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清脈之勢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自投羅網嗎?」

牧塵望著眼前美目中滿是惱怒的清霜,則是淡笑一聲,神色平靜的道:「我娘保護我這麼多年,我可不會去做這麼蠢的事。.『.」

「你也知道嗎?這裡可是浮屠界,浮屠古族的總部,就憑你這大圓滿的實力,這裡隨便一個長老出手,都能輕易將你擒獲!」清霜瞪著美目,怒叱道。

她之前冒著那麼大的風險去提醒牧塵,就是要他好好隱藏,不要被浮屠古族所察覺,可眼下倒好,這個傢伙,竟然直接大搖大擺的跑到了他們浮屠古族來,這如何能讓得她不氣。

「隨便一個長老出手,恐怕應該擒不住我。」牧塵聞言,也是笑了笑。

「你!」清霜柳眉緊蹙,顯然是覺得此時的牧塵太過的狂妄。

不過,還不待她多說,牧塵卻是上前半步,剎那之間,忽有一股恐怖偉岸氣勢自其體內爆而起,周遭空間都是為之震動。

清霜美目陡然一縮,美目震驚的望著牧塵,雖說後者那等恐怖氣勢僅僅外放了瞬間,但如此距離,她依舊是感覺得清清楚楚。

那種程度的氣勢,即便是族內的一些長老,都是比之不上。

「你…你突破到天至尊了?!」清霜一對美目瞬間瞪圓,俏臉上滿是難以置信,要知道她一年前見到牧塵時,後者才只是大圓滿而已,怎麼短短一年不見,竟然就跨過了那道阻礙了無數天才一生的天澗,踏入了天至尊的境界!

這是何等恐怖的修鍊度?這需要何等的天賦以及機緣?

身為浮屠古族之人,清霜對於晉陞天至尊之難最為的清楚,即便是有著浮屠古族這等底蘊,想要踏足天至尊,也是極其之難。

就如那玄羅,墨心二人,都是如今玄脈,墨脈年輕一輩中的領頭者,然而即便如此,藉助著浮屠古族無數資源的培養,他們此時也僅僅才剛剛達到觸及天至尊的地步,而想要真正的跨出那一步,更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可現在,牧塵卻是先兩人一步踏入天至尊,徹底的領先了他們,由此可見,這究竟是有多麼的不可思議。

「藉助一些機緣,僥倖突破而已。」牧塵神色恢復平淡,道。

清霜震驚了半晌,終於是漸漸的回過神來,美目複雜無比的塵,她知道,如果此事在浮屠古族中傳開,究竟會引多大的動蕩。

以往誰都以為牧塵只是一個罪子,在沒有浮屠古族資源的支持下,即便其天賦過人,也成就終歸有限,但眼下的事實恐怕會狠狠的扇那些人一個嘴巴子,同時也讓得他們明白,就算是沒有浮屠古族,他們嘴中這個所謂的罪子,依舊能夠越他們浮屠古族費盡心思培養的天才…

「可…可就算你晉入了天至尊,但也不能來浮屠古族啊!」清霜深吸一口氣,旋即沉聲道,天至尊的確強橫,但這對於浮屠古族而言,卻並不能引得敬畏,畢竟他們浮屠古族底蘊太雄厚了,莫說是一位靈品天至尊,就算是聖品,也不見得就敢在他們浮屠界中亂來。

