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泰山之巔

岱宗夫如何,齊魯青未了。

造化鍾神秀,陰陽割昏曉。

盪胸生層雲,決眥入歸鳥。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

泰山。

龍脈匯聚之地。

物華天寶,人傑地靈。為五嶽之首,是自古帝王封禪之地。

泰山一脈,綿延千里,氣勢恢宏磅礴。

雖是夜裡,縱然沒有月色,但卻依然有種雄渾氣息撲面而來。

那是濃郁至極的靈氣!

玉皇頂,泰山之巔。

一道身影靜靜的站在玉皇廟前的觀日亭中,面朝東方而眺,此時夜色如水,這道身影也幾乎完全融入進這夜色當中。

天地間一片靜謐。

民間自古以來,就有種說法,泰山不登頂,尤其對年輕人來說,寓意不好。

不過這種說法在如今已經有些過時了。

這是公元二零五六年,新紀元第三十二年。

其實過不過時的,對楚羽來說也是無所謂的。在很多人眼裡,他的人生已經可以看到盡頭了。

楚羽很年輕,並沒有得絕症。他今年才二十齣頭,相貌十分俊朗,劍眉星目,身材挺拔頎長。走到哪都是一個回頭率極高的大帥哥。

而且和那些小鮮肉不同的是,他的身上,帶著一股蓬勃的陽剛之氣。

只是此刻,他的臉上,卻帶著幾分淡淡的憂鬱氣息。

他雙目微閉,便可清晰的感受到身體內部的狀態——兩百四十個已經被他打通的穴位裡面,蘊藏著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

但卻被一道道淡淡的紫氣給封印著!

宛若被冰封的大海,縱然可以揮出驚濤駭浪,但在此時,也只能平靜的蟄伏。

那紫氣若隱若現,宛若明滅的雲霞,虛無縹緲,又如潛龍在淵,盤旋在他體內,化成一道枷鎖,遍佈於他的經脈,將他身體當中所有穴位……死死封住。

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封印!

無比的神奇!

但對楚羽來說,卻是該死的封印!混賬的封印!王八蛋的封印!

他原本應該有另一種人生的,可以年少成名,受億萬人敬仰;可以光芒萬丈,蓋壓同代天驕!

但卻因為這封印的存在,迫使他不得不低著頭,彎下腰,走上另一條路——如同新紀元之前,和萬千學子一樣,老老實實去上學,當個祖國的小花朵。

從經脈被封印的第一天起,到今天,已是十六年過去。

如白駒過隙。

幸虧楚羽有著豁達的心胸和樂觀的心態,不然,他可能早就抑鬱了。

關於這道封印,從小到大,楚羽用盡辦法,都無法得到半點有用的信息和線索。

明天之後,我就要去龍城了,或許此生,再聽到她的消息,就只能是在各大媒體上了吧?楚羽臉上,露出一抹惆悵。

如果我的體內,沒有這該死的封印,如果我是一個年輕的絕世天驕,那她還會依然只是把我當成最好的朋友,或者兄弟么?

他輕聲自語:「早知如此,當年真的不該好奇的……」

楚羽說著,伸出手,揉了揉眉心。那裡,看上去跟其他人並沒什麼不同,但卻隱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

「你倒是有幾分自知之明,可惜,晚了。」夜色中,傳來一道戲謔的聲音。那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清清楚楚的傳進了楚羽的耳中。

「嗯?」楚羽微微皺眉,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儘管此時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間。但對楚羽來說,黑暗從來不是他的障礙。

他的力量雖然被封住,但他的一雙眼,卻是比正常的沖穴境八段高手還要銳利。

更別說他眉心處,還隱藏著一隻別人看不見的豎眼。若是那隻眼睜開,能看見的東西,會更多。

楚羽就曾經用豎眼看過一次林詩夢,結果當場就差點流鼻血,好幾天都沒睡好覺。

腦海中總是閃現著那白花花的一片……

以至於那些天他甚至完全不敢接觸林詩夢,他那敏感而又脆弱的年輕身體,也跟著備受煎熬。

從那之後,他再不敢輕易動用眉心那隻眼。

不過這時候,他必須要動用這隻眼。

因為從對面走過來兩道身影,身上全都散發著強烈的力量波動,宛若兩隻危險的野獸,正在一步步向他逼近。

楚羽微閉雙目,眉心那隻看不見的豎眼瞬間張開,射出兩道肉眼無法捕捉的光芒,直指來人本源!

對方身體中的經脈分佈,在楚羽這隻豎眼之下,洞若觀火!楚羽可以很清晰的看見這兩人身體中那些已經開啟的穴道!

沖穴境五段!

沖穴境六段!

楚羽有些震驚,這是兩個真正的高手!

在當下這個時代,能夠修鍊到沖穴境三段以上的人,就已經算是強者了。擁有強大的武力,一拳擊碎大石,一掌斬斷大樹,都是小意思。

達到五段六段的武者,更是強大得不像話!

