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一招一個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不堪一擊,下一個。」

當牧塵那毫無波瀾的聲音傳盪開來時,整個天地,都是一片死寂,唯有著那玄海凄慘的嚎叫聲不斷的響徹而起。

天地間,無數道視線,都是震撼的望著那座白玉石台上修長的年輕身影。

誰都沒想到,牧塵會勝得如此的乾脆利落,要知道,那可是一位天至尊啊,雖然只是靈品初期,但放在大千世界的任何地方,都足以成為一方霸主,但眼下,卻是連牧塵一招都沒接下來,便是慘敗。

這幾乎是碾壓。

「那可是天至尊啊。」無數強者,艱難的出聲。

「怎麼可能?!」而玄羅,墨心等人,則是一臉的驚駭,猶如見鬼一般,他們先前還打算看牧塵的笑話,可這才轉眼間,他們便是成了一個笑話。

在他們周圍,那些玄脈,墨脈的族人,也是駭然之極,不斷的吞著口水,看向牧塵目光中,充滿著恐懼。

清脈山峰,那眾多清脈的族人也是面面相覷,半晌后,都是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喃喃道:「好恐怖」

那清靈更是美目中異彩漣漣,她望著白玉石台上那道修長身軀的勃勃英姿,心潮都是有些澎湃,與其相比,浮屠古族年輕一輩的這些所謂的天才,真的是盡數黯淡無光。

「那紫炎有古怪。」

清天長老也是因為這乾脆利落的局面震驚了一下,不過他好歹也是靈品後期的強者,眼光毒辣,一眼便是看了出來,那紫炎極為的霸道,幾乎是頃刻間,就讓得那玄海失去了戰鬥力。

「不愧是靜大人的孩子啊。」那清雲長老也是感嘆了一聲,先前他還在覺得牧塵魯莽,可如今看來,後者會如此做,的確是有著一些能耐。

清萱那緊握的玉手也是在此時緩緩的鬆開,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不過旋即,她又是緊張起來,因為她知道,這才只是第一局而已,那玄海在玄脈七位長老中,更是實力居末,接下來牧塵所要面臨的,將會是更強的對手。

天地間的寂靜,在持續了半晌后,終於是被眾多竊竊私語聲所打破,同時更多的強者,在看向那包裹著玄海不斷燃燒的紫色火炎時,眼中更是多了幾分忌憚。

連一位靈品初期的天至尊都對其無可奈何,由此可見,這紫炎究竟是何等的霸道。

主峰之巔,浮屠玄大長老望著這一幕,眉頭也是一皺,旋即他袖袍一揮,彷彿是一隻無形的大手籠罩下來,一把便是將玄海身軀之上的紫炎盡數的拔除,最後以靈力形成了一個真空,猶如黑洞一般,將那紫炎困在其中。

而這浮屠玄的靈力,顯然同樣是具備著強大的封印之力,所以即便是牧塵的吞靈紫炎都是無法將其燃燒,兩者只能不斷的侵蝕,最後紫炎則是因為後繼乏力,漸漸的消散而去。

這一幕,落在其他眾多強者的眼中,更是引得他們眼神一凝,連浮屠玄出手,都是費了點時間才將這些紫炎消滅,由此可見,這紫炎有多棘手。

而隨著紫炎消散,那玄海的身軀也是顯露了出來,只見得那渾身焦黑的模樣,甚至連血肉都是融化開來,露出了猙獰白骨。

此時的玄海,狼狽不堪,顯然是受到了重創。

要知道,踏入天至尊后,肉身轉化為靈力,便是無比的強橫,並且充滿著強大的生命力,但即便如此,這玄海依舊是被那紫炎燒成這幅模樣,可見那紫炎威力。

「小輩真是好狠的手段!」

那玄脈脈首玄光面色有點鐵青,牧塵如此乾脆利落的打敗玄海,無疑是狠狠一巴掌扇在了他們玄脈的臉上。

「彼此而已,既然玄海長老動用了靈脈神通,我也回他一手。」牧塵毫不在意玄光那鐵青面色,淡聲說道。

「原來是靈脈神通,不過看此威能,這牧塵所擁有的靈脈,必然達到了神級,只是不知是七神級,還是八神級。」眾多強者目光閃爍,能夠衍變出如此厲害的靈脈神通,那靈脈等級,必然不低。

玄光眼神有些陰沉的盯著牧塵,旋即一聲冷哼,目光轉向另外一位玄脈長老,道:「玄風長老,接下來你出手,不要與其肉身接觸。」

這玄光眼光極其的老辣,一眼就看了出來,牧塵那紫炎雖然霸道,但卻速度不快,只要有心躲避,不與其硬碰,那紫炎自然也就失去了作用。

那名為玄風的長老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眼中再沒了之前對牧塵的輕視,眼神銳利的盯著後者,緩緩的道:「那就再讓我來領教一下吧。」

牧塵聞言,淡淡一笑,身形一動,便是落在了這玄風長老所在的白玉石台,後者乃是靈品中期的實力,也正是他打算提前解決的人。

轟!

那玄風見到牧塵上台,也沒有半句廢話,單手結印,頓時肉身轉化為靈體,靈光萬丈,同時間,在其身後,一尊數萬丈龐大的至尊法相,現出身影,吞吐之間,靈力風暴成形。

吸取了之前玄海的教訓,這玄風直接是一上來就將至尊法相召喚而出,如此一來,就算是硬碰,他也是絲毫不懼。

而這玄風,乃是靈品中期的實力,比起那玄海,的確是要強上一籌。

巨大的至尊法相倒映在牧塵的眼瞳中,卻是讓得他的嘴角掀起一抹冷漠之色,對這玄脈墨脈,他痛恨之極,所以今日出手,他不打算給對方絲毫的顏面。

既然對方想要斗,那他就施展出所有的手段,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將這玄脈踩下去。

同時,也是出一口他隱忍二十多年的一口惡氣!

