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三脈之首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咚!咚!

天地間浩瀚靈力肆虐,只見得那一座座巒峰之上,一面面的大鼓升起,重重鎚下,頓時有著低沉而令人心跳加的鼓聲,轟鳴回蕩在這..

而在那漫天鼓聲中,各方級勢力的目光,都是不由得的投向主峰之中那十九座巨大的白玉石台之上。

這十九座白玉石台上,各自屹立著十九道身影,這些身影周身皆是涌動著璀璨靈光,恐怖的靈力威壓,沖盪在天地之間。

這些都是貨真價實的天至尊。

望著這一幕,在場的這些大多數級勢力,都是忍不住的感嘆出聲,眼中透著濃濃的羨慕之色,要知道,在這大千世界,想要估量一座級勢力的底蘊,其實很簡單,那就是擁有的天至尊數量。

一般而言,只有著一位天至尊的級勢力,那就只是有著勉強達到踏入級勢力這個界限的資格而已,唯有著數位之多的級勢力,才能夠算做其中的優秀者。

然而,眼前的浮屠古族,一次性表露在明面上的天至尊,便是達到了十九之數,而且這顯然還並非是全部。

這些古老的種族,哪個不是隱藏著一些令人忌憚而不知的底牌。

而這,就是底蘊。

一個古老種族,繁衍萬千載方才漸漸具備的底蘊。

尋常的級勢力,或許能夠耀眼一時,但最終還是煙消雲散,唯有著這種古老種族,不急不緩的展繁衍著,卻是頂住了無數次的災劫,並且愈的強大。

面對著這種底蘊的浮屠古族,莫說旁人,就算是牧塵,眼中都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五大古族,的確是名不虛傳。

「牧府日後若是想要長遠,倒是得注重培養。」牧塵若有所思,如今的牧府,雖然也是能夠稱為級勢力,但其實全靠他一人支撐,這幾乎算不得半分的底蘊,和浮屠古族一比,更是猶如螢火與皓月。

不過牧府初建,充滿著朝氣,能夠有著這般成就已然不錯,日後若是有機會,直接稱霸天羅大6,藉助著這大千世界的十大級大6之一,再加上上古天宮的存在,牧塵相信,未來的牧府,必然會有著無數天才湧現出來,假以時日,說不得也是能夠比肩無盡火域,武境,成為這大千世界的頂尖級勢力,到時候也不會弱於這浮屠古族。

心中的念頭轉動,漸漸的被收斂起來,牧塵凝神十九道身影,隱隱的現,這十九座白玉石台,似乎也是涇渭分明。

總體而言,十九座白玉石台,隱隱分為四方。

「想來這便是玄脈,墨脈,清脈以及浮屠古族其他的分脈了…」牧塵自言自語,他的目光,最先的匯聚在玄脈那邊,因為這裡的氣勢最為的強盛,浩瀚靈光,佔據了半壁天空。

在那裡,七座白玉石台層次分明,高低有致的坐落著,在那最高處的白玉石台,一名玄袍男子負手而立,此人面龐極為的英俊,雙目和如玉,身體表面,靈光流溢。

與其他的那些長老相比,他周身的靈光最為的微弱,但在場的人都是老辣之人,自然是明白,這種靈力內斂,自身猶如黑洞,能夠令得自身靈力一絲一毫都不外溢,猶如徹底與天地融合在一起的狀態,乃是在攀登那聖品天至尊的跡象。

這玄袍男子,赫然已經達到了仙品後期,已是在不斷的尋找那踏破聖品的契機。

望著這英俊的男子,牧塵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隱隱的從其身上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這個人,顯然極為的危險。

「這就是玄脈的脈,玄光…他是玄羅的父親,如今的他,號稱浮屠古族中最有希望踏足聖品的兩人之一,而一旦他成功的話,恐怕浮屠古族的族長之位,就是他的了。」在牧塵身旁,清霜也是察覺到牧塵臉龐上的異色,順著望去,俏臉凝重的道。

「玄羅的父親嗎?」牧塵雙目微閃,旋即輕輕點頭,目光繼續順著下移,最後他現,在玄脈的七位長老中,竟然有著四位仙品天至尊,三位靈品天至尊。

顯然,為了守住席位,這玄脈是真正的強者齊出。

而那些白玉石台中,能夠與玄脈的陣勢相比的,便是另外一處的墨脈所在了,他們比起玄脈要少一人,不過六位天至尊也是氣勢磅礴,吞天噬地。

在那墨脈最上方的石台,是一位黑袍中年男子,他雙目一片漆黑,臉龐上有著一道道奇異的黑色紋路,一股異樣的寒氣從其周身散出來,雙目開闔之間,猶如是兩輪黑洞,令得天地間的靈力都是在源源不斷的被其吞噬。

