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你這是搶奪!

而此刻,陳家城外,隨著兩萬魂修的包圍,煞氣從眾人身上散出,凝聚在一起后,形成了一股讓人驚心動魄的威壓,直接籠罩陳家城內。..

陳家所有留在這裡的族人,一個個都顫抖起來,面色蒼白,就算是陳家族長以及那些族老,也都一個個呼吸急促,生死危機的感覺,浮現全身。

眼純一步步走來,陳家族長面色有些猙獰,猛的大吼一聲。

「白浩,你不要欺人太甚!!」

白小純腳步一頓,目中露出一抹寒芒,對於陳家的強硬態度,他早有預料,畢竟陳家膽敢做出煉製禁幡這等大不韙人神共憤之事。

這樣的陳家,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就是強硬到底,拚死掙扎,要麼……就是卑微到了極致,一切都低頭。

可顯然,陳家的選擇,是前者……或者說,這是陳家族長的選擇,畢竟當日……這陳家族長與自己之間的那一戰,因那禁幡自己可是就差那麼一點,便可以將此人斬殺了。

「大膽!」陳海聞言立刻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上前一步,聲音如雷霆轟鳴,四周那些守護白小純的元嬰魂修,更是一個個目中瞬間露出精芒。

陳海的低吼,數十元嬰的殺意目光,立刻就讓陳家族長身體一顫,他身邊族老,也紛紛駭然。

白小純冷冷的家族長,忽然笑了,聲音慢吞吞的傳出。

「這就是你們陳家的態度么?」

輕飄飄的一句話,在這四周兩萬魂修的殺機中,立刻就彷彿重若千鈞,直接壓在了陳家眾人的心頭,陳家族長呼吸艱難,雙眼卻赤紅起來,他沒有辦法,他知道,對方或許可以不滅陳家滿門,可自己必死!

他忘記不了當日在城內,對方欲殺自己的決心,若非老祖及時出現護住自己,怕就不是掉一隻胳膊的事,是已經隕落了,更重要的,他煉製的那嬰幡,此寶的存在,已經是人神共憤天誅地滅了。

「家族底蘊已轉移,一些有潛力的族人也都遣散,我作為族長,已經儘力了,老祖雖只是被關押,但陳家存在與不存在已經沒區別了,既然這樣,不如就讓我這個陳家最後一位族長,帶著整個陳家血戰……如此,也能留下一個寧死不屈的名聲……」陳家族長猛的抬頭,正要去激怒白小純,可就在這時,他身邊的陳家大族老,猛的一步走出。

「我等拜見白總管!」

大族老一出,其他族老也都紛紛開口,齊齊拜見,就連陳家的其他族人,也都顫抖中,拜見起來。

陳家族長眼老出面,他面色立刻變化,青白不定,可卻忍下要去激怒白小純的念頭,低頭不語。

這一幕,也讓白小純目光閃動了幾下,臉上笑容依舊,俯視陳家。

「本總管來此,你們知道該怎麼辦了吧。」

「白總管來意,我等明白,陳家有不少寶物,請白總管鑒賞。」大族老深吸口氣,立刻開口,他之前就族長的不對勁,可卻沒想到,對方居然想要激怒白總管,這麼做的後果,讓這大族老也都心悸。

