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打不死……

可就在那石碑被紅塵女拍碎的剎那,似乎觸動了某種禁制,上方那正在緩緩消散的金色光龍,竟雙眼猛地睜開,在睜開的瞬間,這四周牆壁上那一處處小孔內透射出來的光,急的改變了方向,竟在這正在崩潰的葬宮內,不斷地掃過。.M

而那條金色光龍,也因這些小孔內射光的改變,消失無影,整個葬內,眨眼間,就五光十色,那些射光急變化,其中有不少射光碰到了紅塵女,竟讓紅塵女面色一變。

那射光似有腐蝕之力,使得紅塵女的衣著,急的融化,露出了白嫩的皮膚后,出現了紅點,那紅點似飛的腐蝕,需修為去化解才可,且一切法寶似乎都無法阻擋,甚至紅塵女甩袖間,試圖去毀滅這些小孔,可卻不但無法做到,甚至引來了更多的射光,這一切,讓紅塵女悶哼一聲,急避開。

白小純一愣,他沒心情去女的嬌軀,注意到這射光也有不少掃過自己的身體,可對自己的傷害微乎其微……

「詛咒,這就是詛咒……我雖也抹去了一行,可顯然與這紅塵女比較,她才是罪魁禍啊,魁皇英明!」白小純精神一振,內心得意的奉承道。

可還沒等白小純高興太久,紅塵女竟全身散出紅霧,直奔白小純而來。

那紅霧在這一道道射光下,飛縮小,可依舊能支撐紅塵女,在這葬宮內,對白小純強行擊殺!

這一幕,讓白小純雙眼猛地收縮,尖叫一聲。

「二代魁皇,你這詛咒不行啊……」白小純內心哆嗦的埋怨,度再次爆,這一次是徹底玩命般,將度常的揮,轟的一聲,他身體化作殘影,在紅塵女臨近的瞬間,險之又險的急避開。

開,可紅塵女身為天人,她的出手,哪怕只是掀起的氣勢,也絕非白小純這金丹大圓滿可以對抗。

轟鳴中,白小純再次噴出鮮血,目中露出絕望,他找不到離開這裡的出口,在這裡,他必死無疑!!

「度不慢。」紅塵女冷冷的小純一眼,猛的一步走來,這一步,彷彿縮地成寸,似乎可以直接出現在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全身汗毛聳立,慘叫中再次後退,可就在這時,突然的,這葬宮猛的搖晃,比之前還要劇烈太多,在這搖晃中,四周所有的雕像都崩潰開來。

更是在這一瞬,一股傳送之力,居然從這葬宮裡,無形的擴散開來,似乎……有一個傳送陣,正在展開!

不僅僅是葬宮這樣,這一刻,在那試煉之地,在那迷宮裡,傳送之力無處不在,彷彿正在醞釀,怕是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真正開啟。

而一旦開啟,就會將這裡的一切存在,全部都傳送出去……

顯然,這……就是出口!!

對於其他人而言,這出口是生機,可對白小純來說,這樣的出口,如同死亡一樣,因為在紅塵女的擊殺下,他根本就沒把握堅持到傳送開啟!

這傳送之力的出現,干擾了四周的虛無,使得紅塵女的縮地成寸被打斷,她也察覺到了在這葬宮內傳送陣的開啟,目中露出果斷,向著白小純,再次一步走來。

只是那一道道射光,對她影響不小,尤其是落在身上的紅點,更是時刻刺痛,必須要分出修為去壓制化解,否則惡化后,將對她極為不利,此刻不得不再次散出紅霧,擊殺而來。

白小純此刻如困獸,藉助這個機會,他趕緊取出多枚神墟丹,放在嘴裡,再次退後,可他的度哪怕再快,於紅塵女的一步下,依舊太慢,眨眼間,紅塵女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右手抬起,向著白小純驀然一指。

這一指,描淡寫,可卻蘊含了一股絕滅的殺意,這一刻,是真真正正的生死危機,白小純雙眼赤紅睚眥欲裂,在這生死關頭,他猛的出一聲豁出一切的咆哮,他知道自己無法後退,此刻只能拚命!

