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樓蘭黃金宮

他不給秦牧說話的機會,喃喃道:「就怕巫尊這傢伙耍詐,車輪戰我,讓我脫不開身……有些難辦了……」

過了不久,樓蘭黃金宮終於出現在眾人眼前。

秦牧遠遠看去,只見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突然多出一片湖泊,碧波蕩漾,寬廣得像是草原中的海洋一般。

秦牧遙望,隱隱看到湖泊的另一端是連綿不絕的大山,高山銀裝素裹,堆滿了積雪。

而在巍峨群山之間有一座金光燦燦的山峰,秦牧張開神霄天眼看去,這才看出那並非是金山,而是一片金碧輝煌的宮殿。

這些宮殿太多,將整座山都罩得嚴嚴實實,因此遠遠看去好像是由黃金組成的金山一般。

草原上沒有固定的貨幣,只流通黃金,他們這一路走來都是用邊振雲將軍所贈的金錠來償付飯錢。

對於草原上的百姓來說,金子很是稀罕,價值極高,而這裡的宮殿卻是純粹的黃金打造,足見奢華。

霸山祭酒來到湖邊,秦牧四下看去,一艘木船停泊在那裡,那船上有個頭上長角的男子,身穿黑衣,拄著竹篙立在船頭。

湖面上的淺水區還有一根根木杆橫七豎八的插在那裡,每一根木杆上都掛著一顆已經腐爛的人頭。

「大巫采魂練法,比我們天聖教還像魔教。」

秦牧向那男子看去,這男子的面孔有些像山羊,卻是棕色的羊臉,與尋常的白山羊顏色不同,而且臉上沒有多少毛髮。

「羊面大巫?」秦牧微微一怔。

他在京城時給邊關的幾個中了巫毒的將士治病,聽到那將士說遇到了一位頭上長角的蠻子,用鏡子照了照他們,他們便昏迷不醒。

秦牧原本以為蠻族的大巫是戴了面具,而現在見到木船上的這位大巫,才知道竟然真有長角的蠻族。

那位羊面大巫瞥了他們一眼,發出尖銳的聲音:「武可汗,巫尊已經等候很久了!請上船!」

霸山祭酒登上這艘船,笑道:「這片湖水是弱水,沒有浮力,羽毛飄在上面也要沉底,須得靠樓蘭黃金宮的船才能渡過去。咱們上船罷。」

秦牧與靈毓秀登上木船,青牛和狐靈兒也來到船上,那位大巫目光落在秦牧和靈毓秀身上,冷笑一聲,撐船向對面駛去。

靈毓秀笑道:「不能腳踩弱水過去,繞過去不行嗎?飛過去也可以。」

那蠻族大巫冷笑道:「飛過去?你試試這裡的空氣,看看你可能飛得起來?這裡的空氣是死的。」

「空氣是死的?」靈毓秀不解。

旁邊的青牛瓮聲瓮氣道:「這裡的空氣的確是死的,飛不起來。」

他善於掌控風雷,能夠感覺到這裡的空氣根本不流動,常人呼吸,吸氣,呼氣,空氣流動,倘若空氣不流動,吸一口氣,鼻孔下的空氣被吸光,形成了真空,旁邊的空氣補充不到鼻孔下,自然就會被憋死。

這片弱水湖便是如此,湖面上的空氣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定住,完全不流動,只有木船向前滑行,船上的人也隨之移動,呼吸時才不會感覺到異狀。但是只要船停下,便會將鼻翼下的空氣吸光,時間一長必然會被憋死。

倘若施展飛行之法,想要在湖面上飛起也不太可能,飛行之法需要震動空氣,形成向上的托力。但是在這裡震動空氣,只會形成真空,壓根無法飛起。

狐靈兒也試了一下,發現呼風喚雨的法術在這裡根本沒用。

那蠻族大巫嘿嘿笑道:「繞過去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弱水湖太寬,繞過去要走兩天,而且到了雪山中,嘿嘿能走出來的不多。」

靈毓秀咋舌不已。

秦牧悄悄開啟神霄天眼青霄天眼,向空中打量,朦朦朧朧看到有微不可察的薄霧狀的紗籠罩整個湖面上空,不由心中微動:「讓空氣無法流動的,應該便是這片輕紗吧?」

這片輕紗無法被觸摸,但卻又真實存在,想來便是霸山祭酒所說的禁制。

他不經意間向水下看去,心頭微震,只見這片湖泊的底部都是一具具白骨,被沉在水底。靈毓秀也向下看去,低呼一聲。

霸山祭酒道:「那些都是巫教練法用掉的奴隸。」

秦牧毛骨悚然。

羊面大巫撐船速度很快,他有獨到的秘法,可以在湖面上來去如風,弱水也不能讓這艘船沉入水中。

沒過多久,木船停靠在雪山腳下,那羊面大巫嘿嘿笑道:「武可汗,請!」

霸山祭酒微微一笑,向那座金光燦燦的山峰走去。

嘟嘟――

山上悠長而低沉的號角聲傳來,聲音渾厚,震得人耳膜胸腔跟著共鳴共振。遠處,一座座雪山突然發生雪崩,轟轟隆隆,更是增添了幾分凝重氣勢。

霸山祭酒哈哈大笑,壓過那號角聲和雪崩發出的轟鳴,秦牧等人尚且感覺不到異狀,但是山上的人卻被他的笑聲震得氣血沸騰,一個氣血沖腦,頭顱發脹,似乎要炸開一般,壓不下來。

