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今朝現世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八輪紫月…」

牧塵的心神注視著那八輪璀璨紫月,則是心中一笑,如此說來的話,他體內隱藏的靈脈,果然是神脈。. .

對於這一點,他其實並不算特別的吃驚,這些年來,他自身所展露的修鍊天賦,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已經有所表明。

當然,擁有著神脈,卻不一定代表著最終就能夠成為天至尊,修鍊之路,再好的天賦,也只是輔助之物,最為重要的,還是自身的心性。

沒有一顆堅定之心,不畏懼任何苦難生死,那就算是神脈,也終將會碌碌而為。

牧塵這些年的成就,哪一個不是在生死之間相爭,旁人只是知曉他如此年紀便是登上天至尊,但卻未曾想到,在這之間,他有多少次以命相搏?在這之中,稍有差池,恐怕便是隕落之危。

「神脈既現,那就助我靈體圓滿吧。」

牧塵心中自語,而後心神沉寂下來,如此約莫過了半晌,這混沌之中忽然有著熾熱的高溫升起,緊接著,便是見到熊熊火焰,自外而來,湧入了混沌中,對著那八輪紫月席捲而去。

這些火焰,並未靈力所化,而是源自牧塵的內心,因為想要煉化靈脈,尋常靈力火焰觸及不得,唯有心火,才能做到。

熊熊!

心火源源不斷的呼嘯而來,最後纏繞在八輪紫月之上,將它們化為八輪火月,倒是極為的絢麗。

而面對著心火的灼燒,八輪紫月,彷彿也是在開始漸漸的融化,紫色的液體從上面滴落下來,不過剛剛離開紫月,便是憑空消失。

但牧塵卻是能夠感覺到,那些紫色液體並沒有憑空消失,而是直接滴入了他的血肉之中…

隨著越來越多的紫色液體融入肉身,他能夠隱隱的感應到,他的這具肉身,彷彿是變得更為的充實起來,那種感覺,就猶如是一直缺失的一塊,正在被漸漸的填補圓滿。

「果然如此…」牧塵心中感嘆,然後心神一動,心火更為的灼熱,加快度,一點點的灼燒著紫月。

時間迅的流逝,而待得約莫數個時辰過去時,那混沌中高高懸挂的八輪紫月,已是僅有巴掌大小…

而此時,在牧塵的身體表面,那八輪月紋,也是變得愈的清晰,明顯,他的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變化成為了天尊靈體。

只不過以往牧塵的天尊靈體,乃是純凈如水晶般的色彩,但此時,卻是因為紫月的存在,變得紫氣瑩瑩,略顯神秘。

「八輪紫月,真的是神脈啊…只是不知道這傢伙究竟會衍變出什麼靈脈神通?」

那玄天老祖眼紅的望著牧塵靈體上面的八輪紫月,臉龐上滿是艷羨嫉妒之色,若是牧塵將這神脈煉化,那所衍變出來的靈脈神通,必然不凡,就算是在絕世神通中,都能夠算做頂尖層次的。

