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545章 爺爺叫周一星!

通道內,正在瘋狂疾馳的白小純,他不知道離開后廣場中發生的事情,此刻一口氣跑出了好遠,直至那種香甜的氣息完全聞不到后,他這才驚魂未定的四下打量。

確定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應該是距離那廣場很遠后,他一把將趙龍與神運算元扔在了地上,這二人此刻昏迷,神運算元還好一些,可趙龍的口中滿是血肉。

白小純立刻取出丹藥,給二人喂下后,在他們頭頂拍了一下。

二人身體一震,慢慢睜開了眼后,神色有些茫然,看到了帶著面具的白小純,也看到了四周,還沒等反應過來自己是在什麼地方,他們立刻就想起了在廣場中的一幕幕。

這一切,在他們腦海里浮現后,二人面色大變,猛的就嘔吐起來,尤其是趙龍,更是趴在那裡,吐的身體都縮成了一團。

「多謝道友救命之恩!!」神運算元神色感激,向著白小純深深一拜,他想起之前的一幕,就覺得后怕,那一切太可怕了,若沒有眼前之人的救助,恐怕要麼是自己把自己給吃了,要麼就是別人把自己給吃了。

這麼一想,他就身體顫抖不停,越加的后怕。

趙龍也強行抑制住嘔吐,看向白小純時,一樣抱拳拜下,儘管白小純給他的感覺是魂修,可這一刻,他的感激誠心誠信。

「這裡危險,你們……好自為之。」白小純有些疲憊,從踏入這迷宮后,他不但要與人斗,還要與一些恐怖的存在去爭命,這對他而言,身心俱疲。

無論是紅帽子,還是血饅頭,這一切,都讓白小純覺得自己的生命在這裡,受到了嚴重的威脅,此刻輕嘆一聲,給了神運算元與趙龍一些丹藥與符籙后,獨自離去。

他不能帶著二人一起,一旦他身份暴露,二人將更危險,且在這個鬼地方,白小純有種感覺,自己單獨,或許生存的幾率更大。

匆匆離去后,趙龍與神運算元相對沉默,二人看著白小純給他們的丹藥與符籙,若有所思,半晌之後,相互看了看,苦澀中溝通一番,結伴離去。

時間流逝,又過去了數日,白小純在這迷宮內,更為謹慎小心,之前從那廣場離開后,白小純就意識到,自己……又迷路了。

咬牙之下,只能繼續用之前的辦法,重新摸索,可漸漸地,他的恐懼感與日俱增,因為他發現,這迷宮裡,他已經有兩天……一個人都沒看到了。

整個迷宮一片死寂……哪怕是屍體,他都沒看到一具,這就讓白小純內心綳著的那根弦,更緊了。

「不對勁,難道十多萬人,都死了?」想到這裡,白小純呼吸一窒,他不知道自己如今是在迷宮的哪個方向,也找不到出口,甚至他覺得自己似乎在繞圈……偏偏他無法留下記號,根本就找不到來判斷自己所在位置的標註物,心底焦急的同時,又看不到了其他人,那種彷彿迷宮內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的感覺,讓他心臟跳動加速,至於用面具改變樣子的事情,他此刻也沒心情去考慮了。

又過去了一天,白小純甚至提高了自己的速度,使得走出的道路更遠,可依舊還是一個人都沒看到,這就讓他越發的恐懼起來。

「該死的陳賀天,我為長城立下大功,你卻要害我!!」白小純想起讓自己來這裡的罪魁禍首后,他咬牙切齒。

就在他這裡內心憤憤時,突然的,從白小純的前方,傳來了陣陣呼嘯聲,似有人正在急速前行,這聲音來的突然,白小純已經好幾天沒聽到了,此刻乍一聽到,他甚至都驚喜了一些。

可很快就警惕起來,立刻後退,目光炯炯的盯著前方的道路盡頭的拐角處。

與此同時,前方的呼嘯聲也瞬間消失,似乎對方也察覺到了此地有人。

白小純不知道在那拐角處的是人是鬼,對方似乎一樣不知道白小純這裡是什麼存在……於是,雙方在這安靜后,一股壓抑與緊張感,慢慢瀰漫。

白小純目光微閃,輕吸口氣,右手抬起時,一把飛劍出現在他的手中,被他猛的一甩,以馭力操控,直奔那拐角而去,可就在這飛劍飛出的瞬間,突然的,從那拐角處,有一道烏光,破空而出。

