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老祖親臨

與此同時,在白家城內,此刻的白家,所有族人大都沉默,這段日子,因白浩的事情,整個白家如同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Δ』 』』.ㄟM

外界的種種議論,使得白家這裡,也都有些要承受不住了,白浩的叛族,擊殺白齊,奪走天人魂,隨後更是生擒了白家族長,使得白家嫡系族人在追殺中被反制,滅殺不少。

這一件件事情,讓白家這裡,全都人心惶惶,尤其是白家的內部,也在這一刻出現了不同的聲音,那些支脈紛紛冒出,以白浩之事為一個突破口,開始攻訐主脈。

「白浩,那是我白家真正的麒麟子,可卻被你們主脈,逼到了叛族的程度!!」

「這種天之驕子,若是他還在我白家,一旦他成為元嬰,必定可讓我白家的地位再次攀**新的高度!」

這樣的言辭,在這些天越來越多,似乎白浩那裡越是璀璨,主脈這邊就越是被動,雖欲殺白浩之心強烈到了極致,可偏偏他們無可奈何。

就連元嬰中期的族長,都被生擒,其他人又能怎樣,而如今,主脈中唯一的一個元嬰後期族老,也都外出追殺白小純了,若他還是失敗了,相當於主脈……徹底大敗。

至於法堂與刑堂的大族老,他們不屬於主脈,雖因老祖的命令,也都動族人去尋找白小純,可明顯的,找到是大功,找不到……則是主脈的大過!

蔡夫人沉默的下的白家,心底凄慘而絕望,她在這之前,無論如何也都想不到,區區一個白浩,居然可以讓白家如此被動。

一想到愛子被殺,夫君被生擒,她的心就彷彿要撕裂開,露出對白浩強烈到無法形容的憎恨怨毒。

可以說這一刻的白家,若是沒有天人老祖,怕是內部立刻就會出現爭鬥,之所以到了現在,也都只是暗流湧現,最主要的,還是天人老祖,沒有表態。

那些支脈,都在等……等天人老祖的表態,此事必然會有一個說法,只是如今的白家天人老祖,他根本就沒心思去理會白家的這些事情。

就算是白家族長被生擒,他也不是特別的在意,只要白家的基業存在,就足矣,不過一個族長而已,大不了換一個就是。

他眼下最關心的,是白浩!!

「一群廢物,一個家族,居然無法將那白浩生擒而來!」地底密室內,白家天人老祖,他猛的抬頭,目中露出果斷。

「等不了了,再等下去,一旦巨鬼王干預,老夫就錯過了時機……只能賭一把了!」白家的天人老祖,他狠狠一咬牙,深吸口氣后,猛的站起了身。

他的目中露出幽邃,望著四周七盞燃燒著綠火的蠟燭,沉默了幾個呼吸后,向前猛的一步走去。

這一步落下的剎那,這密室內,居然憑空的起了狂風,橫掃四方,使得那七盞綠色燭火劇烈的搖晃,很快的,就熄滅了一盞……

白家老祖沒有半點停留,邁步間,直接就走出了這七盞燭火圍成的陣法,在他走出的一瞬,七盞燭火……全部熄滅!

隨著熄滅,白家老祖的身體立刻就傳出咔咔之聲,如同骨頭在摩擦,他的身體,肉眼可見的,居然從那枯萎的狀態,直接恢復了活力一般,成為了一個中年男子。

一股驚人的修為波動,在轟鳴中,從他身上驀然爆出來,他的目光如閃電,他站在那,彷彿他就代表了天意。

「七燭鎖命術……可讓老夫鎖住壽元,能多活一些歲月……可此法一生只能施展一次,白浩……你可不要讓我失望!」白家天人老祖神色陰鷙,幽幽的說道,他的目中瞬間就爆出了精芒,身體向前一步走出,剎那間,如撕開了虛無,邁步直接踏入,消失不見。

