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塞外天皇帝

「武皇帝?霸山師兄在蠻狄國的名聲竟然這麼響亮!」秦牧暗暗咋舌。

靈毓秀連忙道:「老師,你是戰技流派的高手?」

霸山祭酒點頭,露出笑容:「當年我追隨恩師修鍊刀法,後來恩師失蹤,我刀法很久沒有長進,又有國師變法,所以來到延康學習法術和劍術,試圖借他山之石,來破解我的瓶頸。不過說起來,我最強的不是戰技,而是戰法。」

靈毓秀心頭微震,這一路走來,霸山祭酒傳授給他們道法神通,講授一卷卷經典,讓她以為霸山祭酒最精通的便是法術和劍法,沒想到他竟是戰技流派傳人,真是令人意外!

更令人意外的便是霸山祭酒在蠻狄國竟然還有武皇帝的稱號,倍受尊敬。

這可以說是外族在蠻狄國的最高榮譽了!

那位蠻族將領將眾人引入關中,道:「武可汗來我國做什麼?你自從投靠了延康國,我們草原的好漢都對你很是不齒,要取回武可汗的稱號。」

霸山祭酒笑道:「我太學院的士子想要重走我當年的路,會一會巫教的少年英雄。」

那蠻族將領身軀微震,看向秦牧、靈毓秀,冷笑道:「就憑他們?」

靈毓秀興奮,向秦牧拋個眼色,低笑道:「咱們要去會一會巫教的少年英雄了。」

霸山祭酒道:「就憑他們。我這次來,打算去草原上的聖地,樓蘭黃金宮,坐在樓蘭黃金宮的門前堵門。當年,我便是堵了樓蘭黃金宮的門,這才有了武可汗之名。」

那蠻族將領眼角肌肉亂跳,冷笑道:「當年有天可汗在,你才能堵門成功,而今你的實力比天可汗如何?」

「雖有不如,相去不遠。」

那蠻族將領面色一沉,向一位將士喝道:「放鹰鵰狼,通知樓蘭黃金宮,武可汗來堵門了!」

那蠻族將士連忙呼喝,過了片刻,一隻只長著翅膀的巨狼騰空而起,振翅向草原深處飛去。

那蠻族將領看向霸山祭酒,躬身施禮:「武可汗,前面路上多坎坷,請吧!」

霸山祭酒哈哈一笑,帶著秦牧等人走入草原。

靈毓秀道:「霸山老師,剛才那個蠻子說的天可汗是誰?」

「我恩師,天刀。」

霸山祭酒抬頭看天,淡然道:「當年他帶著我去樓蘭黃金宮堵門,被尊為塞外天皇帝。」

「屠夫爺爺從前竟然如此威風。」秦牧嚇了一跳。

屠夫那個火爆脾氣,天天看誰都不爽的樣子,到了奶奶廟去賣肉,手持兩把菜刀一臉橫肉凶神惡煞,很是嚇哭了不少大墟的小姑娘。

他從前竟然有著天可汗的稱號?

天可汗就是天皇帝,天皇帝這個名頭是何等威風?豈能只用來嚇哭小姑娘?

秦牧實在想象不來當年的屠夫是何等的霸氣。

狐靈兒喃喃道:「塞外武皇帝,塞外天皇帝,何其威風……」

草原地廣人稀,有時候走半日也看不到一個村落,放眼看去萬里無雲,草原的綠色與藍天連成一線,令人心曠神怡。

霸山祭酒的相貌粗獷,人高馬大,極為魁梧,與草原上的漢子有些相似,倘若遇到村莊,牧民便會上前敬酒,很是熱情。

「延康國有三大教派,正道第一的道門,佛門第一的大雷音寺,魔道第一的天魔教。」

到了夜晚,他們來到一個村莊落腳,霸山祭酒坐在篝火旁,道:「但是在草原上,第一聖地便是樓蘭黃金宮,最大的巫教。樓蘭黃金宮的大巫在草原上地位極高,草原上的可汗,都是由樓蘭黃金宮的巫尊授予君權。倘若老可汗死了,兒子想要繼任,需要前往樓蘭黃金宮,求巫尊授權。」

靈毓秀道:「從前我們延康國也是如此。我聽父皇說,早年延康國只有現在的一成大小,是長生門的屬國。當年我們靈家也不是皇族,後來長生門的門主厭倦了當時的皇帝,直接將皇帝廢掉,將我祖上選為皇帝,直接改朝換代。後來我靈家勵精圖治,暗暗發展,終於除掉了長生門,這才坐大。」

秦牧微微一怔,他還不知道延康國竟然有這樣一番過往。

霸山祭酒飲酒,放下酒葫蘆,道:「現在延康國的國土,在從前是三十多個小國,每個國家都有皇帝,也都被一個門派左右。這些教派就是靠這些國家養活,皇帝每年都要向這些門派朝貢。現在門派變成了國家的附庸,這些門派自然不樂意,當然有機會就造反。塞外的門派雖然也有不少,但是勢力最強最大的就是樓蘭黃金宮,所有國家所有可汗都臣服於黃金宮,其他門派根本無法與黃金宮抗衡。」

