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挺有誠意

「那就去看看房子,再談價錢,如何?」
  
  「好的好的!」
  
  老王家的別墅宋保軍以前去過一次,受王靈鵑邀請,禍端由此而起。一看書W?WW·KANSHU·COM
  
  地方在茶州市六環線上的白鶴山小區,第一百二十六號。許久沒有維護的黑鐵門已經銹跡斑斑,紅牆綠瓦生滿青苔,此時已是隆冬季節,青苔枯黃。
  
  宋保軍還記得剛來時譚慶凱在門前自拍,瘋狂發了一通朋友圈。
  
  這時想起,真真物是人非,恍如隔了十幾年一般。
  
  王存德換了一輛二手的破現代車,便跳下車子用力推開大門,請軍少駕車長驅直入。
  
  院子的草坪小半年沒人整理,長滿荒草,有將近車輪那麼高。
  
  仰天祈禱的聖路易大理石雕塑同樣生滿枯黃的青苔,早已失去當日的風采。樟樹下的鞦韆其中一根繩索斷裂開來,只剩下另外一根掛著椅子,在微風中晃晃悠悠。
  
  中間一棟三層高的巴洛克風格樓房,前臉的窗戶玻璃破了幾塊。裡面的房間被雨水倒灌進去,很明顯的看到大片污跡。
  
  房子里空蕩蕩的,傢具全部搬走了,也見不到任何人,更不用說像上次那樣還有女僕迎接。
  
  宋保軍讓凌安琪在草坪空地隨意停下車子,心頭頗生出幾分感慨:一戶人家就這樣衰落了。
  
  王存德時時刻刻都在觀顏察色,見宋保軍帶著梁主任和一個女巨人四處走走看看,偶爾還指著其中一處地方商量起來,似乎很有買房的誠意。
  
  他早已沒了當初的雄心壯志,剩下的只有謙卑謹慎,略微定一定神,迎上去笑道:「軍少,這套別墅非常寬敞,包括院子在內的總體面積達到四百平米。關鍵是這裡風景獨特,交通方便,設施便利,附近的超市、醫院、學校一應俱全,將來若是有了小孩,還可以就近上學。」
  
  宋保軍接過他手裡的建築圖紙,說:「你開價八百萬,均價只有兩萬?這挺便宜的。」
  
  王存德賠笑道:「如果軍少中意,在下情願給您再打個折扣。」
  
  「哦,那你不虧本了?」宋保軍反問道。
  
  王存德搓著雙手嘿嘿的笑:「急著用錢,我也是沒辦法。」
  
  梁泊華在邊上補充道:「三少,業內有個共識就是,別墅貴,裝修更貴。很多人家的裝修費用往往超過建築本身。五六百萬買的別墅,裝修起碼八百萬以上,才算是上檔次。?壹????看書W?W?W書·?K?A?N?SHU·COM王總開的這個價碼,只能說是合適,不貴也不便宜。你看它裡面的裝修差不多全壞了,要想進去得重新全部裝修,這樣算下來,花的錢少說千把萬。」
  
  宋保軍想及此節,臉色也不太好看,道:「還有這個講究?」
  
  王存德沒想到梁主任這麼懂行,只能訕訕的笑著。
  
  梁泊華拿過宋保軍手裡的建築圖紙和一系列文件合同仔細翻看,說:「王總,你這別墅是六年前買別人的?這麼說你不是房屋的原主人了?」
  
  王存德不敢不承認,賠笑道:「是是,六年前買的二手房。」
  
  梁泊華繼續翻看,臉色越發奇怪,問道:「房子建了二十五年,竟然轉手三次,你是第四任主人?」
  
  「是是。」王存德不安的揉著臉。
  
  「莫非這別墅有什麼古怪,你們一個個急著買房?」
  
  「沒,沒,真的沒,我就是周轉不靈急著用錢才打算賣的。」王存德惶急的應道:「兩位大人,我眼前什麼情況,您二位都清楚,實在犯不著矇騙你們,再說我也沒那個膽子。」
  
  梁泊華抬抬下巴,臉色倨傲十足:「三少打算買下這套房子留作自用的,萬一發生什麼問題因此危害三少的安全,你覺得你還能活嗎?包括你的家人在內,為什麼不肯說實話?」他的話彷彿重磅炸彈炸響在王存德耳畔。
  
  王存德咬咬牙,說:「我怕說了軍少不肯相信……」
  
  「你說吧,只要有理有據,就算外星人降臨我也相信。」
  
  「這、這房子風水不好,鬧、鬧鬼!」王存德在宋保軍的目光逼視下用儘力氣大聲叫道。
  
  「哦?鬧鬼?」宋保軍一愣,繼而搖頭失笑:「我只相信科學,不搞迷信活動。你說的鬧鬼,有什麼依據?」
  
  王存德離破舊的別墅尚有十米就站住了,彷彿有一道無形牆壁隔離著他,說:「這個房子有古怪,受到詛咒的,導致我家人這幾年禍事不斷,家宅不寧,不得安生。」
  
  宋保軍搖頭笑道:「是你自己疑神疑鬼的吧,哪有那種事情。」
  
  王存德道:「這座房子的前三任主人都是如此,住沒幾年就趕緊搬出來了。我也是後來問過才知道。」
  
  「發生了什麼事?」宋保軍給他遞了一支煙,又問:「你本來想賣房子的,把這事說出來不怕我不買了嗎?」
  
  「我就怕軍少住得不安心,怪到小人頭上,可是大罪一樁,衡量起來,還是實話實說的好。」王存德苦笑著說,另一方面,內心深處也希望不要跟宋保軍有什麼瓜葛,被鬧鬼的別墅嚇走最好。
  
