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秦北玄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猶如雷鳴般的聲音,回蕩在天地間,低沉的聲音,聽不出喜怒,但當那聲音響起時,無數人都是感到了一種由衷的心悸之感。..

這秦北玄的靈力威壓,沒有柳百花來得那般澎湃洶湧,但卻猶如大海之下涌動的暗潮,無聲無息間,卻是蘊含著極端的恐怖。

大殿中,一道道驚恐的目光,望著遠處天空中的那道人影,來人身軀高大,一身青袍,雙目之中也是靈力內斂,若非是那種恐怖壓迫感,恐怕任誰都只會將其當做一個尋常人。

然而,在場的人都清楚,這個通的人,究竟是何等的身份…

他就是北玄宗的宗主,同時也是包括百靈大6在內的四座大6之主,仙品初期天至尊,在這大千世界的西北方向,也是擁有著極強的名氣。

此等人物,就算是放眼整個大千世界,都算得上是一方霸主。

「爹!」

那百靈王見到來人,則是再度狂喜起來,激動無比。

「北玄,你一定不能饒過這小子!」而此時那柳百花也是從先前牧塵下殺手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當即咬牙切齒的道。

她感到極為的羞怒,原本以為這牧塵頂多也就與她相仿,但哪料到這才交手兩個回合,她就險些被鎮殺在此。

牧塵的驚人戰鬥力讓得她心悸,因此更是恨不得此時秦北玄出手,將牧塵斬殺於此。

而原本先前還因為牧塵輕易擊敗柳百花而鬆了一口氣的北靈盟眾人,則是再度將心臟提了起來,面色微微泛白,雖然他們距離天至尊的世界還極為的遙遠,但這並不妨礙他們知曉仙品天至尊與靈品天至尊之間的差距。

北玄宗是大千世界西北方向中名氣頗響的級勢力,不然的話也無法做到橫霸四座大6,而北玄宗能夠做到這一點,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秦北玄仙品天至尊的強悍實力。

牧塵能夠輕易擊敗柳百花,卻不一定就能夠在秦北玄的手中討到好處,更何況,此時的秦北玄,還帶了三位好友前來助陣。

如此一算,對方竟然有著五位天至尊,此等陣容,足以將旁人嚇得頭皮麻。

不過在他們心中驚惶的時候,牧塵倒是神色古井無波,他眼神平靜的望著遠處天空上的秦北玄,緩緩的道:「你就是北玄宗宗主,秦北玄?」

「正是本座。」秦北玄淡淡的道。

「今日之事,你知曉情況嗎?」

秦北玄神色淡然,樣,顯然已是從回去搬救兵的那位長老口中知曉了一切,但他還是淡聲道:「我兒固然有些不對,但你斷其雙臂,卻是過分了一些。」

「為何?」牧塵一笑,道:「我若是再晚來半日,或許我爹就不是受這點傷了,我這朋友,說不得也是會受辱,難不成,你覺得你兒子比我爹與我的朋友要高貴一些不成?」

他雖然面帶笑容,但那聲音,已是漸漸的變得冰冷下來。

「痴心妄想的東西,我兒子天生嬌貴,自然比你們高貴!」那柳百花聞言,頓時譏諷出聲,此時秦北玄在此,她底氣再度足了起來,說起話來毫不留情。

牧塵聞言,眼中寒光一閃:「恬噪!真以為這東西護得住你?」

說著,他手掌猛的一揮,只見得那被青色龜甲擋住了紫炎重拳猛然爆出一道道火光,紫炎涌動,再度狠狠的對著青色龜甲轟了下去。

轟!

紫炎重拳全力爆轟,可怕的溫度蔓延開來,連附近的大地都是融化而去,紫炎包裹著那青色龜甲,直接是將後者灼燒得出尖鳴之聲。

這青色龜甲顯然是一道靈品級的絕世聖物,但卻耐不住這霸道的紫炎,灼燒之下,連龜甲都是微微有著融化的跡象。

咚!

在紫炎的燃燒下,龜甲防禦力大減,而重拳的力量此時也是傳遞下來,還不待那秦北玄反應過來,便是一拳將那龜甲連帶著柳百花狠狠的砸進了大地之中。

一個萬丈巨坑出現在城市中,那柳百花渾身焦黑,頭都是被燒得乾乾淨淨,在其身體表面,青色龜甲的光芒變得微弱了許多,先前若非是有著此物化解了紫炎重拳的大部分力量,恐怕這一拳下來,柳百花的靈體都得出現破碎的跡象。

