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3章 血饅頭

之前帽子出現的地方,在白小純三人各自逃走後,那片空曠的區域里,只剩下十多具站在那裡,一動不動的魂修屍體。.』.

這些魂修的腦袋都空了,露出了白色的頭骨,很是詭異。

四周牆壁上,那些面孔一個個似都鬆了口大氣,此刻正不斷地開口議論,似很是碎嘴的樣子。

「終於走了,紅帽子走了,哈哈。」

「紅帽子今天很反常啊,居然沒有來欺負我們。」

「就是就是,很反常啊,不對勁啊……」可就在這些牆壁內的面孔相互興緻勃勃的議論時,突然地,他們猛的面色大變,一個個睜大了眼,盯著同一個方向,口中的聲音,如被掐住了脖子一樣,戛然而止,目中露出的,是比方才帽子,還要恐懼的神情,竟一個個顫抖起來。

在它們目光所方,此刻虛無扭曲,形成了一個模糊的身影,這身影漸漸清晰起來,那是一個女子,有著一頭長,樣子明明嬌媚,可不知為何,在她身上,卻有說不出的詭異之感。

「好多人都來了呀……小哥哥也來了哦。」這女子掩口一笑,雙眸成為了月牙,似乎更美了一些,可偏偏那詭異的感覺,更濃郁了。

因為在她的月牙般的雙眼內,在那瞳孔中,竟然多出了另外的瞳孔,彷彿是一大一小兩個瞳孔重疊在一起……這一幕,足以讓任何人都心神寒。

若白小純在這裡,一眼就可以認出,這女子……正是公孫婉兒!

此刻的白小純,正玩命狂奔,他身後七八頂帽子緊緊追擊,一路上白小純嘗試去反擊,可那些帽子竟無視白小純的任何術法,這就讓白小純更緊張了,哪怕他展開那種可以讓四周緩慢的極致度,可這些帽子很是詭異,度竟度不減。

「追我幹嘛……我……我腦袋不好吃啊。」白小純怕極了,雙手護著頭頂,一路狂奔,好在這途中遇到了不少蠻荒魂修與土著,那些帽子似乎也並不是一定要吃白小純,漸漸的就被其他人吸引,再加上白小純度快,慢慢的,他終於將那些帽子甩開。

當察覺身後沒有帽子追擊時,白小純這才鬆了口氣,回想這些帽子的詭異,他心有餘悸,可又琢磨這些帽子居然真的不追自己了,而是去追了其他人,白小純又覺得有些鬱悶。

「難道我的腦袋真的不好吃?」白小純咕噥一句,趕緊打消自己這個念頭,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他遲疑了一下,揮手間四周有霧氣散出,遮蓋八方后,他又散出了一些寒氣,封鎖四方,這才舔了舔嘴唇,從儲物袋內把那團九色火取了出來。

小心的去掉了冰封后,他拿著九色火,目中露出激動,此火雖黯淡了不少,可終究是九色火,白小純拿在手中,感受著此火內蘊含了驚人之力,回想之前的一幕幕,白小純覺得也算值了。

「這九色火不凡啊,若非它無根,怕是我的寒氣也無法將其封印住。」

「有了此火,我的永夜傘,就可以煉靈九次……」

「一旦九次,其威力將更大,我在這裡保命的程度也就越高。」白小純想到這裡,又觀察了一下四周,趕緊取出龜紋鍋與永夜傘,開始煉靈。

「這裡是迷宮,不知天地之力是否足夠……」白小純遲疑了一下,他當日隨著三萬人外出前,曾在長城內煉靈,那個時候,他就感受到了因天地之力的稀少,煉靈都有些不穩。

可好在那口龜紋鍋神奇,勉強煉靈成功,此刻不但九色火黯淡,且還是在迷宮裡,白小純遲疑后,一咬牙。

「為了增加保命的幾率,值得嘗試一下,若真的失敗,那也是沒辦法的事。」為了自己的小命,白小純一向不會吝嗇,此刻有了決斷,立刻開始煉靈。

隨著九色火被龜紋鍋吸收,龜紋鍋上那些紋絡,剎那間就刺目閃耀,白小純有些緊張,目不轉睛的盯著,當些紋絡全部瀰漫后,他精神一振,趕緊把永夜傘放在了龜紋鍋里。

幾乎在此傘放入的瞬間,龜紋鍋猛的震動起來,紋絡璀璨,彷彿具備某種靈動,竟脫離龜紋鍋,直奔永夜傘,如編織一般,烙印在內后,凝聚出了……第九道靈紋!

