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背景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當那位呂姓仙品天至尊略顯小心翼翼的聲音傳開時,這天地間再度寂靜了一瞬,特別是那秦北玄以及另外兩位天至尊,都是震驚莫名的望著前者。.んM

「呂兄,你?!」秦北玄神色有些難不知道這請來的幫手,為何會突然間對那個年輕天至尊如此的客氣,甚至,那客氣中,彷彿還有著一些懼意。

另外兩名天至尊也是一臉的驚疑不定。

在那大殿中,眾多百靈大6的勢力領也是面面相覷著。

倒是牧塵微微怔了怔,他眼那呂姓天至尊,然後點了點頭,道:「如果你說的是天羅大6上那個牧府之主牧塵的話,那應該就是我了。」

聽到牧塵這確定的話,呂姓仙品天至尊也是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那眼神中的忌憚愈的濃厚,旋即抱拳笑道:「原來真是牧府主在此,此番倒真是得罪了。」

「呂兄!」秦北玄再度沉聲道。

呂姓天至尊嘆了一口氣,他望向秦北玄,道:「秦兄,們相識多年的份上,我勸你一句,今日的事,還是算了吧。」

秦北玄臉龐微微抽了抽,另外兩位天至尊也是察覺到不對,他們眼牧塵,謹慎的道:「呂兄,此人究竟是什麼來路?」

此時此刻,他們就是再蠢,也是能夠察覺到呂姓天至尊對牧塵的忌憚甚至懼怕,而後者是仙品都是如此,更何況他們兩人這靈品?

呂姓天至尊苦笑一聲,道:「這裡距那浮屠大6極為遙遠,所以你們一時不知,前些時候,你們眼前這位牧府主,獨自一人闖進浮屠古族,以一人之力,險些將浮屠古族那些長老一網打盡,最後還是浮屠古族當時的大長老浮屠玄出手,才將他阻攔下來。」

聽到此處,就連秦北玄面色都是一變,對於浮屠古族在大千世界中的地位,他自然再清楚不過,五大古族之一,底蘊深不可測。

類似他北玄宗這種實力,雖然能夠擠入級勢力的行列,但與浮屠古族相比,還是差距了太多太多,而浮屠古族的大長老,更是聖品天至尊的實力,屹立在這大千世界之巔。

這牧塵能夠逼得那浮屠玄出手對付他,可想而知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但怎麼可能?他只是靈品天至尊的實力。」另外兩位天至尊也是不可思議的道,浮屠古族中,光是仙品天至尊恐怕都過雙手之數,就是用人堆,也能將牧塵給堆死啊。

「因為他當時掌控了浮屠古族的護族大陣,藉此力量,將浮屠古族的所有長老都是鎮壓了下去,就算是玄脈,墨脈那兩位仙品後期的脈,都不是他的對手。」呂姓天至尊說道。

那兩位天至尊聞言,都是暗暗咂舌,這牧塵也太瘋狂了吧?竟然能夠干出這種恐怖的事情,這得將浮屠古族得罪成什麼樣?

秦北玄神色也是有些凝重,但反而是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原來牧塵是依靠的浮屠古族護族大陣,那種恐怖的力量,並非源自其本身。

「他能夠做出這些事,的確證明他能耐不小,但也不至於讓呂兄如此忌憚吧?他得罪了浮屠古族,還能如此肆無忌憚?」秦北玄沉聲道。

牧塵這些戰績,的確連他都是心驚不已,但如果說要讓一位仙品天至尊如此懼怕,那其實也並不至於。

呂姓天至尊搖了搖頭,道:「別是靈品天至尊,但就算是浮屠古族的一位仙品初期的長老,都是敗在了他手中,這可不是護族大陣的力量,而是他本身的能耐。」

「另外…你們覺得,他將浮屠古族掀得天翻地覆,如今卻是安然無恙時為什麼?」

聽到此話,秦北玄三人都是心頭一凜,浮屠古族那種森嚴古族,最是在乎面子,牧塵此舉,可謂是掃盡了顏面,正常來說,浮屠古族決不會善罷甘休,可現在的牧塵,依舊是活蹦亂跳…

這說明什麼?說明就算是做了那些事,浮屠古族依舊拿他沒辦法,這究竟得多大的能量?

「這牧塵與無盡火域的炎帝,武境的武祖,關係極深,他在浮屠古族鬧翻天,炎帝,武祖甚至還為他提供庇護。」呂姓天至尊道。

秦北玄三人的面色再度一變,炎帝,武祖,那可是大千世界中響噹噹的名字,那甚至在聖品天至尊中,都屹立在最頂尖。

而牧塵,竟然能夠與他們有著不淺的關係?甚至不惜為此得罪浮屠古族?

