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誰的墓地?

計程車開的很快,但十分平穩,司機見後座上這個帥氣的小夥子似乎睡著了,特意將音樂聲音調小。

眼看著就要出燕京城的十環了,司機這才發現後面有一輛車,好像一直在跟著它的車。

按說這路上的車也不少,川流不息的。正常情況下司機也不太可能察覺出異常,不過後面那輛車跟的太緊了,生怕他們會突然消失一樣。這種情況下,司機想發現不了都難。

「先生……」司機輕聲叫了楚羽一句。

楚羽頓時睜開雙眼,他的一雙眼漆黑而且明亮,在睜開的那一瞬間,彷彿有光芒從裡面散發出來。

「怎麼了?」楚羽抬起頭,看著開車的司機。

司機多少有些失神,他被楚羽的眼睛給嚇了一跳,他敢發誓,他開了二十幾年車,從來沒見過眼睛這麼亮的人。

這肯定不是一個神經病!

「後面有輛車好像一直在跟著我們。」司機很善良,小聲提醒。

他不希望這麼英俊的小夥子出現什麼意外,所以他從後視鏡看著楚羽,建議道:「要不咱們掉頭回城吧?」

楚羽笑笑:「您看錯了吧,哪有人跟著我們?」

司機沖著後視鏡示意了一下:「就後面那輛黑色的商務車,一直跟在我們身後,我觀察他們半天了……」

「沒事的,您繼續開就是。」楚羽隨意的說道。

「那,好吧。」客人都不在意,他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

很快,車子出了十環。

楚羽抬頭看了一眼前方,右邊是一片綿延起伏的群山,山林很濃密,有很多參天古樹。不時有鳥雀從裡面飛出。

如今天地間靈氣恢復,各種植物都生長的飛快,如今幾乎只要是有山的地方,就都跟原始森林差不多。

「師傅,前面的路口下去,然後您直接回城就好了。」楚羽說道。

「不用我在這等?」司機問道。

「不用了,謝謝。」楚羽看著司機微微一笑。

很快,車子從前方的出口下去,然後停在路邊。

楚羽下了車,沖著司機擺擺手,便獨自一人往前走去。

那輛一路跟隨的商務車,也從這個路口拐了下來。

計程車司機見狀,皺著眉頭,想要提醒一下楚羽,但此時楚羽已經走出挺遠了。

那輛黑色的商務在路過這輛計程車的時候,明顯的減速,沒有貼膜的車裡面坐著好幾個人,全都目光冰冷的看向這個計程車司機。

司機當場就被嚇了一跳,把臉別過去,連忙發動車子離開。上了高速之後,司機感覺自己一身冷汗。他明白,這是遇到事情了。

不過,當他想要回憶一下那帥氣小夥子的模樣時,卻驚訝的發現,他已經完全想不起來楚羽的長相了!

「真是見鬼了!太邪門!」司機下意識的加大油門,彷彿這個地方充滿不詳。

………

這裡的城鎮是在左邊,楚羽下了車之後,卻直奔右面的那片山林。路和山林之間,隔著一片綠油油的稻田。

楚羽在稻田之間的窄路上,十分平穩的向前行走。

黑色商務車上,加上開車的司機一共五個人。

「那小子好像故意把我們引到這裡來的。」司機看著在稻田間越走越遠的楚羽,皺著眉頭說道。

「給自己選墓地嗎?」其中一個人冷笑。

「我覺得有點不對勁,你們想想,這廢物回到燕京之後,沒有回自己的住處,更沒有聯繫他的保鏢。反倒隨意的叫了一輛計程車,來到這種偏僻的地方,還要往林子裡面鑽。這不合常理,是不是故意給我們設套呢?」

說話的人三十多歲,中等體型,眉宇間透著一股兇悍之氣。

「管他呢,反正這是宇少親自交代下來的任務,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罷了。」一個二十多歲,染著一頭黃毛的年輕人渾不在意的說道。

「萬一他要是故意引我們上鉤呢?如果他在車裡提前聯繫好幫手呢?」司機是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顯得很謹慎。

就在這時,已經走出挺遠的楚羽,卻突然回頭看了一眼他們這邊。

目光輕蔑!

然後,挑釁似的伸出一根小指,沖著車裡面的幾個人勾了勾手指。

然後,咧嘴笑了笑。

「艹!我去弄死他!」染著黃毛的年輕人一下就炸了,直接打開車門,也不管其他幾個人,朝著楚羽就沖了過去。

高速公路上車來車往,但黃毛已經發怒,直接動用武者的能力,在大地上狂奔起來,整個人如同一道青煙。

普通人甚至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

雖然距離音速還有一段距離,但這速度已經相當驚人。

這個黃毛,是一個沖穴境四段的武者。

見他下車,另外四個人也坐不住了,誰都知道,要是能把那個人幹掉,宇少肯定會有重賞。

「不能讓他一個人把便宜佔了。」

另外幾個人相互對視一眼,紛紛打開車門,直接朝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

這一跑,高下立判!

