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一氣化三清,三合之境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高空之上,牧塵凌空而立,他的眼中,有著深邃的靈光涌動,身體表面,更是有著猶如實質般的靈光凝聚,彷彿是形成了一層靈光衣衫,將其籠罩。 .

雖然並沒有太過驚天的氣勢,可當牧塵雙目睜開的那一霎,誰都能夠感覺到,那原本被血魔皇魔威瀰漫的天地間,忽有另外一道波動衝破了壓制,徐徐的升起。

那道波動,雖然不如血魔皇那般浩瀚深邃,但卻也是顯得巍峨磅礴,猶如擎天巨柱,矗立於天地之間,任由狂風吹拂。

牧塵低頭,他的五指緩緩的握攏,他能夠感覺到,此時在他的體內,強大無匹的靈力猶如洪流一般不斷的沖刷著,甚至連他的血肉骨骼,都是在此時有著晶體化的跡象,那是因為靈力太過的磅礴,導致連這具肉身都是有些封鎖不住所導致。

「好強的力量…」

牧塵眼中靈光涌動,心中讚歎了一聲,他沒想到,這一氣化三清的第二層境界,竟然如此的強悍霸道,一旦本尊與化身相合,那等力量,瞬間暴漲數倍之多。

此時的他,若是再與之前的大血魔王交手,恐怕僅僅只是一拳,就能夠將其生生打爆。

體內浩瀚靈力猶如火山一般不斷的噴涌著,牧塵抬頭,雙目鎖定著那血魔皇,眼中戰意升騰,下一霎,他腳掌一跺,空間崩塌,而其身影,則是猶如鬼魅般的出現在了血魔皇身後。

他五指伸開,掌心一旋,猛然拍下,整個手掌,都是在此時彷彿化為了一隻白玉手掌,其上散發著瑩瑩靈光,掌心之中,光芒閃爍,猶如是蘊含著星空。

然而就是如此絢麗的一掌,當其落下時,下方方圓萬里的大地,直接是崩塌下來,一隻巨大無比的掌印,印在了大地上。

如此一掌,委實恐怖。

然而,當那白玉手掌將要落下時,血魔皇則是淡淡一笑,反手便是一掌拍出,那隻手掌化為血紅色彩,猶如血玉所鑄,掌風呼嘯,天地間,頓時有著血腥之氣鋪天蓋地的蔓延開來。

砰!

兩隻手掌自天空上交觸,碰撞的瞬間,血光與盈盈白光綻放出來,直接是各自籠罩了半壁天際,在那接觸之處,彷彿整個天地,都是被一分為二…

兩股可怕的力量爆發開來,牧塵與血魔皇的身軀皆是一陣,前者倒射而出,而後者也是身軀微震,倒退了十數步。

血魔皇轉瞬便是化去了所有的衝擊力,目露血光的盯著牧塵,臉龐上泛起一抹殘忍笑容,道:「不錯,你倒是沒讓本皇失望,總算是有了一點能和本皇正面相戰的力量。」

「唯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才能夠讓你的精血更為的精純,待得本皇將你精血吞食后,應當就能將本皇提前出世的一些弊端彌補回來了。」

「哈哈哈!」

血魔皇的大笑聲回蕩在天際,旋即他嘴巴一張,便是自其嘴中噴出了一條血色河流,這條河流,一片鮮紅,其中瀰漫著可怕的血腥煞氣,彷彿是世間最污穢之物,一旦被捲入其中,不管任何事物,都將會化為一灘血水。

「既然獵物已經足夠美味,那本皇就要收網了!」

「蝕靈血河!」

伴隨著血魔皇的大笑,那一條血河呼嘯而出,直接是對著牧塵席捲過去。

牧塵望著那呼嘯而來的血河,眼神也是一凝,他能夠感覺到其中蘊含的那種恐怖侵蝕之力,若是落入其中,即便是此時的他,也得被重創。

因此,他也不敢怠慢,袖袍一揮,無盡靈光在其身後凝聚,迅速的化為一座不朽金身,如今這座不朽金身,比起之前,無疑是更為的強悍,不僅體形膨脹了數圈,而且周身那紫金光芒也是強烈至極,猶如一輪紫金烈日。

牧塵雙手結印,不朽金身之上,迅速的凝結出一道道紫金神紋,短短不過數息的時間,便是有著整整三百道紫金神紋出現在了天空上。

在藉助著三合境提升的強大力量之後,牧塵能夠凝結出來的不朽神紋,顯然也是隨之暴漲。

嗡嗡!