在白家天人老祖離去的瞬間,白家的天空上,有天雷轟鳴而過……

與此同時,在距離白家很遠的天地間,白小純正呼嘯前行,這一路,他殺了不少白家族人,這些人都不是他主動出手,而是他們圍攻而來。

白小純反擊之下,這才滅殺,就算是族老,他也都殺了三個了,而眼下,他已快要到了巨鬼城勢力範圍的邊緣。

此刻,白小純面色脹紅,他在飛行中雙手不斷掐訣,在自己身上連續拍著,這種秘法,是他在星空道極宗時,學會的一種驅除自身烙印的笨方法。

以自身氣血,去洗刷體內的一切印記,雖的確有作用,可根據印記的強弱,時間快的話或許片刻就好,但若是慢的話,數年乃至更久,都有可能。

具體,除了要強弱外,還需的氣血的強悍程度。

眼下,白小純憑著他那深厚到了驚人程度的氣血,已經連續施展了數日這種秘法,此刻,在快要離開巨鬼城勢力範圍時,他身體猛地一頓,一口鮮血突然噴出。

這鮮血不是紅色,而是褐色,在噴出后,於半空中化作了一個模糊的頭顱,正是那白家天人老祖的面孔,他死死的盯著白小純,出無聲的怒吼,這才慢慢的散去。

白小純擦去嘴角的鮮血,長舒一口氣,再次感受體內后,一種通透之感,浮現全身。

「總算是把那該死的印記抹去了!」白小純覺得身體輕鬆了很多,此刻精神一振,改變方向,從另一處方位,向著遠處,加飛奔。

「最多兩個時辰,我就可以離開這片範圍,踏入蠻荒沙漠中,到了那裡……我身上又沒有了印記,家如何找我!」

前行時,白小純從儲物袋內取出了白浩的筆記,一邊疾馳,一邊研究,這裡面蘊含了白浩的心血以及推衍之法,更有對於火以及魂的特殊的理解與判斷。

白小純這些天,經常去一次琢磨體會,都覺得有收穫的同時,也在可惜白浩的死亡。

「這麼天資縱橫的一個孩子啊,若他活著,身為我的弟子,來幫師傅推衍多色火的配方,我根本就不需要去其他地方尋找了,他就可以幫我推衍了。」白小純嘆了口氣,加而去。

在白小純這裡驅除了印記的同時,距離他這裡差不多普通元嬰修士半日行程的地方,一個踏著魂舟的白老者,他面色猛的變化,腳步停頓下來。

這老者,正是嫡系的那位追殺白小純而來的元嬰後期,也是主脈最後的希望,可眼下,他的腦海中,鎖定白小純的神印,突然的消失了。

而蠻荒太大,這神印消失后,他根本就找不到白小純,即便是用最快的度飛奔消失神印的地方,可在他那白浩怎麼可能會傻傻的在那裡等著。

長嘆一聲,老者還是疾馳而去,不多時,他到了神印消失的區域后,周的方向,他沉默下來,不知道如何去找。

「西是蠻荒沙漠,北是萬古寒川區域,而東是皇城方向,這白浩……他到底選擇了哪一個……」

同樣在這一刻,距離這裡更遠的天地間,白家的那位天人老祖,他的身影在蒼穹中幻化,面色陰沉,遙望遠方,半晌后,他冷哼一聲。

「抹去了印記又如何,天人……豈能是你可以想象的!天空所在之地,你就無處可逃!」他口中低語,右手掐訣,向著身前一指,身體更是明顯的衰老了一些后,整個蒼穹泛起波紋,這波紋很快扭曲,不多時,竟露出了一副畫面。

那畫面里,是一片空曠的荒原,天人老祖沒有遲疑,竟直接踏入這畫面中,身影瞬間消失,出現時,竟在了這片荒原后,再次以同樣方式施法,一連三次后……

在最後一次時,蒼穹畫面中,赫然出現了白小純正疾馳遠去的身影!

「跑得還不慢……真是令人期待啊!」白家天人老祖目露幽芒,一步走向畫面!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1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