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本王偏要讓他活

「這種人,犯不上去同情!」白小純轉身一晃,繼續逃遁,途中他也研究了白家族長的魂舟以及那紫色的小旗。.』.

這兩樣物品雖不錯,尤其是那小旗,就連白小純也都吃驚,這小旗內烙印了十萬的印記,都是與度有關,消耗雖大,可若能展開,可讓度爆到無法形容的程度。

就算是白家族長,也都沒辦法全部展開,實在是這消耗之大,無法想象,白小純估算了一下,若是全部展開,差不多一個呼吸的時間,就需要消耗十枚中品魂葯!

這種消耗,就算是白家,也都承受不起……最重要的,是這魂舟與小旗上,都有白家的天人老祖的印記,再沒有完全破開前,是無法將其化作己用的。

且……這兩樣物品,都已被煉靈了十一次,白小純上被隱藏起來的金紋,嘆了口氣,知道自己短時間,無法藉助了。

「不過給我一些時間,我或許可以用通天河水,將其慢慢腐蝕……」白小純心裡琢磨著,索性將這兩樣物品,扔到了通天河水的大桶內。

那魂舟在沒有施展前,也已然縮如巴掌般大小,被白小純扔到了桶內后,白小純的心神收回,雙眼眯起。

「還有我身上的印記……」白小純皺起眉頭,半晌之後,他深吸口氣,雙手掐訣,在自己身上不斷拍打,使得全身氣血都沸騰起來,按照某種規律,在體內不斷地一圈圈遊走洗刷,一邊如此,白小純一邊繼續逃遁。

時間流逝,又過去了三天,這一日的晌午,白小純正疾馳時,忽然神色一動,猛的轉頭后,很快的,他就身後的天地間,此刻有一道長虹,正氣勢洶洶的飛掠而來。

長虹內,是一個老者,這老者乘著魂舟,度極快,那一臉風塵僕僕的樣子卻遮蓋不住猙獰與殺機,直奔白小純。

此人白小純雖不知道叫什麼,可卻眼熟,認出正是白家一位元嬰族老,修為似乎還是無限接近元嬰中期的樣子,屬於嫡系一脈。

「又追來了?還是一個?」白小純眨了眨眼,咳嗽一聲,索性停頓下來不走了。

可就在白小純這裡瞬間,那正急而來的老者,也猛然間白小純身後被拴著的如風箏般的白家族長,一眼老者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猛的倒吸一口涼氣,身體竟於高中一瞬間就停頓下來。

「族長被生擒!!這怎麼可能!!」

他的臉上帶著不可思議,這實在是太讓人無法相信了,似怎麼也沒想到,就連自家的族長,都居然被人生擒,這一幕,讓這老者內心很是壓抑駭懼,他在修為上,不如族長,現在族長都被生擒,自己這裡……出手的話會怎樣?老者長的凄慘模樣,心底惴惴猶疑不定。

「不管是因為什麼,沒必要為了這件事去冒險……」老者額頭冒汗,想到此處,便沒有絲毫遲疑,猛的就一把取出傳送符,毫不遲疑的一下捏碎……

轟的一聲,他的身影瞬間就消失無影。

「嚇跑了?」白小純不由呆了一下,「這也……太識時務了吧,比我都怕死,還元嬰呢……」他都做好了將其繼續生擒下來欺負欺負,再多放幾個風箏的打算,此刻撓了撓頭,又那閉著眼,似在咬牙切齒的白家族長,白小純得瑟著有些遺憾的笑了笑。

「這護身符,還真有些作用啊。」白小純振奮,拴著白家族長,美滋滋的繼續飛出,從這一天開始,白家族人的身影,6續的增多了,可毫無例外,每一個支脈的在白小純身後被拴著的白家族長后,都吸了口氣,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白家族長此時不得不讓自己昏死過去……

能生擒白家族長,這已經證明了,不管白小純用的是什麼辦法,除非他們修為在白家族長之上,否則的話,都會危險。

可也並非都是這樣,依舊還是有白家嫡系的族人,憑著神印,向著白小純這裡追殺而來,見面后,立刻就圍攻而出!

