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金屬小球

林詩夢看了一眼,隨手掛掉。不過接著,手機再次響起,同時伴隨著的,還有一條消息。

「立刻接電話。」

林詩夢嘆了口氣,按下接聽鍵。

「你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他,對吧?」電話那頭,傳來一道年輕的聲音,甚至聽起來,有幾分稚嫩。

林詩夢沉默著,沒說話。

「說起來,他這些年,為你擋了不少身邊的蒼蠅,你這樣做,倒也沒什麼大不了。不過,我不喜歡有人牽著你的手。不管是誰,哪怕是一個廢物,也不行!」

林詩夢突然像是一隻炸了毛的貓一樣,沖著電話怒吼起來:「你才是廢物!你他媽誰啊?腦子有病吧?老娘喜歡被誰牽著手關你屁事?別以為有一紙婚約你就是我男人了!齊恆你給老娘聽好了,就算你是古派嫡傳,就算你是天之驕子,老娘一樣可以不甩你!什麼東西!靠!」

說著,林詩夢直接掛斷了電話。

那邊飛快的發過來一段信息:我要他死。

林詩夢毫不猶豫的回了一句:我陪他一起!

那邊過了很久,終於傳遞過來四個字:下不為例!

林詩夢那張精緻的臉上,滿是嘲諷的笑容,眼角,卻有淚光閃過,稍微一用力,直接將手機捏得粉碎!

然後無力的靠在座椅上,一臉疲憊的閉上雙目。

………

一個人走在街上的楚羽,臉上並沒有失落和難過的表情,而是皺著眉,在那思索著。

看來,詩詩面臨的壓力不小啊。本來還想給她一個驚喜,現在看來,這個消息,連她也要瞞著了。

也罷,讓我看看到底是誰給她這麼大的壓力。就算你是大教的傳人古派的弟子,敢欺負她,我一樣把你打到你媽媽都認不出!

楚羽一臉認真。

他太了解林詩夢。從他牽著林詩夢的手那一刻,他就知道,林詩夢對他絕對是有感覺的!

其實這麼多年,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林詩夢一直都不在意他是一個廢物。

只要他鼓足這個勇氣,她就有膽陪他面對一切。

但他一直沒有鼓起這個勇氣。

今天他終於展開行動,她卻退縮了!

這不科學!

甚至明知道那麼說會傷害到楚羽,但她依然說了。

所以只能有一種結果,那就是——林詩夢承受的壓力,超出了他的想象!

她想護著他!

既要讓楚羽可以輕鬆面對龍城的局面,又不想把他牽涉進去!

北地林家,可不是一個魚腩家族,林詩夢,更不是受欺負的那種性子。

什麼高冷,什麼女神,那都是假象。

林詩夢骨子裡就是一頭真正的母老虎,敢撕碎任何一個對她有企圖的人!

從小到大,任何一場隱世家族入世子弟的聚會上,都是她在前面給自己擋風遮雨。

但凡敢嘲笑自己的人,都會被她揍得哭爹喊娘的。

這一次她的舉動,其實也是被楚羽給逼的,楚羽突如其來的表白和攤牌,讓她也沒了退路。

所以她只能用這種方式對待楚羽,卻兩人彼此都太了解了!

楚羽一下子就明白,她所面臨的困難,絕對是超乎尋常的巨大。

有很大的可能,是來自她師門那邊!

「詩詩,你放心,這一次,我一定會站在你的前面,給你擋風遮雨!」楚羽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招了一輛計程車。

車開了一會兒,楚羽回頭看了一眼。

「師傅,出城!」楚羽淡淡說道。

計程車頓時司機有點懵,從後視鏡裡面看了一眼楚羽。那一身衣服他雖然看不出太多名堂,卻能看出絕對不是便宜貨,甚至不是常見的奢侈品!

小夥子也長得特別帥氣,看著就舒服,也不像是神經病啊。

「先生,您要出城?」計程車司機的語氣中,帶著強烈的疑惑。

「你要下班了?不想跑那麼遠?」楚羽看了一眼外面的太陽,心裡也有點疑惑,這才上午,應該不到計程車交接班的時間。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您要出城?去哪啊?出城的話,至少也得跑倆小時,再說這出城的路多了,您這是要去哪兒啊?往南還是往北?」

古老的燕京城,進入新紀元之後,已經解決了堵車的問題。

但燕京城早就修到十環了,按照現在計程車跑的路線,真要出城的話,那就直奔冀省去了。

「不想出城的話,您找個偏僻的地兒也行。」楚羽說道。

「……」司機的目光變得警惕起來,心裡想著人不可貌相,這小夥子該不會是一個劫匪吧?

