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鬼王花開

「可惜不死骨還是沒法修鍊……」修為提升,雖讓白小純振奮,覺得自己又強大了一些,可一想到不死骨,他就有些鬱悶。

三大家族的財寶雖多,但卻沒有那種能補充生機之物,這就讓白小純嘆了口氣,忽然很是後悔,當初自己左手永夜傘,右手巨鬼王的時候,應該用永夜傘懟巨鬼王幾下……這要是吸上幾口,一定夠自己修鍊所用了。

「可惜啊,時不我待……」白小純長嘆一聲,趕緊打消自己這危險的念頭,琢磨著這若是讓巨鬼王知道了,非得扒了自己的皮……

此刻搖頭,白小純沉吟一番,只能將此事埋在心底。

「不死骨先放一放,眼下最重要的,是十五色火的研究……」白小純明白,修為想要快速提高,只能在多色火上去努力,而那十五色火的配方,白小純已研究好久,還是有很多地方沒有明悟。

此刻他深吸口氣,從儲物袋內取出一團十五色火,目不轉睛的觀察時,雙眼內露出推衍之芒,他準備逆向分析,去研究如何煉製十五色火。

這種方法,可以讓他對於十五色火的掌握更快,如同是有了參照物后,一切研究,也將順利不少。

時間流逝,很快三天過去,白小純沉浸在對於十五色火的研究中,雙目內時而露出激動與振奮,雖只是三天,可通過這種方法去推衍,白小純的收穫極大。

此刻他目光一閃,手中的十五色火,竟猛的擴散開來,白小純的雙眼露出奇異之芒,仔細觀察,甚至不惜毀去十五色火,也要去看清其內部多出的這一道顏色,是如何與其他十四色共存,配合腦海里的配方,一一印證后,白小純心底明悟不少。

直至第三天黃昏到來,白小純坐在那裡緩緩呼出一口氣,手中的十五色火已經消散在了天地內,他閉上雙眼,腦海中不斷地思索,半個時辰后,白小純雙目睜開,露出一抹精芒,正要再取出一團十五色火,可就在這時,他忽然雙目一閃,抬頭看向密室外。

「三天到了……」白小純喃喃低語,起身一晃走出密室,站在了院子里,目光落在天空上,不多時,一道長虹從遠處呼嘯而來,正是陳海。

「白老弟。」陳海哈哈一笑,邁步走來,站在了白小純的面前,臉上露出笑容,抱拳一拜。

「陳老哥。」白小純也笑了起來,上前迎接。

「白老弟,幸不辱命啊,你交代的事情,老哥已經做完了,都在這裡面。」陳海取出一個儲物袋,遞給白小純。

白小純接過後看了一眼,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些,目內有寒芒一閃,抬頭時,向著陳海抱拳,二人又閑聊幾句,陳海告辭離去。

看著陳海的身影遠去后,白小純轉身走入密室內,盤膝坐下,他望著手中的儲物袋,這裡面有九顆人頭!

這九人,正是從蔡夫人那裡問出的,當日參與擊殺白浩的殺手,他們並非都是白家族人,其中有一些是蔡夫人找來的幫手,可無論他們的身份如何,眼下,都只剩下了人頭。

看著這些人頭,白小純腦海里浮現出當日自己剛剛到了蠻荒后,看到的真正的白浩,半晌之後,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揮,立刻這九顆人頭,化作飛灰消散。

「白浩徒兒,為師幫你徹底的報仇了,也不算白用你身份一場,你若有靈,可以安息了。」白小純內心喃喃,輕嘆一聲,從白家嫡系滅亡,直至這當初的追殺之人成為飛灰,他心底也鬆了口氣,如同了斷一場因果。

此刻整個人也都平靜下來,沉默許久,白小純再次取出一團十五色火,沉浸在內,開始推衍。

時間再次流逝,很快過去了一個月,這一個月來,白小純沉浸在十五色火的推衍內,閉關不出,可他的名氣,卻是在巨鬼城內,越來越大,發生在三大家族內的一件件事情,就算是消息再不靈通之人,此刻也都知曉,對於白小純這裡,敬畏更多。

再加上巨鬼王的王旨也都傳開,任命白浩為監察使,賜配槍,賞行宮,這一幕幕,使得白浩在巨鬼城中,聲威更盛,凶名一樣赫赫。

隨著白小純凶名遍傳,巨鬼城內的各方勢力,倒也安靜下來,整個巨鬼城,也都再沒有什麼風波掀起,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恢復中。

沒有人能預料到,也正是在巨鬼城恢復平靜后的這一天晌午,在距離巨鬼城約莫百萬里範圍的蠻荒中,出現了驚天動地的一幕!