「我自有分寸。」牧塵點了點頭,道。

見到牧塵神色平靜,清霜也就知道勸說無用,當即只能輕嘆一聲,然後轉身在前引路,最後將三人引入一間幽靜庭院。

「我可以將你的事告訴清萱長老嗎?」在安排妥當后,清霜塵,詢問道。

牧塵想了想,點點頭。

清霜見狀,這才微鬆一口氣,然後退去。

牧塵望著她遠去的倩影,轉過身來,對著靈溪與龍象道:「這幾日暫時少外出,一切都等諸脈會武開始。」

此地畢竟是浮屠古族之中,若是真的此時就認出身份,怕是會引來一些麻煩,雖說有著無盡火域,武境的幫襯,但這無法讓得牧塵達到目的。

靈溪與龍象都是點點頭,他們曾經在浮屠古族中待過一段時間,自然很清楚這個古族的底蘊,如今深入虎穴,的確是必須萬分小心。

在囑咐了兩人後,牧塵便是身形一動,直接是出現在庭院的一座石亭之上,他盤坐下來,抬頭凝視虛無天空,漆黑的眼瞳中,靈光流動,彷彿是有著無數道靈印倒映在他的瞳孔中。

這浮屠界的天空,旁人或許只是能夠瀚而精純的靈力,但在牧塵的眼中,卻是能夠見到那隱匿在虛無中的一座巍峨大陣。

那座大陣,正是浮屠古族的護族靈陣,那等玄奧程度,即便是以牧塵如今的靈陣宗師造詣,都是有些無法理解。

不過他的目的並非是要洞穿這座護族靈陣的奧秘,而是在感應著這座靈陣之中,某些熟悉的手法。

他的這般探測,一晃便是一下午的時間,待得日落時,他閃爍的眼目方才漸漸的平息,眼中的靈光也是隨之散去。

「果然如此嗎…」

他低低自語,神色奇特,因為隨著這番探測,他竟是現,這浮屠古族的護族靈陣,竟是存在於一些漏洞。

這些漏洞極為的隱秘,但憑藉著傳承一脈的熟悉手法,牧塵能夠清楚的感應到,如果他沒料錯的話,這些應該是他娘親所留。

「嗯?」

而就在牧塵思慮著這一點時,其神色忽然一動,目光望著庭院中,只見得那裡空間波動,忽有一道身影緩緩的出現。

那是一名青衣美婦,氣態雍容,赫然便是曾經與牧塵見過一面的清萱長老。

「清萱長老來得倒是真快。」牧塵望著現身的清萱長老,笑道。

清萱長老盯著牧塵,忽然身形一動,便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後者前方,修長玉手輕拍而出,只見得其玉掌化為晶瑩之光,輕飄飄的一掌便是直接對著牧塵拍下。

這一掌力,然而當其落下時,連這座石亭都是塌陷了下去,周圍的空間,更是震蕩不堪,猶如將要蹦碎。

恐怖的掌風呼嘯而來,牧塵神色卻是一片淡然,待得那掌風要落下時,方才隨手拂袖,拂在了那晶瑩掌風之上。

砰!

似是有著低沉之聲自虛空中傳開,牧塵的身形紋絲不動,而那清萱長老則是身形一震,倒退數步,腳下的虛空都是隨之碎裂開來。

她穩住身形,沒有再出手,而是眸子複雜的望著牧塵,道:「先前清霜與我說時,我還不信,如今你真的是踏入天至尊了。」

話到此處,她的眼眸深處中,也是掠過一抹欣慰之色。

不過眼中的欣慰很快收起,清萱長老嘆息道:「不過你還是不該來這裡的。」

「這浮屠古族害我母子分離數十年,為何我不該來?」牧塵淡漠的道,漆黑眸子中閃爍著冷冽之光。

清萱長老苦笑道:「連你母親強如聖品天至尊的實力,都無法對抗浮屠古族,你這靈品天至尊,又能怎樣呢?」

「浮屠古族的確強,但也不見得就能夠在大千世界中橫行無忌了吧?」牧塵語氣平靜,並未曾顯露出絲毫的懼意。

清萱長老一滯,旋即無奈搖頭,只是將此當做是牧塵的氣話,畢竟浮屠古族雖然的確無法在大千世界中橫行無忌,但對牧塵,卻是能夠如此。

「你想打算怎麼做?」清萱長老猶豫了一下,忍不住的一咬牙,道。

牧塵聞言,神色倒是一動,萱長老,一直漠然的臉色微微緩和了一些:「你願意幫我?」

清萱長老神色黯然的道:「那畢竟也算是我的妹妹,只不過我們清脈如今愈式微,在族內的權利也是日漸微小,玄脈與墨脈總是在打壓我們清脈,所以很多事情,我們都毫無能力。」

「當初我們保不了你娘,如今總不能見你也被擒住,那樣的話,我清脈就真是對不起我那妹妹與你外公了。」

牧塵沉默了一下,他已經知曉,這清脈當年便是在他那外公的手中揚光大,最終從浮屠古族諸多分脈中脫穎而出,成為了浮屠古族內的大脈,不過後來身隕,再加上他娘親不願做那一脈之,遠離浮屠古族,更後來便是因為與他父親結合,誕下他來,惹怒族內,被囚禁至今。

「你可與我說說如今清脈的局勢嗎?」牧塵緩緩的道。

清脈雖然式微,但若是能夠爭取而來,倒也算是一分助力,牧塵不是狂妄之人,真的打算以一己之力,正面抗衡浮屠古族。

清萱聞言,則是苦澀一笑,道:「局勢恐怕比你想的還要更差,如果這一次的諸脈會武,我們清脈再無表現,或許就得從大脈位置跌落,再度淪為分脈了…」

牧塵眉頭頓時緊皺,這清脈,竟然凄慘成這般模樣了嗎?

「這諸脈會武,究竟是怎麼回事?」

…………………………

……………………

………………..(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 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