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87章 王爺放心!

巨鬼王的神識,不可能天天去覆蓋整個巨鬼城,尤其是眼下他正思索自己的計劃,在召見白小純的過程中,便將自己的計劃從頭到尾在心神中又過了WwW..lā天籟小說

實在是那鬼王花的果實,對他太重要了,前幾代巨鬼王都沒有等到足夠的時間,到了他這裡后,已積累了四枚,只差最後一枚,就可五行俱全,徹底化去功法缺陷。

所以,他容不得出現絲毫意外,一定要確保自己這一次,有十足的把握,獲得鬼王果,畢竟這鬼王果若是被其他人拿走,自己想要換取,被動不說,甚至還會出現一些波折與意外。

若能自己獲取,才是最穩妥。

也正是此刻,那兩個侍衛歸來,吞吞吐吐的說出白小純那裡修鍊出了岔子,要繼續閉關半年的事情……

巨鬼王一瞪眼,立刻就頭頂冒火,蹭的站起身體一晃瞬間消失,出現時,赫然在了白小純的別院內,無視閉關之地的陣法,直接就一步踏入進去,赫然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密室內。

巨鬼王剛一進來,正正好好的,就看到面色蒼白的白小純,按著胸口,噴出一大口鮮血,眼神似乎都有些模糊了……這時彷彿才看到密室內多了一個人,愣住后,白小純勉強站起身,面無血色,顫抖的一拜。

「卑職,拜見王爺。」

巨鬼王也愣了一下,那一口鮮血噴的很多,尤其是此刻的白小純,看起來明顯是身體虛弱不少,他神識一掃,也看出白小純體內的修為紊亂,面色不由得沉了下來。

「怎麼弄的!」巨鬼王低沉問道。

「王爺……」白小純慘笑,苦澀搖頭,深吸幾口氣后,擦去嘴角的鮮血,低聲回答。

「卑職想要為王爺赴湯蹈火,可無奈修為不夠,心急之下想要強行突破元嬰初期,不料出了岔子……」白小純面色蒼白,聲音也都虛弱無比,可目中卻露出堅定。

「不過王爺放心,只要給我半年時間,我一定可以傷勢恢復!」白小純努力的抬起手,一拍胸口,露出一副為了王爺,可以殞身不遜的姿態,但暗中卻偷偷觀察巨鬼王,心底琢磨著,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去那危險的地方,還是在巨鬼城安全……

巨鬼王神色變的玩味起來,打量了白小純幾眼,麵皮抽動了一下,他才不信事情這麼巧,鬼王花開,風起雲湧的當口眾天驕即將齊聚爭鋒的時候,這白浩恰好就修行出了問題,此刻沒時間與白小純廢話,他右手抬起,手心內立刻就出現了一枚丹藥。

這丹藥白色,散出柔和的光芒,其內隱隱有一條龍影,葯香驚人,眨眼間彌散八方,白小純看到后,眼都有些直了,更是連連吸氣,這還是他第一次在蠻荒看到丹藥。

他身為煉藥大師,眨眼間就分析出,這丹藥是療傷聖葯,比之神墟丹還要有奇效,可以說是他前所未聞之丹。

這種丹藥,在通天河區域內都少見,更不用說沒有丹藥的蠻荒了,顯然是這巨鬼王的珍藏之物。

「此丹名為破天造化丹,一生只能吃九粒,本王的衰變期,就是因吃下了九粒此丹,才會縮短,而其他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吞下后就可瞬間恢復。」

「可你想好了,這一次你就算是重傷,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而這丹藥,你若不吞,你就算是此番任務失敗,老夫也不會為難你,可你吞了后,就一定要完成任務!」巨鬼王淡淡開口卻蘊含不容忤逆的威嚴,目光炯炯,看向白小純時,右手一彈,這枚丹藥直奔白小純口中。

白小純嚇的全身一個哆嗦,在那丹藥臨近后,立刻就一把抓住,哭喪著臉,眼巴巴的看著巨鬼王,內心暗罵不已,可卻無可奈何。他看出了巨鬼王目中的堅決,他明白,的確如對方所說,這一次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了……

想到這裡,白小純儘管內心委屈,可表面上卻容光煥,體內傳出咔咔之聲,剛才還紊亂的修為,眨眼間就恢復如常。

「王爺放心,卑職一定儘可能完成任務!」白小純大聲說道。

「傷勢好了?」巨鬼王笑眯眯的說道。

「咦?王爺您不說我還沒現,真的好了啊,上次我修為突破,就是因為拜見了王爺,如今傷勢痊癒,也是因王爺親至探望啊,王爺您真是神武蓋世,龍飛九天,一道目光就讓卑職好似吃了療傷聖葯一般啊。」白小純臉不紅氣不喘,目中充滿狂熱的拍著馬屁。

巨鬼王輕咳一聲,對於白小純的臉皮,他心中有數,此刻也不去在意白小純的滑頭,而是神色肅然下來,交代一番。

白小純打起精神聽著,將這件事情完整的聽完后,他剛開始還鬆了口氣,覺得自己這麼厲害,誰敢惹自己,出手就鎮壓。

可聽著聽著,白小純就心跳加的睜大了眼,一想到這一次所有人聯合在一起對付巨鬼王,白小純就膽突突了。

「那可是幾個天王派出的世子啊,還有魁皇城內那些權貴之家的天驕!這些人就算不全部都是天獸魂元嬰,可裡面也必定有那麼一些……況且這些人聯合在一起……」白小純不停吸著氣臉都跟著又白了起來,實在是去的人,必定都是天驕豪強,自己雖然厲害,可猛虎架不住群狼,稍微一個不小心,估計小命就危險了……

