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面對現實……

將白小純匆匆的扔到了第九隊后,孫鵬就如無常公以及李旭一樣,趕緊離去了,不過那第九隊的隊長,雖平日里不受待見,可畢竟也是孫鵬的手下,臨走前,他還是暗中告知了對方白小純的身份。┡』. M

一聽到眼前這很清秀的青年,居然就是近日中傳遍巨鬼城的白家叛子后,第九隊的隊長,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立刻就心神一凜,小純時,也都越留意起來,更是快的傳音他麾下的獄卒,也告訴了他們,白小純的身份。

於是,當白小純己的那些隊友后,當他笑眯眯的說出自己名字后,第九隊的那些獄卒們,一個個都打量過來,這些人不算太冷漠,可也不熱情,畢竟白小純的名氣這段日子實在不小,只是他們的心中,對白小純的印象,與傳聞沒什麼區別,都覺得這是一個心狠手辣,六親不認之人,少招惹為妙,可還是有幾人,神色內帶著冷漠不屑,顯然覺得傳聞並不可信。

整個第九隊,在白小純沒來前,算上隊長,正好是十一人,白小純來了后,就變成了十二人,裡面沒有女性,都是男的,年紀也大都是中年的樣子,至於修為,居然沒有築基,都是結丹。

這樣的陣勢,也越的說明了魔牢的重要性。

眼對他這裡不冷不熱,白小純有些尷尬,第九隊的隊長連忙打圓場,帶著白小純,給他安排了居所后,笑著開口。

「白浩,你好好休息,魔牢內實際上每天也都沒什麼事,大家也是對你不太熟悉,以後你們熟悉就好了。」說完,這第九隊的隊長才告辭離去,他的想法很簡單,這樣的煞星,既然沒法拒絕來自己這裡,那麼就好好相處就是,不太接近,可也不能過於冷漠。

眼離去,白小純覺得這隊長人挺好的,比那個無常公與李旭好多了,他回頭自己的居所,這裡不大,只有一張床以及桌椅,很是簡陋,不過這四周的陣法,倒很是玄妙,似乎是與這石龜連在了一起,使得雖是單獨之陣,可也具備不俗的防範之力。

「唉,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獄卒……」白小純盤膝坐下,愁眉苦臉,這兩天生的事情有些複雜,從白家老祖出現,無常公現身,傳送陣不可用,直至現在自己成了獄卒。

「罷了罷了,獄卒就獄卒吧,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我的安全問題……還有就是要與其他人處好關係……關係好了后,有事情的時候,大家才會幫我。」

「雖不知為何巨鬼王要救我,可暫時,我應該是安全的,就是不知這安全能持續多久……」白小純長嘆一聲,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局面,是因天人魂后,他就內心顫抖著狠狠一咬牙。

「都怪紅塵老女!!還有陳賀天!!」

「罷了罷了,傳送陣不去考慮了,那麼只有讓自己修為提高后,再想其他辦法回長城……我現在已經有了四個天人魂分身,只差最後一個金屬性的天人魂了,湊齊我就可以成就天道元嬰!」白小純糾結,他覺得自己現在如同是走在懸崖上,稍微一個不小心,就會摔下去。

可他沒別的辦法了,傳送陣無法用,眼下只能向前走,除非是放棄天道元嬰,可那樣的話,他的壽元雖還有一千多年,但卻已經盡頭,長生的夢想,根本就無法實現了。

想要去追求長生,就必然要去走懸崖,且這也是回家的希望所在,白小純在糾結的同時,只能咬牙堅持下去了。

實際上,從修行到現在,白小純無論是在靈溪宗逆河宗,又或者是星空道極宗,哪怕是在長城上,他都較為順利,直至去了葬宮又來到了蠻荒,他才真正的感受到了寸步難行以及隨時都可出現的死亡危機。

