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一切為了萬夫長!

在這外面眾人一個個都肉跳神驚,甚至因這時間的流逝,都紛紛緊張時,白小純在這洞窟內,在那巨大的地宮中,此刻雙目冒光,整個人眉飛色舞。』. .

他的聚魂丹,已經幾乎全部都用完了,一整天的時間,數千聚魂丹的耗費,使得他這裡抓獲的冤魂數量,達到了數千萬之多。

在他的儲物袋內,這數千萬冤魂凝聚成數千個魂球,每一次白小純靈識掃過,都覺得自己動力非凡,彷彿數不清的戰功。

「萬夫長,我一定要成為萬夫長!!」白小純嗷嗷大叫一聲,他的眼中躍動著興奮的光芒,此刻將最後幾枚聚魂丹扔出后,隨著聲響回蕩,緊接著又收回了數萬冤魂,白小純一摸儲物袋,不甘心的現,自己的聚魂丹……沒了。

「早知道我多準備一些啊!」白小純肉痛的前那依舊數不清的冤魂,他覺得好似自己去了一趟金山,可卻因自己準備不足,只能搬走一個小山尖的感覺。

那種不舍,那種糾結,讓白小純這裡遺憾的連連嘆息。

「不管了,我自己還好說,身邊那麼多兄弟都等在這裡,要為他們的安危著想……還是儘快回去,煉製聚魂丹,然後我自己再來一趟!」白小純狠狠一咬牙,他此刻有些不甘,眼睛都紅了,這裡的冤魂數量之多,支撐他成為萬夫長綽綽有餘,那種萬夫長觸手可及的感覺,讓白小純整個人都亢奮起來。

尤其是一想到自己成為萬夫長后的種種不同,他的心就怦怦的加跳動,此刻深吸口氣后,他驀然轉身,直奔洞窟外飛去。

度之快,剎那就順著洞窟的通道,直接飛到了外面。

剛一飛出,外面的上千修士就立刻精神一震,齊齊小純,等待白小純的命令,而那魂修老者,此刻身體抖如篩糠,小純時,內心以掀起滔天大浪。

他小純居然……毫無損,雖眼睛紅了,有些疲憊,可明顯精神亢奮的樣子,讓這魂修老者的心底,再次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一定是天人……」魂修老者都快哭了,在他的意識里,天人以下,單獨一人根本就不可能在那恐怖的洞窟內,堅持一天的時間,且竟一點傷勢都沒有。

「你說你一個天人,幹嘛要來欺負我……」魂修老者想到這裡,悲從心來,眼巴巴的望著白小純,內心已絕望。

就在這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白小純身上時,白小純一閃而出,在這深坑四周留下了一些簡單的布置后,在半空中袖子陡的一甩,目中帶著血絲,可卻露出攝人精芒。

「回長城!」白小純深吸口氣,低沉開口,身體更是一步走出,向著長城的方向疾馳而去,那上千修士等了一整天,此刻聽到白小純的話語后,也都暗中鬆了口氣。

他們雖是驕兵悍將,可這裡畢竟遠離長城有一段距離,且此地的動靜太大,雖他們也里存在了天然的禁制,使得此地的一切異常,外人難以快察覺,可畢竟在這裡耗費了一天,隨著時間的流逝,會越的危險。

一旦蠻荒有勢力來臨,必將危機。

此刻白小純一聲令下,眾人頓時四散開來,依照他們的經驗,擴散八方,直奔長城而去。

一邊離去,白小純一邊默記路線,走出沒多久,白小純回頭后,那深坑所在之地,在遠處一里山巒瀰漫,似重疊出了無數的影子,以一種天然之力,遮蓋了一切痕迹。

就連聲音,也都傳不出太多,似乎也被這山巒阻隔。

如今天色很晚,四周漆黑,,彷彿在那裡存在了無數的黑影,讓人忍不住有些莫名其妙的心底寒。

「這裡的禁制,真的是天然存在的么?」白小純遲疑了一下,他腦海里浮現出那鱷魚的骸骨,沉默中轉身,繼續前行。

來的時候需探查路線,小心謹慎,可歸途雖一樣需謹慎,但在心態上卻不同,且這歸途很是順利,途中雖遇到了一些小群冤魂,卻並不影響太多,數個時辰后,白小純一行人終於長城。

