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暗渡也沒用

整個天地內的靈氣,皆來自於通天河流域,而在這遠離通..

所以蠻荒之修,不得不改變自身的體質,使之可以吸收魂葯,從蠻荒那無盡的冤魂中,吸取能讓自身修行的靈力。

可世事無絕對!

在這天地間,還是存在了一些寶物,能小範圍的散出堪比通天河流域的靈氣,這靈玉雕像,就是這樣的寶物。

它所在的地方,方圓千丈內,靈氣之濃郁,甚至堪比星空道極宗,這就讓白小純也都禁不住心驚起來,他站在靈玉雕像旁,體內修為好似久旱的大地,沐浴在了甘甜雨露之中,那種全身舒爽的感覺,讓他心神搖曳,雙眼冒光。

「寶貝啊!!」白小純立刻就意識到,這尊靈玉雕像……才是蔡家真正的底蘊所在,此刻家族長與大族老二人那蒼白的面色,白小純內心更為振奮。

「達了……」想到這裡,白小純袖子一甩,立刻就將那靈玉雕像,直接收到了儲物袋內,隨著靈玉雕像的消失,此地的靈氣也都消散,蔡家所有族人,一個個都面色急變幻起來。

他們此刻都很不平靜,雖在這之前,他們不知道家族內有如此至寶,可眼下卻是徹徹底底的明白,這件至寶已經不屬於蔡家了。

可與家族的生死存續比較,這些外物,他們只能放棄……

「唉,你們蔡家寶貝太多了,我這一時半會兒也鑒賞不完啊。」白小純轉過頭來,周堆積的滿滿的寶物,嘆了口氣,似很為難的蔡家族長。

蔡家族長內心早已咒罵起來,知道這分明是既要搶自己家族的寶物,同時又要讓自己主動開口奉上,這根本就是強取豪奪!!

可這番話語,他只敢在心底去吼,表面上還是要擠出比哭還難容,硬控制著情緒趕緊開口。

「無妨,白總管能欣賞我蔡家的這些寶物,是我蔡家的榮幸啊,白總管可以把他們搬到您的府上,慢慢鑒賞,我們不急……」

白小純立刻眉開眼笑,神情流露出讚賞與滿意,又客套一番后,大袖一甩,聲音傳出。

「既然蔡族長盛情難卻,那我一定要仔細的慢慢的品鑒,來人啊,都給我搬走!」白小純話語一出,四周那些元嬰魂修,一個個神色古怪,紛紛上前,將這些物品全部收走。

眼睜睜的人將自己家族的底蘊都拿走了,蔡家族長眼圈紅,勉強克制自己的怒火,臉上強笑,心在抽痛。

「如此,白某就先走了,留步!」白小純哈哈一笑,向著蔡家族長一抱拳,轉身滿面紅光,耀武揚威,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他雖說不用送,可蔡家族長內心長嘆一聲,知道既然已經屈服了,就索性徹底一些,於是快走幾步,恭送陪伴。

那些元嬰護衛,時刻守護白小純左右,一行人直接就出了蔡家大門,陳海在外面等候,一副盡忠職守的樣子,小純安全出來,他立刻上前,眼中露出寒芒,望著蔡家眾人,似只要白小純一句話,他就立刻出手滅了蔡家。

這樣子雖誇張,也讓白小純覺得眼熟,可還是很受用的,轉頭拍了拍蔡家族長的肩膀,白小純春風得意的笑了起來。

「蔡族長,你太客氣了,不用送了,等以後我有時間,再來這裡找你們聊天。」白小純內心得意無比,一晃之下,直奔天空而去,陳海立刻跟隨左右,其他修士也都齊齊飛出,很快的,在這蔡家眾人一個個的滿懷惴惴下,兩萬魂修,全部離去。

眼純等人走遠,蔡家族長臉上青筋鼓起,再也壓制不住猛的大吼一聲,目中帶著悲憤,更有苦澀,他身邊的族老,一個個也都沉默不語。

「罷了罷了,他們拿走了我蔡家的底蘊,也正說明,我們避過了這一次的滅門之災。」蔡家大族老長嘆一聲,身影似乎也有蒼老了不少。

蔡家之事,根本就封鎖不住消息,很快的,各方勢力都就聽說了此事,一個個都神色變化,對於白小純,更為忌憚的同時,他們的目光,紛紛外兩個家族。

很顯然,這件事還遠遠沒有結束,蔡家已經被狠狠在心頭剜了一刀了,接下來……就是陳家與白家了,那陳家或許還好一些,可白家……

「白家,怕是要完了!」

在這巨鬼城內各方勢力都心中有數時,白小純一行人,正氣勢洶洶的直奔陳家城所在之地,急掠而去,一路上,白小純的傳音玉簡,多次震動,每次他都拿在手裡,似在傳音。

一旁的陳海,觀察了半晌,有心去問,可卻覺得不好直接開口,於是試探了一句。

「白總管,蔡家的消息怕是早就傳開了,陳家估計會有準備,我們要不要度上加快一些?」

「無妨,此事白某早有計劃,咱們慢點更好。」白小純笑著開口,沒有解釋,而是拿著玉簡,再次傳音一番,這才不慌不忙的帶著眾人,向著陳家飛去。

此刻的陳家,的確早有準備了,實際上之前陳家老祖已經做了最壞打算,也早有過相應的吩咐,所以現在陳家在這家族資源的轉移上,更是不遺餘力,不但暗中將家族內的部分族人送走,更是將家族的大部分底蘊財寶轉移,化作數份,送去一處處明面上不屬於他們家族的土著部落藏著。

