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年少出北靈,今朝登天門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嗡嗡。請大家搜索()!更新最快的小說

混沌高空,一輪幽黑空洞,晃落而下,其形飄渺,速度雖然不快,但是當其落下的那一刻,牧塵便是冥冥中知曉躲避不開。

這一霎那,無法形容的危機之感湧上牧塵的心頭,這讓得他明白,若是他稍有不測,今日說不得就真的會隕落在此。

因此,他心念一動,毫不猶豫的將不朽金身催動到極致,紫金光芒大放,也不顧不朽金身那渾身的裂紋,將其所有力量盡數調動。

於是,一道巨大的不朽金蓮再度出現,形成守護。

這是牧塵最強的防禦手段,即便以他如今之能,也很難接連施展兩次,因為那種消耗,也將會對不朽金身造成損傷,但眼下已是最為關鍵時刻,他自然不會有所留手,否則一切都將會化為烏有。

而就在牧塵催動著最強防禦時,那一輪幽黑空洞終是落下,輕飄飄的落在了那金蓮之上。

碰觸的剎那,忽有無盡黑光自其中噴薄而出,黑光籠罩下來,剛剛接觸到那金蓮,只見得金蓮便是劇烈顫抖起來,下一瞬間,竟然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湮滅…

那是一種真正的被化為虛無,甚至於連靈力,都是在黑光的照耀下,憑空消散。

牧塵最為強大的防禦,竟然在這黑光照耀下,毫無阻擋之力!

牧塵的心神,也是在此時劇烈一震,此時他的肉身,已是重塑了大半,他抬頭望著那在短短數十息間就被侵蝕而去的金蓮,一種近乎死亡般的氣息,籠罩上心頭。

若是常人在此時,恐怕早已驚駭絕望,但牧塵這些年也經歷過不少生死之刻,所以那眼眸中雖然有著波動,但卻並沒有多少駭懼之色。

他緊抿著嘴唇,並沒有因為那幽黑空洞的無可阻擋就放棄,反而是緊守心神,自身與不朽金身相融合,竭力抗拒。

如此又是十數息過去,金蓮徹底化為虛無,而那幽黑空洞再度飄落下來,這一次,直指不朽金身以及牧塵重塑到一半的肉身。

牧塵仰頭,面色無喜無悲,只是不朽金身周身紫金光芒愈發強盛圓潤,遠遠猶如一尊大佛,靜坐虛空。

空洞落下,那等霸道無匹的黑光,便是傾灑到了不朽金身之上。

黑光落下,紫金光芒也是漸漸的黯淡,最後不朽金身由頭部開始,迅速的化為虛無…

牧塵凝視著這一幕,雙目卻是緩緩的閉上,在這等毀滅之刻,他的心神,彷彿是徹底的不朽金身融合在了一起。

一抹明悟,自心中升起。

黑光籠罩,不消片刻,不朽金身便是在那黑光之下盡數的化為虛無,而緊接著,牧塵那重塑到一半的肉身,也是在黑光的照耀下,消散而去。

於是,混沌之間,牧塵的身影徹底消散,彷彿是在那天尊劫下,化為虛無。

而隨著牧塵的消散,那一輪幽黑空洞也是緩緩的消散於天地間。

整個混沌間,則是歸於死寂。

這般死寂,不知道存在了多久,似十載,似百載…不過不管歲月流逝,這混沌之間,時間依舊緩慢凝滯…



血魔山外。

白素素他們凝視著那座巨大的浮屠塔,眼中有著忐忑之色,雖說牧塵在那混沌之間彷彿是修鍊了數十載歲月,可這裡,卻不過才半日光景。

但即便是半日,卻依舊是讓得白素素他們忐忑不安。

因為他們能夠感覺到,那座浮屠塔之上的靈光已經開始黯淡,那也就是說,恐怕要不了多久,那血魔皇就會脫困而出。

到時候若是牧塵還未歸來,他們這些人,也將會在血魔皇彈指間,化為飛灰。

「不必著急,我們已經做到了最後一步,是成是敗,全。」白龍至尊倒是顯得淡然許多,想來是見慣了生死,而且他也是知曉,事情到了這一步,再如何擔憂都是於事無補,與其白白擔憂,還不如安靜等待。

白素素聞言,也是平靜了一些,她螓首微點,說道:「大人一定會成功的!」

白龍至尊則是輕嘆一聲,他在大千世界中修鍊了很長一段時間,自然是很清楚想要晉陞天至尊是何等艱難,即便是大千世界中那些底蘊悠長的古族,想要造就一位天至尊都是困難之極,只因那晉陞天至尊時,諸多死關,稍有差錯,便是飛灰煙滅。