此刻已是第三天的黎明破曉,雖天地漆黑,可長城上陣法的光幕之芒,使得長城,如同一條巨龍卧在那裡,散出驚人的氣勢,讓所有人,都會心神震動。

白小純一行人還好,畢竟已習慣,可對於那魂修老者來說,此刻顫抖恐懼更多,可卻容不得他掙扎,很快的,隨著身份令牌的通過,白小純一行人從一道小門,全部回到了長城中。

魂修老者從始至終,都不知道白小純真正的身份,眾人回來后,立刻有人將他帶走,送去專門的戰俘之地,在那裡,將會有專門的修士,負責審問以及確認。

至於這一次跟隨自己外出的上千修士,白小純也沒有吝嗇,直接拿出了一千個魂球,每個人都賞賜了一個。

雖對於每個人而言,一萬冤魂的戰功不是特別的多,可都知道這一次白小純拿出的總數,那可是一千萬冤魂,這種大手筆,整個長城內,就算是白麟等五大軍團長,也都拿不出來,一個個都很感動。

「兄弟們,跟著我,大家有酒喝,有肉吃,有什麼好事,我白小純豈能忘了大家!」白小純一揮手,很是大方的開口,使得眾人時,狂熱更多,也不需要白小純去提醒說些什麼,他們明白,這一次外出遇到的事情,若沒有白小純的允許,他們一定要守口如瓶。

沒有浪費時間,賞賜了所有人後,白小純沒去休息,而是興緻勃勃的直奔自己的居所,開始全身心的沉浸在煉藥中,爭取讓自己用最快的時間,煉製出更多的聚魂丹。

至於魂角的任務,自然有趙龍等人代去交接,不多時,任務完成,一百萬戰功計算在了白小純這裡后,他的身份令牌的紅芒,也消散不見,令牌恢復如常。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三天,這三天白小純依舊沒有休息絲毫,他紅著眼,正瘋狂的煉藥,隨著一爐爐聚魂丹被他煉出,再加上他之前余留的,總數達到了五千多枚后,白小純等不下去了。

「夜長夢多,拖的時間越久,那裡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白小純一咬牙,如今成為萬夫長,已成為可能,如此一來,白小純也就豁出去了,他準備妥當,在這第三天夜裡,外出兵營后,沒有告訴任何人,也沒有帶任何手下,而是施展了不死筋瀰漫全身後,他明悟出的那似乎是不死禁的神通之法,向前猛地一步走出。

剎那間,他的身影就消失,那種身體如要崩潰分解的感覺再次浮現,掙扎了許久,白小純出現時,赫然在了長城外的戰場上,沒有半點停頓,在出現后,他急前行,剎那遠去。

面具已被他戴上,一路展開全,魂的波動更是散開,整個人還透出一股煞氣,使得途中遇到的一些土著與魂修,遠遠后,都有種此人不好招惹之感,紛紛避開。

終於,在白小純這極致的度下,他遙遙的山巒重疊如黑影猙獰之地,內心一熱,查,確定無礙后,加疾馳。

可很快的,白小純就面色變化,他在這附近找了好久,竟沒有找到之前自己所去的洞窟!

「我確定就是在這裡……可為何沒找到,莫非……是那禁制的緣故?」白小純很是詫異,在這附近又轉悠了一圈后,他目光閃動,若有所思時,眉心突然第三目睜開,體內修為奔流而去,通天法眼開啟,仔細的四周后,依舊沒有么端倪。

這要是換了其他人,除非是確定地點就在這裡,否則的話,不會再滯留觀察太久,白小純這裡不甘心,索性在這四周不斷地尋找,不時的施展通天法眼,直至又過去了數個時辰,當黎明破曉的一刻到來時,山巒之影重疊改變,似乎全部都融在了一起時,白小純的通天法眼內,立刻就不同。

「原來是這樣!」白小純精神一振!(未完待續。)

19歲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8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