這時,山上一個厚重的聲音傳來:「武可汗修為雄渾,更勝當年,何必一上來便給一個下馬威?武可汗,請上山一會!」

這個聲音在霸山祭酒的笑聲中也清晰可聞,聲音蒼老但卻充滿了力量,顯然是個絕世高手。

「巫尊發話,我自然不得不從。只是霸某此來,是來堵山門的,不是來敘舊的。」

霸山祭酒與那個蒼老聲音遙遙對話,悠然道:「我這便上山!」

秦牧抬頭看去,只見一條黃金鋪就的階梯一路鋪到山上,不過沒走出多遠便有一座巨大的黃金門戶橫在那裡,沒有門扇。

這座門戶通體黃金所鑄,高十多丈,寬二十餘丈,鑲嵌寶玉寶珠,端的是奢華。

當年屠夫便是帶著霸山祭酒來到這裡,在山門下一堵三個月,戰敗了樓蘭黃金宮中的年輕才俊,將草原四面八方聞訊趕來的各路高手打了一遍。

霸山祭酒因此被草原尊為武皇帝。

而屠夫當年也是歷經了大大小小百十戰,將樓蘭黃金宮的老一輩統統打了一頓,獲得天可汗天皇帝的美譽。

霸山祭酒帶著他們走到山門前,只見有許多大巫已經在那裡等候,還有些是草原上的強者,並非是黃金宮的弟子,也守在那裡,應該是草原上鼎鼎有名的存在,聞訊趕來。

「牛牛!」霸山祭酒喝了一聲。

青牛哞的一聲低吼,身軀突然嘭嘭膨脹,肌肉隆起,身體越拔越高,變成筋軀猙獰的牛頭怪人,大步走到那黃金山門下,肩頭向上聳了聳,將那座沉重無比的山門連根拔起!

旁邊的蠻族大巫和強者皆是呆了。

霸山祭酒淡然道:「送門上山!」

秦牧心頭微震,知道霸山祭酒的用意,在山門下堵門,難以進入樓蘭黃金宮的腹地,而扛門上山,將門堵在黃金宮的正殿前,那時才好方便盜取屠夫的下半身。

不過這樣的話,也是徹底將樓蘭黃金宮得罪了,只怕此行不死不休!

倘若深入樓蘭黃金宮,那些強者將下山路一堵,便可以將他們堵住,那樣的話很是不利。

霸山祭酒冷哼一聲,向前走去,傳音到秦牧耳中,道:「上山之後,便不是你們倆堵山門了,只怕是要對我下手了。這次與我所想的有些不同……」

秦牧安慰道:「教我偷東西的那人是個瘸子,真的非常厲害。」

「他怎麼瘸的?」霸山祭酒問道。

秦牧遲疑一下,老老實實道:「好像是偷東西的時候被抓住,把一條腿砍掉了。」

霸山祭酒冷笑:「我聽到你說他瘸,便知道是偷東西被人捉到打瘸的。你偷過東西沒有?」

秦牧又遲疑一下,搖頭道:「還沒有試過。」

霸山祭酒徹底沒了念想,面色陰晴不定,突然塞給秦牧一張圖紙,道:「這是黃金宮的地理圖,你先收著……但願你用不上。現在看一步走一步,到了黃金宮,隨機應變,說不定我能夠尋到機會,盜走師父的下半身!」

樓蘭黃金宮的階梯極長,一直延伸到山巔,秦牧、靈毓秀跟著霸山祭酒登山,四下看去,只見道路兩旁立著許多金燦燦的神像,每一個神像都是極為怪異,似人非人,似魔非魔,似神非神,同時有著人和神魔的特徵,模樣千奇百怪。

走在這樣的道路上,讓人倍感壓抑,即便是喜歡與青牛拌嘴的狐靈兒此刻也出奇的安靜下來,只有青牛沉重無比的腳步聲傳來。

秦牧回頭看去,草原上的強者和蠻族大巫雙目噴火,卻一言不發的跟著他們。

前方,漸漸有了許多金光閃閃的宮殿,這些宮殿下站著些奇形怪狀的人,有些頭上長角,有些背上生翅,有些長著獸頭,有些則是長著蛇尾。

但他們卻偏偏不是妖族,妖族身上有妖氣,比如狐靈兒便有妖氣,青牛雖然妖氣很淡,但畢竟也有。

而這些怪人身上沒有妖氣。

狐靈兒和青牛是在向人的方向轉變,樓蘭黃金宮的強者,卻彷彿在向非人方向轉變。

這是塞外與延康不同的修鍊理念,向非人轉變,向神魔靠近,便是大巫。

不過,還是有些人是尋常人的形態,這些人應該可以自由控制身軀,想變就變想收就收,神通自如。

這些殿前還有許多籠子,裡面塞滿了衣衫襤褸的人,應該是樓蘭黃金宮的巫士練功的「材料」。

靈毓秀臉色微變,心中動怒:「是我延康國的子民!」

秦牧木然道:「延康國也擄走我大墟的子民,當成奴隸。」

靈毓秀身軀微震,默不作聲。

「公子,他們不止用人來練功,還有妖族也被抓來了。」

狐靈兒努了努嘴,秦牧看去,果然有幾個籠子里關著的是一些妖怪。

霸山祭酒道:「巫教有奇特的功法用魂魄修鍊,用來改變身體構造,比如吸收鳥的魂魄,可以生長出翅膀,或者頭顱長出鳥的腦袋,吸收羊的魂魄,身體也會向羊轉變。煉成神通的,便是大巫,沒有煉成神通,就叫巫士,而到了天人境界便叫做巫王。樓蘭黃金宮是巫教中的聖地,其功法叫做巫尊樓羅經,相當不凡。」

――今天六更了,明天繼續爆發,中午十二點兩章連更,晚上八點兩章連更,晚上十點再更一章!還請兄弟們多多支持。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7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