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來者不善

隨著一道道身影來臨迷宮所在盆地,在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后,有一道身影,急而來,所過之處,蒼穹都泛起層層波紋,使得一些在此人之前到來的魂修與土著,紛紛色變。..

「滾開!」一聲冷哼從這身影口中傳出后,迷宮入口附近的那些魂修與土著,立刻散開,使得此人直接呼嘯而過。

到了迷宮入口上方時,此人一頓,這才露出了模樣,那是一個青年,相貌俊美,衣著華貴,與蠻荒魂修,有很大的不同,似乎在此人身上,有種高貴之意。

尤其是他的眉心上,竟有一道星痕,這痕迹似蘊含了某種奇異之力,閃動間,使得這青年渾身上下,散出莫名威壓。

尤其是他的背後,赫然背著一把大弓,此弓黑色,其上竟有九道銀紋,讓所有人,又是驚懼又是眼熱。

「煉魂世家的煉魂師……」四周的那些魂修也都心驚,目中露出尊敬,而那些土著,則是身體顫抖,趕緊拜見。

畢竟煉魂師在整個蠻荒,地位都是尊高的,而那些煉魂世家,更是了不得的存在,甚至一些底蘊深厚的煉魂世家,就連蠻荒的王侯也都很是重視。

而煉魂師是散修還是世家,眉心的印記,就是最好的證明,只有來自煉魂世家的煉魂師,眉心才會有祖印存在。

眼前這青年,雖修為不是元嬰,而是結丹大圓滿,可以他世家煉魂師的身份,使得他在蠻荒,不說可以橫行,可足以讓太多人恭敬。

這青年,名為周一星,他淡漠的四周的魂修與土著,沒有理會,這迷宮之地,他原本是沒打算來的,甚至就連與長城的戰爭,他也沒有參與過,他所在的煉魂世家,雖不算龐大,可在這一大片區域里,也算名氣不小。

眼下之所以到來,他的目標很明確,正是白小純!

「完整的五行天獸魂,就算是家族裡能勉強拿的出來,可卻輪不到我……只要殺了這白小純,我就可以直接獲得,且結嬰后,我說不定還可以推動自身的煉魂層次,去嘗試煉出十色火乃至十一色火……若能煉出十色火,我的煉魂層次就可達到三級巔峰,而若真的煉出十一色火……我從此之後,就是黃品煉魂師!!」想到這裡,周一星目中閃露期待,一晃之下,衝進入口,光芒一閃,被傳送進了迷宮內。

此刻的迷宮中,進入的人數之多,已接近二十萬……這裡面長城修士只有三萬,餘下的都是蠻荒魂修與土著,其中還有幾百個煉魂師。

如此多的人數,都是在進來的一瞬,被隨機的傳送到各個位置,在這迷宮內擴散開來,可這迷宮太大了,二十萬人進來,也都無法掀起太大的浪花。

尤其是迷宮錯綜複雜,神識會被壓制,追殺白小純的那些人,走著走著就不知不覺的分散開來,儘管始終都在尋找,可到了現在,還沒有找到白小純的蹤跡。

越是如此,這些蠻荒之修就越是著急,生怕白小純被其他人搶先滅殺,於是尋找更為急,以至於在尋找的過程中,哪怕是遇到了長城的修士,也都因不願浪費時間,所以大都目光一掃,立刻就呼嘯而過,繼續搜尋。

雖不是所有蠻荒之修都這樣,可總體而言,白小純一個人,也算是成功的吸引了絕大多數的蠻荒之修的注意,使得長城方面的修士,在這迷宮內壓力大減。

當然,若是遇到落單的長城修士,殺人奪寶的事情,還是會出現,甚至不僅僅會生在長城修士身上,就算是蠻荒魂修之間,這種事情,也會出現。

與此同時,這迷宮中種種詭異的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在很多區域,6續的生……

此刻的白小純,早已戴上了人皮面具,化作了中年修士,在這迷宮內小心翼翼的前行,他一路謹慎,生怕被人認出,之前進入迷宮后,他就立刻展開全,左繞右繞,雖成功的將追擊之人都甩開了,可他也一樣迷路了,且他也嘗試展開融天地的術法,想要能不能離開這裡,可卻現,這迷宮竟存在了某種封印虛無之力,使得他的融天地,無法展開。

