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去搬救兵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牧塵的微笑聲在這死寂的大殿中傳開,但這一次,卻再沒有任何一個人感到可笑,眾多百靈大6上的勢力領,反而是在暗中抖,他們暗暗叫苦,從眼前的模樣來然他們都眼,這個俊逸的青年,並不是什麼初生牛犢,而是一頭實實在在的猛獸…

從他將一位地至尊大圓滿輕易打成廢人的恐怖實力來們就是再蠢也是猜得出來,這個牧塵,必然也是一位天至尊!

雖然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年輕的.『.

「這可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他們大氣都是不敢出一聲,不論是牧塵還是百靈王背後的恐怖背景,對於他們而言,都是高不可攀,猶如神靈般能夠輕易主宰他們的命運。

所以,面對著這種神仙打架,他們唯一能做的,便是縮起頭來當烏龜…

在這些勢力領恐懼的時候,那牧鋒以及北靈盟的諸位高層,也是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這一幕,甚至連唐芊兒都是紅潤小嘴微張,美目中滿是驚愕。

因為他們同樣是沒想到,那個地至尊大圓滿,竟然會在牧塵的手中如同玩偶般的無力與脆弱…

如今北靈盟這些高層,都是當年北靈境的諸位域主,他們對於牧塵自然是頗為的熟悉,當初離開北靈境時,那還只是一個略顯稚嫩的少年,但誰能料到,當再次見到他的時候,曾經的少年,已經是達到了他們無法想象的地步。

在這般死寂的氣氛中,大殿座上,那百靈王面色一片鐵青,他的眼中雖然也有一些震驚,但卻並沒有如同其他人那般的感到驚駭欲絕。

畢竟他的父母,也都是天至尊。

所以,對於牧塵言語間對他鄙夷,他也是感到陣陣惱怒,當即冷笑道:「閣下真是好大的威風!我這護衛乃是北玄宗的長老,你將其打成廢人,可曾將我北玄宗放在眼中?」

牧塵聞言,也是笑了笑,道:「北玄宗?沒聽過呢。」

百靈王譏諷一笑,道:「我的父親,就是北玄宗宗主,仙品天至尊!」

說到此處,他的聲音中顯然是有著一絲得意,雖然他楚牧塵的底細,但也是能夠隱隱的猜測出來,後者應該只是靈品天至尊的層次。

百靈王只是下位地至尊,距離天至尊這群大千世界的巔峰人物還差得很遠,但因為其爹娘的緣故,他卻是知曉,天至尊中同樣等級分明,一位靈品天至尊在仙品天至尊面前,同樣是不堪一擊。

也正因為這種底氣,即便在知曉了牧塵乃是一位天至尊后,這百靈王依舊沒有畏懼。

「仙品天至尊…倒是厲害。」牧塵點了點頭,然後道:「但你還是一個廢物。」

百靈王臉龐上的譏諷笑容凝固下來,手掌將椅子扶手都是捏碎了去,他沒想到牧塵如此的狂妄,即便在知曉了他父親乃是一位仙品天至尊后,還如此的不給他面子。

在百靈王身旁,那另外一位黑袍老者也是面色凝重的上前一步,抱拳道:「這位大人,您先前已是將我們北玄宗的長老打成廢人,應當也算是消了氣,何必真要與我們北玄宗鬧得不愉快?」

「若是大人能夠退讓一步,今日之事,我們北玄宗可以概不追究。」

身為北玄宗的長老,這位黑袍老者很清楚天至尊的力量,雖然百靈王背景強橫,但如果真要激怒了這位年輕天至尊,恐怕頃刻間就能夠讓得他們死在這裡。

而即便到時候百靈王的父親來為他報仇,將眼前這牧塵斬殺,但他們也早已死得乾乾淨淨了…

「哼,呂長老,不用怕他!我今日倒是要能將本王如何?就算他將本王給殺了,我父親自會讓他給我陪葬,而一個天至尊給我陪葬,死了也不冤!」

百靈王見到黑袍老者有息事寧人的架勢,卻是冷笑一聲,毫不退讓,他眼神陰翳的盯著牧塵,眼中充滿著挑釁。

這些年來,藉助著其父母之威,從未有人敢違逆他的意思,然而今日卻是被人當場說成廢物,這簡直讓得百靈王氣炸,而他也是有著幾分狠氣,絲毫不懼牧塵暴起殺人。

「真不信我敢殺你呢。」牧塵把玩著面前的酒杯,淡漠的笑著。

只是那聲音中,有著一絲冰寒的殺意流露出來,直接是令得大殿瞬間變得冰寒起來,眾多勢力領都是打了一個寒顫,進而他們驚恐的望向牧塵,這個傢伙,不會真的敢將百靈王給殺了吧?

如果百靈王真的死在這裡,暴怒之下的北玄宗宗主以及百花宗宗主,恐怕會讓得這百靈大6血流成河!

