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變天的浮屠古族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整個天地間,一片安靜,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誰都有點無法想象,浮屠古族大長老的位置,就這樣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易主了…

那些玄脈,墨脈的族人面面相覷,頭皮麻,他們知曉,清衍靜一旦成為大長老,那麼以後他們兩脈恐怕就再也不可能如同以往那般的肆無忌憚了。天籟小說Ww『W.⒉

不過,眼下玄脈,墨脈的長老都被牧塵給鎮壓在了那寶石山峰中,所以一點意見都不出來,而他們,顯然還沒有表決意見的資格。

而其他的分脈,雖然也是感到不可思議,但卻並沒有表現得不可接受,因為清衍靜的實力,其實也的確是足夠成為大長老,再加上他們對於玄脈,墨脈的坐大也是有所不滿,如今能夠將其制衡,對於他們而言,還算是一件好事。

清脈這邊,無數的族人早就歡呼了起來,雖然一旦成為大長老,就得脫離所屬那一脈,以此保持公正,但這對於清脈而言,依舊是天大的好消息。

至少,他們不用再擔心玄脈,墨脈的打壓。

「這可真是有趣了…」

葯塵,林貂同樣是驚愕的望著這一幕,旋即輕笑起來,誰能想到局面會突然扭轉成這樣?原本還以為清衍靜會在那祖塔下吃虧,但隨即她就成為了浮屠古族新任大長老。

他們知曉,事情到了這一步,算是徹底的落定下來,清衍靜的實力,足以壓制浮屠古族內部的其他聲音。

「嘁,沒用的老東西。」

那摩訶幽則是眉頭緊皺,暗感惱火的罵了一聲,他原本期待著浮屠玄與清衍靜的大戰,結果哪料到就這麼虎頭蛇尾的結束了,而且對於自身位置被奪,這浮屠玄不僅沒有不惜一切的奪回,反而還接受了這種結果。

牧塵對於這種變故,同樣是有些吃驚,進而面色古怪,他此行的目的,可是要帶著他母親脫離浮屠古族,結果他娘忽然變成了浮屠古族的大長老…

「怎麼搞成這樣…」牧塵捎了捎頭,苦笑著搖了搖頭。

在整個天地都處於那種震驚時,那靈陣世界中的清衍靜在見到浮屠玄和平交出大長老位置時,原本冰冷的神色,也是微微緩和了一些。

若是浮屠玄無視這種規矩的話,那她今日說不得也只能動用祖塔,將其強行緝拿,只是那樣的話,對於浮屠古族而言,則是會帶來巨大的動蕩。

而且,那同樣會令得浮屠古族失去一個聖品的巔峰戰力,要知道,對於他們這種古族而言,聖品天至尊是頂樑柱,失去任何一個,都會是傷筋動骨。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她被幽禁這些年,浮屠玄以及眾多長老都不敢太過的逼迫於她的主要原因。

