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班公措

延康國師身軀微震。

「你要做的事太大,前路遍是荊棘,我的壽元將盡,不能再幫你了,只能靠你自己了。」

少年祖師微笑道:「回去吧。」

延康國師長揖到地:「謝道友這半生的扶持!」

少年祖師還禮:「既是同道而行,自然應當相互扶持。」

延康國師轉身離去,衣衫獵獵,消失在京城的茫茫人海之中。

少年祖師起身,喚來執法長老:「走吧,少教主該登基了。」

塞外邊關,霸山祭酒面色陰沉,帶著秦牧、靈毓秀走入蠻族的邊寨,心中很是不爽。那蠻族的守將見到他們歸來,臉色微變,上前道:「武可汗,聖地有令,若是遇見你,不得讓你出關!」

霸山祭酒目光森然,冷冷道:「你想死?」

那蠻族守將打個冷戰,看了看四周。霸山祭酒掃了一眼,四周的武將,冷冷道:「你們都想死?」

那蠻族守將硬著頭皮道:「開關!」

關門打開,霸山祭酒騎牛走出關去。

秦牧回頭看去,只見城樓上有一個少年蠻族正在練拳,打得虎虎生風,不由輕咦一聲。那蠻族少年見到有人偷看,連忙收勢,向下看來。

「這個少年很強,基礎極為紮實。」秦牧贊道。

那少年目光看來,眼中精光四射,高聲道:「武可汗!我叫班公措,是草原王的小兒子,將來我一定能夠擊敗武可汗,成為草原上的霸主!」

霸山祭酒回頭,打量那少年蠻族一眼,讚許道:「有志氣,繼續練。是個根基不壞的苗子。你再打一套拳,讓我看看!」

班公措又打了一套拳法,霸山祭酒向秦牧道:「此子拳法大開大合,力道要比其他人猛很多,身體資質很特殊,將來必成大器。」

秦牧點頭,同樣的招法,同樣的修為,有些人出拳就是比其他人強,這就是天資天賦,他人羨慕不來。

「難得,他只要不死,便會成為草原上的響噹噹的人物。」

他們向慶門關走去,而班公措得到霸山祭酒的讚譽,精神振奮,愈發勤修苦練。沒過多久,空中一道金光閃過,一位巫王降落下來,面目陰沉,喚來守將,道:「你將武可汗放出去了?」

那守將硬著頭皮道:「武可汗神威無量,我等豈敢阻攔?我們若是強行阻攔他,只怕邊關將士死傷慘重,再難擋住延康的大軍。」

那位巫王冷哼一聲,正要發怒,突然看到城樓上正在練拳的班公措,心中又驚又喜,指向班公措,道:「那是誰家的孩子?」

「我蠻狄國大汗的幼子,班公措王子。」

那位巫王露出笑容,探手遙遙一抓,班公措身不由己飛來,落在他的身前。

「好資質,是巫尊要找的那種特殊體質!」

那位巫王上下打量,露出讚許之色,道:「巫尊命我尋轉世聖童,終於被我尋到了!班公措,隨我走吧!」

守將大驚,正要阻攔,那位巫王已然化作一道金光帶著班公措遠遁而去。

待他帶著班公措回到樓蘭黃金宮,將這位小王子送到巫尊面前,巫尊也不禁又驚又喜,急忙帶著班公措來到聖殿,躬身道:「大尊,轉世聖童尋到了,與大尊是同樣的體質,草原上幾百年難得一遇的天縱之才。大尊可以轉世了。」

那神龕中傳來一聲凄厲的笑聲,突然一個又干又瘦的怪人飛出,頭下腳上,頭頂對頭頂,與班公措貼在一起。

班公措腦中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然後魂飛魄散。

滾滾的精氣從那怪人體內不斷湧入班公措體內,與此同時,那位大尊的魂魄也在轉移,向班公措體內種下,道:「徒兒,我轉世時,該死者不死,該活者不活,逆天改命,因此陰差將會來拘我魂魄,你布好陣法,擋住陰差。」

巫尊立刻上前,將一個個神龕搬出來,圍繞班公措放了一周,那神龕中的金骨正是大尊前十七世死後留下的骨骼,被煉成法器。

突然,空間震動,陰風從另一個時空中吹來,這座聖殿內燈火立刻變得昏暗下來,一艘小船悠悠從另一個時空中飄來。

那是一個黑暗的世界,唯一的亮光彷彿就是那艘小船的船頭掛著一盞青燈,青燈昏暗不明,燈下有一位老者枯坐在那裡,正在扎著紙船紙人。

小船悠悠,向聖殿中飄來。

巫尊緊張萬分,急忙鼓盪一切法力,湧入神龕之中,神龕內,那十七個金骨骷髏彷彿活了過來一般,橫在另一個世界與現實世界的入口。

船上枯坐的老者身陷無邊的黑暗之中,從他這個角度來看,天地間亮著的除了他的燈光,便是另一個世界的入口,而那個世界的入口則正被十七個骷髏擋住。

他抬起手來,一隻只紙人紙馬彷彿活過來一般,紙人騎在紙馬上,紙馬歡快的奔騰,沖向那個被金骨骷髏擋住的入口,而馬背上則紙人則揮舞著紙刀紙劍,張口無聲,似乎在吶喊,殺氣騰騰。