「牧塵,來吧,讓我看看,你這次又能有什麼手段?!」至尊法相護身,玄風也是底氣大漲,居高臨下的俯視牧塵,冷喝道。

牧塵聞言,也是抬起頭來,他望著玄風的身影,冷笑道:「以為有這至尊法相,就護得了你嗎?」

玄風眼神一寒,回以冷笑:「大言不慚,你倒是出手試,嗯?!」

不過,就在他冷笑尚還未曾說話時,他忽有所感,猛的抬頭,然後面色便是猛的一變,因為他見到,一座水晶浮屠塔,突然破空而出,直接是出現在了其頭頂上空。

「那是聖浮屠塔?!」

這座水晶般的聖浮屠塔一出現,便是引得無數浮屠古族的族人驚呼出聲,他們都知曉,唯有著修鍊了最正統大浮屠訣的人,才能夠修鍊出浮屠塔,而其中更是唯有著血脈極為純凈者,才能夠修出聖浮屠塔。

想他們浮屠古族中,年輕一輩,也唯有玄通修鍊而出,但從光華來看,依舊是要遠遠弱於牧塵這一座聖浮屠塔。

轟!

水晶般的聖浮屠塔轟然降落而下,直接是狠狠的對著那玄風以及其身下的至尊法相鎮壓下去。

玄風瞳孔微縮,旋即深吸一口氣,一聲暴喝,只見其腳下的至尊法相忽然一口噴出十條青色狂風所化的巨龍,這些巨龍咆哮而上,猶如扛鼎一般,將那鎮壓下來的聖浮屠塔硬生生的頂住。

同時,十條狂風巨龍噴著青色罡風,其中蘊含著無比鋒銳的風沙,將聖浮屠塔表面,都是刮出了無數火花,震得其不斷的動蕩。

「哼,以為憑藉一座聖浮屠塔就能夠鎮壓我?天真!」擋住鎮壓而下的聖浮屠塔,那玄風鬆了一口氣,當即冷笑道。

牧塵聞言,則是一笑,臉龐上似是掠過一抹詭異之色。

與此同時,那玄脈脈首玄光忽然想到了什麼,當即面色一變,急喝道:「小心,這小子修鍊了八部」

轟!

然而,還不待他聲音落下,聖浮屠塔忽然劇烈一震,只見得八道黑光自塔內伸了出來,最後竟是化為八座巨大的猙獰魔像。

這八道魔像一出現,便是爆發出恐怖威能,也沒有半句廢話,皆是伸出手指,遙遙的對著下方的玄風以及其腳下的至尊法相凌空一點。

嗤!

八道幽黑得令人心悸的黑光暴射而出,最後匯聚在一起,轟然而下,彷彿是穿越了虛空,降落下來。

轟轟!

十條巨大的風龍首當其衝,瞬間被著幽黑光束絞碎,而那玄風見狀,面色大變,身軀一動,便是潛入了至尊法相之中。

轟!

但那蘊含著恐怖偉力的幽黑光束,猶如是毀滅之神落下的滅世之指,根本不曾停留,下一瞬間,便是重重的落在了至尊法相上。

砰!砰!砰!

天地間,彷彿是有著恐怖之聲響徹,再然後,無數強者便是駭然的見到,幽黑光束落下,竟是生生的洞穿了那至尊法相,將其撕裂開來。

咚!

至尊法相轟然爆炸,可怕的衝擊波,肆虐數十萬里,將附近無數山峰都是震得顫抖起來,若非是有著諸多強者護持,恐怕這片區域,早就被夷為平地。

然而無數強者都未曾理會這些,他們死死的望著那衝擊波的源頭,只見得那裡,隨著至尊法相的破碎,一道人影也是狼狽的墜落而下。

天空上,牧塵目光一閃,身形化為一道流光暴射而下,最後雙腳狠狠的跺在了那道墜落身影之上,猶如兩顆隕石,重重的落在了下方的白玉石台上。

轟!

整座白玉石台,都是在此時崩塌開來。

而牧塵立於其中心,在其腳下,玄風長老胸膛都是被其一腳踩得塌陷下去,鮮血狂流,靈力萎靡的模樣,顯然也是被徹底重創。

天地間,無數強者倒吸一口涼氣,又是一招!

又是一招,就擊敗了靈品中期的玄風長老!

這個牧塵,真的是太恐怖了!

「那是八部浮屠!」

而唯有著那些浮屠古族的長老,面色劇變,顯然是認了出來,牧塵所施展的,赫然便是他們浮屠古族中那曾經名列大千世界三十六道絕世神通之一的八部浮屠!

牧塵神色淡漠,收回腳掌,未曾再多說,而是在那無數道驚懼的目光中,身形一動,再度落在了另外一座白玉石台上。

他抬起頭,望著這座石台上的人影,那是一張相當熟悉的面龐,赫然便是曾經見過面的黑光長老。

而也正是此人,挑唆了玄天老祖前往天羅大陸對付他。

不過此時,這黑光長老,正面色有些驚駭的望著他,顯然其也是有些無法想象,一兩年前還只是大圓滿的牧塵,為何此時,竟會強到這種恐怖的地步。

牧塵雙眸冰冷的望著眼前的黑光長老,當初在聖淵大陸時,便是這個老傢伙,仗著天至尊的實力,屢屢脅迫於他,而今日,也該算算賬了。

「該你了,新賬舊賬,在這裡一起算吧。」

公告:本站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