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得意的宋缺

「這麼下去,會不會有一天……懸賞一份天人魂?」白小純忍不住認真的考慮了一下后,被自己這個想法嚇到了,趕緊搖頭將這個念頭趕出腦海,打定主意,自己這輩子,絕不再走出長城半步了。.』.

「哼哼,只要我不離開主城,且每次外出都帶著上萬人,我就不信了,那些蠻荒的人,如何殺我!」

「至於這長城內或許有對方的暗子,可這裡畢竟是長城!」白小純想到這裡,略微放心不少,可還是覺得有些不保險。

「不行啊,還是我修為太弱了,眼下已是金丹大圓滿,想要突破要有金木水火土五份天獸魂……」白小純嘆了口氣,他雖還剩下不少戰功,可天獸魂這種資源,很難換到。

即便是拿出天人魂去宗門換取,也需回到了宗門后,才會安全,若是在這裡,危機太多。

「修為沒辦法提升,可我還有不死長生功!」白小純想到這裡,立刻拿出玉簡傳令趙龍,給他列下了一個單子,讓趙龍去準備。

到了萬夫長后,白小純已享受不少特權,他不但可以布一些簡單的任務,甚至還可以去索要物資。

不過以白小純現在的戰功,他也不願去佔小便宜,直接划給趙龍不少戰功,讓他去購買兌換。

不多時,白小純所需的天材地寶,立刻就被趙龍換了回來,宣布自己要閉關后,白小純開始修行自己的不死長生功。

「這一次,我要一鼓作氣,將這不死長生功的第三卷……修鍊到大成圓滿!」白小純深吸口氣,拿出一塊地靈根,直接扔到了口中,咬碎后,那地靈根化作生機,擴散全身時,白小純雙目閉合,不死長生功運轉開來。

隨著運轉,那些生機立刻被抽走,形成了一絲絲熱流,融入白小純的頭部,在那裡慢慢凝聚出一條條細微的不死筋。

這種事情,容不得分心,且也無法加快,只能慢慢去進行,好在白小純的戰功太多,換來的天材地寶不少,在這不斷地啃食下,漸漸地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一年。

一年的時間,白小純靜下心修行,不再外出,使得長城內,對於他一年前祭魂的事情,也都慢慢在談論上淡了下來。

直至又過去了半年,當外面對於他這裡的議論更淡時,這一天,白小純在閉關的密室內,雙眼驀然睜開,他的目中,在開闔的瞬間,有彷彿閃電之光一瞬而過。

他的呼吸沉穩平緩,此刻睜開雙眼時,雙手掐訣向著兩邊猛的一甩,頓他四周擺放著所有的天材地寶,紛紛轟的一聲,成為粉碎。

在粉碎的瞬間,這些天材地寶的碎末竟被凝聚在一起,隨著白小純張開口,竟如鯨吞水一般,居然全部吸來。

無窮的生機,在白小純體內轟然爆,這些生機還沒等擴散,立刻就被白小純抽走,融入到了他的頭部。

在那裡,他的不死筋已完成了九成之多,如今只差一絲……而這一絲,彷彿是一扇緊閉的門,需要他以驚人的生機之力去強行轟開。

就在白小純這裡全身心沉浸在衝擊不死長生功第三卷的大成圓滿時,在這長城外,如今晌午十分,陽光不烈,反倒透出慘淡,灑落天地。

遠處蒼穹中,隱隱可見一道黑色的光柱,這光柱早已被長城上的五大軍團修士習慣了,自從一年多前出現后,已6續派出了不少人過去探查,消息也傳回了不少,可惜始終都沒有太過重要的線索。

只是知道那裡是一處多個地宮的群建,很是磅礴,存在了不少驚人的獸骨,可惜除此之外,就再沒什麼了。

雖如此,可無論是蠻荒還是長城方面,都沒有放棄,經常會派人再去查探,試圖找到一些新的線索,也正是因此,星空道極宗也下了命令,通告之前來到這裡的星空道極榜上的天驕,安排他們,至少要有一次對此地的探查。

