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自己煮自己……

「不滅帝拳……」白小純心緒澎湃,雙眼冒光,滿腦子都在幻想自己睥睨天下,當轟出這不滅帝拳時,轟動八方的一幕。

好半晌,白小純才緩緩的深吸口氣讓自己平復下來,他明白,這不滅帝拳可以說是殺手鐧,一拳,就可將全身之力凝聚在一起,在不斷的加持后,可讓天地崩裂,但同樣的,怕是一拳之後,自己也會脫力一般,肉身虛弱下來。

所以,這不滅帝拳,暫時只能做為殺手鐧!

且眼下,白小純也知道,自己還無法施展,畢竟揮不滅帝拳的最低標準,也需淬骨境第三重境界。

「不死卷第四層……不死骨,想要修鍊,需要的生機之力多到無法想像,絕非前三層可比,如果在通天河區域還好一些,可以煉藥修行。」白小純一想到修鍊不死長生功的困難,不由得皺起眉頭愁不已。

「如今在這蠻荒內,一切貧瘠……需要找一些代替生機之物才可。」白小純沉吟中,想了半天,實在是找不出什麼辦法,甚至也考慮過魂葯,只是那魂葯對於蠻荒魂修而言,如靈石一樣可用來修行,但在生機上,卻很稀少,畢竟這是用魂煉出。

「不過也不是沒辦法,就算是再尋常的天材地寶,一旦被煉靈了十多次……也都可以將其淬鍊到極致,展現出不可思議之力。」白小純目光一閃,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的辦法了。

此刻深吸口氣,盤膝坐下后,慢慢閉上眼,開始按照不死卷第四層的不死骨修鍊之法,默默運轉,很快的,他全身的骨頭就傳來咔咔之聲,這聲音開始還很輕微,可很快的就劇烈起來,也就是半柱香的時間,白小純體內就傳出彷彿雷鳴般的轟轟聲。

這聲音,仔細一聽,可以察覺這是從白小純的骨頭內散出,彷彿他的骨頭,正在進行某種玄妙的變化。

在這變化中,他的體內此刻所有血肉,似乎都在顫動,如被擠壓一般,從體內所有範圍中,浮現出一絲絲生機之力,直奔白小純的骨頭而去。

他的全身骨頭,如同成為了黑洞,散出驚人的吸力,飛的將這些生機吞噬……而隨著吞噬,白小純的全身骨頭,也似乎正在改變。

只是沒有持續太久,在這轟鳴聲回蕩時,白小純的身體也漸漸顫抖起來,額頭有汗水流下,甚至,可以隱隱彷彿白小純的肉身,出現了枯萎的跡象!!

這枯萎的徵兆剛一顯露,白小純就猛的睜開雙眼,結束了修行,目中有精芒一閃,眉頭微微皺起,旋即展開。

「不能繼續修鍊了,半柱香的時間,居然就將我體內這些年殘存的藥力,全部榨乾吸走……這不死骨的修鍊,也太恐怖了。」

「若是繼續下去,將會損耗我自身的生機根本!」白小純呼出一口氣,目中余留震驚,低頭己的雙手,他的呼吸粗重了一些。

「雖還沒有達到淬骨境第一重……可我卻明顯的感覺到,身體的防護,似乎比以前強了一些。」這個感覺很明顯,彷彿淬鍊骨頭的同時,也將身體都淬鍊了一番,更為精粹。

白小純沉吟片刻,嘆了口氣,他知道自己著急也沒用,只能尋找機緣,等獲得了增加生機之物后,再去修鍊。

「我能感受到,如果有足夠的生機……那麼這不死骨的修鍊,可以一口氣修到極致,阻礙我修行的不是時間,而是生機!」白小純輕聲低語,目光閃動起來,半晌后慢慢平靜,感受了下自己的修為,仔細的觀察了一番自己體內的元嬰后,他的氣息,再次微微波動起來。

「我記得以前金丹內有那一絲馭力,可如今成為元嬰后,怎麼馭力感受不到了?「白小純遲疑了一下,有些搞不明白,琢磨著莫非是自己沒有元嬰功法的緣故……

「有些可惜啊,我的馭人**啊……又或者隱藏起來了?我沒感受到?另外我這天道元嬰,不知還有什麼奇異之處!」白小純若有所思,他對於天道元嬰的了解太少了,實際上這天地內,對天道元嬰了解的人,除了他外,就只有天尊。

半晌之後,白小純隱隱有種預感,自己這天道元嬰玄妙異常,還需自己多多琢磨才可。

「那麼接下來,不去考慮馭力以及不死長生功了,在這蠻荒,缺少丹藥,我又沒元嬰功法,那麼修鍊如果想要加快度,只有一個辦法了……」白小純目中出現明亮的神采,嘴角也露出一絲期待的笑容。

