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九幽有難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牧府後山。.┡M

一座山峰之上,牧塵靜靜的盤坐,浩瀚的靈光如海一般的蕩漾在其周身,在其身後,一尊萬丈紫金巨影矗立,吞吐之間,天地間的靈力猶如洪流般順著鼻息而入,隱約有著轟鳴之聲回蕩,氣勢浩蕩。

牧塵的這般修鍊,持續了整整一日方才停歇,當那旭日東升時,他雙目方才緩緩的睜開,黑眸之中,兩道萬丈靈光暴射而出,連天地都是被撕裂而開。

而他身後的不朽金身,也是微微波動著,然後消散而去。

牧塵感應著不朽金身的散去,眼光流動,他能夠隱隱的感覺到,他所修鍊的不朽金身,已經漸至大成的境界,其威能,也是在他的手中接近了頂峰。

這也就是說,不朽金身的力量,開始達到極限,日後想要提升,就只能隨著他本身實力的精進了。

「你這不朽金身,已是爐火純青了。」

忽然有著一道聲音從身後響起,牧塵轉過頭,只見得清衍靜不知何時出現,正饒有興緻的望著他身後消散而去的不朽金身。

牧塵也是微微點頭,如果只是比不朽金身的話,恐怕現在的他,都快接近天帝前輩了。

「以你這不朽金身的火候,倒是有資格去爭奪那「萬古不朽身」…」清衍靜笑道。

聽到那「萬古不朽身」,牧塵的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火熱之色,因為那可是他的終極夢想,從當初修鍊「大日不滅身」的那一刻起,他就無時無刻不是在期待著那終極形態的「萬古不朽身」。

「不過「萬古不朽身」由摩訶古族保管,想要獲得,怕是不易。」牧塵嘆了一口氣,道。

「當年不朽大帝只是將「萬古不朽身」給予摩訶古族保管而已,他們只是保管者,並非就真是「萬古不朽身」的主人,按照不朽大帝留下的規矩,每隔一些年頭,摩訶古族就需舉辦「萬古會」,所有修成了不朽金身的人,都有著資格參與,而屆時,萬古不朽身,自會擇主。」

「不過如今的摩訶古族,倒的確是開始以「萬古不朽身」擁有者的姿態自居,千方百計的阻擾其他不朽金身的修成者,想要讓自家族人獲得「萬古不朽身」的認可,但是可惜,直到如今,都未曾得手。」說到此處,清衍靜也是冷笑一聲,有些嘲諷。

「他們守護了萬千載,哪會想平白的將其交給外人。」牧塵一笑,對此倒是不感到意外,畢竟他很清楚「萬古不朽身」的吸引力,就算是摩訶古族這種底蘊悠遠的種族,都無法抗拒。

畢竟那是天地間的五座原始法身之一,同時也曾經造就了不朽大帝這等遠古時期的最強者。

「不過他們有多不捨得,萬古會開啟的時候,我都定會去那摩訶古族,不朽大帝既然是想要為萬古不朽身挑選一個最好的主人,那我自然也要去爭一爭。」牧塵雙目微閃,低聲說道。

他一路從大日不滅身修來,直到如今的不朽金身大成,之間也是付出了無數的艱辛,所為的,就是那最終一步的「萬古不朽身」,所以,不管到時候那摩訶古族多不願,他都要全力爭奪。

當年的天帝告訴他,實力未到時,不可前往摩訶古族爭奪,但如今的他,早已今非昔比…

「既然我兒有這般雄心,那娘自然是會支持你,到時候你儘管去爭,若真是你得到了「萬古不朽身」的認可,那摩訶古族若是敢生事,欺負我兒,娘自然不會與他們善罷甘休。」清衍靜摸了摸牧塵的頭,略顯霸氣的說道。

牧塵聞言,也是一笑,倒也沒矯情,點頭道:「那就謝謝娘了。」

他的聲音落下,神色忽然一動,手掌一握,手中出現了一枚玉符,玉符閃爍著靈光,然後碎裂開來,靈光升起,在他的面前化為了一行靈光字體。

牧塵眉頭微皺的望去,然後面色瞬間劇變。

「九幽有難,回天羅。」

牧塵望著這八字,瞳孔緊縮,霍然站起身來,神色鐵青,這道玉符,乃是他留給曼陀羅的,囑咐她若是遇見緊急之事,可捏碎玉符,他便能夠有所感應。

顯然,九幽必然是遇見了極為麻煩的事情,這才讓得曼陀羅以此來傳信。

「九幽究竟出什麼事了?」牧塵眼中凶光閃爍,對於九幽,他有著不一般的情感,雖非戀人,但卻真的猶如親人。

當年的牧塵,在北靈境遇見她時,兩人便是因為那血脈鏈接而連接在了一起,可以說,牧塵成長到如今的地步,九幽可謂是他的領路人。

在他未曾真正的獨當一面之前,都是九幽在保護著他,為他提供庇護,所以對於九幽,牧塵的心中,始終都是保持著一分的感激與尊敬。

所以當牧塵道傳訊時,情緒方才會如此的激動。

「怎麼了?」一旁的清衍靜瞧得牧塵這般臉色,眸子也是微凝,開口問道,在清衍靜的眼中,牧塵可謂是心智堅定,輕易不為外物所動,然而如今卻是這般情緒,想來必然是極為重要的事情。