於是,當年的那些到來此地的天驕們,雖四散開來,可無論彼此在什麼地方,做著什麼事情,也都必須要去一趟那裡。

所以,這一年半的時間中,有不少人需通過長城進出,而在這長城上,無論是進來還是出去,一切森嚴,需經過層層審查后才可。

至於白小純這裡,因晉陞萬夫長,星空道極宗內,能對他號施令的,只有鐵血堂了,而一向護短的鐵血堂,自然不會去讓白小純做這種小事。

此刻,在這長城外,有三個修士,皆是喬裝打扮,如魂修一般,正呼嘯而來,這三人兩男一女,那女子很是秀美,至於兩個男子,一人是中年,修為結丹中期的樣子,神色有些憔悴,另一人則是青年,很是精壯,挺拔的腰桿,還有那一身濃郁的煞氣,使得他這裡,似乎生人勿進。

更有一股氣勢,讓人在他面前,會不由得信任與服從。

尤其是此人的雙眼,更是帶著深邃,彷彿藏著冰寒,如同一把隨時可以出鞘的利劍,讓人明顯能感受到此人的不好招惹。

還有在他的身上,存在了不少的疤痕,這些疤痕不但無損他的氣質,反倒讓他這裡,多出了一副足以吸引女性的雄強之姿。

若是白小純在這裡,一眼就可認出,此人……正是宋缺!

「終於回來了!」眼在目,三人腳步放緩,宋缺身邊的那位容顏嬌媚的女子,似鬆了一口長氣。

「沒想到,這一走,就是三年……要不是宋兄弟,怕是我們都要葬身在蠻荒了。」隨著女子開口,那中年修士也是情緒波動,這三年內生的事情,讓他這一生都難忘,他們這一行人,走的時候有十多個,可在第一個任務里,就都被困在了一處絕地中,無法傳遞消息出去,也難以獲得外界的任何線索。

在那裡,竟也困著不少土著與魂修,彼此似乎都無法出去,他們的進入,開始還沒什麼,可很快因矛盾的激化,彼此廝殺起來。

如今歸來,那種劫後餘生,大難不死的感覺,讓他心中浮現無盡感慨,身邊的宋缺,他目中露出感激與尊敬。

在那絕地里,是宋缺憑著他個人的實力與魅力,左手壓制,右手勸說,軟硬兼施之下,臨時統一了絕地內的土著與魂修,憑著眾人之力,終於找到了出路,這才轟開逃出。

「是啊,宋大哥,以你這一次的收穫,此番必定可以一飛衝天,甚至成為星空道極榜前十,都有極大可能,其實我覺得宋大哥這裡,憑你的戰力,哪怕是現在,也都足以與前十一戰了。」那女子缺時,滿眼都是傾慕。

宋缺淡淡一笑,沒有去謙虛,就算是他自己,也都認為,自己這一次在蠻荒的三年,用脫胎換骨來形容,也都毫不誇張。

他的修為,直接從離開時的接近結丹中期,突破到了如今的結丹後期,甚至戰力爆之下,展開血溪宗的秘法,他甚至斬殺了一位結丹大圓滿的魂修。

這種戰績,足以讓他自傲,他可以想象,當自己回到了長城內,回到了界城時,在那裡,他將成為這一屆天驕中的驚艷絕倫之輩。

「其他人就算再有機緣,也都不如我這裡!」宋缺自己的儲物袋,內心很是自傲,三年的時間,他在這蠻荒里,完成的可不是三個任務,而是七個任務,這些任務都是在那絕地內完成,且他還親自統一了絕地內的眾修,給自己在蠻荒中,留下了不少的人脈關係。

且收穫的冤魂里,雖沒有天獸魂,可卻得到了三百多個元嬰魂,要知道那些元嬰魂的價值極高,任何一個,都可以賣出不菲的價錢。

最重要的,他暗中已掌握了一個天獸魂的線索,此事只有他知道,身邊的兩個同伴,都不知曉。

而他給自己的安排,是前五年的時間,全力完成任務,提高修為的同時熟悉蠻荒,至於后五年,他要衝擊大圓滿,更要去尋找天獸魂。

「以我的戰績,以我的任務量,能越我的,鳳毛麟角,至於那白小純,哼,當年我走的時候,聽說他被困在了長城中,只是一個藥師而已。」(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