那烏光內,赫然是一支魂箭,此箭直接就與白小純的飛劍碰到了一起,錚鳴中,白小純的飛劍立刻支離破碎,無法阻擋那魂箭絲毫,此箭瞬間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眼看臨近,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揮之下,一尊虛幻的大鼎,幻化而出,直接阻擋。

轟鳴傳開,巨響回蕩時,白小純卻笑了起來。

「原來是你!大猩猩!!」白小純在看到那支魂箭的瞬間,就立刻認出了此箭,想起了那把弓,想起了周一星!他不知道周一星的名字,不過對此人眉心上的星痕,很有印象,於是就索性給他起了一個名字。

此刻知道對方是人,不是那些古怪的玩意后,白小純抖擻精神,身體猛地衝出,直奔拐角而去,幾乎在他飛出的同時,拐角的位置,周一星也一步走出,猛地看向白小純,麵皮抽動了一下。

他在這些天,也都心驚肉跳,遇到過一些詭異的事情,不說九死一生也差不多了,若非眉心的星痕,他怕是早就死在了這裡。

如今雖逃出,可卻極為狼狽,披頭散髮不說,儲物袋內的消耗品,也都用的七七八八,眉心的星痕,已黯淡的不得了,怕是再用個幾次,就會碎滅,而一旦碎滅,想要重新烙印,需要回家族在祖祠前跪拜七七四十九年,才可重新形成。

而這一切,在他看來,都是因為白小純……沒遇到白小純前,他一切如常,可遇到了白小純后,他覺得自己就開始倒霉了。

此刻更是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好幾天沒看到一個人影,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居然會是那白小純!

「白小純!你才是大猩猩,你全家都是大猩猩!」周一星怒吼,他也不管對方到底是不是,反正他覺得,此人十有**,就是那白小純。

此刻眼看白小純撲來,周一星立刻開弓,嗖嗖嗖……一連九支魂箭,連珠而出,直奔白小純而去。

可就在這些魂箭來臨的瞬間,白小純揮手間,長笑一聲,永夜傘撐開,轟鳴中,阻擋那九支魂箭,速度沒有絲毫減慢,直奔周一星。

周一星看著白小純永夜傘上那閃耀亮眼的九道銀紋,已然發狂,雙眼頓時紅了,怒吼起來,他記得之前這把傘,分明只是八次煉靈。

可眼下,居然九次了……不用仔細去想,他就可以猜到,之所以這樣,一定與自己的九色火有關,一想到白小純居然用自己的九色火去煉靈,而且竟一次性的就成功了,這種運氣,這種憋屈,讓周一星怒火填膺。

「大猩猩你別生氣啊,那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啊。」白小純頂著永夜傘臨近后,猛的收傘,掐訣間向前一揮,立刻寒氣快速爆發,形成無數冰刺,直奔周一星而去。

他看到周一星后,是真的高興,在這裡好多天一個人沒看到,此刻好不容易看到一個,白小純還真不想把對方弄死,他甚至都後悔之前沒帶著神運算元與趙龍了。

「你爺爺叫周一星!」周一星怒吼一聲,眼看那些冰刺臨近,他急速後退,雙手掐訣間,立刻從他的身體內,忽然有一縷縷冤魂飛出,這些冤魂在半空中竟組成了一個符文印記,轟鳴間,形成了魂火,直奔那些冰刺而去。

巨響回蕩,冰刺咔咔碎裂時,似冰火碰撞,化作了衝擊,周一星再次後退,開弓時,這一次竟一口氣射出了十八箭!

「給我死!!」這十八箭,若白小純沒有永夜傘,想要對抗很是麻煩,畢竟是九次煉靈之弓的加持。

「周一猩?哈哈,果然是個大猩猩……」白小純笑道,眼看那十八箭臨近,他永夜傘猛的撐開,再次阻擋時,寒氣全力催發,轟的一聲,那些冰刺瘋狂蔓延,直奔周一星。

白小純是打算生擒,這樣不但可以問出煉魂師的一些秘密,還可以有個解悶兒的,甚至關鍵時刻,還能扔出去誘敵……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