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再起斗執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當牧塵的聲音在這群山之間想起時,整個天地,一片安靜,所有人都是愣愣的望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直到此時,他們方才反應過來,牧塵已經贏了…

他憑藉著一人之力,竟是硬生生的將玄脈打穿,從這浮屠古族中最強的一脈之中,將那原本屬於清脈的長老院席位給奪了回來。.%M

「這究竟是何等的兇悍啊…」

安靜持續了許久,終於是被眾多的感嘆聲所打破,那眾多級勢力的領袖望向牧塵的眼神中,都是充滿著了凝重與忌憚。

顯然,牧塵展露出來的戰鬥力,實在是讓人心驚。

要知道,現在的他才只是靈品初期而已啊,可連仙品初期都栽在了他的手中,萬一日後他踏入仙品,豈非是聖品之下無敵般的存在?

「這浮屠古族也真是可笑,如此天驕,竟然定為罪子,這可是註定要登臨聖品之人,若是在其他地方,恐怕早就被當做頂樑柱來培養了。」

「嘿,這些古老種族自詡血脈純正,在這上面可是迂腐得很。」眾多級勢力的強者竊竊私語,語氣略微有些的幸災樂禍。

而浮屠古族的那些族人聽到這些聲音,則是個個面色有些不好也無法說什麼,因為牧塵在浮屠古族的確是罪子的身份。

玄脈脈玄光面色陰沉,袖中的拳頭捏得嘎吱做響,今日他們玄脈的顏面,算是被牧塵真正的踩光了。

「該死的小子,竟然壞我玄脈好事!」

玄光惱怒至極,原本他們玄脈謀划多年的計劃,眼成了,但卻被這個忽然殺出來的牧塵搞得七零八落。

不過再惱怒,他也是無可奈何,諸脈會武的規矩如此,如今他們玄脈七場輸了四場,那自然就得將席位交出去。

玄光眸光閃爍,片刻后,忽然抬頭對著大長老浮屠玄道:「我玄脈認輸,交出一席,不過這牧塵乃是罪子,卻是成為清脈脈,完全不符合規矩,我申請在此召開長老院會議,剝奪其清脈脈的身份。」

此時的牧塵頂著一個清脈脈的身份,他們若是要對付他,就會束手束腳,可一旦將其脈剝奪,他那罪子的身份就會成為浮屠古族光明正大緝拿他的理由。

「我清脈反對!」清天聞言,立即色變的喝道,顯然也是知曉玄光的企圖。

「墨脈贊成。」墨脈脈墨心想了想,開口說道,他們玄脈與墨脈都曾經聯手打壓清脈,如今自然也不願意見到牧塵破壞了規矩,而且牧塵展現出來的實力,也讓得他們有所忌憚,所以最好還是先將此子解決掉。

玄光與墨心的目光,再度他的分脈,那三位分脈的長老面面相覷一眼,最後迫於壓力,只能點了點頭。

主峰之上,浮屠玄見到這一幕,眉頭微皺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道:「既然長老院中過七成的長老如此決議,那按照規矩,可以隨時開院。」

玄光聞言,嘴角頓時浮現出一抹陰寒笑容。

天空上,牧塵冷眼的望著這一幕,卻是出人意料的笑了笑,玩味的道:「不用麻煩你們開院丟人了,我對這清脈脈一點興趣都沒有,之所以會出手,只是想從你玄脈身上討一點利息罷了。」

話音落下,他袖袍一揮,只見得那清脈脈令便是對著清天射去。

清天接過,他望著脈令,面色複雜,顯然,牧塵對這個位置的確是沒有一點點的興趣,這說明他對於清脈,雖然沒有多少的恨意,但也有著一些疏遠。

牧塵的舉動,倒是讓得玄光一怔,旋即暗自冷笑,也好,如此的話也省了一番功夫。

「大長老,這牧塵乃是罪子,按照規矩,應該先將其擒下,然後再…」

「不用了,我今日來浮屠古族,只是要做一件事,帶我母親和我一起走,從此以後,我們與你浮屠古族,再無半點關係。」然而,玄光的聲音尚還未落下,牧塵那略顯懶洋洋的聲音,便是再度的響起,將其打斷。

此言一出,天地間又是一靜,那些眾多級勢力面色微變,如果說先前牧塵挑戰玄脈的話,算是符合規矩,那麼這一次他的話,可就是要在挑戰整個浮屠古族了。

「這小子也太膽大包天了,他怎麼敢說這種話?」

眾多級勢力的強者都是面面相覷,不可思議的同時又是感到震驚,因為他們隱隱的感覺到,今日的好戲,恐怕現在才剛剛開始。

之前打穿玄脈,只不過是開胃小菜,而此時,方才是圖窮匕見。

這個牧塵,今日是不將這浮屠古族掀個天翻地覆是不會罷休了。

只是,讓得他們無法理解的是,牧塵怎麼會有這種底氣,他這靈品初期的實力,若是去挑戰浮屠古族的話,真是猶如螳臂擋車,自尋死路。

那玄光同樣是被牧塵這出乎意料的一手搞得目瞪口呆,不過旋即他便是回過神來,心頭暗喜,這個牧塵,果然是年輕氣盛,竟敢說出這種狂妄話語,如此一來,大長老必然不會再冷眼旁觀。