「難怪…有這兩位撐腰,就算是浮屠古族,也會忌憚。」那兩位天至尊嘆息一聲,說道。

呂姓天至尊笑了笑,道:「這還並非是最主要的,你們可知牧塵為何要大鬧浮屠古族?那是因為他要去救其母親。」

「早年其母與其父在這百靈大6結下私情,浮屠古族大怒,後來將其母幽禁,而牧塵此去,就是為了其母親。」

「而他這位母親,也是了不得…此次一現身,就剝奪了浮屠玄大長老的身份,而她本身,更是一位聖品大宗師,所以說,現在浮屠古族的大長老,就是牧塵的母親。」

秦北玄與那兩位天至尊都是張大了嘴巴,一臉的震驚之色,搞了半天,這牧塵的母親,竟然是浮屠古族的新任大長老?!

難怪浮屠古族不追究牧塵大鬧的事情,原來這最高權力,都落在了他母親的手中!

那兩位天至尊對視一眼,都是吶吶無言,眼神閃爍,顯然已是有了退縮之意,因為他們已經明白了牧塵身後的牽連之廣。

不僅有著無盡火域,武境,如今更是還有著一個浮屠古族…

這可是大千世界中頂尖的級勢力,跺跺腳連世界都會抖一抖,他們雖然也是天至尊,享受億萬尊崇,但他們更是明白與那種頂尖勢力,與聖品之間的差距…

有這種背景,這大千世界,還能夠讓得那牧塵忌憚的勢力,還真是不多。

秦北玄的面色也是微微白,原本以為牧塵只是一個普通的靈品天至尊,但沒想到背景如此之深,甚至深到連他都是感到有些懼意。

這下子,可真是搞得他有些進退兩難了。

而在秦北玄猶豫間,他忽然見到一旁那呂姓天至尊的面色變了,當即忍不住的道:「又怎麼了?」

呂姓天至尊目光有些閃爍,他掠過大殿,然後瞧見了牧鋒身旁一道溫婉身影,當即頭皮有些麻的道:「你們那個女子了嗎?我有點像是牧塵的母親?」

聽到他這話,就連秦北玄頭皮都是炸了一下,另外兩位天至尊更是面色驚懼,小心翼翼的將目光投射而去,原本他們並沒有在意大殿中的人,而此時仔細的打量下,方才隱隱的感覺到,那個一直未曾說話,只是溫婉坐在那裡任由牧塵難的女子,竟是給他們一種無言的壓迫感。

「是了!是了!那位就是牧塵的母親,也就是如今浮屠古族的大長老,清衍靜!」呂姓天至尊終於是認了出來,當即露出一個比哭都難容。

另外兩名天至尊也是渾身涼,他們竟然當著一位聖品大宗師的面,還打算聯手對付她兒子?他們簡直無法想象,如果他們剛才出手了的話,現在會是何等下場?

旋即他們北玄,道:「秦兄,今日之事,我們可差點被你害慘了。」

他們的言語間有些埋怨,秦北玄請他們來助拳自然可以,但卻連對方的底細都沒搞明白就找他們來,簡直就是在坑人了。

秦北玄面色青白交替,最後苦笑一聲,道:「此事是我做岔了,我也沒想到這逆子竟然會惹出這種麻煩來。」

「眼下我等先下去,見一見這位大人,將此事揭過。」

秦北玄如此說道,也想下次親自探測一下,位女子,是不是真的就是浮屠古族的大長老。

那呂姓天至尊三人聞言皆是連連點頭。

於是,在大殿眾多領的驚疑目光中,先前還氣勢洶洶要聯手對付牧塵的四位天至尊,竟是從天而降,落在了破碎的大殿中。

「爹!爹!」

那百靈王瞧得秦北玄到來,則是狂喜,連忙叫道。

不過秦北玄卻根本未曾理會他的叫喊,而是來到了北靈盟那片席位前,最後在那一片震驚失色的目光中,齊齊的對著牧鋒身旁的清衍靜抱拳一禮。

「敢問可是浮屠古族大長老當面?」

秦北玄忐忑的聲音在大殿中傳開,那原本還一臉狂喜的百靈王神色瞬間凝固,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一幕,而其他各方領,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

那北靈盟中,先前那些還和清衍靜笑著交談的高層們也是大吃一驚,然後他們齊齊的咽了一口口水,望向牧鋒身旁的清衍靜。

顯然他們不明白,為何眼前的四位高高在上的天至尊,會突然對著清衍靜行這般大禮。

而對於眼前四人這般恭謹的態度,清衍靜也是微微訝異,旋即淡笑一聲,螓一點,道:「我是清衍靜。」

此話入耳,秦北玄頓時如處冰窖,通體冰寒。

他們這群瞎眼的人,竟然還真的是當著一位聖品大宗師的面,如猴子一般的蹦躂了好半天…

….

….

公告:筆趣閣APP上線了,支持安卓,蘋果。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1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