秦牧道:「師兄,這個樓蘭黃金宮的勢力,比三大教派如何?」

霸山祭酒淡然道:「差不多。」

秦牧眼睛一亮,堵樓蘭黃金宮的門,相當於堵道門的山門,大雷音寺的山門,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這次去樓蘭黃金宮,不是為了堵門,而是為了偷東西。」

霸山祭酒嘿嘿笑道:「師弟,公主,你們倆堵門,我去宮中偷東西,到手之後我們立刻便走。公主,這幾日我會加強訓練你的根基,將皇室的九龍帝王功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靈毓秀心中有些惴惴。

第二日,眾人再次上路,但是這一次霸山祭酒讓他們步行,一邊走,一邊讓靈毓秀施展自己所學的功法。

霸山祭酒目光毒辣,靈毓秀任何不足之處,他一看便知,然後責令靈毓秀加以改正,一遍又一遍的讓她苦練。

靈毓秀還是第一次吃這麼大的苦頭,從前她雖然精明幹練,但是那是皇家的教育所致,而對於武學神通,她就沒有那麼上心了。

霸山祭酒這次便是狠磨她的基本功,讓她勤修苦練,將九龍帝王功的威力發揮出來。

九龍帝王功乃是皇室最頂尖的功法,經過皇庭的改良,再加上佔據九龍匯首之地,九龍之氣縈繞皇城,對靈毓秀等皇室子弟修鍊這門功法有著事半功倍的奇效。

靈毓秀的元氣修為並不低,欠缺的就是根基不牢。

十多日之後,她便被霸山祭酒打磨得如同換了個人一般,實力提升飛速。

「九龍帝王功本身是法術神通的功法,法術神通的強大之處在於爆發力,比如炎火神通。」

霸山祭酒伸手一指,一團火球飛出,射出百餘丈,那火球只有拳頭大小,但是突然爆炸,熊熊烈焰膨脹幾千倍,炸得方圓十幾丈的草地全部被摧毀,地上被燒得焦黑,甚至爆炸的中心出現了石頭被燒熔的痕迹。

「九龍帝王功在法術之道上的造詣極深,有人說法術流派和戰技流派是兩個極端的流派,但是法和戰之間並沒有那麼極端,反而可以互通。」

霸山祭酒從靈毓秀那裡借來大鐵鎚,道:「公主看好。師弟,你來與我對壘。」

秦牧元氣迸發,少保劍出鞘,一劍向霸山祭酒刺去。

霸山祭酒揮錘,那口大鐵鎚是秦牧送給靈毓秀的鎚子,此刻這鎚頭卻冒出熊熊火焰,與少保劍碰撞。

轟隆――

劇烈的爆炸從鎚頭上迸發出來,將少保劍炸飛。

霸山祭酒四周火焰熊熊,僅僅他腳下所立之地還是青草油油。

靈毓秀嚇了一跳,立刻看出關鍵,霸山祭酒是將炎火神通藏在大鐵鎚之中,少保劍觸動了大鐵鎚,炎火神通爆發,將少保劍炸飛。

秦牧元氣成絲,捲住少保劍,劍光閃閃,向霸山祭酒殺去。

兩人距離較遠,霸山祭酒揮動鐵鎚,上下翻飛,每一擊都恰恰擋住少保劍,接著便是轟隆轟隆的爆炸,火浪滾滾,驚人無比。

靈毓秀心頭怦怦亂跳,霸山祭酒向她展示的是她從前未曾想過的戰鬥之法,將戰技與法術完美結合,霸道無比!

秦牧的少保劍一次又一次被炸飛,心中也是佩服不已。霸山祭酒先師從屠夫這位天刀,然後進入延康國學習法術,終於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道路!

霸山祭酒這樣施展法術和戰技,也給秦牧指出了一條道路!

武皇帝之名,實至名歸!

將兩種不同的修鍊方式融為一體,霸山祭酒即便是本事不如屠夫,但也可以稱為一代宗師!

霸山祭酒收了錘法,將燒紅的大鐵鎚還給靈毓秀,道:「我練刀,無法像恩師那樣臻至極境,所以只能另闢蹊徑。恩師的刀,可以切開天地,斬破蒼穹,一刀破世間任何法術神通,我做不到。所以我趁著國師變法時進入太學院,學習法術神通,試圖突破。毓秀公主,你有九龍帝王功這個基礎,走我這條路最好。」

靈毓秀徹底心悅誠服,認真請教,霸山祭酒再讓她苦練基本功,她也沒有怨言了。

秦牧也禁不住誘惑,向霸山祭酒請教,霸山祭酒自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連帶著狐靈兒和青牛也得到了不少好處。

他們一路深入草原,路上修習戰法合流,靈毓秀已經初步掌握戰法合流的技巧,與秦牧打得激烈,兩人都出了一身的汗。

歇息時,秦牧取出香帕擦汗,靈毓秀笑道:「太學博士,我來幫你擦。」說罷從他手裡搶過來,在他額頭上輕拭。

秦牧看她額頭上也有汗珠:「你也出汗了,我幫你擦擦。」

靈毓秀紅著臉將香帕給他,突然,霸山祭酒臉色大變,抬起雙手向前方推去,喝道:「絕壁天罡!」

――――第四更,不要走開,十分鐘后還有第五更!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27 Queries in 0.0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