那裡是一片被濃霧遮蓋的區域,佔地範圍極廣,足有五萬里,地面大都是淤泥沼澤,沒有任何凶獸能在此地生存,使得這裡,在很久之前,就成為了死亡之地。

更是在這片範圍內,霧氣常年繚繞,時而翻滾,擴散四周,外人目光無法穿透,也因此地死氣極重,霧氣內蘊含了至陰的劇毒,就算是元嬰修士靠近,也都無法堅持太久,一旦中毒世間長了,必定魂耗魄喪。

故而這裡早已被視作禁區,平日里幾乎無人到來,就算是有魂修路過,也都帶著謹慎遠遠繞開。

可若是有大能之輩站在天空上,低頭看去的話,隱隱的可以看到,這片區域內,那濃郁的霧氣中,存在了一處……奇異的建築!

像是一個巨大的茶壺……

在這茶壺的四周,霧氣內存在了不少的魂,這些魂與外面的冤魂不同,它們雙目內閃動紅芒,似乎更為狂暴,頭生獨角,彷彿厲鬼!

不過這些狂暴的厲鬼,它們只是在這茶壺四周飄蕩,從不飛出霧氣,似乎只要不去主動招惹,就不會引來殺身之禍。

此地,正是獨屬於皇族的八大秘境之一……煉魂壺!

關於煉魂壺的形成與來歷,已無從考究,只是知道此地一切造化,都屬皇族所有,此地原本因霧氣瀰漫,常年封印,只有在特定之日才會開啟,在今天,不知為何,整個煉魂壺突然震動起來,隨著震動,大地也都顫抖,更有一聲聲轟鳴巨響,從那煉魂壺內爆發出來。

在那爆發中,四周的霧氣強烈的翻滾,慢慢升空,最終居然在這煉魂壺的上方蒼穹中,形成了一朵詭異的黑花!

這黑花有五片花瓣,每一個花瓣上都赫然烙印著一張鬼臉,盛開在了天地間,甚至那霧氣的環繞,竟也化作了一個鬼臉的樣子,遠遠一看,觸目驚心。

幾乎在此地出現變化的瞬間,第一個察覺的,正是巨鬼城內的巨鬼王,他原本正坐在王殿內,聽著無常公搜集的關於九幽城的事情,目中有寒芒不時閃動,正要開口,可卻面色倏的一變,猛的抬頭。

「鬼王花!」巨鬼王氣息波動,在無常公的一愣下,其身影剎那從王殿內消失,出現時,赫然在了蒼穹上,一步走出,超越閃電,幾步之下,就出現在了煉魂壺所在之地,看著那霧氣升空凝聚而出的黑色花朵,巨鬼王的目中,露出精芒,深深的看了眼煉魂壺后,他轉身一步,消失無影,出現時,已回到了王殿中,揮散了無常公,閉目沉思,面色陰晴不定,看向魁皇城的方向。

同一時間,距離這裡很是遙遠的魁皇城內,皇宮中,有一處大殿,這大殿空曠,只供奉著八片古樸破舊的碎骨,可就在這時,其中一塊碎骨上,猛然間出現了大量的黑氣,這黑氣眨眼間凝聚在一起,赫然也形成了一朵一模一樣的黑霧之花!

在這朵黑霧之花形成的瞬間,大殿外,守護在此地的幾個老者,原本盤膝打坐,可卻一個個瞬間面色變化,轉身直接沖入大殿內,當看到那塊碎骨上的黑色花朵后,他們不由心神一震。

「鬼王花開!!」

這幾個老者相互看了看后,立刻取出玉簡,將此事告知皇城的大天師。

「煉魂壺動,鬼王花開,八大秘境開啟一處……此花對巨鬼王至關重要……」天師殿內,魁皇城的大天師,此刻緩緩睜開雙眼,遙望遠方,他所看的方向,正是煉魂壺所在之處,沉思時,忽然殿外有人稟告。

「天師,紅塵仙子求見。」

「不見了,通知下去吧,鬼王花,有緣者得之。」大天師雙目一閃,緩緩開口。

就在這鬼王花開之事,隨著大天師的宣布,傳遍整個魁皇城時,白小純這裡,也終於在耗費了六份十五色火后,漸漸掌握了煉製的方法,他激動中取出一座魂塔,一拍之下,大量的冤魂瞬間飛出,環繞四周時,白小純深吸口氣定了定心神,開始煉製十五色火。

咳咳,昨天不是系統發福利,是俺加更,俺只有昨天一章存稿只是想偷個懶,準備周末去度假,居然被系統玩了,哭死,求票安慰,好久沒求票了,求安慰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0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