「這是墨脈的脈,墨瞳,實力不弱於玄光。」清霜再度低聲道。

牧塵微微點頭,顯然,這黑瞳應該就是浮屠古族中另外一位有著機會踏入聖品的人了,這兩人,果真都是氣吞山河之輩,難怪玄脈,墨脈在他們的手中,愈的強盛。

在墨脈的六人之中,乃是三位仙品,三位靈品,陣容同樣是不凡,這若是放在大千世界中,都足以成為頂尖級別的級勢力。

視線掠過墨脈,牧塵視線,最後停留在了清脈所在的區域,與先前的兩方相比,清脈這邊,瞬間就弱勢了許多。

因為他們僅僅只有三人,除了牧塵熟悉的清萱長老之外,在那為處,是一位頭花白的老者,他同樣氣勢不弱,周身綻放著億萬道靈光,震蕩著虛空,樣,顯然也是一位踏入仙品的天至尊。

不過,與先前的玄光,墨瞳二人相比,這位清脈的脈,便是顯得弱勢了許多,因為前兩者氣吞山河,氣勢磅礴,後者則是猶如夕陽西落,略顯暮氣。

聖品之路,唯有著最為勇猛不懼者,方才能夠衝刺,而在失去了銳氣之後,說明這位清脈的脈,基本上是無緣聖品。

「這就是我們清脈的脈,清天脈…」清霜說道。

牧塵微微點頭,直接的說道:「氣衰勢弱…無法與另外兩人相比。」

清霜聽到牧塵的評價,苦笑了一聲,道:「若是靜姨在我清脈的話,那玄天,墨瞳又能算得了什麼?」

的確,此時的玄天,墨瞳依舊還在苦苦叩動那聖品之路,但清衍靜卻是在靈陣的道路上,達到了大宗師聖品的境界,從成就上而言,早已遠遠的越了這兩人。

「一脈振興,並非只能依靠一人。」牧塵淡淡的道,旋即也不多說,目光掃過最後一方,那裡有著三道人影,皆是來自浮屠古族的諸多分脈,據說浮屠古族為了不讓這些分脈離心,早就立下過規矩,長老院中,不論如何,都會為這些分脈留下三席,所以說這些分脈的席位,是最不用擔心的。

當然,他們唯一需要擔心的,是分脈眾多,其中自然也會有人覬覦長老之位,想要將原先的人取而代之。

這一番,牧塵也是暗自搖頭,如此一來,感覺有危險的,就只有清脈了…

咚咚咚!

天地間,鼓聲愈的急促。

「開始吧。」主峰之巔,那大長老浮屠玄雄渾的聲音響徹而起。

咻!

聲音剛落,在那主峰之外,忽有浩瀚靈力肆虐開來,三道光影在此時齊齊暴射而出,最後衝天而降,直接是毫不猶豫的落在了清脈所在的那三座白玉石台之上。

一名頭雪白,但皮膚卻是猶如嬰兒般散著熒光的老者,落在了清脈脈清天所在的白玉石台,微微躬身,笑道:「墨脈墨古,還請清天脈賜教。」

這位老者,笑意盈盈,周身靈力強悍異常,不過充其量卻只是靈品,但面對著仙品的清天時,卻並不見懼意,反而一臉的戲謔。

而那清天見狀,老臉也是有些難為他的目光他們清脈另外兩方白玉石台,只見得在清萱以及另外一位清脈長老的面前,都是有著一道光影出現。

「玄脈玄麟,還請清萱長老賜教。」

「玄脈玄金,還請清雲長老賜教。」

兩道淡淡的聲音在這天地間響起,引來無數目光的注視。

而望著出現在面前的兩道身影,那清萱長老臉色也是愈的難墨脈與玄脈同時出手,顯然是早就打算聯手。

「該死!」

清霜見到這一幕,則是忍不住的玉足一跺,俏臉鐵青,這墨脈與玄脈平日里就對清脈諸多打壓,沒想到在這諸脈會武上,竟然還要聯手!

牧塵望著場中局面,雙目也是微微一眯。

墨脈墨古,靈品天至尊,對戰仙品的清天長老,顯然必敗。

但接下來,那玄脈玄麟,卻是以靈品後期的實力,對戰靈品中期的清萱長老。

以及玄脈玄金,靈品中期的實力,對戰靈品初期的另外一位清脈長老。

如此一來,一敗兩勝。

清脈必輸無疑。

「倒是好狠的手段啊。」

牧塵冷笑一聲,這玄脈與墨脈,顯然是打算要將清脈從浮屠古族的決策層中剔除出去,若真是被他們達成目的,清脈從此淪為分脈,很有可能就會一蹶不振。

這玄脈與墨脈的算盤,倒是打得精明。

不過今日,他牧塵既然在此,這兩方的算盤,恐怕也沒那麼容易如願!

…(未完待續。)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9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