  「你具體說說,前面幾任房屋主人都經歷過什麼。」
  
  王存德賠笑道:「軍少,我這都是道聽途說,多方打聽得知的,如果有什麼差漏,您可不能怪我。」
  
  「說吧說吧。」宋保軍不耐煩的擺手。
  
  「房子是九二年建的,那時茶州市還沒開發到這裡,四處一片荒地。第一任主人可謂很有眼光,選擇了這裡,風景非常優美,地價又足夠便宜……」
  
  「長話短說,直入正題。」宋保軍不得不提醒他。
  
  王存德連忙振奮精神,說道:「沒多過久,房子主人生意破產,妻子患病去世,他就把這套房子低價賣給了第二個主人,我想梁主任可能還認識,就是聯緣科技的婁廣濤。」
  
  梁泊華插嘴道:「認識,婁廣濤么,茶州市二十一世紀初年有名的青年企業家,後來銷聲匿跡了。怎麼?跟這房子有關?」
  
  「我也不敢肯定是否跟這房子有關係,他搬進來沒幾年就精神錯亂,後來開車撞死人,陷入一系列的醜聞,請來幾位有名的道長開壇做法也沒用,終於把房子買了。後來大家漸漸的傳這房子有問題。」
  
  「原來是這樣。」
  
  「還有第三任主人,廣南籍的,來茶州做生意很多年了,他不信邪,就住了進來。哪知道全家人染上怪病,說整天看見什麼鬼鬼怪怪的,後來嘛,不得已把房子給賣了。」
  
  梁泊華冷笑道:「那你怎麼又敢住進來?」
  
  王存德說:「我嘛,一個是原來沒聽說有這種事情,二來,那時二一一年,全國房價漲瘋了,我見他這麼大一塊地方,只賣一千二百萬,裝修又好,周圍也陸續建起了各類設施,交通什麼的方便得很,哪還管其他的?」
  
  梁泊華說:「你花了一千二百萬買的,現在八百萬就願意出手,確實挺有誠意。不過你家裡發生了什麼事,方便說說么?」
  
  王存德自然不敢不說,道:「住進來這麼些年,倒也時常聽見左近鄰居風言風語,但家裡一直平平安安我也不放在心上。就是、就是……」
  
  「說。」
  
  「去年暑假家裡僱人打掃衛生,一樓樓梯下面的木地板膨脹開裂,我請人維修,挖開一看,原來是間地下室的入口。我和人進去檢查,沒發現什麼,就是後來我女兒軍少也認識的,小女王靈鵑,開始時常生病,三天兩頭感冒發燒。後來越來越嚴重了,成天說胡話,去過醫院幾次,都找不到癥狀所在。」
  
  宋保軍不由哦了一聲:「那次我過來做客,正是因為王靈鵑生病發燒,林夢仙叫我一起過來看望,沒想到是這麼個事。她現在怎麼樣了?」
  
  王存德搖頭嘆氣道:「她好像活在幻覺裡面,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現在送到青山病院了,我儘力了,我控制不了她的病情。」
  
  宋保軍心裡不禁浮現出第一次見到王靈鵑的情形,那是林夢仙約譚慶凱和他在「海上仙山」夜總會玩樂,連同邀了張明芳、王靈鵑幾位閨蜜考驗譚慶凱。
  
  那女孩生得明眸皓齒,煞是好看,入讀中海音樂學院,本是一片大好前程,如今卻被送入精神病院,當真叫人唏噓。
  
  想起好歹相識一場,宋保軍便說道:「不知王靈鵑同學現在過得怎麼樣,改天我去看看。我電話你保存起來,下次打給你。」
  
  王存德連忙道謝,說小女如今病情嚴重,怕嚇壞了軍少。
  
  梁泊華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三少既然有心看望令愛,你就好生準備,別推三阻四的,說什麼瞎話。」
  
  「是、是!」
  
  「那我們進去看看房子怎麼樣。」宋保軍抬腳向前走去,凌安琪緊緊跟在身後。
  
  王存德猶豫半天,終於跺一跺腳,硬著頭皮跟著了進去。
  
  別墅內部寬敞,框體結構良好,宋保軍以前已經見過了。只是小半年來沒人居住,缺少維護管理,還漏了雨進來,裡面的裝修破敗不堪,木地板起鼓膨脹,牆體發霉,有一部分門窗開始腐朽,這都是需要大修的。
  
  他歷來不相信什麼鬼怪之說,對王存德的說法嗤之以鼻,自然越看這房子越覺得心動。
  
  暗自盤算一下,除去買房子的八百萬,再花兩三百萬重新裝修整理,倒也足夠得很了,將來供琪琪妹子一家人居住,想必日子會比原來好過得多。
  
  「老王,你這房子不錯,我要了。」
  
  「啊?王存德嚇了一跳,忙說:「這、這房子有問題,軍少,您真的不介意?」」
  
  「再強調一次,我不搞封建迷信活動,什麼鬼神之說對我來講都是笑談。」宋保軍冷冷的道:「這房子,你賣不賣,給句話。」
  
  「我、我……」王存德耷拉著腦袋,一副瘟雞模樣。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 meinvxuan1 (長按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