三百道不朽神紋衝天而起,最後在牧塵的上空凝聚起來,紫金光芒綻放,竟是形成了一顆約莫巴掌大小的紫金葫蘆。

「不朽金葫,給我收!」

牧塵單手結印,一聲冷喝,只見得葫蘆傾瀉,葫口處有著金光閃耀,進而鋪天蓋地的吸力爆發而出。

那呼嘯而來的血河,遇見這股吸力,頓時一陣劇烈顫抖,最後在僵持了一下后,竟是逆轉而上,直接是順著那吸力,被吸入了紫金葫蘆之中。

那血魔皇見到血河被吸入紫金葫蘆,眼中血光一閃,一聲冷哼,就要催動血河肆虐開來,將那紫金葫蘆撐爆。

不過,就在他將要這麼做的時候,牧塵卻是袖袍一揮,紫金葫蘆衝天而起,下一瞬間,便是破碎虛空,一個跳躍,消失不見。

葫蘆帶著一條血河,便是這般消失在虛無空間之中,牧塵與血魔皇,都是迅速失去了與它們的聯繫…

「你倒是有著幾分小聰明。」

血魔皇雙目微眯,眼中血光強盛起來,盯著牧塵,冷笑道,他顯然是沒想到牧塵竟然會以這種手段將他的血河破解而去。

「過獎了。」

牧塵面無表情,雖然化解了血魔皇的一次攻勢,但他的雙目中卻是充滿著凝重,如今的他雖然藉助著「三合境」勉強有了與血魔皇正面交手的實力,可他也很清楚,這並不代表著他就擁有了戰勝血魔皇的資格。

一位真正的魔帝,還是太強大了。

「那就讓本皇來瞧瞧,你這小老鼠究竟能苟延殘喘幾次?」

血魔皇白髮飛舞,臉龐上劃過一抹森寒的笑容,旋即他咬破指尖,手指在面前舞動,數息之後,便是有著一道鮮血符文,漂浮在他的面前。

那道符文,不斷的蠕動著,其中散發著滔天煞氣,符文之中,彷彿是封印了無數的厲鬼,不斷的發出凄厲尖嘯之聲。

望著那道血符,牧塵眼瞳也是微微一縮,自其上察覺到一股強烈的威脅。

血魔皇漠然一笑,屈指一彈,只見得那道血符忽然衝天而起,最後消失在九天之上。

不過就在十數息后,所有人都是發現,天空開始變得陰暗下來,只見那九天之上,忽然有著浩浩蕩蕩的血雲匯聚而來,遮天蔽日,籠罩了方圓將近百萬里的區域。

厚重的血雲摩擦,隱約間,有著低沉凄厲的詭異雷鳴聲,回蕩於天地之間。

整個天地,都是在那種雷鳴之下顫抖起來。

牧塵的身體在此時緊繃起來,一股寒意籠罩周身,令得他面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血魔皇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牧塵,眼神猶如蟻,然後他深吸一口氣,雙手緩緩相合,那漠然如毀滅之神的聲音,便是在這天地之間,轟然響徹。

「血煞玄雷!」

轟隆!

浩蕩的血雲之中,忽有雷光炸響,下一刻,只見得無數道血紅色的雷霆,從天轟然而降,鋪天蓋地的對著牧塵所在的方向轟擊而去。

那每一道血雷,都猶如是有著毀滅之力,落下的時候,天地皆顫。

牧塵望著這一幕,也是瞳孔縮至針尖,不敢怠慢,一聲暴喝,只見得身後不朽金身便是綻放出億萬道金光,這些光芒相合,逐漸的形成了一座巨大無比的紫金巨蓮。

「不朽金蓮!」

隨著低沉聲響起,紫金巨蓮迅速合攏,將牧塵籠罩在了其中。

面對著血魔皇如此恐怖的攻勢,牧塵也是毫不猶豫的催動了他最最為強大的御守手段。

轟轟!

無盡的血雷鋪天蓋地的降落下來,最後瘋狂的轟擊在那金蓮之上。

在那遠處,白素素以及眾多原住民的強者,都是驚駭欲絕的望著那漫天毀滅之雷,那每一道血雷都擁有著毀天滅地之力,然而如今卻是瘋狂的轟向牧塵,誰也不知道,後者能不能承受得住這種恐怖攻擊…

「大人…」

白素素玉手緊握,貝齒緊咬紅唇,死死的盯著那漫天血雷轟擊之處,她知道,若是那金蓮一碎,恐怕就算是牧塵,那都將會被毀滅在雷霆之中。

轟隆隆。

雷鳴不斷,天地顫抖,那種轟鳴之聲,持續了足足將近半柱香的時間,最後那漫天的血雲方才開始消散,雷鳴也是減弱下來。

無數道視線,都是在此時投向那血雷消散之處…

而隨著雷光散去,天地間,一道紫金巨蓮緩緩的出現,其上布滿著焦黑痕迹,紫金光芒,也是早已經黯淡無光。

咔嚓。

巨蓮之上,忽有裂紋浮現,最後噼里啪啦直接是轟然爆碎開來…

高空上,血魔皇也是目光微眯的望向那紫金巨蓮內部,而後眼神一凝,因為他發現,那之中,竟然是沒有了牧塵的身影。

「金蠶脫殼?」

血魔皇訝異的一挑眉。

轟!

不過就在此時,他忽有所感,猛的抬頭,只見得天空之上,一道雲層碎裂,一座巨大的水晶塔呼嘯而出,從天而降,便是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其籠罩了進去…



…(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