所以,他雖然覺得牧塵的確是天縱之才,但能否真的突破到天至尊,還真是未知之數。



混沌之間,歲月不知流逝多久。

死寂瀰漫,忽有一日,混沌中有著異動傳來,只見得那一片混沌中,似乎是出現了一顆紫金色的塵埃,那塵埃初始微弱,但在許久后,忽然紫金光芒大漲。

光芒蔓延開來,那一粒紫金塵埃則是迎風暴漲,短短十數息后,竟是化為了一道約莫千丈左右的紫金光繭…

光繭之上,彷彿是銘刻了自天地間而生的古老紋路,金紋蔓延,象徵著不朽之意。

紫金光繭一形成,便是鯨吞著天地間的混沌之光,如此許久后,似是達到了某種極限,只聽得咔嚓一聲,金繭上,有著裂紋蔓延出來。

咔嚓咔嚓!

裂紋一現便是止不住的延伸,很快就蔓延到了金繭的每一個角落,於是下一刻,金繭一震,便是爆碎開來。

億萬道紫金光芒暴射而出,竟是連那混沌都是遮掩不住,被那金光射穿而出。

混沌之間,則是在此時忽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氣息凝聚而成,在那股氣息的成形下,即便是那混沌之光都是層層的退去,彷彿不敢沾染。

視線匯聚而去,只見那無盡紫金光芒間,似有一道人影若隱若現,數息后,人影便是變得清晰起來。

只見那處,有著身軀修長的青年負手而立,玄袍大袖,周身紫金光芒縈繞,那些光芒每一次的閃爍,都將會引得天地震蕩,風起雲湧。

而站立於紫金之光中的,自然便是牧塵,他那緊閉的雙目,也是在此時緩緩的睜開,漆黑雙目中,彷彿是蘊含著乾坤蒼穹,深邃無比,僅僅只是目光掃視之間,變得令得虛空動蕩。

他微微低頭,望著自身這具肉身,只見肉身呈現玉光,那是一種真正的無穢無垢,純凈到了極致,因為此時這具肉身,已是血肉與靈力徹底相融。

從今以後,即便他的肉身被硬生生摧毀,但只要天地間靈力尚存,他便是能夠一念之下,再塑肉身,當真是宛如不死不滅。

「這就是…天至尊嗎?」

牧塵喃喃自語,那種抬手可滅天地的偉岸之力,讓得他為之沉醉,這種力量,以往的他根本就無法想象。

他能夠感覺到,即便是他之前傾盡全力發動的攻擊,甚至是催動了八部浮屠,恐怕都不及此時他的一掌之力。

「如此力量,難怪天尊劫那般恐怖。」

牧塵抿了抿嘴,若非是在他面臨死亡之刻,他與不朽金身相融,感悟到了那第三道至尊神通,恐怕此時的他,還真是凶多吉少了。

而這第三道至尊神通,名為「不朽生死變」,乃是不朽金身最後一道神通之術,極為的玄妙神異,但其催發條件也是異常的苛刻,唯有面臨真正死亡時,方才有著幾率修成。

不過一旦修成,即便是面臨死亡,也是能夠在死亡之中浴火重生,並且變得更強。

只是這般神通卻是需要莫大的勇氣,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有著那般膽魄,直面生死。

牧塵微微一笑,心中感嘆,為了今日這一步,他歷經磨難,多少次都曾失敗,但卻依舊堅守本心,不為外物所動搖。

而這般苦修磨礪,在今日,終於是迎來了開花結果之時…

年少出北靈,今朝登天門。

從此天高任鳥飛,這大千世界,也將有我一席之地。

牧塵輕笑出聲,袖袍一揮,他的身形便是在這虛無之間漸漸的消散而去,而那漫天混沌,也是隨之而去…



血魔山。

轟隆!

天地間,不斷的有著轟鳴聲響起,而每一次的轟鳴,都將會令得白素素以及無數原住民生靈面色慘白,瑟瑟發抖。

因為那轟鳴聲,來自那座浮屠塔。

而此時,浮屠塔不斷的震動著,顯然是有著可怕的力量在其中肆虐,而樣,顯然浮屠塔已是快要承受不住了。

轟!

又一次轟然巨聲響徹,浮屠塔猛的一震,竟是被震得衝天而起,塔底破碎,彷彿是有著血海席捲而出,最後在那半空中,化為了血魔皇的身影。

白素素等人望著血魔皇再度現身的身影,心中也是不由得有著絕望湧起。

不過,就在他們準備等死的時候,卻是發現那現身的血魔皇根本沒有在意他們,反而是一臉凝重的望著高空之上。

白素素等人先是一怔,然後似是猛的明白了過來,頓時震動的抬頭,只見在那無盡高空上,一道混沌之光從天而降。

混沌之光散去,一道熟悉的修長身影踏步而出,而後有著一道朗笑聲傳來,令得他們心中的恐懼盡數的在此時平復了下來。

「有勞諸位久等了。」



…(未完待續。)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