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紫氣東來

這是楚家的家訓之一。

楚羽說這番話的時候,也在觀察著對面兩人的反應。他發現左宗跟那個三角眼的臉色,都微微抽搐了一下,眼中有恐懼閃過。在那一霎,似乎都有些猶豫,不過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用不著在那提醒我們,小子,你活不過今夜!」左宗冷冷說道。

「好吧,既然是這樣,那臨死前提點小要求……這個總不算過分吧?槍斃之前還得吃一頓斷頭飯呢。」楚羽說道。

「斷頭飯?我這還有一個蛋黃派你要嗎?聽我一句勸,還是多呼吸幾口新鮮空氣吧!」左宗嘿嘿冷笑起來,面色猙獰。

剛剛楚羽那句話,讓他跟三角眼都有點緊張了。

楚家,北方狼族啊!

殺了楚家的嫡子,那絕對是捅破天的大事。哪怕他們都已經辦好了假護照,今夜過後就將遠渡重洋,拿著一大筆錢和資源永遠不回來了,可一想到北地楚家的家風,他們依然心中惴惴,十分忐忑。

不過這種情緒也讓左宗有種惱羞成怒的感覺,明明是一個廢物,三言兩語居然就讓他們感到恐懼不安。

該死的大家族!該死的大族子弟!

「我不喜歡吃蛋黃派,太膩。」楚羽聳聳肩。

「我第一次來泰山,就是想看一次泰山的日出。」楚羽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兩人道:「反正我也要死了,你們能滿足我這最後一個小小的要求么?」

左宗剛要說話,三角眼開口了:「不能!」

三角眼說著,身形突然間動了,揮動著巨大的拳頭,直直一拳,狠狠轟向楚羽的胸口。

他已經失去了耐心,不想再等了,決定親自動手。

沖穴境六段的速度有多快?已經無限接近音速!

沖穴境六段的武者一拳有多重?哪怕是十幾米高的一塊巨石,也能一拳打個粉碎!

雖然三角眼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正常的肉眼根本無法捕捉。但對楚羽來說,他的速度,依然慢的很。楚羽可以輕易捕捉到三角眼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行動軌跡!

可惜的是,他身體卻無法做出相應反應。

明明是兩個完全不如他的小辣雞,卻給他帶來滅頂之災。

這簡直是一種莫大的嘲諷和悲哀!

真特么的操蛋!

楚羽的心中哀嘆,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這倆人為什麼要殺他,雖然心裏面有所猜測,但卻不能確定。

死亡陰雲籠罩在頭頂的那一刻,楚羽心中的恐懼反倒消失了,腦子裡只剩下一個念頭:媽個蛋,這倒霉催的!

從小到大,無數的畫面,在這一瞬間,如同潮水般,轟然湧來,無比奇異在腦海中快速閃過。

三角眼這恐怖一拳已經打到了楚羽的胸口。

帶著一股凄厲的破空聲!

嘭!

這一拳……狠狠印在楚羽胸口心臟位置!

相當精準!

這一拳的力量太恐怖了!

就算是一塊萬斤巨石,也能被打個粉碎!

就在這一刻!

一道肉眼無法看見的淡淡光暈,順著楚羽的眉心垂落下來,快到不可思議的形成一道屏障,將楚羽整個人都包裹起來。

但楚羽自己,卻沒有任何感覺。

接著,楚羽便被這股巨力擊飛,朝著無字碑的方向飄了過去。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居然沒有任何痛苦!也不恐怖啊?

亂七八糟的念頭閃電般在楚羽腦子裡閃過,隨後如同巧合,楚羽的身子從半空中,直接落向玉皇廟前那塊無字碑的頂蓋石。

巨大的力量衝擊得他差一點就直接摔下去,危急關頭,楚羽本能的伸手一抓,剛好抓住頂蓋石中心的頂柱石,他有些狼狽的穩定住身形。

嗯?什麼情況?

楚羽有些傻眼,他很清楚沖穴境六段的武者全力一擊有多大的力量。他剛剛站立的觀日亭,距離無字碑也就幾十米遠。正常情況下,沖穴境六段的武者一拳擊在身上,縱然是留力了,也絕對可以輕鬆的把他打進玉皇廟裡去。

甚至是打飛出數百米之外!

那就直接掉進山谷了。

總之,一個沖穴境六段的高手,這樣一拳打在他身上,他必死無疑!

但現在……他居然沒死?

居然還活著!

難怪剛才沒有感受到任何的痛苦,那是因為他不但還活著,而且屁事兒都沒有!

這才是最大的奇迹!

簡直不可思議!

楚羽檢查自身,除了有些氣血翻湧之外,沒有任何異常的感覺。他臉色蒼白的拍了拍胸口:「卧槽,嚇死我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大力出奇迹?你的小拳拳似乎也不怎麼樣嘛。」

那邊的三角眼和左宗更是目瞪口呆,傻在那裡。

左宗一臉疑惑的看著身旁的三角眼:「你在放水?」

「你他媽放屁!」

三角眼一臉怒色,眼裡露出深深的不解和忌憚。

他太清楚自己剛剛這一拳有多大的力量了。他這一拳,並不是沖著打飛楚羽去的,他是要將楚羽的胸膛打出一個窟窿。

直接將心臟擊碎!

新紀元后,因為一些原因,泰山無人敢占,昔日香火繁盛的玉皇廟如今雖然依舊屹立在泰山之巔,也經常會有人登山遊玩和上香求神,但卻已無人在此居住,多少顯得有些荒涼了。

可即便如此,若是一拳把楚羽打進玉皇廟,豈不是還要走進去才能割下他的腦袋?那多麻煩?

