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89章 他們要殺我?!

「諸位道友,人已齊了,老夫除了護送二皇子來此外,還奉大天師之命,負責此番煉魂壺的開啟。」在白小純這裡內心恍惚時,二皇子與陳曼瑤身後,跟隨而來的第三人,此刻沙啞開口。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面無表情,目中冷漠,就連聲音也都沙啞中帶著陣陣冰寒,回蕩四方時,讓白小純這裡深吸口氣,從恍惚中蘇醒,複雜的看了眼陳曼瑤后,白小純平靜下來。

「無常道友,雲山道友,還有紅羅道友,還請助老夫一臂之力。」中年修士淡淡開口,一步走出,直接就到了煉魂壺的上空,與此同時,無常公以及護送周宏、許珊的那男女二老,也都點頭后,邁步走出。

四人同時站在煉魂壺上,各自掐訣之下,天人之力轟然降臨,形成一股浩蕩的波紋,落在了煉魂壺上。

很快的,在陣陣滔天的巨響下,煉魂壺猛的震動,從壺嘴內,有更多的黑霧翻滾衝出,在這天地間向著四周不斷地擴散開來。

「你們還有一柱香的時間準備,一柱香后,我們會將煉魂壺開啟,你等立刻踏入煉魂壺,此壺我四人只能開啟半柱香時間,所以……半柱香內,必須全部進去。過程中難以出來,唯有花開后,煉魂壺才會自行開啟,你等要在一個時辰內,全部出來,遲則危機!」主持此番煉魂壺開啟的中年男子,聲音冰冷的回蕩,立刻四周眾天驕,一個個也都緊張起來,彼此修為運轉,默默等待的同時,也暗中相互打量,似有傳音。

白小純看著那煉魂壺嘴,心底琢磨著一會要不要磨蹭一下,可無論怎麼磨蹭,也很難拖延半柱香的時間。

「罷了罷了……」白小純正鬱悶時,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隱隱察覺就這麼一會,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已經超過了數十道之多,他狐疑的看向四周,這一看之下,白小純頓時警惕。

他看到這四周的天驕,幾乎所有人此刻都若有所思,目光打量自己時,明顯不懷好意,就算是那周宏,許珊以及公孫易,目光也都如此後,白小純暗道不妙。

「他們果然聯合在一起了。」白小純呼吸有些不穩,這是他最擔心的局面,這群人若是一起出手,白小純琢磨自己再強也沒用啊,這可是上百人……一個個展開殺手鐧,天人都要頭痛。

「這些人太可惡了,他們好大的膽子,我那麼厲害,赫赫長城萬夫長,堂堂巨鬼城大總管,天人我都敢出手,半神我都敢綁,又豈能怕他們!」白小純覺得自己在氣勢上不能輸了,安慰自己,給自己打起氣來。

「不過我也不能欺負人,罷了罷了,我的身份太高了,又是天道元嬰,不與他們一般見識,這一次我要低調,進去轉一圈意思一下就可以了,不去與這些小傢伙爭奪。」白小純想到這裡,頓時覺得自己在心境上,已經超出了這些天驕,於是趕緊臉上露出善意的笑容,向著此地這些天驕含笑點頭。

可這笑容與善意,沒有半點作用,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不但沒有減少,甚至如周宏、趙東山等人,更是露出鄙夷與譏諷。

這目光,立刻就讓白小純生氣了,他覺得那麼厲害的自己,都已經主動表達善意了,可這些人居然狗做轎子不識抬舉!

「太過分了……罷了罷了,這點小事,我就不與他們計較了。」白小純眼看對方人多勢眾,鬱悶的忍下,正要收回目光時,他忽然心神再次一凜!

「不對……」

這一次,他從部分人目光中,察覺到了殺機……此地天驕眾人,不是所有人都善於隱藏,裡面有一些,或許覺得沒必要隱藏,那目中的殺機,立刻就被白小純察覺。

「他們要殺我?!」白小純內心震動,這只是一次彼此的搶奪鬼王花而已,他代表的是巨鬼王,他雖知道有危險,可始終認為,自己只要不參與搶奪,那麼危險就不會降臨。

可眼下,這些人的殺機,立刻就讓白小純警覺起來。

實際上,白小純的感受沒錯,這些天驕雖不是全部,可還是有一些的確是起了殺意,並非是針對白小純,而是他們知道白小純的身份不是什麼皇親國戚,只是巨鬼王的手下而已,這樣的人,他們自然敢殺!