「還算你沒有老糊塗。」雖然神色緩和下來,但清衍靜聲音還是有些冰冷,因為一想到浮屠玄這些年縱容下面對牧塵的追捕,她就感到有些惱怒。

她說著,玉手一揮,只見得這靈陣世界便是動蕩起來,最後一點點的消散,化為億萬道靈印呼嘯而出,沒入了清衍靜袖中。

「規矩是這樣,不然老夫今日才不會與你善罷甘休。」浮屠玄也是硬邦邦的回道,蒼老的面龐還是那般的頑固。

不過他的情緒不是太好,看了一眼狼藉的大地,拂袖道:「既然如今你是大長老了,那就該由你收場,接下來老夫什麼都不管了。」

他的視線,忽然的掃過後方的牧塵,那一瞬間,牧塵似乎是察覺到他的眼神有些複雜。

「希望你這兒子,不要白費了那九神脈。」

清衍靜聞言,頓時冷哼道:「這就不勞費心了,我這孩子獨自一人,不靠浮屠古族的資源,依舊是能夠走到這一步,他日後的成就,必然會越浮屠古族古往今來的任何人。」

浮屠玄又想要諷刺兩聲,但想到如今牧塵的成就,似乎的確是越了浮屠古族的年輕一輩,這種年齡,再加上白手起家,的確算的是真正的天驕。

於是,他只能悶哼一聲,不再理會,袖袍一揮,便是化為一道流光對著浮屠界深處掠去,眨眼就消失不見。

隨著浮屠玄的離去,這天地間緊繃的氣氛也是漸漸的緩解下來。

「拜見大長老!」

氣氛緩解下來,只見得那清脈眾多族人,率先恭聲大喝,緊接著其他分脈的族人也是紛紛恭迎,最後連那玄脈,墨脈的族人,都是暗嘆一聲,生跟上。

清衍靜見狀,則是擺了擺玉手。

「大長老…不知道可否先將我們兩脈的脈以及諸位長老放出來?」玄脈,墨脈的族人,在猶豫了一下后,小心翼翼的道。

清衍靜低頭望著大地上那一座座矗立的寶石山峰,不由得微微有點頭疼起來,當這大長老果然不是什麼好決定。

不過這兩脈的長老,倒的確不能這麼一直被鎮壓著,免得讓人說了閑話,於是,她袖袍一揮,只見得那一座座寶石山峰便是震動著緩緩升起,最後化為一道道流光,射入天際之上。

而隨著寶石山峰的升起,頓時一道道光影暴射而出。

「牧塵小兒,本座今日定饒不得你!」隨著脫困而出,只見得那玄脈脈玄光披頭散的凌空而立,目光直射牧塵,惱羞成怒的暴喝道。

只不過,在怒喝聲響起時,玄光忽然察覺到天地間似是安靜了一瞬,然後他見到其他的玄脈長老正拚命的對著他使眼色。

玄光怔了怔,然後他便是聽到一道冰冷的聲音,從天空傳來:「哦?你要對我兒子怎麼樣?」

玄光猛的抬頭,清衍靜的身影落入他的眼中,頓時心頭一震,駭然道:「清衍靜?你怎麼出來了?!」

那墨脈脈墨瞳也是一臉的驚疑不定,眼中滿是忌憚,同時目光不斷的搜尋著大長老的身影,想要搞明白為何清衍靜會出現在這裡。

清衍靜冰冷的看了他們一眼,道:「從今日起,我便是浮屠古族的大長老,浮屠玄已經選擇靜修一段時間。」

玄光,墨瞳頓時目瞪口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半晌后,方才有些結結巴巴的道:「怎麼…怎麼可能?!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他們這才被鎮壓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怎麼出來之後,這天就換了?

他們看向玄脈,墨脈的一些長老,現後者等人都是一臉的苦笑,但卻沒人反駁。

於是,回過神來的玄光,墨瞳頓時一個激靈,頭皮微微麻,他們做夢都沒想過,局面會變成這個樣子,如今清衍靜成為了大長老,掌管了浮屠古族最大的權利,那他們從今往後,都再也崩不出什麼浪花來,除非他們能夠踏出那一步,也是晉入聖品,那樣或許還能夠競爭一下族長的位置,與清衍靜抗衡。

但雖然他們兩人都是靈品後期,距那聖品一步之遙,但他們卻是很清楚的知道,這一步,或許終生都是踏不出去。

而再想到他們以往對清脈的打壓,對清衍靜以及牧塵的態度,這般時候,就算是以玄光,墨瞳這兩位脈的定力,都是感到嘴巴苦澀,腦袋暈眩。

他們知道,以後他們玄脈,墨脈恐怕不會有好果子吃了。

心中一團亂麻,不過兩人好歹也是脈,深吸一口氣,壓制下情緒,抬頭對著清衍靜強笑道:「如此的話,那我等就見過大長老了。」

清衍靜臉頰冷漠,只是隨意的點了點頭,對於玄光,墨瞳二人她自然也是頗為的厭惡,但她知曉,這兩人畢竟是兩脈脈,輕易處置,將會令得浮屠古族人心不穩,不過此事不急,只要她掌握著大長老的位置,自然有的是機會壓制他們,令得玄脈,墨脈曾經的優勢淡化下去。

「都先退下吧。」

聽到清衍靜的聲音,玄光,墨瞳他們也是唯唯諾諾的點頭,然後率領著兩脈的長老老老實實的退回了各脈山頭。

清衍靜此時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那些前來觀禮的各方級勢力,臉頰上的冷意漸漸的散去,再度恢復了以往的溫婉之色。

「今日之事,倒是讓各位看笑話了,諸脈會武便到此結束,諸位接下來可以在族內待上數日,讓我浮屠古族盡地主之誼。」

清衍靜的聲音溫柔和善,但在場的各方級勢力先前可是見識了她的崢嶸手段,所以也不敢怠慢,紛紛表示感謝。

她的目光,又是看向了葯塵,林貂所在的山頭,神色變得更為的緩和,微笑道:「多謝兩位對塵兒的照拂,日後若是有機會,清衍靜定當前往無盡火域,武境拜訪炎帝與武祖。」

對於一位聖品大宗師,葯塵與林貂倒是保持了足夠的尊重,當即笑著點頭。

各方級勢力望著這一幕,都是暗暗感嘆,原本只是想要來觀禮一場諸脈會武而已,但誰能想到,竟然會看見如此一場大戲…

而從今日開始,這浮屠古族真是要變天了…

至於那牧塵…恐怕今日之後,也將會名震大千世界,再加上一個身為浮屠古族大長老的母親,這大千世界,敢惹他的人,怕是不多了…



亞洲第一美女,**翹臀,火辣身材完美身材比例!!關注微信公眾號:meinvlian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27 Queries in 0.0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