這些土著部落,從明面上們陳家沒有絲毫關聯,可實際上早在多年前,已經被他們暗中掌控。

如今,在得知蔡家出事後,陳家眾人,一個個都是提心弔膽,在陳家的祖殿內,陳家族長與一眾族老,都面色陰沉中有一絲蒼白,一個個呼吸都極不平靜。

「應該不會出問題,從得知老祖被關押后,我們就已經開始遣散家族分流底蘊了……」

「而且為了不被現,不但分出了數份,更是隱藏行蹤,估計現在……那些族人也應該都到了這些土著部落內了……」

「不過我們是不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似乎巨鬼王沒有要滅我等滿門的打算,這是要削弱我們的底蘊……一旦現我們將財富轉移……」

「哼,老祖只是被關押,我陳家與蔡家不一樣,不能坐以待斃!」陳家族長咬牙開口,就是他一力堅定將家族底蘊分散轉移的,此刻雖也驚疑,可也只能咬牙強挺。

就在陳家眾人一個個緊張的商議對策時,忽然的,遠處傳來陣陣破空的呼嘯聲,眾人面色一變,紛紛走出大殿時,立刻就處天地間,如黑雲一般翻滾而來的……兩萬魂修。

這兩萬魂修,似輕車熟路,剎那降臨后,直接就將陳家團團包圍,隨後分開一條大路,白小純大搖大擺的邁步走來,身邊陳海殺氣騰騰的跟隨,目光落在陳家眾人身上時,殺意毫不掩飾。

也就是在白小純這裡降臨陳家的一刻,在這巨鬼王勢力範圍內,一處中等規模土著部落旁的山峰上,周一星與李峰,還有數千魂修,正站在那裡。

周一星手中拿著玉簡,目中有寒芒閃動,似隨意的身邊的李峰。

「李兄,大總管交代了,咱們該動手了,這功,就是你我二人的了。」

「陳家暗度陳倉,又有何用!」李峰心跳加,內心充滿壯志,之前白小純華麗歸來成為大總管后,他和周一星就立刻翻身,二人也溝通過,知道如今眼界不同,諾大的巨鬼城,勢力眾多,他們不需要內鬥,而是要聯合,這樣才可走的更遠,平步青雲,飛黃騰達指日可待,此刻聞言,他哈哈一笑,與周一星一起,帶著身後數千人,直奔山下土著部落!

土著部落內,隨著周一星與李峰的一聲令下,劇變驚起,數千人直接殺入。

立刻這處部落內藏著的陳家族人,面色大變,絕望中掙扎反抗,廝殺中,一處帳篷內突然有人驚喜呼喊。

「陳家財寶在這裡!」

周一星狂喜,第一個衝進帳篷內,李峰沒多想,為了搶功,也迅踏入,可就在他踏入的剎那,他面色大變,帳篷內沒有財寶,而是有三人帶著殺機,直奔他而來!其中一人,正是周一星!

「周一星你…..」李峰大驚,想要後退但晚了,這是周一星布置的必殺局,他更是大吼壓下李峰聲音,不多時,李峰噴出鮮血,胸口坍塌,心臟碎滅!

他死死掙著眼,想要說些什麼,可卻說不出來了。

「殺你,不是為了爭功。」周一星蹲下,在李峰耳邊用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輕聲開口,說完,他一掌拍在李峰天靈,轟鳴中,李峰魂飛魄散!

做完這些,周一星起身身邊二人,凝重開口承諾榮華富貴,那二人以為周一星爭功,知道自己幫了大忙,從此算是自己人了,又聽周一星鄭重承諾,頓時安心。

很快,部落內的陳家族人被鎮壓,更是將藏在這處部落的陳家底蘊財寶,全部收走。同一時間,還有其他幾處巨鬼城範圍內的部落,也在上演廝殺的一幕,將陳家暗度陳倉的財寶,全部截住。

那財富之多,讓人膛目結舌,呼吸急促,可卻無人敢貪墨這屬於白總管的財富,紛紛上繳到了周一星那裡后,周一星不動聲色,帶著所有匯聚的人馬直奔陳家城而去。

途中,很巧的路過**林,周一星目中寒光閃動,找了個理由,將此地一處部落,全部滅殺,更巧的,是那兩個與他一起殺李峰的魂修,也死在了此地。

「現在,他沒有破綻了!奶奶的,我可不是為了他,我是為了自己!」周一星努力讓自己不去想地宮內的一幕幕,喃喃低語,此番種種,不是白小純安排,的確如他周一星所說,他是為了自己,才這麼做的。

白小純的身份巨鬼王沒懷疑,可周一星知道太多事情,早就懷疑了,尤其是白小純結嬰,他心底已確定了**成,而揭穿白浩身份,雖有好處,可卻是一次性的,反倒是現在這樣,捆綁在一起賭一把,未來無法估算!

巨臀妖艷女星曝大尺度床照"!微信公眾:meinvgu123 (長按三秒複製)你懂我也懂!

27 Queries in 0.11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