「只要再弄到金屬性天人魂,我……我就再也不去拿自己小命開玩笑了。」白小純哭喪著臉,此刻抓心撓肝,對於天人魂的渴望,已經到了極致。

「什麼地方能再弄到天人魂呢……而且必須是天人金魂才可。」

「那巨鬼王身為半神強者,他一定有……可……弄不到啊。」白小純使勁的抓了下頭,冥思苦想了半晌,也都沒有頭緒。

「我對巨鬼城的了解,雖有一些,可還是不全面,無論是天人魂,還是巨鬼王為何要救我,都缺少一些消息……」白小純雙目一閃,拿出玉簡,向周一星與李峰傳音。

一方面讓他們不要在那裡等著了,來巨鬼城,另一方面,則是問詢李峰關於巨鬼城的詳情。

很快的,白小純就得到了李峰那裡,極為全面的消息,簡,白小純睜大了眼,內心再次狠狠震了幾下。

「五大天人……」

這巨鬼城的最強者,自然是半神天王,而在天王下,存在了五公十侯,這五公,都是天人,而那十侯,大都是半步天人的程度。

這五位天人,其中有三位,赫然是三大家族的老祖,還有兩位,一個是無常公,還有一個則被稱為陰冥公!

至於十侯,則掌握了巨鬼城的十大軍團,這些人,算是巨鬼城的勛貴之輩,任何一個,都可以說是大人物了。

同時,白小純也從李峰那裡得知,三大家族的老祖,與巨鬼王之間,表面上遵從,可實際上,卻是三大家族相互抱團一般,同氣連枝。

「可就算是這樣,巨鬼王身為半神強者,一巴掌過去,就算三個天人也能拍死啊。」白小純有些詫異,覺得這裡面似乎有些問題,可具體的事情李峰就不知道了,只是知曉,這些都是傳聞而已。

「這麼巨鬼王之所以救我,是試探白家?可還是講不通,他是半神啊……」白小純沉吟半晌,雙眼猛地一閃,但很快又遲疑了。

這裡面的事情有些複雜,白小純信息太少,難以去判斷,可在他感覺上,似乎是那三大家族聯手后,有了一些他不知道的殺手鐧,可以與巨鬼王達成了某種程度上的平衡……

而這平衡,顯然是巨鬼王所不願。

「我的猜測應該十有**是對的,這麼去分析的話,只要巨鬼王不願被這種平衡所掣肘,我就會一直是安全的,起碼在巨鬼城裡是這樣……」

「要儘快想辦法弄到天人金魂了,在這危險到來前,拿到天人魂,趕緊逃走。」白小純愁眉不展,覺得自己真是命苦,此時深吸口氣,打定主意后,他閉目打坐,腦海里推衍十三色火的煉製方法。

這十三火的煉製方法,難度比十二色火更大不說,對於靈識也有要求,若是換了白小純沒有獲得白家天人魂前,他是做不到的。

可眼下,第四具分身的出現,使得白小純的靈識,也比曾經強大了很多,他有把握,自己將白浩的筆記融會貫通后,十三色火……就可以煉製出來,甚至十四色,也都會摸索領悟一些。

在這感悟與推衍中,一夜無話。

白小純在這魔牢內的第一夜,就這麼的過去了,雖在魔牢內,外界的日月蒼穹,可這裡的陣法,卻是可以幻化出白天與黑夜。

隨著外界從漆黑變的明亮起來,白小純依舊沉浸在推衍中,直至黑夜再次降臨,一晃過去了三天。

三天里,沒有人來打擾,白小純也沉浸在感悟中,直至第四天清晨時,在天亮的一刻,白小純雙眼驀然睜開,所大門,不多時,有聲音從外傳來。

「白浩,今天是我們第九隊巡邏,都在等你了。」大門外,第九隊的隊長,傳來低沉的聲音。

「這也是你第一次隨隊去牢房,也去我丁區的大牢內,關押的那些重犯吧。」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