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隊長,他們這是要幹嘛去?

「重犯……」白小純趕緊起身,走出房門時,第九隊的隊長,正在大門外,臉上帶著微笑己。. M

「隊長,你怎麼親自來了,有什麼事,你喊我一句就行了。」白小純想到自己要與大家處好關係,此事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他沒有絲毫自己身為具備四大天人魂分身的結丹強者的傲慢之心,也沒有那種自己可以滅殺元嬰的高高在上之意,反倒是如小人物一般,臉上帶著尊敬與喜悅交融的表情,立刻上前,向著第九隊的隊長,抱拳一拜。

對於這第九隊的隊長,白小純觀感很好,此刻這一拜,更是誠意滿滿。

這就讓第九隊隊長愣了一下,實際上他到來,也是無奈,巡邏之事,魔牢有規定,必須要所有人都參加,若白小純知道后不來,那是白小純的原因,可若是身為隊長的他沒有通知白小純,追查起來,便是他的責任。

而其他人都不願意與白小純接觸,可他想到關於白浩的那些傳聞,頭痛中,只能親自到來,想著意思一下也就可以了,若白小純不來,則與他無關了。

可卻怎麼也沒想到,這在外界傳聞心狠手辣,殺了大量同族,叛出家族甚至綁了自己親爹的白浩,竟對自己這麼客氣。

「無妨,你是我們第九隊的獄卒,又是剛剛進來,我來通知你也是應有之事,白浩,我們魔牢內的一切,對外人來說都是絕密,能進去牢房區域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犯人,一種就是我們獄修!」第九隊隊長哈哈一笑,對白小純這裡的感覺,雖好的不多,可臉上的笑容,還是多了一些,甚至還主動的介紹了不少。

「隊長,那些犯人大都什麼修為?」白小純跟在隊長身後,邊走邊好奇的問道。

「不管什麼修為,來到我們魔牢,就算是條龍,也要趴著!」隊長傲然一笑,帶著白小純走向遠處廣場中心的圓形光幕。

白小純好奇更重,他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好多事情都經歷過,可唯獨沒有來過監獄所在,眼下想到自己要去親眼巨鬼城聲名赫赫的魔牢,心底多少有些期待。

此刻,在那光幕旁,第九隊的其他魂修,早就到來了,有一些神色內帶著不耐,小純時,心中多少有些不悅。

「諸位兄弟,我剛來這裡,不太懂,讓大家在這裡等我,實在是不好意思。」白小純立刻就端倪,想著自己以後要在這裡不知多久,於是趕緊上前,他用的白浩的模樣,也是白白凈凈,很是秀氣,此刻又話語柔和,使得眾人對等待在這裡些許時間的不悅之意,也都消散了一些。

畢竟白浩的名氣在外,大都知道這是一個狠主,而這樣的人,能開口解釋,且言辭客氣而又熱情世故,讓這些獄卒,心中都有些詫異,不好再多說什麼,而白小純那一副笑眯眯的樣子,也讓人生不起氣來。

尤其是白小純很主動的站在眾人後面,一副自己前方全是大哥的模樣,讓人也都心底怪怪的,可多少的,在心中對白小純這裡的冷漠,不由得減少了一點。

可還是有一個長臉青年,神色陰沉的冷哼一聲,他似乎在第九小隊的地位很高,冷哼后,其他獄卒也都對白小純這裡,再次冷漠起來。

白小純有些不高興了,那青年,覺得自己絕對沒得罪此人啊。

「人都齊了,我們進魔牢!」第九隊隊長裝作沒哈哈一笑,袖子一甩時,立刻取出一枚令牌,一指光幕,頓時這光幕轟鳴,緩緩的出現了一道裂縫入口。

他當先一步直接踏入,其他人也都6續進去,白小純在最後,此刻帶著好奇,也趕緊順著這個裂縫,進入光幕內。

如同是傳送一般的感覺,立刻就浮現在白小純的心中,彷彿這天地正在擠壓自己,讓人很不舒服,好在這感覺沒有持續太久就很快結束,當白小純眼前清晰時,他立刻就一片……奇特的世界!

