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浮屠玄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接下來的數日,牧塵,靈溪,龍象三人皆是留在庭院中,並未外出,不過林靜與蕭瀟常常來往,所以倒是顯得熱鬧,並不寂寞。.』.

而在這般時間流逝下,即便是少有外出,但牧塵他們依舊是能夠感覺到,這浮屠界內的氣氛,顯然正在越來越熱鬧。

每日那天際之上,都不斷的有著靈舟呼嘯而來,那些從靈舟中出來的各方級勢力,每一個所具備的底蘊,恐怕都要比牧府還要來得強橫。

面對著這一幕,就算是牧塵都是有些感嘆,五大古族,的確非同凡響,光是這種號召力,就足以讓得一般的級勢力自慚形穢。

而隨著越來越多的級勢力匯聚而來,浮屠古族也是將那「諸脈會武」的時間宣布而出,正是在那三日之後。

在這般萬眾矚目之下,三日時間,也是眨眼即過。

三日之後,悠揚鍾吟之聲響徹整個浮屠界,久久不息。

唰!唰!

當鍾吟聲響徹的瞬間,這天地之間忽有無數道破風聲響徹,只見得一道道光影衝天而起,然後對著這重重山脈深處疾掠而去。

整個天地間,都是瀰漫著一股沸騰般的氣息,因為今日,便是浮屠古族盛事「諸脈會武」開啟之時。

牧塵立於庭院中,他望著天地間那熱鬧的一幕,神色倒是平靜,在其身後,靈溪與龍象面色則是有些凝重,因為按照牧塵的計劃,他若是要動手的話,也會選在今日。

庭院外,一道倩影匆匆而來,正是清霜,她瞧得牧塵,從袖中遞出一物,竟是一面青色令牌,令牌之上,銘刻著一個古老的「」字。

清霜望著著青色令牌,素來冷若冰霜的俏臉也是有些複雜,輕聲道:「這是我們清脈的脈令,持有此令者,便是一脈之。」

「雖然不知道你要做什麼,但在諸脈會武中,持有此令的你,便是我清脈之,有了這身份,就算那些長老認為你是罪子,但也無法當場反對,唯有召開長老院會議,才能制裁。」

牧塵聞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異色,他顯然是沒想到清脈竟然會將這「脈令」給他,如此一來的話,到時候萬一出現了什麼變故,恐怕清脈也將會受到牽連。

「按照萱姨所說,若是此次失敗,我們清脈也將會降為分脈,那對於我們會是毀滅般的打擊,與其坐視被玄脈,墨脈徹底打壓,還不如奮起一搏。」清霜似是知曉牧塵的驚訝,輕嘆一聲,說道。