面對這些殺氣騰騰的傢伙,白小純也是目中寒芒冷厲,毫不客氣的大展神威,頓時就血染蒼穹……

甚至這一路上,小純拴著白家族長的,不僅僅是白家族人,還有蠻荒內的其他家族以及巨鬼城勢力內的魂修與其他煉魂師。

這些人,也有一些,親眼目睹了白小純的呼嘯飛過,在這一切后,一個個都大為吃驚。

「此人是誰啊……那被他拴著的,似乎……似乎是白家族長?」

「不能吧……」

在這越來越多的人都這一幕,又或者是聽說了這一切之後,種種嘩然與議論,頓時就在巨鬼城範圍內,慢慢傳開。

原本,這些傳聞都是大家暗中去說,自身也並非很確定,可很快的,當白家祖地的事情,被其他兩個家族與巨鬼城的使者,也都暗中的傳開后,頓時就如同是水珠碰到了滾油,直接就爆炸開來。

「什麼,白家出了麒麟子,斬殺白齊,搶走天人魂,更是在白家天人老祖出手下,依舊逃出!!」

「他逃出后,其父白家族長親自追殺,可卻被此人生擒,拴在繩上,如遛狗一般,此事很多人都!!」

「天啊,這白浩……他這是叛出白家了!!」此事鬧的越來越大,也引起了太多人的關注,當關於白家派出大量族人去擊殺白小純,可卻被白小純那裡反殺的消息,也都6續的傳開后,這件事情,頓時就徹底的轟動了王城。

王城內的各個天侯以及其他家族的人,紛紛動容,都知道了白家,出了一個叫做白浩的麒麟子,此人不但奪走了天人魂,叛出白家,更是綁了他的親爹……殺戮族人無數,心狠手辣!

「據說此人在白家,忍辱負重,曾經備受欺凌侮辱,甚至數次生死,可他隱忍下來,直至祖地開啟的一刻,全面爆,一鳴驚人!」

「這些算什麼,這白浩我聽說,他煉火資質驚天,修為更是結丹大圓滿,非同凡響!」

「白家,竟如此短視……不過這白浩也夠狠的,居然綁了他親爹!」整個巨鬼城勢力範圍內,如今都在議論紛紛,實在是隨著消息的一個個爆開,白小純這裡的舉動,沒人不被驚到。

在很多人的眼裡,他們雖沒見過白小純,可如今,他們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隱忍陰沉,資質逆天,六親不認,冷酷無情的形象。

不但那些家族與天侯知曉了此事,就算是王城內,也是這樣,此刻,在這巨鬼城的中心,有一座巨大的雕像,這雕像的頭頂,存在了一處王宮。

在這王宮內,有一個高大的身影,穿著一身王袍,正站在圍欄前,背著手,遙望整個天地,這身影不但雄壯,更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氣勢,似他站在這裡,就可以碾壓一切天意,天人在他面前,都要顫抖。

彷彿……他所在的地方,哪怕是天地,也都要低頭,傲凌蒼穹!

那是一個中年男子,相貌極為俊美,稜角分明,目中帶著身為上位者俯視眾生的神采,他默默的站在那裡,似乎一個人,就鎮壓了一方天地。

此人……正是魁皇座下,蠻荒四大天王之一的巨鬼王!!地位之高,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尤其是如今皇權孱弱的時代,四大天王,任何一個,都是跺腳,能讓蠻荒地震轟鳴的真正的大人物!

「白浩……有點意思……」巨鬼王輕聲開口,目中露出一抹奇異之芒,思忖一番后,忽然淡淡一笑。

「無常公,你走一趟吧,找到這白浩,帶來巨鬼城,給他安排個身份好了。」巨鬼王聲音冰冷,嘴角的笑容,也帶著深意。

隨著他話語回蕩,立刻在這雕像的左手上,那裡一樣存在了一處宮殿,此刻宮殿內,快走出一個老者。

這老者滄桑無比,可目中的光芒卻是如同日月,身上的氣息,更是隱隱與天地融合,他……赫然竟是天人境界!

「遵王命!」老者抱拳深深一拜,轉頭一晃,消失在了虛無中。

「白家讓他死,我偏要讓他活!三大家族么,你們應該也準備的差不多了吧……我誰敢先跳!」巨鬼王冷傲一笑,白浩對他而言,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小子罷了,生死他本不在意,可與白家有了關聯后,卻成為了他試探白家的一張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8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