這裡沒有天沒有地,有的只是一片漆黑的虛無,在這虛無里,存在了一條條白骨鏈,這些鏈子都是從上方垂落下來,盡頭所在,好似生長在了那無盡的虛無中一樣。

而在垂下的末端上,卻拴著一個個龐大的骷髏頭,這些骷髏頭每個都有數丈大小,很是猙獰,放眼一望,這片虛無之地內,骷髏頭怕是足有上萬之多。

其擺放的位置,似蘊含了某種規則,雖密密麻麻,可實際上仔細一望,似乎形成了一個大陣。

且彼此之間,也並非是依靠的很近,還是有些距離的。

這些骷髏頭,就是牢房!

它們的顏色,也並非都是白色,都是在不斷地變化,而每一次變化,似乎都會有特殊的神通作用在骷髏頭內部,使得其內部,時而傳來陣陣凄厲的嘶吼。

那些出嘶吼的,都是犯人!

這些犯人,正是被關押在這一個個骷髏頭內,他們衣衫襤褸,甚至有一些更是沒有衣服,其中有男有女,裡面還有不少是土著,龐大的身軀被壓縮在數丈的骷髏頭內,凄厲慘叫最多。

還有不少是魂修,更有一些,是煉魂師,這些人有的淡漠,有的憔悴,可無論哪一個,白小純在,都能感受到他們身上的煞氣與兇殘。

整個虛無,除了這些骷髏頭以及其內的犯人外,還有不少零散在外,穿著灰色長袍的魂修,他們一個個身上都有鐐銬,顯然也是犯人,但卻不用被關在牢房裡,而是在外走來走去,不時的喝斥牢房內之人。

這些人中,也有不少女子,甚至一些更是具備妖艷的姿色。

在九隊的獄卒現身後,這些穿著灰袍的魂修,都立刻身體一顫,趕緊就從四周來臨,還沒等靠近,就一個個全部跪拜下來,神色內帶著阿諛奉承之意,滿是討好的表情,而那些有姿色的女子,更是在跪拜時,刻意的露出白花花的胸口,無需彎腰,很容易就被讓白小純在,也都愣了一下。

這一幕,讓他有些懵,不知道這裡是怎麼回事。

「好了,這一次巡邏是三天,前三個時辰,按照老規矩,大家自己找樂子吧,誰也別給我捅出什麼簍子來!」第九隊的隊長,向著身邊的獄卒,低喝了一聲。

「三個時辰后,都給我在周老魔的牢前集合,一次能不能撬開他的嘴。」第九隊隊長一說完,白小純身邊的那些獄卒,就一個個臉上露出笑容,紛紛散開。

這些人一散開,白小純的眼珠子就睜大了,他些跪在那裡的灰袍犯人,立刻就簇擁住了自己的那些同僚之輩,有的在給獄卒捏肩膀,有的則是點頭哈腰的低聲說著什麼,幾乎每一個獄卒的身邊,都有不少,種種神情,儘是阿諛討好。

「這些人,是魔牢的協管,他們都是犯下的事情並非極大,且性格溫和之人,在這裡生活的好壞,都在我們的一念之間。」似小純在呆,第九隊的隊長笑了笑,低聲開口。

「至於那些骷髏頭內的,都是重犯,比如這老頭,就是當年觸怒了王爺,被關在這裡,如今已有二百多年,因沒什麼秘密,也就沒人去理會他,在這裡自生自滅好了。」第九隊的隊長,一指不遠處的一處骷髏頭牢房。

那牢房內,坐著一個老者,這老者臉上有一塊紅色的胎記,很是猙獰,此刻閉目,似對於外界的一切事情,都不願去理會。

「行了,你自己也去找樂子吧,在這裡,我們獄卒,就是神靈一般,決定他們的生死,決定他們的生存好壞,所以……只要不是特別過分,一切要求,他們都自願去滿足。」隊長簡單介紹一番,揮手說道。

「都可以滿足?」白小純覺得不可思議,甚至此刻腦海還有些嗡鳴,這與他所想的魔牢,似乎有很大的不同。

尤其是當他處那位對自己很是不善的長臉青年,居然被七八個頗具姿色的女犯人一個個俯弄騷的拉走後,白小純更是傻眼了。

「隊長,他們這是要幹嘛去?」白小純一指那裡,眨著眼舔了舔嘴唇,心臟不爭氣的怦怦亂跳,那七八個女犯人中,有那麼一兩個,在白小純也都相貌很不錯的樣子。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5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