牧塵神情微微緩和,沉吟了一下,便是伸手接過了青色令牌,有了此物,他便是能夠安心行事了,免得到時候被浮屠古族提前所阻。

「另外,萱姨讓我告訴你,你讓她做的事,都已準備好了。」清霜再度說道。

聽到此處,牧塵心中方才微鬆了一口氣,此事若是做成,他便是有了足夠的本錢,與這浮屠古族好生的鬥上一場了。

「牧塵…你真的能夠幫我們清脈守住席位嗎?」清霜猶豫了一下,還是貝齒輕咬著紅唇,低聲說道。

此事對於她們清脈而言,實在是太過的重要了,清霜不知道為何萱姨會如此破釜沉舟的相信牧塵,但不管如何,眼前的牧塵,也才只是剛剛踏入靈品天至尊而已…

現在的他,充其量只是靈品天至尊初期,這般實力,放在浮屠古族中,怕是無法做到力挽狂瀾的地步。

牧塵笑了笑,道:「既然受你們之託,那我自然會儘力辦事。」

他笑容淡淡,但那眼目中散出來的神采,卻是堅定而自信,令得旁人也是會對他憑空的生出幾分信心。

而清霜同樣是受到一些感染,如玉般的俏臉上浮現出一抹難的的笑顏,她螓輕點,然後對著面前的牧塵鄭重而恭敬的行禮:「如此,我們清脈就謝過了。」

「各持所需罷了…」牧塵擺了擺手,他抬頭望著天空,道:「時候差不多了,我們也動身吧。」

「我來引路。」

清霜微笑一聲,便是化為一道流光衝天而起,而牧塵三人,也是立即緊隨而上。

一行人掠過天際,腳下重重山嶽不斷後退,而在其他的地方,則是能夠見到一批批光影不斷而來,每批光影中,都是有著一道驚天波動。

不夠,這些平日里在大千世界中都算得上是一方霸主的級勢力,在這裡,卻是顯得有些稀鬆平常,由此可見,這浮屠古族是何等之強。

在清霜的帶領下,約莫十數分鐘后,四人的度便是漸漸的減緩,而此時在他們的前方,只見得一座巍峨主峰,衝天而起,直入雲霄,猶如擎天巨柱,氣勢磅礴。

在那主峰之上,各分四方,同時上下層次分明,錯落有致的遍布著一座座白玉巨台,隱隱間,有著一股凌厲之氣散而出。

在主峰周圍,圍繞著眾多山峰,而此時這些山峰上都是被開闢出了席位,而天空上,也時不時的會有著光影落下,落入席中。

短短不過數分鐘的時間,這重重山脈之中,便是變得喧嘩熱鬧起來。

牧塵四人也是在清霜的引領下落在了一座山峰之上,這裡並不太起眼,不過倒是能夠將主峰之上那一座座的玉台盡數的收入眼中。

落入山峰,牧塵抬頭目光一掃,只見得在那最靠近主峰的一座座體形巨大的山峰上,竟是有著華美石亭,庭院坐落,那般模樣,顯然待遇比起其他地方要好上許多。

牧塵知曉,那些位置,應該都是大千世界中一些頂尖級勢力,因為在那些地方,他瞧見了蕭瀟,林靜的身影。

顯然,在浮屠古族的眼中,也只有這種等級的級勢力,才算得上是貴客。

咚!咚!

而就在牧塵環視著四方時,忽然間,這重重山脈中,每一座山峰上,都有著古老悠揚鍾吟聲不斷的響徹,鍾吟充斥天地。

鍾吟聲響徹,這天地間所有強者都是心有所感,忽的抬頭,只見那座巍峨主峰最頂端忽有億萬道靈光綻放開來。

靈光之中,一道道光影浮現,每一道光影之上,都是散著令人心悸的靈力威壓,令得在場各方級勢力心頭都是一凜。

靈光散去,只見得二十道身影出現在主峰之巔,其中十九道身影彼此涇渭分明,然後恭敬的立於最前方一人之後。

那道人影,乃是一位白老者,老者模樣蒼老,與身後那十九道靈力磅礴浩瀚的身影相比,他渾身沒有任何靈力散,猶如尋常老人,毫不起眼。

然而,當在場的眾多級勢力見到這老人時,都是忍不住的眼神一凝,面露恭敬之色。

「聖品天至尊!」

牧塵的目光,同樣是在這位白老人現身時,緊緊的盯了過去,他望著後者,渾身的皮膚都是在微微的刺痛,一股極端危險的感覺,自內心深處涌了起來。

因為這位猶如行將就木,普通異常的老人,赫然是一位聖品天至尊!

「恭迎大長老!」

當那白老人現身時,這天地間,無數浮屠古族的族人,都是恭敬出聲,即便是那些長老,也是面露敬畏。

浮屠古族,最高權力是族長,只是族長之位空懸多年,始終未曾出現合適者,所以這些年來,一直都是由大長老一人護持浮屠古族,這才未曾令得浮屠古族掉落地位,論起資歷,浮屠古族中無人不服。

「這就是我們浮屠古族的大長老,浮屠玄。」

清霜望著那道蒼老的身影,俏臉上也是有著濃濃的敬畏之色,她輕嘆道:「玄脈墨脈多年內鬥,如果不是大長老壓制,早不知道浮屠古族亂成什麼樣了。」

牧塵的神色平靜,這浮屠玄本事的確不小,不過不管其對浮屠古族有多大的貢獻,都與他無關,他如今只知道,正是因為這個迂腐而頑固的老人,方才導致他母子,分離多年。

在那萬眾矚目之下,主峰之巔,那浮屠玄蒼老而嚴肅的面龐上,也是露出一分笑容,他目掃四方,蒼老之聲,回蕩群山之間:「今日乃是我浮屠古族盛事,當真是有勞各位賞面前來,浮屠玄在此謝過。」

聽得浮屠玄此話,眾多級勢力之主紛紛還禮。

以這浮屠玄的實力,在大千世界中,絕對是排得上號,那是真正的立於這大千世界之巔的人。

一番客氣之後,浮屠玄便是返身坐於主峰高台之上,目光方那十九道身影,肅然道:「諸脈會武,此時開始,爾等若是想要保住席位,就施展出本事吧,否則這位置,就只能讓得其他苦修之人。」

「是!」

聽得大長老之言,那十九道氣度不凡的身影皆是應道,然後下一瞬間,便是化為光影暴射而出,最後落在了主峰上那一座座玉台之上。

同一時間,十九道浩瀚無盡般的靈力,便是在這天地之間,肆虐開來。

「諸脈會武,正式開始!」

…(未完待續。)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