讓三角眼做夢都沒想到的是,他如此恐怖的一拳,那楚羽居然連一點內傷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

難道,有人在暗中幫他不成?自己這一拳,明明是打在楚羽的胸口上……也明明有一種擊中肉身的感覺。不然楚羽的身體也不會被打飛出去。

「到底怎麼回事?」左宗壓低著聲音,已經明顯感到有些恐懼。

這事實在太邪門了!

「這小子身上……會不會有護身法器?」左宗突然像是想到什麼,眼睛一亮,看向楚羽的目光,滿是貪婪。

「法器?」三角眼的眼睛也亮了。

如今雖然已是新紀元,幾乎成了全民修鍊時代。但法器這種東西,依然是傳說級的寶物,相當罕見。像他們這種沒什麼背景的散修,更是從來沒見過。

想到楚羽的身上可能有護身法器,兩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能輕而易舉的擋住沖穴境六段高手全力一擊的法器,在兩人眼中,絕對是價值連城的寶物了。

真是意外的收穫啊!

兩人心中恐懼散去,露出一臉驚喜。

「一人一半!」左宗提議。

三角眼用力點頭:「成交!」

他們看了一眼無字碑頂蓋石上的楚羽,幾乎同時沖了上去。

「殺!」

就在這時,遙遠的東方天邊,突然露出了一抹淡淡的魚肚白。像是恐怖的巨獸,把眼睛睜開了一道縫隙。

最黑暗的夜,終於過去!

在那一絲魚肚白中,還夾雜著一道道淡淡的、肉眼幾乎無法看見的紫氣。

那是先天紫氣!

撲向楚羽的左宗和三角眼都在瞬間生出一種錯覺,彷彿天邊那淡淡的紫氣,跟無字碑上的楚羽之間,形成了某種神秘的聯繫!

正在遙相呼應!

就連那歷經千年風雨的無字碑,都變得更加神秘,散發著一股滄桑古老的神韻。

兩人剛剛撲到無字碑前,就像是撞到了一堵堅不可摧又彈性十足的牆!

被一股無形而又澎湃的力量,衝擊得倒飛出去。狠狠的摔在遠處,以兩人的境界,竟然半天沒能爬起來。

二人全都是一臉駭然表情!

而此時,無字碑上的楚羽,已經站起身來,他的身上,被一層淡淡的紫氣籠罩著,跟東方那一抹紫氣遙相呼應。

整個人如神祇一般,顯得無比高大偉岸!

整個天地間,似乎只剩他一人!

咔嚓!咔嚓!

封印楚羽身體經絡穴道的那道道紫氣,竟在須臾間寸寸崩裂,隨後,那些紫氣一下子融入到楚羽的經絡當中,消弭於無形。

一道、兩道……二百四十道封印穴道的桎梏,全部崩碎!

楚羽的身體內部,宛若火山噴發,又如怒浪席捲!

一股浩瀚磅礴的力量,順著那兩百四十個穴位轟的一下爆發出來。

就在這股恐怖的力量即將爆出體外的一瞬間,又被一股無形的力量一下子給壓制回去。

外界根本無法感受到楚羽體內這股洶湧澎湃的力量。

隨後,天邊的白亮開始增加,那似有還無的紫氣,也都消失不見。

宛若驚鴻一現。

楚羽站在無字碑的頂蓋石上,臉色古怪,似乎在感受著什麼。

接著,臉上那古怪之色轉為驚喜,他忍不住深吸口氣,接著,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

「不愧是古之神山,任何時代,都無法掩蓋其光芒!」

「泰山,吾之福地!」

楚羽的確是做夢都沒有想到,他身體中的封印,竟然會在這泰山之巔被一抹晨曦的先天紫氣所化解。

那邊的左宗和三角眼兩人,此時全都從地上爬起來,驚疑不定的看著無字碑上狂笑的楚羽。

他們覺得楚羽這是瘋了。

被嚇瘋了!

他們的目光,更多是放在那塊無字碑上。

相傳這塊無字碑為秦始皇所立,也有說法是漢武帝立下的。

不過左宗跟三角眼都沒什麼文化,他們自然是不知這無字碑來歷的。他們現在只覺得這石碑太邪性,倒真沒覺得楚羽有什麼厲害之處。

一個十五六年前就已經確定了的廢物,還能一下子翻身成神不成?

「這石碑有古怪!」左宗沉聲說道。

「儘快想辦法解決他!」三角眼的一雙眼中,露出幾分焦慮之色。

他們封鎖泰山一晚上的時間,已是付出了極大代價,再過一會,天光大亮,肯定會有大量的遊人登山。到那時,就算他們背後的人,也無力阻攔。

那樣的話,這次刺殺,就徹底失敗了!

失敗本身倒沒什麼,關鍵這件事一旦傳到北地楚家,別說他們兩個,就算是他們背後的人,也一樣無法承受楚家的怒火。

左宗從身上,摸出了一把手槍,裝上了消音器。

————–

新書期,每天兩更,晚六點到八點,大家別嫌字數少,手機閱讀的兄弟姐妹看看每章多少頁就懂啦,因為是七月份上架,新書期五十天,足夠你們看到爽啦!

另外,大家猜一猜,主角的金手指是什麼。猜中了……也沒有獎勵。哈哈哈。

別忘記每天投票哦!新書需要大家的支持。小刀在這裡謝謝啦!

27 Queries in 0.0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