「這個辦法,對其他人來說,九死一生,可對我而言……沒有半點危險!」

「最重要的,是這個辦法,可以讓我的修為……在短短的時間內,突飛猛進,這將是我白小純這一生……迄今為止,修鍊度最為迅猛的一次,堪稱一次級飛躍!」

「這個辦法……就是煉靈元嬰!!」白小純目中露出果斷,沒有半點遲疑,右手抬起一指,立刻光芒閃耀,龜紋鍋,驀然出現。

用這段日子收禮收到手軟所得的那些魂,準備出了一色火直至十四色火后,白小純閉上眼,體內修為猛地一收,腦海轟鳴中,他體內的元嬰,卻是在這一瞬,睜開了眼,一晃之下,竟穿透了肉身,出現時,赫然在了肉身前方!

剛一出現,白小純的元嬰立刻就哆嗦了一下,他感受到了這天地間,似乎存在了一股修士肉身覺察不到的寒氣,元嬰之身卻對於這寒氣感受極為明顯,彷彿是赤身的凡人,站在了冰天雪地中一樣。

似乎若是在這寒氣中待的時間長了,會對自身元嬰造成一些無法逆轉的後果,這是一種直覺,白小純相信自己的判斷沒錯。

實際上也的確是如此,對於元嬰來說,這天地間有太多的奇異,可以致其於死地,如這寒氣,就是其一。

畢竟肉身才是舟船,沒有了肉身,元嬰就如溺水之嬰孩兒……

但白小純卻不知道,如果他元嬰出竅的這一幕,被其他新晉元嬰必定會驚駭的難以相信,恐怕會讓人眼珠子都瞪出來,因為剛剛踏入元嬰境界,根本就不可能讓元嬰出竅不說,就算是個彆強悍的能夠令元嬰出竅,哪怕只是一瞬,也必定被這天地寒氣重創。

甚至元嬰中期的強者,雖可以讓元嬰出竅,但也不敢時間長久,最多片刻而已,唯有到了元嬰後期乃至大圓滿,元嬰本身成長強悍起來,才可長時間抵禦天地寒氣,但也做不到無視……

想要無視,唯有天人!

可白小純這裡,剛剛踏入元嬰境,居然就讓元嬰出竅,且明顯的,似乎在抵抗力上,有不可思議的地方,這一切,正是因為白小純的元嬰,是天道元嬰!

「凍死我了。」白小純玲瓏剔透的元嬰哆嗦著,沒忍住,回頭己的肉身,這種感覺很奇怪,讓他不由得多眼后,這才收回目光,一晃之下飛向龜紋鍋,自己盤膝坐在了鍋里。

「我這算不算是自己把自己給煮了……」白小純感覺有些怪怪的,輕聲咕噥一句,好奇的伸出有些嬰兒肥的元嬰小手,摸了摸龜紋鍋,越有種自己煮自己的感覺。

「煮就煮吧……我還要自己去添火。」白小純神色古怪,右手掐訣一指,立刻一旁的一色火驀然飛來,瞬間融入龜紋鍋內,剎那間,這龜紋鍋上的圖紋,直接就閃耀起來,銀光刺目。

白小純有些緊張忐忑不安,他之前雖自信滿滿,可眼下親自操控時,還是忍不住心驚肉跳,畢竟……這是自己煉自己啊。

一旦出現了意外,那後果……白小純一想到因自己閉關太久沒有出去,多少年後,巨鬼王想起自己,打開密室進來一眼一定是一口大鍋中,自己被煮的香噴噴的……元嬰。

這一幕畫面,立刻就讓白小純覺得更冷了,哆嗦著目中露出恐懼與後悔,想要飛出龜紋鍋,再考慮一下,可就在這時,一聲轟鳴,直接從這龜紋鍋內爆出來。

白小純尖叫一聲,身體剎那就被撲面而來的銀色光芒,直接覆蓋淹沒,一股天地之力,從這龜紋鍋內浩然而起,瞬間就沖入白小純元嬰中,容不得他阻擋絲毫,在他元嬰體內驟然爆。

轟隆隆!

這聲音外人聽不到,只回蕩在白小純的腦海里,當一切聲音消散時,當那龜紋鍋的銀色光芒也都散去后,白小純的元嬰顫抖中急飛出,在半空時,他小臉煞白,眼中露出恐懼,方才那一瞬的感覺,讓他覺得好似自己成為了孤舟,在那怒浪中要被打翻淹沒。

「太可怕了,我這哪裡是煉靈,這根本就是玩命啊。」白小純緊張中心底寒意瀰漫顫抖不已,正打定主意放棄時,忽然一愣,猛的低頭,立刻就自己元嬰的身上,赫然出現了一道……銀紋!!

而在銀紋的剎那,白小純也猛的察覺到,自己的元嬰似乎不一樣了……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1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