莢嘟嘴道,「他根本沒有把這座城市當作自己的家,到處宣揚西境工作機會多,鼓勵人們都去西邊,那我們怎麼辦?如今父親開的小酒館顧客少了一半還多,不正是拜他所賜么?」
  
  「那你喜歡誰,二王子殿下?」
  
  「也討厭,為了抓個女巫,鬧得全城都不安寧……最好的還是老國王,至少不會——」
  
  「天哪,快看!陛下身旁那名女子!」妮妮未等他說完,轉眼間便把爭執的話題拋到了腦後,指著國王的敞篷馬車驚呼起來,「她轉過身來了……天哪,她也太漂亮了吧!」
  
  豆莢只得無奈地嘆了口氣。
  
  不過該發現似乎也成了眾人關注的新焦點——能夠在此刻與國王同車,其代表的意義幾乎不言而喻。街道兩旁嘈雜的議論聲頓時又升高了幾分,顯然大家都對這位陌生的美貌女子充滿了興趣。
  
  就在這時,兩人忽然聽到了一聲奇特的清嘯。
  
  還未等他們反映過來,一道灰色的身影恍如離弦之箭,從兩人面前掠過,筆直地竄入了塔樓中。接著樓下響起了一陣驚慌失措的喊叫,似乎有人摔倒在地,還有酒杯碎裂的脆響。
  
  「剛才那是什麼……」妮妮驚訝道。
  
  「不知道,但它好像是沖著我們家來的!」豆莢焦急地翻身而起,「我們先趕緊回去看看吧。」
  
  「嗯!」
  
  兩人一前一後沿著來路攀下磚牆,從窗戶躍入屋中,卻驚訝地發現數名身披甲胄的武士已將家裡的客人圍得嚴嚴實實,地上除了灑落的酒水與器皿碎片外,還留有幾片羽毛。
  
  妮妮第一個反應是豆莢編排陛下的話被人聽到了,第二個反應便是捂住他的嘴巴躲起來,無論看到什麼都不能發出聲音。
  
  然而兩個想法都沒能實現。
  
  落地的一瞬間,武士就注意到了兩位「不速之客」,但誰也沒有過來捉拿他們,反而還朝他們咧嘴笑了笑。半刻鐘之後,這批人很快又魚貫而出,只剩下一臉瞠目結舌的父母和客人,其中一位看似頭領的人物還拿出十枚銀狼交到了驚呆的父親手中。
  
  直到所有人離開,妮妮才遲疑的走上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簡直不可思議,」父親激動得手舞足蹈道,「就在儀仗隊經過街道拐角的時候,一個看客突然掏出了一把上好弦的弩弓,直接對準了車上的國王陛下!」
  
  妮妮倒吸了口涼氣,「然後呢?」
  
  「我們都嚇壞了,要是這箭射出去,一屋子人都活不了。好在這時候,一隻鳥……不對,一個人飛進來阻止了那傢伙!」
  
  「人?」
  
  「也不能這麼說,她飛進來時是鳥,但撞在那人頭上的時候就變成了人——是個和你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一名客人補充道,「我們見弩弓掉到地上才反應過來,一擁而上將刺客死死壓住,再之後,那些武士就破門沖了進來。」
  
  「你們確定沒看花眼?」豆莢質疑道,「那隻鳥……不對,那個會變鳥的人呢?你們不會是偷喝了夢境水,產生幻覺了吧?」
  
  「等我們制服刺客后,她已經不見了,」父親舉起手掌,拍在兒子腦後,扇得他一個踉蹌,「另外隨便懷疑我的話,是要吃苦頭的!」
  
  眾人不禁鬨笑起來。
  
  妮妮卻將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幾根羽毛上——它們的色澤看似和普通的蒼鷹羽翼一般,卻寬大柔軟得多。她將羽毛小心翼翼地收集起來,然後別在發梢間,對著鏡子上下打量了一番。
  
  看上去她也像能飛了一樣……小姑娘心滿意足地想,就用這個來做新的頭飾好了。
  
  這件看似驚險萬分的刺殺事件並沒有掀起任何波瀾,人們很快將話題移回到了國王一行人上,而在她們不知道的地方,類似的事情至少還發生了十來起。
  
  只不過在希爾維的警戒下,所有將希望寄託於僥倖上的單人行動,無一例外都宣告失敗。甚至大部分預謀在連周邊的群眾都未驚動的情況下,巡邏隊便將目標直接拿下。
  
  「辛苦你了,」羅蘭趁著揮手的間隙,朝身後的車廂點頭道,「沒想到舊王都里還存有這麼多餘黨,看來局勢並沒有我想象的穩定。」
  
  「這是我應該做的,陛下。」希爾維回道。
  
  「你既然知道不穩定,就不應該選擇這種方式入城,」不客氣的聲音來自於愛葛莎——不知道是不是年齡關係,每逢談到安全問題,羅蘭便覺得她的脾氣跟書卷越來越像了,「凡人太過脆弱,有時候只要一個不起眼的傷口,就能要了你的命。」
  
  「我會攔下所有進攻的,」一旁的安娜平靜道,「何況娜娜瓦.派恩也在隊伍中。」
  
  「你不能這麼慣他。」
  
  「咳咳……」羅蘭連忙打岔道,「為了造勢,這點風險還算可以接受,作為新國王,總得在人民面前混個臉熟嘛。」
  
  馬車裡坐著希爾維、愛葛莎、伊莎貝拉、菲麗絲和佐伊,加上外圍的第一軍精銳,如此強大的配置理論上幾乎不可能出現意外。
  
  「這是兩碼事——你完全可以選用更穩妥的方式,例如站在宮殿高台上向領民宣講。」
  
  的確,但他不能說此舉更多是想過一把巡視的癮,比如在馬車前架上兩個話筒,再來一句同志們好之類……
  
  「陛下,王宮就快到了。」親衛提醒道,這句話也讓愛葛莎止住了說教的話頭。
  
  羅蘭鬆了口氣,隔著重新裝點過的內城牆大門,他已看到了一支近百人排成的列隊,正恭敬地等待他的駕臨——他們之中有像塔薩、巴羅夫弟子這樣的西境「老臣」,也有不少投降小貴族出身的「新臣」,但更多的是當地招募進來的學者和平民。
  
  完成上次未完的整改后,整個灰堡中部地區便將正式歸於他的掌控,再等到東線軍佔領海風郡一帶,灰堡便算初步成為一個統一的王國了。
  
  當馬車停下,羅蘭意氣風發地掀起披風,一步步邁下車架,朝身後的眾人擺了擺手。
  
  「走吧,跟我進王宮!」
  
  :。: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複製) 下載免費閱讀器!!

27 Queries in 0.10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