不過即便如此,此時的她也是身受重創,臉頰上滿是駭然以及難以置信,她顯然無法相信,牧塵竟然如此的膽大包天,竟敢當著秦北玄的面對她出手。

「啊!」

暴怒至極的柳百花,尖叫出聲,聲音中充滿著怨毒:「北玄,快殺了他!」

秦北玄望著這一幕,面色也是有些難塵此舉,無疑是半點都不將他放在眼中,這也是讓得他惱怒起來,聲音陰沉的道:「既然閣下如此肆無忌憚,那本座今日只能將你擒下了!」

話音一落,只見得其袖袍一揮,那保護在柳百花身軀之外的青色龜甲衝天而起,下一瞬間,便是膨脹開來,青光席捲,竟是化為了一頭數萬丈龐大的青色巨龜。

那青色巨龜面目猙獰,一出現便是張開巨口,噴出青色洪流,洪流浩蕩,每一滴都是重如山嶽,對著牧塵籠罩而去。

「呵呵,秦兄這北溟龜倒是愈的厲害了,這北溟洪流之下,仙品之下,無人能敵。」在那秦北玄身後,那三位前來助陣的天至尊中,有著一人開口笑道。

其餘兩人微微點頭,顯然對那青色洪流也是知根知底,在秦北玄創建北玄宗的過程中,這北溟龜不知道伴隨著秦北玄打敗了多少天至尊。

而眼前那個年輕人,觀其靈力波動,應該只是靈品中期,這般實力,根本無法與秦北玄抗衡。

「北溟龜么…」

牧塵也是抬頭望著那青色巨龜,這北溟龜也是一種級神獸,成年之後擁有著媲美天至尊的實力,這秦北玄應該是得到了其殘骸精血,將其煉製成了一道靈品絕世聖物。

按照常理來說,當一位仙品初期的天至尊催動著靈品絕世聖物,任何靈品天至尊都只能束手就擒,但可惜的是,牧塵並不在此列之中…

「你們一家子講道理沒有,既然如此,那還是講拳頭吧。」

牧塵搖了搖頭,神色漠然,旋即其單手結印,頓時身軀之上有著一道道璀璨的靈紋浮現出來,足足九道。

而與此同時,在牧塵的腦後,有著一片混沌之光升騰而起,彷彿無上無下,甚至連空間,時間都是不曾具備,玄奧至極。

「浮屠混沌光。」

牧塵心中冷喝一聲,只見得那片混沌之光猛的對著那呼嘯而來的青色洪流一刷而過。

唰!

混沌之光掠過,氣勢洶洶的青色洪流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而牧塵腦後那一片混沌光中,則是多出了一道青色痕迹。

一刷收走漫天青色洪流,牧塵卻並未就此停手,心念一動,只見得混沌之光再度升騰而起,直接是穿透空間,再度對著那青色巨龜刷了下去。

唰!

混沌之光卷過虛空,青色巨龜也是憑空消失不見,而牧塵腦後的那片混沌光中,再度多了一頭巴掌大小的青色小龜。

一旦捲入這混沌光中,任何東西,都會被鎮壓,而且隨著混沌光的洗涮,化為虛無…

「什麼?!」這一幕,直接是讓得秦北玄瞳孔一縮,在其身後,那三位天至尊也是面色劇變,面現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秦北玄那向來無往不利的北溟龜,竟然會在眼前這個青年的手中如此不堪一擊。

「那小子背後的光究竟是什麼神通?怎麼如此霸道?!」有著一名天至尊震驚的道。

那大殿中,眾多百靈大6的領也是神色僵硬,顯然眼前這一幕同樣是乎他們的想象。

而北靈盟的那些高層,則早已震驚得不知道該線路什麼表情了。

遠處的高空上,秦北玄的面龐徹底的凝重起來,他眼神忌憚的眼牧塵背後升騰的混沌之光,然後轉頭對著身後的三人抱拳道:「三位,這一次,恐怕要請大家出手相助一次了。」

此時此刻,秦北玄已是不敢再將牧塵當做普通的靈品天至尊,此等驚人的戰鬥力,連他都是不得不忌憚,所以,為了不陰溝裡翻船,他也顧不得面子,要邀請朋友幫忙出手了。

聽到秦北玄的話,三人中的兩位靈品天至尊遲疑了一下,皆是點點頭,牧塵的手段雖然驚人,但他們畢竟人數優勢,聯手起來,牧塵必然不敵。

秦北玄見狀,目光轉向了最後一人,這一位的實力,和他同樣都是達到了仙品初期,如果他也幫忙出手的話,不管牧塵手段再多,今日都難逃一敗。

不過,讓他意外的是,這位仙品好友,這一次,卻並沒有豪爽的答應他,反而是緊皺著眉頭盯著牧塵以及其身後的那片混沌之光,似是在想著什麼。

「呂兄?」

秦北玄目光,有些疑惑,這位好友與他交情算是頗深,以往也是互相有所幫忙,為何今日面對著一個靈品天至尊,反而一時沒有答應。

那被秦北玄稱為呂兄的仙品天至尊沒有回答他,他盯著牧塵半晌,終於似是想到了什麼,神色猛的一變,也不顧秦北玄等人震驚的目光,遙遙的對著牧塵抱了抱拳,小心翼翼的道:「敢問閣下,可是天羅大6的牧塵府主?」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07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