「想要拉著所有人與你一起死……」大族老目中露出寒芒,冷冷的掃了一眼沉默不語的陳家族長后,立刻傳令下去,很快的,就有大量的寶物,一次性的被拿了出來。

魂葯冤魂多色火煉靈之寶,還有多色火的配方,種種之物,被堆積在廣場上,還有一些奇珍異寶,一時之間,寶光擴散,讓這天空都出現霞彩。

只不過少,可若是與蔡家比較,明顯只是一部分而已,白小純臉色立刻就沉了下來。

「只有這些?」

陳家大族老苦澀,可卻沒有辦法,家族的底蘊都轉移出去了,偏偏此事他還無法明言,正遲疑時,忽然的,陳家族長,冷笑起來。

「我陳家經歷此番浩劫,已經家徒四壁,就這些了,你若不信,大可去搜,么就拿什麼!」

陳海眼家族長言辭里似有譏諷,白小純后,他冷哼一聲,立刻抬手一揮,頓時就有魂修沖入陳家城,開始搜查。

白小純背著手站在半空中,一言不,任由陳海搜查,很快的,隨著一個個魂修結束了搜查走出,向著陳海傳音后,陳海面色難,低聲對白小純說道。

「白總管,陳家有準備……什麼也沒找到。」

白小純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依舊背著手站在那裡,隨著時間流逝,整個陳家城一片寂靜,可卻有壓抑感,越來越強烈,在這壓抑中,那些陳家的族人,紛紛內心被恐懼佔據,他們的眼中,站在那裡的白小純,如同天威一樣,眾人的生死,似掌握在他一念之間,充滿了無法形容的威嚴。

就算是陳家的一眾族老,也都氣息不斷波動,更加緊張時,唯獨那陳家的族長,他已豁出去了,目中深處藏著瘋狂。

可就在這時,突然的,白小純臉上露出笑容,抬頭處,幾乎在他瞬間,陳海以及陳家的大族老,也都察覺,齊齊,立刻就處的天空上,又有一片黑雲,正隱隱可見。

此刻,其他人也都現了這一幕,一時之間,所有目光都去,不多時,那片黑雲越來越大,呼嘯臨近中,可以面有上萬魂修,正直奔此地而來。

當前之人,是一個青年,這青年神色倨傲,更有煞氣,正是……周一星。

幾個呼吸的時間,周一星就已然降臨,那上萬魂修也都散開四周,再次將陳家城包圍一圈,而周一星則是快走幾步,不任何人,直奔白小純。

陳海面色變化,白小純后,沒有阻止,很快的,周一星就到了白小純近前,抱拳深深拜下。

「主子,屬下幸不辱命,已將陳家轉移出去的底蘊財寶,全部收回,請您過目!」周一星說完,袖子一甩,立刻從他的儲物袋內,頓時就飛出大量的寶物。

魂塔,多色火,煉靈之寶,甚至還有十個玉瓶,任何一個裡面都裝著足有數萬斤通天河水……更有兩個水晶盒!

還有好多白小純認不出來的寶物,比比皆是,出了之前大族老拿出的數倍之多,甚至若蔡家不算那靈玉雕像,也都與之相差很大。

隨著這些寶物的出現,陳家族長面色狂變,他身邊的族老,也都一個個喘息急促,驚心駭神,而那些陳家的族人,全部都睜大了眼,如遭晴天霹靂般怔在那裡,雖不是所有族人都知道家族底蘊轉移,可眼下,已經不需要去知道了,誰都能竟!

白小純目光掃過,哪怕是經歷了搜刮蔡家之事,可些寶物后,白小純還是激動的心跳加,可臉上卻裝出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袖子一甩,淡淡開口。

「都收起來吧,這些寶貝可都是人家不要的,既然不要,我們就要了,多謝陳族長。」白小純哈哈一聲,陳海此刻倒吸口氣,目光勉強從那些寶物上收回,周一星立刻稱是,將廣場上所有物品,安排人全部收走……

此刻的陳家族長,已經面如死灰,腦海嗡鳴,身體不自控的顫抖著,至於其他族老,也都紛紛不安中壓下心內的憤怒躁動,在這生死危機中,不敢抬頭,可還是有一些脾氣暴躁的小輩族人,他們習慣了家族的強勢,此刻眼睜睜一幕,沒忍住,怒斥起來。

「你們太過分了!!」

「白浩,你這是搶奪!!」

隨著聲音傳出,陳家眾族老立刻面色大變,想要去阻止,可卻晚了,陳海等的就是表現自己的機會,聞言目內殺機一閃,右手突然抬起,隔空一指。

轟轟之聲回蕩,那之前開口的陳家兩個小輩族人的眉心上,直接就出現了一個血洞,二人目中還殘存著怒戾,身體卻軟軟的倒了下來。

「好大的膽子,白總管的名字,豈是你們能隨意說出的!」陳海冷哼一聲,凶目掃過四方。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