十七具金骨齊動,與那些紙人紙馬殺來的紙人紙馬戰作一團。

這十七具金骨骷髏組合成一套陣法,威力奇大,讓陣法所能發揮出的威力直達神o的境地,但是另一個世界傳來的力量卻是異常恐怖,那紙人的紙刀紙劍砍下來刺瞎來,即便是大尊前十七世的金骨也抵擋不住,一刀便可以砍斷一根骨頭,一劍便可以將顱骨刺穿!

巫尊控制十七具金骨骷髏死死支撐,拚命抵抗紙人紙馬的攻擊,大尊則加緊轉世,卻見另一個世界中的小船越來越近,而船上的那個老者已經提燈站了起來。

巫尊額頭冒出冷汗,只見那艘小船已經飄到近前,即將從另一個世界來到現實世界,而船頭的那個提燈老者則探出手來,似乎要從另一個世界伸出來,將正在轉世的大尊拿到那個世界中去!

突然,大尊的身體變得僵硬,從空中跌落下來,沒有了氣息,而班公措則張開烏溜溜的眼睛。

他的眼睛剛剛張開,便見兩個世界的連接處開始崩塌,一隻只紙人紙馬無火自焚,頃刻間燒成灰燼,而那隻已經從另一個世界探出的手也緩緩縮了回去,消失不見。

聖殿中,燈火突然亮了起來,剛才的昏暗壓抑不翼而飛。

班公措鬆了口氣,微笑道:「總算成功了。」

「恭喜大尊!」巫尊躬身。

班公措揮了揮手,巫尊躬身退後,關上殿門,舒了口氣:「大尊若非年老體邁,豈會讓天刀殺上門來?現在大尊轉世,終於又可以活出一世了,延康國也就不足為慮,天刀也不足為慮了。」

慶門關中,秦牧扔給霸山祭酒兩個玉瓶,然後去買了一些靈藥煉丹。

他給屠夫接上身體,用掉了許多龍涎,但還剩下五瓶,霸山祭酒血拚樓蘭黃金宮的強者,傷勢不輕,除了外傷,還需要靈丹來治療內傷,祛除隱疾。

「公子,祖師在找公子。」

秦牧抓好葯,那葯圃夥計道:「還請公子儘快出關,前往雍州。」

秦牧微微一怔,點了點頭。

他回到關中客棧,為霸山祭酒煉了一爐療傷的靈丹,喚上狐靈兒,一聲不吭便出了關,向雍州方向而去。

靈毓秀正在洗澡,待洗好之後,便不見了秦牧的蹤影,不免驚詫,連忙去問霸山祭酒。霸山祭酒也不知道秦牧何時離開,思索道:「公主,你不必擔心,狐狸也不在,說明師弟不是被人擄走,而是和狐狸一起離開。」

靈毓秀心中有些失落,秦牧這次出走,還是沒有告訴他一聲便悄然離開。

需要這麼神秘嗎?

有什麼事不可以說?

霸山祭酒服下靈丹,起身道:「公主,我們回太學院。算算時間,大祭酒也要辭任了,新的大祭酒也快上任。咱們早些回去,大祭酒一直頗為照顧我,我怎麼也要去送行。」

靈毓秀稱是。

而在此時,秦牧帶著狐靈兒一路前行,距離雍州越來越近,沿途只見到處都是兵荒馬亂,時不時有門派宣布皇帝無道,誤用奸臣為國師,禍亂天下,因此門派起義,要肅清超綱,以正視聽。

他來到雍州旁邊的洛都,洛都也是戰亂四起,民不聊生,各地的軍隊四處平亂,但只是揚湯止沸,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延康國師的這把火燒得太旺了,組成延康國各級官員的,很多都是來自各門各派的高手,現在這些門派造反,這些官員也跟著造反,帝國根基被動搖,已經很難平息了。

「國師到底有什麼手段可以平定天下之亂?」

秦牧心中納悶:「再亂下去,只怕天下的宗派都將反了,那時,延康國即便能夠平息叛亂,也會元氣大傷。」

這是延康國師絕對不願意看到的事情。

若是延康國元氣大傷,那麼他何以平定延康國四周的其他國家,何以佔領大墟建立不世功業?

洛都境內,秦牧單純是過路客,一路便遇到十多股匪盜勢力的襲擊,有些匪盜是不安分的神通者,也有些是洛都的官員,落草為寇,佔山為王。

他仗著速度快,打不過便施展出瘸子的偷天腿法,這一路上倒也平安。

「倘若延康國師能夠平息此次叛亂,將帝國的所有敵對勢力剷除或者降服,那麼延康國上下一心,就非常恐怖了!」

27 Queries in 0.0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