「該死的,為啥非要讓元嬰去啊,這要是去的都是結丹該多好啊……」白小純欲哭無淚,他雖覺得自己很強,可還是沒把握,但眼看巨鬼王的不容置疑,只能硬著頭皮用力點頭。

「不過你也不用有太大壓力,有本王的配槍以及那破天造化丹,你自保還是可以的,況且本王也有安排的,只要你進了煉魂壺內,一切就沒問題了。」巨鬼王看著白小純,沉吟之後,嘆了口氣,安慰一番,眼看白小純還是愁眉苦臉。巨鬼王低喝一聲。

「你別忘了,你我之間還有禁制,本王豈能讓你去送死?」

這句話,總算讓白小純心情好了一些,心中已經琢磨好了,自己就去那煉魂壺轉一圈,誰也不招惹,想來這樣的話,也就沒人來理會自己了,且按照巨鬼王的意思,似乎是有幫手,這讓他心底更安穩了一些。

巨鬼王又交代一番,臨走前,又給了白小純一個丹瓶,裡面的破天造化丹,居然有八粒!加上之前的那一枚,正好九枚!

白小純看到后,也都驚訝巨鬼王的手面,內心安穩更多。

做完這些,巨鬼王這才帶著白小純離去,直接讓無常公親自陪同,與白小純一起,乘坐巨鬼舟,在當天就離開了巨鬼城,直奔煉魂壺所在之地。

蒼穹上,一艘黑色的戰舟展開驚人的度,破空遠去,舟有一尊巨鬼雕像,散出黑芒,使得整個戰舟氣勢驚人。

此刻,戰舟甲板上,白小純長吁短嘆,無精打採的愁眉苦臉,一旁的無常公神色饒有興緻的看著白小純,哈哈一聲。

「白總管,當初三大天人追殺,都不見你皺眉,如今怎麼苦著臉?」

「這不廢話么……」白小純內心嘀咕,三大天人追殺時,自己底牌很多,且知道巨鬼王幾天就可恢復,所以才拼了命,可眼下的事情,與三大天人追殺時,沒法比,不過表面上,白小純覺得自己不能虛了更不能慫,於是一挺胸,傲然的「砰砰」拍了幾下。

「無常公看錯了,我哪裡是皺眉,我這是深思;也沒有苦著臉,我這是在積累殺機!」白小純義正辭嚴的說道,無常公神色更為怪異,笑了笑不再言語。

二人接下來一路無話,戰舟度飛快,漸漸的,白小純察覺到地面上,有無數魂影形成了魂潮,竟與他們一個方向。

「每次煉魂壺開啟,都會吸引大量的冤魂,如本能一般湧入進去……」無常公順著白小純的目光,也看到了地面上的魂潮,隨口解釋了一句。

白小純內心一驚,越覺得這煉魂壺不一般,正琢磨自己的安危時,時間已過去了一個時辰,這艘戰舟也靠近了煉魂壺所在範圍內。

此刻天色昏暗,原本晴朗的蒼穹,也都陰沉下來,遠處天空上,一朵黑霧形成的鬼王花,驚魂攝魄!

在這鬼王花的四周,還有無數冤魂繚繞,鋪天蓋地般,氣勢驚人,旋轉形成風暴,捲動八方,使人無法太過靠近。

而眼下,白小純來的早了,四周還沒有其他人到來,他們畢竟距離最近,如今是第一個到來者。

這也就給了白小純足夠的時間,讓他去觀察此地,很快的,他就順著那鬼王花,看到了地面上,那尊足有萬丈的大壺!!

此壺通體黑色,給人一種滄桑之感,從那壺嘴內,散出陣陣黑霧,不斷升空,融入到那鬼王霧花中。

正是煉魂壺!

白小純吸了口氣,內心震動,他第一眼看到此壺,就有種感覺,此物或許是個法寶……

「這煉魂壺內有天地,來歷神秘,傳聞很多,有說是天外之物,也有說是一代魁皇遺寶,已不可考,而那鬼王花,就是在這壺內中心區域的盆地里。」

「一會兒你進去后,裡面雖很是龐大,可只要向著中心飛去,就可找到那處盆地所在……不過按照記載,每次霧花先出,而真正的鬼王花本體,還需過一段時間,才可成熟。」無常公在白小純身邊,解釋起來。

「此番你只要能獲得鬼王花果,出來后,老夫會保護你,若有人敢在外面出手搶奪,王爺也會親自到來。」

「不過在裡面,就要靠你自己了。」無常公叮囑一番。

白小純聞言立刻愁,琢磨著自己小心一些,應該問題不大……

此時此刻,在二人遠方,蒼穹上有一道道長虹,正呼嘯而來,直奔此地,這些人,有的來自魁皇城,有的則是來自其他三大天王的城池,通過傳送陣到了附近,展開全,疾馳臨近。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