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1章 紅帽子,綠帽子,我們是一群小帽子……

「九色火!三級煉魂師!!」一旁的陳珏,也在九色火后,面色變化,一星時,已露出敬畏。『. .

周一星沒有一眼,似乎在他眼中,如陳珏這樣的魂修,並不在意,他的眼前,只有白小純,準確的說,是白小純的那把永夜傘,可他著,卻皺起眉頭,似有一些不解。

「你是魂修,還是煉魂師?」周一星目光從永夜傘上掃過,小純的眼睛。

「九色火……」白小純內心震動,他一星手中的九色火,感受到了對方的修為,並非元嬰,而是與自己一樣的結丹大圓滿。

雖如此,可那九色火內,卻蘊含了一股讓白小純也都覺得心驚的力量,似乎一旦捏爆,威力驚人。

此刻在對方打量自己時,他也在觀察眼前這青年,注意到了對方的目光,之前是落在自己的永夜傘上,實際上他方才拿出此傘,也是打算震懾之用,眼下琢磨著此人這樣的修為,居然就可以有九色火,尤其是的神情與話語,似乎從這九色火上,辨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蠻荒……煉靈……煉魂……」白小純回想這些年自己打探到的那些消息,以及蠻荒魂修手中的那些多次煉靈的法寶,他的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可此刻不是深思之時,在周一星小純的瞬間,白小純也人,二人目光對望的剎那,都感受到了似乎有一股波動,在二人之間激蕩。

「少有我來的,再問你一遍,你是魂修,還是煉魂師。」周一星眉頭微微皺起,目中露出寒芒,再次問了一句。

在他這句話問出的瞬間,四周那些魂修,一個個殺意瀰漫,死死的盯著白小純。

「煉魂師!」白小純眯著眼,覺得這麼說沒有信服力,感受著對方身上的魂力波動,他立刻也散出修為。

在那神奇面具的調整與掩飾下,白小純散出的修為,於外人不是靈力波動,而是魂力,這魂力強悍,帶著霸道,並非魂修之力,而是獨屬於煉魂師才具備的那種壓制之力,此刻散開四周時,那些魂修一個個面色都變化起來。

周一星雙目收縮了一下,感受魂力后,又白小純手中的永夜傘,眉頭略展又再次皺起。

「是我的錯覺么,為何他之前靠近時,我的九色火居然搖晃起來,有種彷彿要脫手而出,向他飛去之感。」

「雖只是一瞬的變化,之後就恢復如常,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事情……是那把傘么,不像……此人不對勁……將其斬殺后,或許能有答案。」在周一星這裡疑惑時,白小純也在糾結。

他腦海急轉動,打量著周一星手中的九色火,琢磨著要不要殺人奪寶,他衡量了一下彼此的實力后,又那九色火,有些遲疑,他倒不是顧忌對方人多,而是忌憚這九色火內的毀滅之力。

可一旦能得到那九色火,白小純就可以將永夜傘煉靈到第九次,如此一來,此傘威力將會更大,對他而言,在這迷宮內生存的幾率,也會增加一些。

「此人不知道我的度,那麼突之下,他自然而然的,就會用手中的九色火來出手……」

二人各懷心思,彼此同時目光閃動,再次對望的瞬間,立刻都各自目中的寒芒,周一星目中露出果斷,左手抬起向著白小純一指。

「殺!」

幾乎在周一星開口的同一時間,白小純向前一步走出,將其度展開到了極快的程度,殘影出現,呼嘯而去,度之快,讓人根本就無法反應過來。

猛的一下,他就直接出現在了周一星的面前,右手抬起,向著周一星這裡,直接一拳轟來!

欲取九色火,可卻在出手時不露絲毫,這一拳,轟的更是周一星的胸口!