而殺了白小純,這是最簡單的解決問題的方法,只要白小純一死,那麼就代表這一次鬼王花的爭奪,巨鬼王已經出局了,除非巨鬼王還有別的安排。

至於最終被哪一位王爺獲得,不重要,都會以此向巨鬼王交換,而哪一方王爺麾下的勢力,都可以拿到好處,只不過誰能搶到,立下首功,好處拿的最大而已。

此事必然會得罪巨鬼王,若是換了其他時候,那些權貴會有這個顧慮,可這次的事情,是三大天王聯合操作,有他們三人在,足以使得這一次的事情,巨鬼王就算怒意再大,也都發不出來。

而這一切,也是一場因果,畢竟所有人都知道,四大天王之間不合由來已久,且之前有那麼幾次蠻荒出現秘寶,四大天王搶奪中,多被霸道的巨鬼王得手,所以如今,在這對巨鬼王至關重要的鬼王花上,三大天王難得形成共識,要趁這個機會,阻擊巨鬼王!

在這種半神層面的鬥法中,對這些天驕而言,白小純……只是一個可以隨時捏死的小人物而已。

人群中的二皇子,耳邊也有旁人的傳音,他神色平靜,沒有去拒絕,內心更有冷笑,如今的蠻荒,魁皇勢弱,大天師挾天子以令諸侯,而四大天王更是沒有去死命維護魁皇,而是各自為自己的利益而割據鞏固自身勢力。

如這本屬於皇族的八大秘境,更是大天師一句話,就可從皇族分離,變成眾人搶奪,而他身為皇族,無論是對大天師還是四大天王,都有恨意,眼下看到四大天王內亂,他自然樂意,只是看向身邊的陳曼瑤時,他目中隱有複雜。

站在二皇子身邊的陳曼瑤,神色淡漠,似對這一切算計沒有興趣,這一次到來,她只是奉師命,來將那鬼王果取回而已,誰搶奪,誰就是她的敵人。

隨著時間的流逝,半柱香時間很快就要過去,白小純此刻心驚肉跳,他已經很確定了,有一些人對自己真的有殺機。

「還好不是全部,只是一部分而已……況且我死了,巨鬼王也得死,巨鬼王應該不會讓我來送死吧……」白小純眉頭皺起,就在這時,半柱香時間過去,一聲轟鳴回蕩,那煉魂壺嘴的霧氣,也都不再噴出,而是露出一條漆黑的通道……

主持煉魂壺開啟的中年男子,聲音猛的傳出。

「還不進去!」

這聲音傳出的瞬間,公孫易以及周宏等人,就剎那速度爆發,轟鳴間直奔通道而去,其他人也都急速飛出,白小純這裡長嘆一聲,也趕緊飛了進去。

「進去后先麻痹他們,不給他們聯手的機會,這樣就安全些。」白小純一咬牙,速度加快,剎那就順著煉魂壺嘴,進入通道內,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這煉魂壺嘴的通道,看似很長,可實際上在進入這裡后,通道如同消失,眨眼間,眾人包括白小純在內,就直接出現在了煉魂壺的天地內!

這是一片獨立的世界,天空灰濛濛的,大地一片紫色,四周有黑色的霧氣瀰漫,在那霧氣內,似乎藏著無數的厲鬼,一個個飛速的在霧氣內遊走,陰冷的目光,順著霧氣看向出現在這裡的眾人。

一股壓抑感,從這四周霧中散出,甚至那些霧氣內的厲鬼,有一些,都讓眾人感覺危機。

透過霧氣,可以隱隱看到地面似存在了一條條山脈,而在更遠處,所有山脈的匯聚之地,那裡有一個巨大的凹陷盆地!

此刻,在那盆地的上方,無數霧氣凝聚在那裡,環繞成了一朵與外面所看,一模一樣的鬼王霧花……

似沒有徹底盛開,正在慢慢的開放,怕是還需要一些時間,才可開花結果……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