在第九道靈紋出現的瞬間,永夜傘抖動起來,白小純隱隱的似聽到了其內傳出了一聲蘊含了振奮歡快之意的咆哮。

很快的,龜紋鍋平靜下來,一切恢復如常,白小純卻愣了。

「這就成了?沒感受到四周的天地之力來臨啊。」白小純詫異,拿起永夜傘,仔細查現這一次的煉靈,的的確確是成功了。

可他更詫異了,紋鍋,又永夜傘,他以往煉靈,都會引來天地之力,可這一次卻半點沒有。

回想具體的不同后,白小純忽然目光急的閃動了一下。

「不同的是火!」

「我以前煉靈,是用的多色火的材料,引燃后形成的多色火,而這一次,是直接用的多色火……而且此火顯然來自蠻荒……」白小純若有所思,聯想到蠻荒的魂修,尤其是煉魂師,他們身上大都具備多次煉靈的法寶,隱隱的,他覺得自己似乎抓到了一些線索。

「或許蠻荒煉靈,不需要天地之力,否則的話,在那裡天地之力更為貧瘠,怎麼可能會出現那麼多的煉靈之寶。」白小純思索半晌,知道如今在這迷宮內危機四伏,容不得他分心太多,於是將此事暫時埋在心底后,散了霧氣與寒氣,在這迷宮內,更為小心的尋找出口。

時間流逝,很快又過去了兩天,在白小純的小心謹慎下,倒也沒有遇到如那紅帽子般的詭異事情,可他也慢慢現了,這裡無論是長城修士還是蠻荒魂修土著……似乎在數量上,都少了一些。

「以前一天能遇到至少十多人……可現在,一天能遇到三五人就不錯了,這少的也太多了吧……」白小純周的牆壁,有種強烈的感覺,這迷宮彷彿是一張死亡的大口,吞噬著進入者的一切。

這感覺,讓白小純心底哆嗦了一下。

「不行,我要找到出口!」

「可這裡怎麼一樣,出口在哪啊……」白小純愁眉苦臉,他也嘗試用了一些辦法,如標註記號,可卻沒有絲毫作用。

最終只能繼續用那個笨方法,盯著右側牆壁,在這迷宮內慢慢前行,時間流逝,又過去了三天後,這一天,白小純覺得自己已經走暈了,哭喪著臉,正走過一處拐角時,他忽然睜大了眼,頭皮再次一麻。

一股陰森的感覺,又一次浮現在他全身,化作了冰寒,瀰漫身體內外,他屏住呼吸,一邊死死的盯著前方,一邊小心翼翼的後退,生怕引起注意。

在他的前方,出現的不是紅帽子,那裡是一處如廣場般的區域,連接四周的道路,在這廣場上,有兩根巨大的蠟燭,正在燃燒。

蠟燭火是綠色的,將這整個廣場都映照的綠油油一片,很是瘮人。

在那兩根巨大的蠟燭之間,放著一個巨大的盤子,在這盤子里,竟堆積如小山一般,放著無數個……血饅頭!

那一個個血饅頭,鮮紅鮮紅的,讓人驚心怵目,彷彿是剛剛被血染浸泡一般……而這還不是最詭異的,讓白小純頭皮要炸開的,是在這廣場上,此刻竟有數百人站在那裡。

這數百人中有長城修士,有蠻荒魂修,還有土著,甚至煉魂師也有……這些人,一動不動的站著,神色中露出痴狂,正死死的盯著那盤血饅頭,沒有人說話,只有粗重的喘吸聲,在這廣場中傳出。

一股香氣,似乎從那盤血饅頭上升起,擴散四方時,也落入到了白小純的鼻中,那味道,充滿了香甜,可深入到了體內后,卻化作了足以將五臟六腑都嘔吐出來的屍臭!(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