白小純明白,自己眼下唯一的生機,就是拖延時間,只要能拖延到傳送陣開啟,自己的小命就很可能保住了。

「我和你拼了!」白小純怒聲吼道,不死長生功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展開,不死金皮,不死金剛,不死筋,齊齊施展后,他右手抬起,向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紅塵女,直接兩指狠狠的捏去!

正是他的碎喉鎖。

轟鳴中,白小純的慘呼傳遍四方,他的右手竟被紅塵女一把抓住,嘴角帶著輕蔑,狠狠向上一掰!

咔嚓一聲,居然將白小純的右手兩指,直接掰斷,袖子一甩時,一股大力傳出,轟在了白小純的身上,任憑白小純的不死長生功如何強悍,可在這修為的壓制下,他的全身立刻噼里啪啦的傳出砰砰之聲,骨頭碎裂,血肉綻開,不死長生功,竟被直接轟開!

白小純瞬間就重傷到了極致,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倒卷。

「果然皮糙肉厚,竟還有口氣?」紅塵女冷笑,一晃之下,正要過去滅了白小純這最後的生機時,白小純哀嘆一聲,感受到自己如今的傷勢之重,生命之火都要熄滅,身體在被拋出時,他一口咬碎嘴裡的所有神墟丹。

體內熱浪剎那爆,席捲全身後,他的傷勢以不可思議的度,剎那恢復,在恢復的瞬間,紅塵女已出現在了白小純的身邊,一指就要落下。

白小純全身修為猛地爆,雙眼赤紅甚至眼角鮮血裂出,大吼一聲,體內的寒氣不要命的全部爆出來,連同自己的靈力,也都沒有絲毫去節省的統統釋放出來,眨眼間,他四周寒氣滔天,咔咔聲下,這整個葬宮,直接成為了寒界。

與此同時,白小純來不及多想,猛的轉身就要逃遁。

這一切說來話長,可實際上都是電光火石間生,就在白小純寒氣擴散的同時,紅塵女鳳目露出輕蔑,她白小純要拖延的想法,可她有足夠的自信,以自己天人之力,若還讓白小純拖延成功,那麼她可以去一頭撞死了。

此刻眼撲面而來,紅塵女抬起的一指絲毫不變,猛的落下時,轟的一聲,這四周的寒氣,竟在碰觸紅塵女的瞬間,自行的潰散開來,層層崩潰后,她的手指,似穿梭了虛無,直接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正要徹底擊殺,但此刻她四周的紅色霧氣消散太快,那一道道射光犀利無比,瞬間臨近,逼得紅塵女不得不分心再次施展紅霧,而隨著身上紅點的腐蝕與蔓延,她要再分出一些修為去化解,如此一來,此刻能施展出的擊殺白小純的修為,只有三四成左右。

白小純眼角滿是鮮血,無法閃躲之下,怒吼中竟悍然動了撼山撞!

轟鳴之聲,在這一刻驚天動地,白小純痛嚎一聲,身體被狠狠的拋出,直接就撞在了牆壁上,全身骨頭幾乎都碎裂,生命之火搖晃似乎要熄滅,可眨眼間,因白小純之前咬碎了數枚神墟丹,他體內熱浪磅礴,受傷的身體,竟在這一瞬,再次恢復過來。

在紅塵女臨近的瞬間,白小純猛的閃避開來,那生龍活虎的樣子,讓紅塵女次皺眉,冷哼一聲,收回了一些去壓制紅點以及釋放紅霧的修為,向著白小純,狠狠一拍!

「我就不信,直接將你拍死,你還能恢復?」

這一掌,在落下的剎那,幻化出了一個巨大的掌印,向著白小純這裡,直接按下,所過之處,虛無扭曲,一股天人之力,在內猛烈的爆出來,比之前要強烈了太多。

「紅塵老女,你白爺爺不是那麼容易死的!」白小純厲呼一聲,在那掌印來臨的剎那,他猛的右手抬起,瞬間永夜傘出現,九道銀紋觸目驚心時,這永夜傘被白小純直接撐開,其上那詭異的笑臉,也隨之幻化。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