周一星大吃一驚,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白小純這裡的度,居然這麼快,此刻心神震動,急後退時右手猛的一揮,立刻九色火化作了一片火海,試圖阻擋白小純的衝擊。

四周那些魂修,此刻才紛紛驚醒,直奔白小純,陳珏咬牙咆哮,拼了全力阻擋,一時之間,廝殺驚天。

眼色火的火海,撲面而來,白小純心驚肉跳,他如今也算是拼了,可這九色火的威力,他只是感受了一些,就覺得可怕,不知自己的身體能否承受,此刻一想自己既已出手,那麼勢在必得,於是狠狠一咬牙,在那九色火的火海來臨的瞬間,他猛的全身寒氣轟然爆。

至寒之意,轟鳴而出,眨眼就覆蓋八方,那些試圖來臨的魂修,頓時一個個顫抖,眨眼間,咔咔聲中,竟全部都被冰封!

地面也好,四周的牆壁也罷,轉眼就化作了寒界,與那九色火的火海,直接就碰到了一起,可在碰觸的剎那,至寒氣息竟猛的凹陷下去,似形成了一個大口,居然將那九色火,直接一口吞噬。

轟鳴之聲,回蕩迷宮!

「給我封!」白小純大吼一聲,立刻四周的寒氣,呼嘯而來,形成層層封印,眼封印了九色火,而那九色火也不凡,其四周的寒氣,竟急的融化!

只不過這九色火畢竟無根,在融化四周寒氣時,它自身也飛的黯淡下來,似隨時可以熄滅的樣子,周一星面色大變,正要收回九色火,可白小純豈能給他機會,在那九色火與至寒碰觸的同時,永夜傘驀然撐開,向前直接阻擋。

傘身上詭異的笑臉出現,向著周一星一吸,周一星頓時毛骨悚然,緊鎖生機。他怎麼也沒想到對方居然有如此戰力,尤其是那寒界,更是讓他心神強烈震動。

此刻又鬼臉,他呼吸急促,猛的一拍眉心,頓時眉心上的星痕,爆出了星光,閃耀八方時,轟擊在了白小純的永夜傘上。

永夜傘震動,可藉助其阻擋之力,已足夠白小純奪走九色火,幾乎在周一星星光散出的瞬間,白小純右手向著那正在被封印的九色火,一把抓來!

連同寒氣封印,一同收走,放入儲物袋后,白小純收了傘,急後退,他知道寒氣一出,很可能會暴露,而那周一星之前的星光術法詭異,白小純琢磨著既然九色火到手,不願與其糾纏,立刻倒退。

「你找死!!」周一星怒吼,他頭略有些散亂,目中充滿怒火,他一時間還沒察覺出白小純的身份,此刻眼純居然當著他的面,把他的九色火就這麼的搶走了,而且逼得他竟無法展開術法,那種被一步步算計的感覺,讓他整個人怒意衝天。

此刻右手抬起一拍儲物袋,立刻那本應該背在身後的黑色大弓,被他直接取出,追擊時拉開弓弦,鬆開后一聲尖銳之音,衝天而起。

沒有實質的箭,而是魂力所化,形成了魂箭,離弦而去,度之快,直接破碎虛空一般,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轟鳴而來。

這是九次煉靈的至寶,威力之大,讓白小純面色一變,身體後退時,永夜傘陡然展開,阻擋此箭。

轟的一聲,一股大力在傘身上爆開,白小純身體震動,本可藉助這股衝擊之力,讓自身後退度更快,可他卻強行停住,直勾勾的把弓。

「你身上還有這種至寶,早說啊。」白小純舔了舔嘴唇,此刻也不跑了,直奔周一星而去。

這一幕,立刻讓周一星傻眼了,他從來沒見過如此狂妄之人,搶了自己的九色火后,己拿出弓,居然不跑了,還要來搶。

「你找死!」周一星怒極吼道,再次拉弓,這一次直接凝聚了三支魂箭!

不遠處的陳珏,此刻身體顫抖,周一星沒認出白小純,可當白小純那寒氣出現時,他立刻就認了出來,腦海嗡的一聲,第一個反應就是自己死定了,悲憤無助中,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該逃還是不該逃。

眼再起,可就在這時,驟然……劇變突現!

「紅帽子,綠帽子,我們是一群小帽子……」

「紅腦袋,綠腦袋,我們最喜歡白腦袋……」陣陣詭異的歌謠,極為突兀的,在三人所在之地,突然傳出!(未完待續。)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2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