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大家賊

境界壓制,簡單而又直接,只要比你快,力量比你大,就足夠了!

嗡!

虛空中都帶著一股強烈的殺意!

四周的草木被這殺意攪得稀巴爛!

土石紛飛!

「這就是境界的壓制!」中年人大喝,一臉睥睨。

「說的真對!」楚羽滿臉認同。

然後,出拳。

后發先至……磅礴力量,瞬間爆發!

嘭!

一聲悶響。

中年人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完全塌陷下去的胸膛。

哇的一聲,從嘴巴里噴出一口鮮血。

整個五臟六腑,被楚墨一拳直接轟碎!

中年人身子一軟,倒在地上,到死都睜著雙眼。

太不甘心了!

無法置信!

難以置信!

死的那一瞬間,他才終於明白過來,眼前這個當了十六年廢物的混蛋,根本不是沖穴境五段,人家的境界,高到他沒法想象的地步!

能這樣后發先至,輕易將他擊殺,至少是七段,甚至是……八段!

宇少……大禍臨頭了!

這個忠心耿耿的中年人,臨死前的最後一個念頭,並非他的家人,而是在擔心他的主子。

楚羽忍著心中的不適,扯著中年人的屍體,身形如電,迅速消失在這裡。

隨後,黃毛年輕人跟另一個人趕到這裡。

兩人看了一眼這地方,面色全都變得凝重起來。

「那個王八蛋,果然是有幫手的!」黃毛年輕人狠狠的道:「九哥可能已經遭遇不測了。」

「立馬退出這裡,跟宇少彙報!」那個沖穴境五段的武者面色沉重。

黃毛當即拿出手機,就要給謝天宇打電話。

啪!

他的手機,連通他的一隻手,瞬間碎開!

「啊!」黃毛髮出一聲慘叫!

這時候,虛空中才傳來一聲凌厲的破空聲音。

剛剛這一擊,已經超越了音速!

那個沖穴境五段的武者當下沒有任何猶豫,拔腿就往外跑。

楚羽的身邊隱藏著一個大高手,這個消息一定要通知宇少,不然會釀成潑天大禍!

最重要的,他也不想死在這裡!

沖穴境六段的九哥都已經沒了動靜,他這沖穴境五段,哪裡敢在這裡久留?

啪!

這個沖穴境五段的人,低頭看著自己胸前那個血洞,裡面有鮮血汩汩流淌出來。

渾身的力量瞬間被抽空。

雙腿一軟,他跪在地上,然後一頭栽在那裡。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這時候,另外兩個沖穴境四段的武者追過來,他們雖然跟黃毛同境界,但黃毛打通了兩個足底的穴道,在速度上有優勢,可以跟沖穴境五段的人相媲美。

所以他們兩個相對慢了一點,來到這裡,就看見這一幕。

「我靠!」

「媽的被算計……」

啪!啪!

兩人話音未落,額頭上直接血光乍現,竟被兩個石子直接擊穿了腦門。

撲通撲通。

兩人軟到在地上。

那邊一隻手被打爛的黃毛年輕人目眥盡裂,心中的恐懼也是達到了頂點。

楚羽這會轉過頭,看他一眼,微微一笑:「剛剛你說什麼來著?你說我是廢物……讓我站住?是嗎?」

黃毛用手捏著另一隻手腕上的傷口,無比恐懼的看著楚羽。快被嚇尿了。

此刻他的心情,跟之前泰山上的左宗是差不多的。

但表現,卻比左宗差遠了。

左宗跟三角眼橋德在加入方虎的幫會之前,好歹做過很多年的殺手,雖然進入幫會之後開始養尊處優,但底子還在。

面對生死,儘管做不到一臉坦然,但好歹還算淡定。

黃毛則不同,他是謝家的家僕,因為從小天賦不錯,特意被謝天宇選在身邊,帶著一起入世。

這些年來,在世俗也算是見過一些世面,但這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局面,卻是第一次經歷。

眼看著楚羽走過來,黃毛居然哇的一聲哭出來。

「別殺我……別殺我,求你了!」黃毛撲通一聲,跪在楚羽面前:「只要別殺我,您讓我做什麼都行!」

「謝天宇叫你們來殺我?」楚羽看著黃毛,皺眉問道。

「是,是宇少……不,是謝天宇那個狗東西讓我們來殺你的。」黃毛哆哆嗦嗦的回答道。

楚羽一臉不屑的看著黃毛,心中暗自搖頭:大族子弟身邊,也不全都是帶著鐵鏈的狗。

同樣有這種貪生怕死賣主求榮的東西!

「那你知不知道,泰山那邊,是誰的人?」楚羽已經從左宗那裡得到大量的消息,但還想從黃毛這裡印證一下。

「方……方虎,是方虎,齊魯黑虎幫的幫主,是他的人……」黃毛算是謝天宇的心腹,知道的事情也不少。

楚羽點點頭,心中確定,自己去泰山遇襲,幕後主使的確就是謝天宇。在泰山那邊,動手的是黑虎幫左宗,橋德兩個長老。

確定這些之後,楚羽看著黃毛,眼中閃過一抹冰冷。

黃毛大駭,剛要求饒,楚羽彈指,一塊小石頭直接洞穿了黃毛的腦門。

這些人,一個都不能留!