雖說燕京城治安沒什麼問題,可現在這武者橫行的新紀元,誰又說的准呢?說不定這位就有特殊的癖好,喜歡搶計程車司機!

楚羽抬頭看了一眼有些緊張的司機,恍然大悟,知道司機誤會了,笑著從錢包里掏出兩千塊錢現金來:「就這麼多現金了,您要同意出城的話,就都是您的。」

說著,楚羽將這現金從後面扔過去,扔到了前座的副駕駛上。

我靠,真遇到神經病了!

司機當即二話不說,一腳油門,車子飛速的衝出去。

如今的計程車已經十分高檔,坐在上面同樣很舒適。

楚羽靠在座椅上假寐,今天是他命運再次發生轉折的第一天。

他的記憶回到了十六年前,他的命運第一次發生轉折的時候。

那時,他六歲。

剛剛踏入沖穴境一段不久,他的天賦,直接震驚了整個北地楚家。

當時這消息還沒有被傳出去,被視作整個楚家的最高機密。

那也是楚羽最無憂無慮的一年。

在家族裡面,被當成小祖宗一樣供著。要不是他有一個明事理的老娘,估計早就被慣成無法無天的熊孩子了。

不過那時候的楚羽跟個熊孩子也沒差多少,沒事就喜歡一個人往深山老林裡面跑。

性子野得很!

有時候好幾天不見蹤影。

楚家雖然已經入世,但依然選擇隱居在北方的深山老林當中。

生活在大山裡面的孩子,這種情況很平常,根本不算什麼。

楚家對這種事也多半採取放任的態度。

想要讓孩子成長起來,就要讓他們學會獨自面對。要學會像狼一樣去生存,才能在這大世界中立足。

不過楚羽的情況有點特殊,他的天賦太強了,強到讓人害怕。承載著整個楚家的未來希望。

所以每次他進山,都會有幾個楚家的高手暗中保護。

楚羽身上也裝有一個定位器,家族可以在第一時間找尋到他的位置。

那一次,他為了追一隻同為沖穴境一段的東北虎,直接越界進了老毛子的疆域。

楚家那幾個負責保護他的高手也有點大意,居然把他給跟丟了。

就這樣,楚羽追著那隻倒霉催的大老虎,一口氣追進了老毛子的通古斯地區。

最後,那隻倒霉的老虎終於被他給幹掉了,但楚羽也迷路了。

想想,才六歲的一個小屁孩,雖然膽子很大,性子很野,可終究還是個孩子。

在那種原始森林裡面,找不到回家的路,整個人都嚇懵了。

尤其新紀元的世界跟過去完全不同,這種深山老林當中,存在很多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強大生靈。

像個瓷娃娃似的楚羽,在通古斯區域還沒轉悠多久,就被一頭足有沖穴境五段的大黑瞎子給盯上了。

那頭黑熊站起來足有十幾米高,僅僅是身上的氣勢,就足以令人膽寒。

這個傢伙力大無窮,什麼參天古樹,在它面前就像紙糊的一樣脆弱。

楚羽看到那隻黑瞎子的第一時間,沒有任何猶豫,轉身就跑。

但又怎能跑得過一個接近音速的恐怖生靈?

危急關頭,楚羽看見了一個洞穴,當下毫不猶豫的就鑽了進去。

奇怪的是,那隻黑瞎子看見那洞穴之後,竟然遠遠的避開了,掉頭就走。

楚羽因為害怕自己出去之後,再遭受那黑瞎子的攻擊,加上有點好奇這洞穴裡面有什麼。

於是乾脆直接鑽了進去。

洞穴特別深,楚羽走了幾個小時才到達洞穴底部。

洞穴底部非常寬敞,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

這裡非常乾燥且明亮,散發出光芒的,是洞穴正中一個磨盤大小,半截砸進岩層的金屬球。

這個金屬球的球體是鏤空的,那上面布滿了神秘的紋路。

不知在這裡有多少年了,但卻依然很乾凈,熠熠生輝,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上面還籠罩著一股神秘的氣息。

哪怕是一個孩子,楚羽也知道自己可能遇到寶貝了。

他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伸手摸了一下這金屬球,卻不想這金屬球鏤空的地方無比銳利,直接就割破了他的手指。

那個時候楚羽雖然才沖穴境一段,但肉身已經很堅固,尋常的刀具除非用力往身上划,不然很難傷害到他。

沒想到這金屬球的鏤空邊緣居然那麼鋒利,輕輕摸一下就被劃破了手指。

接著,神奇的事情發生了,這金屬球在接觸到楚羽的血液之後,迅速的將其吸收,然後在眨眼間縮小了很多倍。

最後縮小到只有牛眼那麼大,若不仔細觀看,甚至看不出它是鏤空的。只能看出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紋路,給人愈發神秘的感覺。

楚羽將這個金屬小球撿起來,正準備仔細觀察一番,這個小球居然像是突然活了。

嗖的一下鑽進了他的眉心!

