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神脈震玄天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上古天宮內的天地動蕩,足足持續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方才漸漸的消散…

而隨著動蕩的退去,只見得在那山巔之上,忽有億萬道神聖之光迸射而出,在那無數道靈光中央,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的站起。.『.

當他站起身來的時候,天地間仿是有著雷暴響起,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感籠罩開來,令得天河周圍無數修鍊的人都是在這等壓迫下瑟瑟抖。

而似是察覺到壓迫太強,那道修長身影袖袍一揮,光芒便是收縮而回,最後盡數的沒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那種恐怖的壓迫,也是隨之消散。

靈光散去,便是露出了牧塵那修長的身軀,俊逸的面龐,那一對漆黑的眸子,深邃如星空,深不可測。

在那百丈外,玄天老祖面色複雜的望著現身的牧塵,眼中依舊還殘留著一些震駭之色,如此半晌后,方才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府主竟然擁有著傳說中的九神脈,難怪能夠在如此年紀,便是踏足天至尊。」

他的言語間,充斥著不加掩飾的羨慕之意,因為他很清楚九神脈代表著什麼…

牧塵聞言只是一笑,他深深的天老祖一眼,道:「此事還望玄天長老幫我保密一下。」

這玄天老祖以往顯然與浮屠古族中某些人有著瓜葛,若是將消息傳出去的話,倒是會讓得牧塵少了一個底牌。

玄天老祖聞言,肅容道:「府主請放心,老夫如今已是牧府長老,自然不會做有損府主之事。」

對於玄天老祖的態度,牧塵倒是略微有點詫異,先前他雖然收服了前者,脅迫他成為了牧府的長老,但玄天老祖顯然是不情願居多,所以對他也算不得有多大的恭敬,可此時這表現出來的模樣,卻是真正的有點像是牧府長老了。

似是察覺到牧塵的詫異,玄天老祖則是尷尬一笑,之前他對於牧塵雖然有些忌憚,但卻遠遠談不上敬畏,可這一次在現了牧塵擁有著九神脈后,他卻是被真的震懾住了。

有了這等頂級神脈,未來的牧塵,很有可能會達到那聖品天至尊的巔峰層次,而敬畏一位未來的聖品天至尊,這對於玄天老祖而言,並不算什麼丟人的事。

「呵呵,不知道府主此次衍變出了什麼靈脈神通?」玄天老祖盯著牧塵,顯然是對牧塵的靈脈神通極為的好奇。

牧塵見狀,微微一笑,伸出手指,輕輕一點。

隨著其指尖的點下,只見得指尖上有著一朵紫色火焰湧現,然後對著玄天老祖飄去。

瞧得紫色火苗飛來,玄天老祖卻是不敢怠慢,因為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那道紫色火苗中蘊含著的危險氣息,當即身軀一震,便是在周身形成了一道雄厚的靈力光罩。

光罩猶如實質,防禦力驚人,就算是靈品天至尊的一擊,都是能夠略作阻擋。

熊熊!

紫色火苗輕飄飄的落下,然而就在接觸那靈力光罩的瞬間,竟是猶如遇見了油脂一般,紫色火苗猛然膨脹,化為熊熊大火,將那靈力光罩覆蓋。

而防禦力驚人的靈力光罩,則是在紫火的燃燒下,迅的被消融,而紫火愈狂猛,如跗骨之蛆一般,對著措手不及的玄天老祖覆蓋而去。

這一幕,讓得玄天老祖大驚失色,顯然他沒想到自己的防禦不僅沒能阻擋瞬間,反而讓得那紫火愈的旺盛。

呼。

瞧得紫火呼嘯而來,他急忙張嘴,一道巨大無比的靈力潮汐暴射而出,那靈力潮汐僅僅一滴,便是重如萬斤,因為那每一滴,都是由無比精純的靈力所化,這一道潮汐橫掃開來,萬重山脈都將會被夷為平地。

雄厚無匹的靈力潮汐與那紫色火炎撞擊在一起,頓時爆出刺耳的滋滋聲,然而讓得玄天老祖驚駭的一幕出現了,那弱的紫色火炎,卻是在靈力潮汐的橫掃下,愈的旺盛,最後直接是從一團火炎,變成了滔天大火,覆蓋而下。