「臭小子…」

牧鋒也是忍不住的出聲,他倒不是怕那百靈王,但他卻是擔心牧塵真的將其斬殺,到時候其父母會對牧塵展開報復。

雖然不知道牧塵現在究竟到了什麼程度,但兩位天至尊的報復,必然會相當的可怕。

所以,他倒是寧願自己忍口氣,也不想要牧塵去冒險。

在其身後,唐山等其他北靈盟的高層,也是忐忑不安,事情展到這種地步,他們已是插不了手,但他們同樣知道,如果百靈王死在這裡,一旦其父母報復起來,整個北靈境,恐怕都將會受到毀滅般的打擊。

畢竟牧塵雖然實力恐怖,但總架不住對方有兩位天至尊吧?而且有著一位,還是那傳說之中的仙品天至尊。

「牧塵…」唐芊兒也是拉了拉牧塵,雖然那百靈王可惡至極,可這傢伙的背景的確強悍,徹底撕破臉皮的話,怕是不太妥當。

牧塵見狀,也是沖著他們笑了笑,道:「相信我吧,我會解決乾淨的。」

望著牧塵的笑容,牧鋒也就不多說什麼了,對於自家兒子,他還是很了解的,牧塵並不是一個魯莽行事的人,既然他會如此做,那麼必然就有著他的一些底牌。

唐芊兒猶豫了一下,也是螓微點。

在牧塵安撫著牧鋒,唐芊兒他們時,那百靈王也是眼中,牧鋒與唐芊兒的猶豫讓得他知道他的威脅已經取到了作用,當即嘴角的笑容愈的得意。

天至尊又如何?在他父母的威勢面前,也得和他服軟!

「對你父母的信心很足…」

在這百靈王得意時,牧塵那漫不經心的聲音,也是緩緩的傳來,他似是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將你父母都叫來吧…我倒是要今天究竟誰救得了你?」

百靈王瞳孔微縮,眼神陰冷的盯著牧塵。

「這位大人!」那黑袍老者連忙出聲。

牧塵沒有聽他的話,直接對著他道:「給你半天的時間,去將他所能夠請動的所有救兵都請過來…」

他的聲音忽然頓了頓,然後伸出手指,對著那百靈王輕輕一點。

砰!

百靈王的一截手臂直接爆碎開來,鮮血狂流,而牧塵也不管那慘叫起來的百靈王,袖袍一揮,將帶血的手臂丟給那面色震驚的黑袍老者。

「拿著它去吧,不然他們怕是會以為我在開玩笑。」

大殿中,所有人望著那捂著手臂慘叫的百靈王,都是頭皮麻,他們沒想到牧塵如此的果決,樣,是真要和百靈王的父母撕破臉皮。

黑袍老者捧著帶血的手臂,也是一臉的驚駭。

「呂長老,你去!你去!快去將我爹娘叫來,我今日要這個雜碎生不如死!我要將他全家殺光!」百靈王捧著斷臂,面色猙獰的咆哮道,眼中滿是怨毒之意。

牧塵眉頭微微皺了皺,又是一指點出,百靈王另外一隻手臂也是爆裂開來。

「那就帶兩隻去吧。」牧塵將這隻手臂也是丟給黑袍老者,笑了笑,只是他這笑容,卻是令得後者遍體生寒。

黑袍老者捧著兩截斷臂,最後一咬牙,對著牧塵道:「這位大人,你這次,可真是惹了大麻煩了!你一定會後悔的!」

話音落下,他也是不敢停留,直接是化為一道流光衝天而起,迅的對著城中心的傳送靈陣暴射而去。

隨著那黑袍長老的離去,大殿內氣氛無比的沉重壓抑,而那百靈王雖然雙臂被斷,但還是怨毒的盯著牧塵,只是此時卻沒有慘叫出聲,顯然,他在等待著他父母來到…

那時候,他定會在牧塵的眼前,將他所有的親人,都是扭斷四肢,一點點的折磨致死。

而對於大殿中這種壓抑氣氛,牧塵則是不太在意,只是轉過頭對著牧鋒露出一抹壞笑,道:「老爹,我給你帶了一個人回來。」

此時的牧鋒滿心思的都是那百靈王父母來了怎麼辦,所以對牧塵的話也沒多少興緻,當下沒好氣的道:「帶誰來我都沒興趣。」

牧塵聞言,頓時面現古怪之色,似是有些幸災樂禍。

牧鋒對於牧塵的面色也是感到有些奇怪,不過還不待他詢問,便是聽到一道輕哼之聲,自那大殿之外傳來。

「哦?對我也不感興趣嗎?」

隨著聲音傳來,大殿內,眾多勢力領便是見到一道溫婉倩影自那大殿外緩步而進,一對美目,瞪向了牧鋒。

啪。

望著那道走進大殿的倩影,牧鋒的雙目,陡然瞪圓,手中的酒杯,瞬間脫手,在那地板上摔得粉碎。

….

….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6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