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這是明搶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啊!」白小純興沖沖的回到了軍營,在腦海里思索一番后,立刻喊來趙龍拿著長城外的地圖到來。.ㄟM

在軍營內,白小純研究了地圖后,指著距離長城不到十里地的一處小山谷。

「就這裡了!」

一旁的趙龍愣了一下,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地圖上的小山谷,那裡很尋常,平日里任何蹤影,他不知道白小純指著那裡是什麼意思。

「大人,這山谷怎麼了?」趙龍問道。

「根據情報,在這小山谷內,存在了堪比元嬰初期的魂角獸,需要有人去那裡滅了此獸,拿魂角來換戰功,你去布這個任務。」白小純一揮手,肅然的開口。

「啊?」趙龍呆了一下,魂角獸是蠻荒內一種特殊的凶獸,其角不但有藥用價值,更是煉製魂角弓的主要材料,只不過這種魂角獸,一般都是在冤魂聚集的地方出沒,而這小山谷距離長城只有十里地,那裡更沒有任何魂,根本就不可能存在魂角獸。

況且,距離長城這麼近,時常生戰爭,就算真有魂角獸,也早就跑了,除非這魂角獸傻了,才會在那裡安家。

最重要的,堪比元嬰初期的魂角獸,大都在蠻荒深處……

「這個……大人,那裡有魂角獸?況且布任務,只有萬夫長才有資格,我們……」趙龍遲疑了一下,小純,一臉茫然。

「我說有就有,快把任務送去給軍主。」白小純一揮手。

「那個……戰功賞賜多少?」趙龍苦笑,抱拳問道。

「此任務太危險了,這種兇險萬分,九死一生的任務,只有重賞才有人去接,這樣吧,就賞一億戰功好了。」白小純乾咳一聲果斷開口。

他話語說出,趙龍整個人懵了,倒吸口氣,猛然間明悟,古怪的小純。

「還有,別忘了提醒軍主,任務布前,告訴我一聲,千萬不能讓別人搶走這個任務!」白小純鄭重的叮囑。

趙龍苦笑,點頭后離去,一路走在主城裡,他內心滿是感慨,這種監守自盜的事情,他也羨慕……很快的,就到了白麟所在之地,層層上報后,將任務遞交了上去。

當這任務玉簡落在白麟手中時,白麟面的一億戰功,頓時睜大了眼,差點把玉簡掉在地上。

「這是明搶啊!」

「就算是想要戰功,這也太明顯了,不到十里的小山谷,有魂角獸也就罷了,還元嬰初期!最後居然好意思給自己賞賜一億戰功!」白麟哭笑不得,可想到畢竟是自己沒有說服宗門,免去白小純的任務,所以沉吟之後,改動一番,將獎勵的戰功從一億,降低到了一百萬……這才送入高塔巨目內。

一百萬戰功,也已經不少了,這可是足以讓人晉陞百夫長的大戰功。

「便宜這小兔崽子了。」白麟有些肉痛,要知道這可是剝皮軍布的任務,戰功是要從剝皮軍這裡出的……偏偏他在肉痛的同時,還要給白小純傳音提醒。

很快的,這一條任務就通過高塔巨目布出去,幾乎在任務傳出的剎那,就被不少人引起陣陣驚呼聲。

「一百萬戰功的任務,天啊……快接!」

「這……這是什麼任務,十裡外小山谷?堪比元嬰初期的魂角獸,這……這怎麼可能!」

「這任務,我要了!」所有個任務的修士,都是睜大了眼,心神震動,幾乎全部都是用自己最快的度,立刻就要去搶。

可他們再快,也沒白小純快,他早就等在那裡了,有白麟給他提醒,幾乎在這任務傳出的瞬間,他就立刻接下此任務,在無數人的遺憾中,美滋滋的離去。

「你們和我搶什麼啊,這任務是我給自己弄得,你們就算是搶到了,去那小山谷里,也找不到魂角獸啊。」白小純得意的儲物袋,他的儲物袋中,之前煉製聚魂丹時,就要了一些魂角獸的角,裡面有一根正是元嬰初期的魂角。

「現在我只要拿著令牌,外出去一趟小山谷再回來,就算是完成任務啦。」這種利用自身的權利去正大光明的貪圖戰功的行為,白小純覺得太刺激了。

不過他雖得意,可對於自己的外出,還是極為謹慎,思來想去后,白小純覺得自己不要冒險的好。

「雖然只是外出十里,甚至都還是在戰場的範圍內,可也不能掉以輕心……自己一個人去不行,要多帶一些人才好。」白小純深以為然,琢磨著若是把手下的一千修士都帶著,有些太扎眼了。

可若帶的少了,他又擔心出危險,最終一咬牙。

「不管了,安全第一,我這兵營內一千人,都去!」有了決定之後,白小純立刻安排下去,他手下這一千修士,都對他唯命是從,在白小純要求封鎖消息后,這上千修士立刻聽命。

他們沒有去問白小純,此行到底要幹什麼,他們只是知道,白小純是他們的千夫長,對他們有救命之恩,他們要做的,就是白小純目光所指,他們便嗜血殺過!

而白小純也沒有虧待這些人,不惜戰功,換取了足夠一千人裝備的鎧甲與法寶,更將他的丹藥,放下去,使得這些修士,一個個在裝備上,出其他軍團太多太多。

終於,在準備了數日後,這一天的夜裡,月色不明,天地漆黑時,白小純一聲令下,這上千修士頓時喬裝打扮,四散外出!

這些人都常年在長城,對於魂修很是了解,即便是長城外,也不陌生,各自裝扮后,不像是修士,反倒像是魂修,尤其是身上都帶著一些冤魂,使得全身上下,散出魂的波動。

如此一來,除非是遇到強者,又或者是展開需靈力才可施展的大神通,否則的話,從表面上,很難份。

畢竟修士與魂修,幾乎沒什麼太大的區別,只是一個依靠通天河的靈氣,一個依靠的是魂力而已。

這一千修士並非一起出去,而是四散開來,分佈在八方,獨,可實際上只要白小純傳信,他們會在短短的時間內,急趕去。

將手下一千修士都安排出去后,白小純心下略定,也喬裝打扮一番,這才帶著決心,狠狠一咬牙,走出了長城。

走出長城后,白小純摸了摸自己的臉,還是有些不放心,想了想后他忽然一拍儲物袋,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個大水桶。

這水桶內,裝著滿滿的一大桶通天河水,在裡面,浸泡著一張近乎半透明的面具,正是那張可以變幻樣子,改變一切氣息,甚至可以隱藏生命波動的人皮面具。

「此物雖有些問題,可眼下只有它可以徹底改變我的樣子與氣息。」

「我抓緊時間,去了小山谷後轉一圈,立刻就回來,應該無礙。」

「況且,區區十里的範圍,只要不是遇到蠻荒的大軍,我也不會有太多的危險。」

具一眼,白小純目中露出果斷,將這面具取出后,戴在了臉上,瞬間,他整個人的模樣就立刻改變,不再是青年,而是成為了一個面色蠟黃的中年魂修,靈力的波動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濃郁的魂力波動。

,彷彿真的成為了魂修一樣!

做完這一切,白小純總算放下心來,呼嘯間,在這地面上急前行,此刻黑夜,天空上殘月散出微弱的光芒,無法照亮大地,使得四周黑暗,只能藉助黯淡的月光,數巨石以及骸骨,倒映出的模糊暗影……

再就是四周,偶爾遊盪的孤魂野鬼,以及地面上,那些時而露頭,警惕中啃食腐肉的小獸……(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