「殺你的人。」走在前面的,就是剛剛出言戲謔楚羽的人,沖穴境五段。他看上去三十幾歲,身材很勻稱,相貌普通,屬於那種扔到人堆里很難辨認的類型。

另一個人,則有四十多歲,三角眼,滿臉橫肉,看上去就兇巴巴的,他是那個沖穴境六段的高手。

「你們是……殺手?」楚羽皺眉,心裡多少有點後悔,大意了。平日里,他的身邊一直都有兩個保鏢在暗中保護他的。但這次,他想辦法甩掉了那兩個保鏢,偷偷跑出來。想要在接受家族的安排之前,任性一次。沒想到,就這一次,就出了意外。

這是新紀元第三十二年,也是北地楚家入世的第三十二個年頭。這些年來,楚家的對頭可不算少。

不過一來楚羽平素非常低調,哪怕是燕京大學的同寢室同學,也沒有幾個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二來知道他身份的人,都很清楚他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

沖穴境八段的境界,也唯有他自己才知道。就連他的父母親人,都不知道!

對付一個廢物,需要派出兩個這種級別的高手么?再者,殺了他之後,北地楚家絕對會無比的震怒,會展開瘋狂的報復。

楚家在華夏被稱為北方狼族!那可不是說著玩的。

楚家子弟,充滿血性,一旦招惹,不死不休!

這是楚家的家風!

楚家內部雖然偶有小紛爭,但一旦涉及到對外,絕對會瞬間抱成一團。

現如今整個華夏,有膽子直接擊殺楚家嫡子的勢力,還真不多。

「殺手?」相貌普通的人笑笑:「就算是吧。」

楚羽看著他們兩人:「你們會不會搞錯了?認錯人了吧?我就是一個普通人。」他試圖講道理。

「認錯人?不不不,我們很專業的!」

相貌普通的人連連搖頭,如數家珍的說起來:「楚羽,生於新紀元元年入世的北地楚家,是七爺楚天北的二公子。你生下來就是一個天才,三歲自行開啟三個穴位,可以舉起百斤石鎖,被譽為擁有罕見天賦的神童;六歲開啟三十三個穴位,踏入沖穴境一段。號稱神童、絕世天驕。傳說有踏入沖穴境大圓滿境界的希望。在你六歲就成為沖穴境一段武者那年,整個北地楚家的族人一共受到過一千二百二十六次刺殺,其中有一千一百二十八次……是針對你來的。」

楚羽摸了摸鼻子:「真有那麼多次?還這麼精準?不是你信口胡謅的吧?」

「哼!」相貌普通的人臉上露出一絲驕傲之色,不屑的說道:「我需要胡謅?這可是……」

說到這,相貌普通的人嘿嘿冷笑起來,轉移了話題:「不過,也正是那一年,不知什麼原因,你突然間廢掉了!一開始所有人都以為這是楚家想要韜光養晦,把你隱藏起來。但一年之後,終於確認,你是真的廢掉了。真是可惜啊!如果你沒有廢掉的話,恐怕今天至少也會像我一樣。呵……二十多歲的沖穴境五段高手,甚至比我還厲害,達到六段、七段!那樣的話,想要殺你,還真得費一番周折。」

這時候,那個兇悍的三角眼突然開口:「左宗,夜長夢多,別廢話了,趕緊動手,割了他的腦袋走人。」

左宗?要是再加上一個堂字,倒是一個晚清的名人了。楚羽將這個名字記在腦子裡。

「好歹也是大家族的公子呢,我還第一次殺身份地位如此尊崇的人,心情略激動!嘿嘿,盜亦有道,叫他做個明白鬼,以後黃泉路上不要怪罪我們兄弟。」左宗笑眯眯的說道。

「言多必失。」三角眼提醒。

「好吧。」左宗聳聳肩,抬頭望向楚羽:「抱歉了,楚羽同學……你該上路了!」

說話間,左宗從腰間抽出一把尺許長的短刀。

「正宗尼泊爾軍刀,嗷嗷快,保證讓你沒有任何痛苦。」左宗像是在念廣告詞,但他的眼神中,卻透出一股子冰冷嗜血的光芒,還帶著一點點興奮。

這絕不是一個什麼話嘮,這是一個殺人如麻的冷血殺手!

「等等……等等!」楚羽看著兩人大叫起來。

「怎麼?想求饒?想知道幕後主使者?還是想要出雙倍的價錢買命?省省吧楚公子,沒意義的。為了殺你,我們可是大費周章啊!」左宗拎著那把尼泊爾軍刀,一臉嗜血的看著楚羽。

「我可以報警么?」楚羽拿出手機,沖著兩人晃了晃:「可以打幺幺零不?」

「報警?幺幺零?哈哈哈……孩子,你電視劇看多了吧?」左宗的眼中,露出一抹強烈的戲謔之色:「你知道為什麼今晚泰山上為什麼沒有遊人么?你知道有種東西,叫做信號屏蔽器么?」

「我隨便說說。」楚羽一呲牙,把手機又收了回去。

其實他剛剛是真的在打電話,用的語音撥號。幺幺零,在楚羽手機上代表的可不是警察。

可惜,沒打通,這裡的信號,的確被屏蔽掉了。

看得出來,對方為了殺他,確實做了很多準備。

「我要是死了,我的家族肯定會去調查,絕不會放過任何一個人,你們既然這麼了解楚家,應該知道楚家的家風吧?」

楚羽一臉鎮定的看著兩人,侃侃而談。其實心裡已經很緊張了,但身為大族子弟,臨危不懼,保持體面,是最基本的素質。

就算死……也得死的有尊嚴!

——————–

新書來啦,刀盟的兄弟姐妹們,推薦票搞起!

27 Queries in 0.09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