熊熊心火燃燒,在牧塵心神的注視下,那八輪紫月最終是被燃燒殆盡,最後一滴紫色液體滴落下來,融入了肉身之中。

那一瞬間,一種奇異的感覺自牧塵的心中湧起,然後只見得這混沌中震蕩起來,緊接著,在那混沌中央之處,忽有一個紫色的光點出現。

紫色光點迅的膨脹,數息之後,竟是化為了一道紫色火苗,紫色火苗迎風暴漲,立即熊熊燃燒起來。

紫色火炎,熊熊燃燒,其內竟是有著八輪紫月旋轉,散著神妙之能。

「這就是我這神脈衍變出來的靈脈神通?」牧塵心神鎖定著那團紫色火炎,有些好奇的低聲自語。

他感應著紫炎,半晌后,忽然心中驚異出聲,因為他現,這紫色火炎似乎對肉身以及各種物質沒有絲毫的殺傷力,但對於各種靈力,卻是破壞力恐怖。

只要觸及靈力,紫炎便是能夠瘋狂的燃燒,直到將任何靈力燃燒殆盡。

這也就是說,旁人在與他交手時,被這道紫炎附身,若是胡亂用靈力試圖將其撲滅的話,反而會引火勢,讓其更為的狂暴。

這一點,倒是有點像牧塵在那聖淵大6中所遇見的化靈風,只不過顯然這紫炎比起那化靈風,還要更為兇悍一些。

而大千世界大多數的鬥法,都是以靈力為基本,這豈非就是說明,面對著這紫炎,就算是不知底細的天至尊,都將會狼狽不堪,束手無策。

「這道紫炎,論起威能,怕是不遜色於頂尖的絕世神通。」牧塵感嘆了一聲,不過有些可惜的是,比起那響徹大千世界的三十六道絕世神通,這紫炎還是有些差距。

想到此處,牧塵又是暗感好笑,三十六道絕世神通名震大千世界,若是他如此輕易就能夠搗鼓出一道不遜色它們的神通,那也太天真了一些。

牧塵收斂起心中的情緒,心神再度注視著那團紫炎,然後就打算將其收起:「靈脈既已煉化,那就先退出吧。」

他心中這般想著,不過,卻不知道為何,心中卻是忽然浮現出一種異樣的感覺。

細細品味,那彷彿依舊是一種微微的缺陷感。

這種感覺來得奇妙,但牧塵卻並沒有將其忽視,到了他這等實力,就算只是偶爾的心血來潮,那也必然是事出有因。

「我明明已是煉化了靈脈,連靈脈神通都已獲得,為何還會有這種不圓滿的感覺?」牧塵心中沉吟。

牧塵沉默了許久,他注視著燃燒的紫炎,某一刻,他的心頭忽然泛起一絲波瀾,然後他心念一動。

熊熊燃燒的紫炎,在牧塵的心神催動下,陡然膨脹開來,竟是化為火海,在這混沌之間席捲開來,瘋狂的灼燒著。

紫炎火炎瘋狂的燃燒,而奇特的一幕,就在此時出現了…

隨著紫炎的燃燒,這片混沌空間猶如是一面鏡子一般,竟然是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裂紋飛快的蔓延,最後在牧塵心神的震驚注視下,轟然一聲,碎裂開來。

「這…」

牧塵震驚的望著這一幕,顯然怎麼都沒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種狀況。

混沌碎裂,忽有萬丈光芒自那之後暴射而出,那種光芒浩瀚神聖,猶如是被掩蓋了許久,一經現世,便是散著煌煌之威。

牧塵震撼的目光,順著那神聖之光,投射而去,再然後,他便是倒吸一口冷氣的見到,隨著混沌破碎,在那之後,竟是有著一顆神聖大日,緩緩的升起。

在那大日之後,一顆緊接一顆,最後竟是足足九**日,當空而起。

九顆神聖大日,懸浮在牧塵體內的最深處,猶如大帝,深居不出,一旦出世,必將驚天動地。

牧塵的心神,震撼的望著那九**日,這一刻,即便是以他的定力,都是忍不住的心神失手,駭然道:「九**日?怎麼又會是一道神脈?!」

而且這道神脈,比起先前的八神脈,還要更為的高級!

這可是最頂尖的九神脈!

最重要的是,他先前不是已經煉化了一道靈脈了嗎?為什麼在那八神脈之後,還隱藏著一道九神脈?!

牧塵心中泛起滔天海浪,許久之後方才有所平復,他細細的感應,竟是現這九神脈與他的肉身之間,竟然是有著極為完美的契合度。

那種感覺,就猶如與生俱來一般。

牧塵心潮翻湧,他此時方才現,與這道九神脈的完美契合相比,先前的那道八神脈,雖然也是契合,但卻始終差了那麼一絲。

那種感覺,就猶如一個先天而成,一個後天而來一般。

牧塵心中陷入沉思,許久之後,他似是長吐了一口氣,複雜的自語道:「娘親,這也是你做的嗎?」

經過一陣細思,他隱隱的明白了過來,如果他沒猜錯的話,先前他煉化的那一道八神脈,恐怕並不是他的,而是他娘親的。

而那道八神脈的作用,應該是用來掩蓋他體內這道九神脈。

或許,一旦九神脈誕生,他又擁有著浮屠古族的血脈,那這古族中必然會有手段察覺,所以他的娘親為了保護他,甚至不惜剝離了自身的八神脈,將它種在了自己的體內,以此掩蓋著他的九神脈。

一般說來,神脈無法轉移,所以很有可能牧塵尚還未曾出生時,兩人同為一體,清衍靜這才能夠將她的八神脈種入他的體內。

這些種種念頭在牧塵的心中翻湧著,最後令得牧塵心中泛起濃濃的酸澀與暖意,剝離神脈,就猶如剝離自身血肉,難以想象,當年他的娘親在懷著他的時候,竟然還忍受著那等無法想象的痛苦,而一切,都只是為了給予他最大的保護。

一想到此,即便是牧塵的心性,都是眼眶濕潤,有著流淚的衝動。

呼。

他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下翻湧的情緒,喃喃低聲道:「娘,謝謝您為我做的一切…不過,如今孩兒已非當年襁褓嬰童,我已有能力承受一切的風暴。」

「到得如今,若是那浮屠古族要來找我,那就讓他們儘管來吧!」

牧塵的心神,灼灼的望著那九輪神聖大日,心神一動,便是蔓延而去,同時有著低沉之聲,響徹起來。

「你隨我沉寂這麼多年…現在,也該現世了。」

「九神脈…覺醒吧!」

嗡嗡!

似是感應到了牧塵的召喚,那九輪神聖大日也是在此時爆出嗡鳴之聲,下一霎,億萬道神聖之光,暴沖而出。

山巔之上。

正一臉艷羨的望著牧塵身體上八道月紋的玄天老祖,忽然見到,牧塵的身體上爆出億萬光芒,然後,他便是目瞪口呆的見到,牧塵的皮膚上,八輪紫月竟是漸漸的縮小,而九輪神聖大日光紋,散著煌煌之威,現世而出!

整個天地,都是在此時爆出無盡驚雷,風起雲湧,猶如是在震撼著九神脈現世。

玄天老祖神色獃滯的望著牧塵身體上的九**日,半晌后,忽有著尖銳的震駭聲音,在這山巔之上,響徹而起。

「日你娘!九神脈?!」

…(未完待續。)

19歲女子直播平台直播自慰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pai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10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