「這究竟是什麼火炎?竟然如此的霸道!」

玄天老祖面色凝重,眼中隱隱浮現一抹駭色,他能夠感覺到,他所施展的攻勢,其中蘊含的浩瀚靈力,不僅沒有撲滅那紫炎,反而是猶如火上澆油一般,令其愈旺盛。

顯然,這紫炎有著吞噬靈力,壯大自身的可怕能力。

如此一來,此火簡直是堪稱詭異,一旦對戰的時候被纏上,不知道要花費多少的精力與手腳才能夠將其解決掉。

在那些紫炎將要籠罩玄天老祖時,牧塵方才嘴巴一動,紫炎倒卷而回,化為一縷縷的火苗湧入了他的嘴中,吞入肚內。

「嗯?」

紫炎入體,牧塵神色忽然一動,因為他現,隨著紫炎在他的體內消散,竟然還有著一股精純的靈力流淌出來,融入他的身軀。

「沒想到這紫炎還能夠將吞噬的靈力,反饋回來。」牧塵笑了笑,這紫炎,倒的確是頗為不凡,不愧是由八神脈所衍變而出的靈脈神通。

「府主,此火究竟是什麼來路?」玄天老祖也是回過神來,忍不住的驚嘆出聲道。

「此火正是我的靈脈神通,我將其稱吞靈紫炎。」牧塵笑道。

「吞靈紫炎么?倒的確是名副其實。」玄天老祖連連點頭,眼中有著濃濃的忌憚,先前如果牧塵不將其收回的話,今日的他,恐怕會被這紫炎搞得分外的狼狽。

「真不愧是九神脈,衍變而出的靈脈神通,當真不凡。」

牧塵聞言,神色微動,卻只是笑笑,並未多說,因為這吞靈紫炎,其實只是他煉化八神脈后所得到的靈脈神通,而九神脈的靈脈神通,他並未展示。

如今這玄天老祖才剛剛歸附,沒必要將所有的底牌都是告知於他。

唰!

而在牧塵與玄天老祖交談時,遠處忽然有著一道道流光射來,最後落在山巔上,現出身來,正是曼陀羅,靈溪等一眾牧府高層。

當他們在見到牧塵安然無恙時,皆是鬆了一口氣,顯然這段時間,他們也是時刻關注著上古天宮內因牧塵而引起的天地動蕩。

牧塵瞧得他們到來,也是一笑,然後指著玄天老祖道:「從今天開始,這位便是我們牧府第一位長老,若是我不在的時候,牧府就由玄天長老來坐鎮保護,而以往的恩怨,大家也就一筆勾銷了。」

在牧塵修鍊的這一個月,曼陀羅,靈溪他們都不是第一次在這裡見到護法的玄天老祖,所以也都是早有了心理準備,當即皆是對著玄天老祖點了點頭。

雖說之前雙方有著一些恩怨,但能夠讓得牧府多一位天至尊坐鎮,對於牧府的安全而言,的確是至關重要。

「之前的事,是老夫魯莽了,還望諸位不要介意。」玄天老祖尷尬一笑,姿態倒是出人意料的擺地略低,並沒有一絲天至尊的傲氣。

而對於玄天老祖的歉意,曼陀羅等人都是微怔,感到有點意外,畢竟他們都很清楚他們與天至尊之間的差距,前者之所以會屈尊成為他們牧府的長老,主要原因是因為牧塵的存在,而對於他們,恐怕多半是怎麼眼的。

在他們心中驚異的時候,玄天老祖也是在心中無奈苦笑,如果不是現牧塵身懷九神脈的話,其實他也不想對牧府的這些人表露什麼友好一面,但眼下牧塵前途不可限量,說不得就能夠踏入聖品天至尊,而那個層次的巔峰強者,他可是得罪不起…

而在玄天老祖這等謙和態度下,眾多牧府高層都是略感受寵若驚,畢竟平日里天至尊高高在上,哪裡會這般與他們說話,於是一時間,雙方的氣氛倒是迅的緩和下來。

牧塵見狀,也是微微一笑,雖然他知道這是玄天老祖做給他但有著這份識趣,也足以讓他感到滿意了。

在眾人氣氛緩和間,靈溪則是走近過來,明眸如水,塵,輕聲道:「這段時間我已經打聽過了,一些級勢力皆是收到了浮屠古族的邀請函,如果我沒料錯的話,應該是浮屠古族「諸脈會武」要開始了…」

「諸脈會武?」牧塵神色微動,在此次閉關前,他便是吩咐了靈溪,讓得她多多注意浮屠古族的動靜。

「那是浮屠古族十年一屆的盛事,極為重要,所以他們都會邀請一些級勢力前往觀禮。」

牧塵微微點頭,他此次前往浮屠古族,主要是為了將其娘親救出,而這種時候,局勢越是盛大,對於他而言,方才是最好。

當然,浮屠古族畢竟是底蘊深厚的古族,即便他如今踏入了天至尊境,卻依舊是得做一番準備與籌劃。

牧塵抬頭,望著遙遠處的雲浪翻湧,最後緩緩的閉上了雙目。

「浮屠古族,你們找我多年,這一次,我們就好好鬥一斗吧…」

………………

………..(未完待續。)

大雁塔拍**寫真 美女一絲不掛尺度全開不雅照曝光!!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m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