「娘,與天羅大6之間的傳送陣好了嗎?」牧塵伸出手掌,將那靈光字體抹去,然後目光轉向清衍靜,鄭重的問道。

清衍靜想了想,道:「正常來說,還需要五日的時間,不過么急迫的樣子,我抓緊時間,兩日就能搞定。」

一般而言,以清衍靜這聖品大宗師的身份,若是要幫人構建什麼靈陣,就算是那些頂尖級別的級勢力都不敢催促於她,但眼下為了自家兒子,她自然是打算加班加點,全力而為了。

「那就勞累娘親了。」牧塵感激的道。

清衍靜溫柔的笑了笑,道:「和娘還說這些話…」

頓了頓,她塵,道:「出什麼事了?需要娘的幫忙嗎?」

「一個很重要的朋友出了事,不過暫時還不清楚,需要先回天羅大6,不過我會搞定的,暫時先不打擾娘和老爹的團聚了。」牧塵笑道。

「因為你把他弄成了這百靈大6之主,你那老爹最近可是忙得不可開交…」

清衍靜嗔了一聲,不過也沒多說,只是對著牧塵微笑道:「不過既然你有信心的話,那我也就不多說,如今你是我兒子的消息,怕是大千世界中那些頂尖級勢力都是知曉,所以就算你與他們起了衝突,他們也會把握分寸,至少,彼此的聖品,都不會出手。」

牧塵點了點頭,雖然他並不打算藉助他娘的名氣去作威作福,但兩人母子的關係無人可改,所以這也算是他的一種背景,可以用來震懾一些他暫時還無法對付的對手。

牧塵雖然自強,但卻並不愚蠢。

兩日之後,牧府後山。

在那巨大的山谷中,只見得一座約莫千丈龐大的靈陣矗立,靈陣之中,散著極為可怕的空間波動,引得附近的空間都是在不斷的扭曲。

靈陣上空,億萬道靈印若隱若現,顯露出其是何等的複雜結構,如此程度的大陣,就算是此時的牧塵,都是望之不及。

「不愧是聖品大宗師…」

立於大陣外,牧塵望著這等規模的傳送靈陣,忍不住的感嘆一聲。

在其身後,清衍靜,靈溪,龍象都在,甚至連這段時日忙得不可開交的牧鋒都是抽出時間跑來送行,至於唐芊兒,早在前些時日,便是與牧塵告別,回了萬凰靈院。

「臭小子,你可得小心一些…」

牧鋒已是知曉牧塵遇見了緊急之事,所以也是有些擔憂,畢竟那大千世界強者如雲,可不是這小小百靈大6。

「老爹,你還當我是當年初出北靈境啊。」牧塵無奈的一笑,當年離開北靈境時,牧鋒也是這般的囑咐他。

「等這百靈大6的事情清閑下來了,我就和你爹,也去你那天羅大6所創建的牧府。」清衍靜笑道。

「那兒子就準備恭迎了。」

牧塵笑了笑,然後深吸一口氣,不再多說,對著清衍靜,牧鋒,靈溪等人點點頭,邁步踏入了那座靈陣之中。

他袖袍一揮,磅礴靈力灌注進入傳送陣內,頓時間浩瀚的空間波動爆出來,這片天地彷彿都是迅的扭曲,最後在牧塵的身後,形成了一個空間通道。

「老爹,娘,我走了。」

牧塵對著他們擺了擺手,便是霍然轉身,漆黑的雙目瞬間變得凌厲起來,他望著空間通道,然後一腳踏了進去。

與此同時,他雙掌緊握。

「九幽,你可千萬不要出事了…」

「以往是你保護著我,這一次,就讓我來護著你吧…」

巨大的傳送陣在此時爆出萬丈光芒,而牧塵的身影,也是隨之消失在了濃郁的光芒之中。

…………………

………………………

…………………

公告:筆趣閣APP安卓,蘋果專用版,告別一切廣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進入下載安裝:appxsyd (按住三秒複製)

27 Queries in 0.103 Seconds.