那個四十歲左右的司機,之前很謹慎,但這裡面居然屬他最強。

跑起來已經無限接近音速,竟然是一個沖穴境六段的高手!

其他三人,分別是兩個四段,一個五段。

這已經是一股很強的力量。

就算在高手雲集的燕京城,也同樣不容忽視。

楚羽看上去依舊像是在信步閑庭,不過眨眼間,他就即將鑽進那片濃密的山林。

「廢物,給我站住!」黃毛大聲厲喝起來。

他雖然衝動,但並不傻,也怕那片山林裡面隱藏著楚羽設好的埋伏。所以想要搶在楚羽進入山林之前,把他給攔下來幹掉。

他甚至忘記了一件事:他這麼快的速度,為什麼一直沒能追上楚羽?高速公路距離那片群山雖說不算遠,但至少也有兩千多米,為什麼楚羽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山腳?

不但黃毛沒想到這茬,就連後面那四個人,包括最為謹慎的司機,也全都給忽略了!

其實這也不能全怪他們。楚羽是個不能修鍊的廢物,早已深入人心。若是能夠恢復,北地楚家這麼多年早就做了,哪裡會等到今天?

所以,他們會懷疑山林裡面有楚羽叫來的幫手,但根本不會想到楚羽本身會有什麼異常。

楚羽此時已經進了這片森林。

雖然從來沒來過這裡,但別忘了他是在什麼環境中長大的。

六歲的時候他就敢追著一頭沖穴境的老虎一口氣跑進老毛子的西伯利亞地區,要說對森林的熟悉,恐怕沒多少人比得上楚羽。

所以,楚羽在進了森林之後,彷彿龍歸大海,眨眼間就把黃毛那幾個人給甩的無影無蹤。

黃毛氣得破口大罵:「媽的,這是屬泥鰍的嗎?怎麼鑽進來就沒影了?」

其他那四個人此時也全都鑽進了這片森林,跟外面的炎熱不同,一進山林,頓時就有種涼意襲來。

「人呢?」

「我眼看著那小子鑽進來的,怎麼不見了?」

「分頭找!」黃毛皺著眉頭,一臉怒色:「我就不信,還能讓他給溜了!」

「我覺得,最好一起。」開車的司機,也就是那個沖穴境六段的中年人沉聲說道:「有點不太對勁。」

黃毛有些暴躁的道:「有個毛的不對勁?一個小廢物,他那兩個保鏢也沒高明到哪去……」

「你別忘了,他是怎麼從泰山回來的!」中年人打斷了黃毛的話,冷冷說道。

黃毛微微一怔,隨即皺眉思索起來。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間出現了一絲響動。像是有人不小心踩斷枯樹枝發出的聲音。

中年人的反應最快,嗖的一下就消失在原地。

等黃毛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中年司機已經不見蹤影。

「卧槽,他要吃獨食!」黃毛怒吼一聲,朝著那個方向就追了過去。

另外三人相互看了一眼,也全都紛紛追了上去。

中年人看見前方有一道身影,正在向前疾馳,他一眼就認出來,那人正是楚羽。

讓他震驚的是,此刻楚羽的表現,完全不像是一個廢物應有的速度,至少也有沖穴境五段的境界!

「這個小王八蛋,這麼多年一直在裝廢物?!」中年人渾身一凜,他覺得自己發現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中年人心裡冷笑:不過,只有沖穴境五段,你也敢獨自引我們來這裡?簡直就是活膩了!

他的速度變得更快!

幾分鐘后,他就發現自己距離那道身影越來越近。

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一抹戲謔,獰笑道:「小畜生,看你還能往哪跑?」

前面的楚羽,終於站住了,轉回身看著中年人。

一臉呆萌:「你有事兒嗎?」

中年人冷笑:「怎麼不跑了?繼續啊?我幫你加油!小畜生,隱藏的挺深啊,裝了這麼多年的廢物,是不是很累?」

「你是沖穴境六段?」楚羽沉聲問道。

中年人哈哈一笑:「怎麼,沒想到?是不是以為可以將我們一網打盡?天真了吧?」

說著,中年人看了一眼左右:「這地方風水不錯,適合當墓地。」

楚羽獃獃的望著中年人:「誰的墓地?」

中年人笑起來:「當然是你的,難不成還能是我的?」

楚羽很認真的點點頭:「你年齡大,當然你先死。」

「給老子去死!」中年人冷喝一聲,抬手就是一拳,直接轟向楚羽面門。

———————

收藏投票啊!

27 Queries in 0.0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