不然他實力恢復的消息,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暴露。

隨後,楚羽找了一個地方,將這五人全都掩埋起來。

跟左宗和橋德一樣,楚羽埋的極深,並且做出各種處理。就算有警犬來了,也同樣找不出半點痕迹。

做完這一切之後,楚羽剛要離開,忽然間從頭頂樹梢上,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殺人滅口,哈,爺都看到了!」

轟!

一股恐怖的氣勢,瞬間自楚羽的身體中爆發出來。

他抬手就是一掌,拍向傳來聲音的方向。

轟!

那裡一片巨大的樹冠,在楚羽一掌之下,灰飛煙滅!

撲稜稜!

一隻巴掌大,灰突突的麻雀卻在那裡直接飛向高天。

一邊飛還一邊大叫:「靠,殺鳥滅口啊!」

楚羽:「……」

居然是一隻麻雀,這特么是成精了么?

楚羽皺眉,他不會飛,肯定是追不上這隻鳥的。但要是讓它這樣跑了,難保這傢伙不會把他給賣了。

世上萬物皆有靈,世界磁場變換,磁極輪轉之後,無數的動植物在一夜之間,變得更加聰明伶俐。

很多動物因為服食過一些靈藥靈草,自行開啟了身上的穴道,不但擁有強橫的武力,智慧也變得不遜色於人類。

甚至還有磁極變換之前就已經可以修鍊的生靈,如今變得更加恐怖。

這隻麻雀,應該就是其中一員。

楚羽抬頭斜著眼看著在半空中盤旋的麻雀,他手掌心握著兩枚小石子,英俊的臉上泛起幾分邪氣,心裡盤算著把它打下來的可能性。

「卧槽,小混蛋,你下手怎麼這麼黑?要不是爺跑的快就被你一巴掌拍死了!」麻雀撲棱著翅膀,在半空盤旋。

「大家賊,你不趕緊滾蛋……還想幹嘛?」楚羽眯著眼,張開眉心豎眼,看向這隻麻雀。

一看之下,楚羽當即吃了一驚,有些難以置信,這巴掌大的小東西,居然是一個沖穴境七段的生靈!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動物!

七段的生靈,在如今這世界,至少算得上是一個小妖了。

就在這時,半空中的麻雀突然發動偷襲,整隻鳥化作一道閃電,朝著楚羽俯衝下來。

「干你!」大家賊發出冰冷的聲音,像是換了一隻鳥!

身上爆發出洶湧澎湃的力量波動!

將周圍的樹木衝擊得紛紛爆碎!

那小小的喙,閃爍著寒光,宛若鋒利至極的刀尖,直接沖著楚羽的眼睛啄來。

這一下若是真的刺在眼睛上,莫說楚羽,就算是一個沖穴境九段的高手,恐怕也要被刺瞎!

好狠的大家賊!

狡猾而又兇殘!

幸虧楚羽的境界高出它,不然的話,真的就著了它的道!

在楚羽眼中,這隻麻雀的行動軌跡非常明晰,它的速度奇快,甚至不遜色一個正常的沖穴境八段武者。

沖穴境七段的恐怖力量,在這小東西身上也爆發得十分徹底!

不過現在的楚墨,也不再是之前那個意識能跟得上,但反應卻跟不上的「廢物」了!

楚羽掄圓了胳膊,朝著俯衝過來的麻雀狠狠就是一巴掌!

后發先至!

這是境界上的碾壓!

啪!

嗡!

攻擊先至,聲音後起!

這隻麻雀的身子彷彿一顆出膛的炮彈,被楚羽這一巴掌直接給抽飛出數千米遠。

吧嗒。

掉落在地上,撲棱著翅膀,掙扎著起不來了。

楚羽瞬間追過去,見狀不由驚訝,這大家賊防禦能力這麼強?自己這樣一巴掌居然沒打死它?

「哎呀我靠,疼死爺了,你大爺的……小混蛋……下手真特么黑啊。」麻雀在那掙扎著,嘴巴依然很賤,在那罵罵咧咧。

不過下一刻,它就閉上了嘴巴。

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它面前,按照體型對比,楚羽彷彿是一座大山。

「哎呦,哥,大爺!別動手,都是自己人!你怎麼鬧著玩下死手啊?」麻雀看見楚羽過來,瞬間換了一副腔調,像是看見失散多年的親人。

楚羽目瞪口呆,心道:這特么真是一隻鳥?

———————-

抱歉,一大早就出去參加個婚禮。然後因為起太早了……壞肚子。這個折騰,無語凝噎。剛剛趕回來,立即就更新了,接著就去廁所了……兄弟姐妹們諒解下。

27 Queries in 0.07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