他抬頭一然是瞧得浮屠玄的面色微微的沉了下來。

「放肆!」

浮屠玄冷喝的聲音,爆響而起,那之中蘊含的怒意,令得天地都是寂靜下來,聖品之威,顯露無疑。

然而,牧塵卻是毫不在意那浮屠玄的怒喝,抬起頭來,眼神毫無波動的望向後者,無畏無懼。

「你這罪子,還真以為有點能耐就能肆無忌憚,當我浮屠古族是什麼地方?!」浮屠玄怒喝道:「清衍靜犯了族規,如今是罪人身份,豈容你說帶走就帶走的?」

牧塵的眼睛冰冷下來,森然道:「老東西,我可沒承認我是你浮屠古族的人,所以那罪子身份,你自己留著吧。」

對於這迂腐頑固的老傢伙,牧塵也是厭惡到了極致,若非是他,他們母子一家人也不會分離這麼多年,所以如今說話,牧塵也是再不給其絲毫的顏面。

天地間,那些浮屠古族的人面色震駭,大長老在浮屠古族地位崇高,威嚴深重,諸位脈都是不敢觸怒於他,然而眼下的牧塵直接稱他老東西,這簡直是膽大包天。

「狂妄,真是一個不知尊卑的野小子!」浮屠玄也是氣得臉色青,怒道:「來人,給我將他擒下!我倒是要你究竟有什麼資格,能將清衍靜從我浮屠古族中帶走!」

「遵命!」

那玄脈脈玄光,墨脈脈墨心聞言,頓時大喜,霍然起身,就要率領兩脈的強者將牧塵擒獲下來。

「這牧塵真是太狂了,如今惹怒浮屠玄,浮屠古族傾盡而出,哪裡是他能夠抗衡的啊。」眾多級勢力強者見到這一幕,都是暗暗搖頭。

不過,就在那玄脈,墨脈眾多強者呼嘯而出時,天地間,忽有笑聲響徹而起:「牧塵乃是我無盡火域,武境之友,你浮屠古族若是要以大欺小,那我們可不答應。」

此言一出,無數道視線都是震動的那聲音傳來的一座山峰,只見得那裡有著兩人負手而立,一人是白老者,一人是俊美如妖的男子。

而在瞧得他們兩人時,就連浮屠古族的諸位長老都是忍不住的色變,那原本沖向牧塵的身影都是停了下來。

整個天地間,都是一片震動嘩然。

「那是無盡火域的葯塵老爺子,他可是炎帝的師父…」

「還有那林貂,他可是武境的二當家,乃是武祖的結拜兄弟。」

「嘶,難怪這牧塵毫不畏懼浮屠古族,原來是借了這等大勢,厲害,當真厲害啊,無盡火域與武境,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夠請動的!」

「是啊,這得多大的面子啊,這牧塵,真的了不得。」

那些級勢力的強者,面色震撼,無盡火域與武境在大千世界中太過的響亮,這是最頂尖級別的級勢力,即便是比起五大古族,都是絲毫不讓。

玄光,墨心兩位脈也是有些震驚的望著這一幕,他們怎麼都想不到,為什麼無盡火域與武境竟然會幫助牧塵,甚至不惜得罪他們浮屠古族。

「該死,這個罪子,竟然氣候到了這一步,連無盡火域與武境都會支持他!」兩人的心中充滿著悔恨,早知如此,就該儘早的對付他,而如今這小子氣候大成,連他們都是得忌憚了。

他們對視一眼,如今這無盡火域與武境插手,就得老是否要忍下這口氣了。

於是,他們的目光都是抬頭屠玄,後者的面色也是有些陰沉,他的目光,猶如刀鋒般銳利遙遙的塵與林貂。

然而,面對著這位聖品天至尊的注視,葯塵與林貂皆是神色平淡。

「無盡火域與武境,真的是要為了這個罪子,與我浮屠古族為難嗎?」浮屠玄低沉的聲音,緩緩的響起,讓人聽不出喜怒。

葯塵微微一笑,道:「牧塵與我那弟子,乃是好友,今日之事,還望浮屠古族,莫要以勢壓人。」

林貂也是負手,神色冷然,雖未說話,但態度已是很明確。

天地間一片寂靜,眾多級勢力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眼下這局面,若是搞不好的話,可就真成了三大頂尖級勢力之間的戰爭了,一旦如此,必然是震動整個大千世界。

而在這般壓抑的寂靜下,浮屠玄也是眼神幽深,他盯著葯塵與林貂,半晌后,淡漠的聲音,隨之而起。

「若是老夫今日執意要擒下此子,你等,又將如何?」



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