楚羽被嚇壞了,把自己眉心都給摳破,摳出血……也沒能把那個小球摳出來。

接著,小球直接化成一隻看不見的豎眼,就窩在楚羽的眉心處安了家,死活弄不出來。

很多年後楚羽甚至偷偷用儀器檢查過幾次,根本找不到半點金屬小球存在的痕迹!

後來楚羽終於被家族用衛星定位給找到,並因為大量華夏強者突然越境,跟老毛子官方還扯了一段時間的皮。

老毛子那邊嚴正抗議過一陣子,楚家也沒去理會,後來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反正楚羽當時回到家就挨了一頓板子,揍他的不是別人,是他老娘。

那時候,別人都還捨不得揍他。

楚羽回到家族不久,佔據他眉心的小球大爺就給他發了點福利。

交了一次房租,也是唯一的一次!

賞了楚羽一篇心法。

反正楚羽一覺醒來,腦子裡就多了這篇心法。

心法名為弒天。

修鍊之道,法門萬千。

但已知的那些功法,無一不是需要大量資源配合才可以的。

弒天心法卻不同,它不需要任何修鍊資源,僅憑藉天地間的靈氣,也可以修鍊!

得到弒天心法之後,少年楚羽如獲至寶,修鍊起來事半功倍,如有神助一般,沒用多久,就沖開了第四十九道穴位。

那個時候,就連楚家內部,都沒人知道楚羽突破的這麼快。楚羽也不敢說。

不過沖開四十九道穴位之後,楚羽的好日子就到頭了。

他身體中的所有經脈,在第四十九個穴位開啟的一瞬間,就被眉心散發出的一股神奇力量給封印了。

在那之後,他就「廢了」。

這一廢,就是十六年!

不過在這十六年中,楚羽堅持修鍊弒天心法,堅持不斷的去衝擊新的穴位。雖然過程很艱難,但修為實際上並么有停下。

封印解除之前,除了不能動用自身修為的力量之外,楚羽其他方面,其實都相當優秀。

但因為他已經廢了,所以自然也就沒什麼人去關注他。

楚羽隨著年齡的增長,頭腦愈發的聰明,記憶力超群,輕而易舉的考入燕京大學的生物工程系……當時的楚羽,還想弄明白自己眉心的那個球,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不過很可惜,所有的嘗試,都失敗了。

讓楚羽堅信自己眉心那隻球不凡的佐證,還有一個。

當時那件事已經過去幾年了,楚羽也已經十來歲,也當了好幾年的「小廢物」了。

有一次他考試考了個全校第一,成了那所重點小學的三好學生,又在幾次全國級的比賽中拿了獎。得到了不少表揚和讚譽。

他老爸楚天北很開心,多喝了點酒,跟他嘮叨起當年的事情。

說當時家族用衛星定位尋找楚羽,曾有那麼一段時間,楚羽在衛星定位上完全消失了。差點沒把楚家上下給嚇死。

不過還好,信號很快就恢復了。

所以在楚羽「廢掉」之後,楚家所有的知情者,都懷疑楚羽應該就是那次去通古斯,遭遇了某種神秘而又強大的磁場,改變了他的身體,導致他後來廢掉。

有點喝多了的楚天北很自責,說沒有看好他,導致一個天才還沒成長起來就隕落了。

楚羽計算了一下時間,他老爸說無法定位他的時候,正好是他進入那個洞穴,到金屬球進入他眉心的那段時間。

加上他後來用各種高科技儀器偷偷的檢測,都沒辦法檢測出它的存在。

這就說明,金屬小球,有著屏蔽高科技儀器搜索的力量。

楚羽從那時候起,更加堅信自己得到的是奇遇,而不是遭遇!

再加上爸媽的開導,尤其是媽媽,這些年給了楚羽太多溫暖,也讓他在明白做人道理的同時,懂得了應該用一種怎樣的心態……去面對這個世界。

豁達、樂觀、積極、努力……不放棄!

———————-

超大章節,求收藏、推薦!

27 Queries in 0.11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