「迷路有什麼的,在這迷宮裡,大家都在迷路。」白小純安慰自己,揉了揉眉心,覺得自己有些繞暈了,周的一面面牆壁,怎麼一模一樣,與自己這一路所什麼區別。

這迷宮內存在了無數的牆壁,且都是與頂棚連接,使人無法飛出太高,自然也就難以窺,同時靈識這裡也都被壓制,甚至白小純也嘗試的去轟擊牆壁,可卻現其堅固無比,難以撼動,至於記號,自然也無法留下絲毫,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在踏入這迷宮的一刻,白小純就現這迷宮內充滿了陰寒。

這陰寒與他的寒氣不同,那是冥死之意,似這迷宮如一個巨大的墓地,那種陰冷的感覺,讓白小純好多次都覺得,背後有人在盯著自己。

可他回頭時,卻沒有現絲毫端倪。

「這是個什麼鬼地方……」白小純輕咬著嘴唇,更小心了,走出了幾步后,他忽然面色一變,猛的停頓下來,目中露出銳利之芒,整個人彷彿化作了即將出鞘的利劍。

與此同時,在他前方的一個拐角處,此刻有四道身影,急衝出,這四人三個是魂修,還有一個是將身體壓制在了一丈多高的土著巨人。

四人顯然組成了一隊,修為不俗,竟都是結丹大圓滿,尤其是其中一個魂修,似乎體內有著元嬰雛形……竟是一個結嬰失敗,成為了假嬰境之人。

這種假嬰境,對於修士而言,既是好事,又是壞事,好事是修為在結丹大圓滿之上,更進一步,可壞事卻是此人此生想要衝擊元嬰,難度之大,是其他人的十倍以上。

此刻那土著巨人在前方,似作為防護之用,至於那三個魂修,衣著雖不算華麗,可他們的身邊,卻有各種法寶環繞。

其中二人身邊有青紅二色的飛劍嗡鳴,這兩把飛劍材質一般,可在其上,竟都存在了六道銀紋!

這代表了這兩把飛劍,都是煉靈六次之物!

而最驚人的,則是那假嬰魂修,他的頭頂漂浮著一個閃閃光的寶珠,這寶珠上赫然流轉著……七道銀紋!

這四人神色警惕,從拐角走出后,立刻就帶著面具的白小純,紛紛雙目微凝。

白小純站在那裡,也盯著這四人,這不是他在這裡次遇到蠻荒之修,在這之前,他也遇到過數波,有面具在,那些人大都沒有理會他這裡,只是打量一番就離去。

雙方都盯著彼此,幾個呼吸后,白小純後退幾步,讓開道路,那四人目光閃動,白小純身上的那些鎧甲,緩緩靠前,可就在彼此之間距離十丈的剎那,那四人中的土著,猛的低吼一聲,向著白小純這裡,獰笑衝來。

「他們沒有的身份,這是上有鎧甲,且又是一個人,想要殺人奪寶,此戰,要戰決!」白小純眼中寒芒閃過,在那土著巨人衝來的瞬間,他沒有後退,而是向前一步衝出,度之快,讓那四人面色驟變。

還沒等小純這裡的身影,就聽到了一聲轟隆隆巨響以及那土著巨人的凄厲慘叫,這土著巨人的身體在半空中猛的頓住,整個身軀猛然爆開,血肉被一股大力捲動,彷彿化作了血箭,直奔那三個魂修而去。

直至此刻,他們三人才站在那土著巨人崩潰之處的白小純的身影,也他收回的一拳。

三人雙目猛的收縮,內心咯噔一聲,知道招惹了強者,可如今後悔已來不及,三人都是上過戰場的魂修,知道狹路相逢勇者勝,此刻紛紛殺意更熾。

至於那些來臨的血箭,因蘊含了毒素,雖對三人造成了影響,可他們自有克制的辦法化解,只見那假嬰修士頭頂的寶珠一閃,頓時形成了一道光幕,將那些血箭阻擋在外,雖還是被穿透了一些進來,可三人卻沒有在意,殺意爆,沖向白小純!

「死!」(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4 Queries in 0.03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